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纠缠 by阿彻 >

第4部分

纠缠 by阿彻-第4部分

小说: 纠缠 by阿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过如果你连这个都办不到的话,那我也救不了你罗。」 

            他两手一摊,眼里闪过一丝狡狯,分明算准她真唱得出来才有鬼。 
            「唱!唱!唱!」 
            吆喝声如潮水般四面涌来,苏聿雅只觉头痛欲裂。他原本一个人在角落待得好好的,又没干涉到任何人,怎么会莫名其妙弄成这种局面? 
            将凑到嘴前的麦克风一把推开,他转身走向台阶只想早早下台,不意却绊到电子乐器的线往前直仆,这回又是易璇及时伸出手臂揽住了他。 
            易璇扬眉,笑看臂弯中一脸茫然无助、却又倔强紧闭着唇的美人儿。看来和柔美外表不符,个性似乎挺强的呢。 
            「小心点,女孩子的脸可是摔不得的。」他轻抚着那触感极佳的丝缎雪肤,见美人儿忽然睁大眯着的漂亮眼瞳狠狠瞪来,一种自己也无法解释的奇异感觉瞬间遍布全身,忍不住笑叹:「受不了,真是太可爱了……」突然低头就吻了他。 

            「啊──」现场登时尖叫声四起,女歌迷们皆抓狂暴走、群情激愤,只有苏聿绮张大了嘴,当场傻在原地。 
            「啪!」 
            但随后一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立即又让整个PUB陷入一片死寂中── 
            惊愕的不只在场的众歌迷,同时也包括易璇本人。 
            个性放荡的他兴致一来,在Live表演中当众亲吻女歌迷早已不是新闻,前科累累。只不过都是亲吻面颊点到即止,这回亲嘴倒是破天荒头一遭,难怪其它女歌迷忿忿难平。 

            只是谁也没想到,万人迷易璇居然会被当场甩了个大锅贴。 
            「不可原谅!太过分了!」 
            「该死的女人!你怎么可以打他?你以为你是谁!」 
            「变态,你干什么!?你眼睛瞎了吗!」在再度沸腾的喧嚣叫骂声中,苏聿雅不敢置信的大吼。 
            易璇眉头微微一挑。这回,他的确清楚听见这位「美少女」的声音了。 
            男人……? 
            怔愕不到一秒,魅惑的笑容再度浮现。 
            易璇没再跟苏聿雅计较什么,他主动低声道歉,并为了他的生命安全着想,要吉他手Kevin带他至后台,由另一道门离开。 
            临走前,他突然拍拍他的臀部,意味不明的道:「下回见罗!甜心。」 
            超级大变态……谁是甜心啊?还有谁跟他下回见!苏聿雅极力忍住像虫一样爬遍全身的恶心感,侧眸怒瞪那混蛋男人一眼,旋即头也不回的快速离开。 
            经过后台时,他察觉到一道凌厉冰冷的视线,不解看去,度数不够的情况下,只依稀瞧见一个粉红色头发的陌生女孩,似乎正紧紧盯住他不放。 
            那眼神中明显包含的敌意令他一头雾水,但此刻他只想早点离开这鬼地方,故未多加思考,迳自转身便走。 
            Live落幕,客人尽散。 
            由于提早结束营业,深夜时分的Pub吧台边,只剩天璇星成员四人以及Pub老板,仍在把酒聊天。 
            「你什么时候改对男人有兴趣了?」 
            关于乐团即将出道的话题告一段落后,在场唯一女性键盘手Pinkstar倏地沉下俏脸,冷冷问着他们的主唱。 
            易璇懒洋洋瞥了她一眼,表情连变也没变。「喔,你知道他是男的?」 
            在场其它人有的惊讶,有的早心里有数。 
            「原本也没发现,不过他打你一巴掌后,我就察觉到了。」 
            「那还用说?哼,除非他不是女的,要不有谁能逃过咱们易大主唱男性费洛蒙的毒害啊。」就算Live结束,也仍不取下棒球帽和大墨镜的鼓手昊就着酒杯轻嗤道。 

            「眼前不就有一个?」易璇伸指轻拧一下他白皙的脸颊。「你就不买我的帐啊,小美人。」 
            「你说什么?想打架吗!」昊脸色一变,猝然捏破手里的高脚杯。由于戴着皮制手套,玻璃碎片并没有伤到他分毫。 
            「嫉妒就说一声,用不着酸溜溜的,小昊美眉。」 
            「有种再说一次。」昊额上青筋浮现。「你这只细菌!」 
            「再说几次都成。」易璇仍是笑咪咪的。「死耗子。」 
            「喂喂!你们够了。」团中最年长的吉他手Kevin在对话流于幼稚班等级的当口,及时出声阻止。这两人都认识这么久了,同样的事情还吵不腻啊! 
            「昊,杯子一个五百元,记下了。」Pub老板摇着他的调酒杯,面无表情抛来一句。 
            「啥!这么贵?」原本还在跟易璇对峙的昊,立刻抛下一切转头大叫。「死老头你坑人啊!这种杯子在五金行一百元就可以买三个!」 
            「毫无品味的家伙才会说这种话。」老板沉默以对,倒是易璇在旁插了一句。 
            「啊啊?那请问易菌先生你又懂个啥屁了?你知道『品味』这两字要怎么写吗?你……」 
            「闭嘴!昊!」Pinkstar突然「碰」一声用力放下酒杯。「不要转移话题!」 
            「啊?是、是……」就算脾气暴躁如昊,也被陡然发飘的Pinkstar吓了一跳,只好摸摸鼻子乖乖闭嘴。 
            「别想含混过去,这招对我是没有用的。」Pinkstar眯起眼,紧盯着自顾自啜酒的易璇。「我在后台都看见了。」 
            「看见什么?」易璇舔了舔唇,仍是一脸满不在乎的模样。 
            「少装傻!你不是已经知道他是男的吗?那你还偷他的皮夹做什么?」 
            「咦!?」其它人听到此话,全都瞪凸了眼。 
            率先回神的昊嗤笑一声,拍拍老友的肩膀。「喂!易菌,最近手头紧就说一声嘛,犯不着偷客人的钱。」 
            「亲爱的粉红星小姐,你说这话可是严重侮辱到我了。」长臂一伸将老板端给昊的酒抢过来一仰而尽,易璇微笑道:「是『暂借』,不是『偷』,用字要谨慎一点。」 

            「阿璇,」Kevin不赞同的皱眉。「没事拿人皮夹做什么?快还他吧!他会打你巴掌,你也有错啊!就别记恨那么多了。」 
            「Kevin,你太天真了,这只贱菌之所以会摸走那倒霉鬼的皮夹,才不是因为这原因咧!」昊不屑的嘟囔。随便猜也知道这色胚在打什么主意!真是越来越饥不择食了,连对方是男的也要。 

            「啊?不然是为了什么?」Kevin犹在状况外。 
            「放心,我很快就会再和他见面了。到时一定马上归还。」易璇笑着接口。 
            「你……还要再见他?这就是你的目的?」Pinkstar咬牙道,一脸山雨欲来之色。 
            Kevin这下子终于懂了,额头登时垂落无数条黑线。「不好吧,阿璇,就算长得再漂亮再可爱,他还是……男的耶?」 
            「在出道的重要时候,你非要搞这种飞机吗!?」Pinkstar突然歇斯底里大叫,一把扯住易璇衣服。「还大费周章拿走人家皮夹,以前的你根本不可能会这样做……你是不是真的看上他了?你老实说!」 

            「喂喂,别那么激动,看上又怎样?这混蛋根本不可能是认真的,也许过几天他就玩腻,没胃口啦!」昊无奈的翻白眼。 
            拜托,都已经超过十年了,Pinkstar还要为一段注定无望的单恋执着多久啊? 
            「小昊美眉难得说对一件事。」易璇笑笑的拂开她的手,顺便伸掌稳稳接住旁边飞来的一只酒杯。「是男是女都不重要,玩玩罢了,谁会跟他认真。Pinkstar,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难道你还不明白我吗?」 

            「我……我当然知道。」Pinkstar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垂下眼睫。「我只是……担心你……」 
            昊忍不住发出不屑的嗤鼻声。「担心这没良心的家伙做什么?该被担心的,应该是那个丢皮夹的倒霉鬼吧!」 
            Pinkstar只是摇头。太多的矛盾、复杂心思,让她欲言又止,终归无语。 
            「Pinkstar,我们是十年的老朋友了,就这样一直当下去不好吗?何况你还是这个乐团的成员,我是不可能对我的好伙伴出手的。」易璇轻晃酒杯,悠然弯起一双俊魅笑眼。 

            「至于别人,我可管不了那么多。反正只是无聊好玩……」 
            「我真是……不敢相信!」 
            「够了吧,阿雅。你要把牙龈刷到破皮吗?」 
            「……」 
            浴室里的水声终于停了。脸色犹铁青的苏聿雅边用面纸拭口边推门而出,看见衣橱上连身镜映出一身怪异服装的自己,忍不住咬牙切齿道:「都是你,故意把我弄成这副不伦不类的模样……不过,只因为如此就把我当作女生,那个人的眼睛也有问题!」他哪里像了? 

            「不,不,他很正常,是你才有问题。」苏聿绮慢吞吞道,拿出化妆包走进浴室补妆。 
            「你说什么?」苏聿雅忙着换衣服,一时没听清楚。 
            「没事。哇塞,连浴室都干净得不像话,你的洁癖真了得。」每次看到他的房间,都让人叹为观止,从小到大从未变过。「难怪那个主唱误亲了你,你会如此难以忍受。」 

            才刚开车送老弟回公寓,他就立刻冲入盥洗室卯起来猛刷牙,简直像被一只蟑螂亲过似的。 
            「这是基本的卫生问题。先别提我和他同是男性,哪有人会突然跟一个陌生人做出这种亲密举动的?谁知道他是不是什么病的带原者!我真是不敢相信!」 

            「你想太多了。」苏聿绮瞄了眼被丢弃在垃圾桶的牙刷。「没那么严重吧,他又没得什么AlDS或SARS,你干嘛这么小题大作?只不过被碰了下嘴巴罢了。」 

            「你怎么知道他没有?」说到这个苏聿雅才遍体生凉,居然莫名其妙跟一个来路不明的男人口对口接触,而且那个变态还…… 
            「他不光只有碰嘴唇而已,我感觉有一个奇怪的东西跑进我的口腔……应该是他的舌头。」 
            「噗!」正在补口红的苏聿绮一笔直画到脸颊去。「你……你说什么?舌头?不过这么短的时间,他居然把舌头伸进去了?」 
            「别提了。」当初因为过于震惊所以还不觉得如何,只知道自己被男人吻了,现在回想起来,一阵阵恶心感才不断直涌上心头。 
            「哈哈哈……不愧是地下乐团界第一花心大帅哥,手脚果然够快,佩服啊佩服!」 
            「你还在说风凉话?」苏聿雅不悦的瞪她,受害者可是她弟弟!「真搞不懂,那种大变态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崇拜?」 
            「喂!不许你侮辱我偶像。」苏聿绮也凶巴巴回以一瞪,突然摆出梦幻少女的姿势,托着双腮眨眼道:「哎呀,真羡慕你,我也好想被他伸舌头喔……」 
            「疯了你!」苏聿雅决定不再跟思想有严重鸿沟的老姐多谈,他转身把刚换下来的衣服拿起,打算将皮夹取出。「衣服还你,快回去吧!」 
            「唉,说老实话……」苏聿绮不理老弟的逐客令,三八兮兮的压低声音道:「那个──该不会就是你的初吻吧?」 
            话一说完,她就赶紧将耳朵掩住。但几秒钟过去,预期中的怒斥声却没有劈来。她疑惑的抬头,只见苏聿雅正脸色不甚好看的放下外套,改朝背包放置处走去。 

            「怎么了?」 
            「皮夹不在任何一个口袋里。」他闷声道。莫非在背袋中?可是他记得明明就放在…… 
            「你有把它拿起来吗?」苏聿绮也记得,因为她坚决不准老弟把那背了八年的X中背包带进Pub,所以苏聿雅只好将背包留在车里,随身带着皮夹。 
            「果然没有……」遍寻背包也不见皮夹影子,苏聿雅眉皱得更紧,背脊已全是冷汗。 
            那个皮夹里不只有他全部的现金而已,身份证、驾照、学生证、实习医师证、金融卡……举凡他所有的证件,甚至学校实验室和置物柜的钥匙,也都挂在夹层之中,绝不是开玩笑的! 

            「不会吧,阿雅……」苏聿绮也感觉到弟弟的焦虑不安。 
            「姐,我想看看你的车。」顺便检查方才进公寓房间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