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纠缠 by阿彻 >

第5部分

纠缠 by阿彻-第5部分

小说: 纠缠 by阿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会吧,阿雅……」苏聿绮也感觉到弟弟的焦虑不安。 
            「姐,我想看看你的车。」顺便检查方才进公寓房间的路上,会不会不小心掉了皮夹。苏聿雅抱着一线希望,面色凝重的快步而出。 

            第三章 
            第三天了,他的皮夹依然如石沉大海。 
            金融卡和信用卡已于第一时间办理了挂失,至于其它证件,已然放弃寻回希望的他,决定今天上完课就去重新申办。 
            虽然手续麻烦,但至少是可以解决的问题。只有钥匙……尤其是实验室置物柜的钥匙……每每一想到这个,他的背脊便惊出一阵冷汗。 
            他自大一起,便跟在系上王教授的身边做研究,即使后来课业日益繁重,依然没有间断。大四之后在教授支持下,还开始每年固定发表论文,平日不用上课或念书的闲暇空档,便几乎都是泡在学校实验室里。 

            那些放在实验室的角落,外表看来平凡无奇、似乎随便在家具大卖场就可买到的置物柜,其实是远从德国运来的特制品,功能等同于保险柜。当初教授就警告过,钥匙绝不能丢,因为历史悠久,备份钥匙几乎都不在了,若弄丢钥匙,找台湾的锁匠来也没用。 

            教授因为信任他,所以才在出国期间,将钥匙交给并非正式研究生的他保管,如今他竟然出这种纰漏,完全辜负了教授对他的信赖。 
            等教授回来他会亲自负荆请罪。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究竟要如何打开没有备份钥匙的置物柜。要强行破坏门锁吗?可是也许会伤到里头的贵重器材…… 
            整个周末大脑皆处于苦思状态的苏聿雅,此时脸色看起来不甚好看。他以比平常更快速的步伐走向学校大门,全身散发生人勿近的气息。 
            「干嘛一大早的就摆张臭脸啊?小雅。」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语气轻佻的说话声。 
            有点耳熟的声音……苏聿雅的脚步下意识顿了顿。 
            小雅?莫非是在叫他?他都不知道原来这世上除了母亲外,居然还有人会这样喊他,尤其是在学校…… 
            谁? 
            他微微侧头一瞥,然后在原地静止了三秒后,立即掉回视线拉开更大的步伐往前疾行。 
            绑着头巾,戴上太阳眼镜,奇怪的衣饰也换成了普通装束,害他一时认不出来。但一看见那人左耳的耳环和脖子上形状怪异的刺青,那种令人全身发凉的感觉瞬间悉数涌回,再度唤起他那一夜的可怕记忆。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在这里?还知道他的名字? 
            「不理我?我可是专程来找你的喔,小雅。别那么冷淡嘛。」 
            「我不认识你。」苏聿雅坚持绝不回头,埋头猛走。「别跟着我!滚!」 
            「不认识我?那你干嘛一看见我就闪?」腿长的易璇轻松紧跟在他后头,好整以暇道:「呵……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是不会放弃的。马上就要进你学校大门了,如果不怕被你同学指点出丑,那你就尽管往前走吧。」 

            「我不在乎。」被人看到又怎样?是这家伙自己要跟的,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哦?看不出来,我的小雅真酷。」易璇轻哼。 
            苏聿雅差点跌倒。「……你胡说什么?」这个恶心的变态! 
            「好好,算我拿你没办法。」易璇抿抿唇,坏心眼的光芒在眸中一闪而过。「那如果我说,你的宝贝皮夹就在我手上呢?你还是无动于……」 
            话还没说完,果然苏聿雅立即「虎」地转过身来,一把揪起他衣服咬牙道:「皮夹原来是你拿走的?混蛋!还不快还来!」 
            他就觉得奇怪,照理说以那外套口袋的设计和皮夹的分量,应该不容易掉出才是。除非有人故意要偷! 
            「别急嘛。」易璇无视对方欲将他生吞活剥的眼神,微笑伸出一掌覆上那只扯住他胸口的手,摩挲了下。 
            苏聿雅吃了一惊,连忙挣脱缩回,迅速倒退三大步。 
            「你……」他只觉头皮发麻,一路麻到脚底去。 
            虽然已经知道皮夹的去处,但他此刻连一丁点高兴的心情也没有,反而有种更糟糕的预感。 
            「抱歉,因为我最近比较忙,直到今天才来找你。你应该已经办理卡片挂失了吧?多花的费用,我会赔给你的。」 
            「不用了!你只要把皮夹原封不动还我就好。」苏聿雅五指摊开。「拿来!」 
            「呵,我还以为念医学系的高材生,头脑应该都不会差到哪里去,没想到……哎……」易璇轻笑摇头。 
            「你到底想说什么?」苏聿雅眯起眼。这家伙自己当小偷,还敢大言不惭的讽刺他? 
            「你说还我就还,那我当初何必特地拿走你的皮夹?用膝盖想也知道,要我还你东西,当然是需要『条件』的呀。」 
            「你这个不要脸的窃贼……」苏聿雅闻言,额上登时冒出青筋。「偷人东西,还敢跟我谈什么条件?你别想!」 
            要不是碍于身旁就是学校大门,否则他一定当场怒吼出来。从没遇过比眼前这家伙更厚颜无耻的人! 
            「我一样用膝盖想,也知道你绝对没安什么好心眼,凭什么我要答应你?那皮夹原本就是我的东西!再不还来,小心我报警!」 
            「没有证据,找警察又能怎样?东西现在也不在我身上。」易璇摊手叹道:「好吧,既然交易不成立,为避免夜长梦多,我也只好赶快把它处理掉了,看是要丢去焚化炉还是海里……真可惜啊,小雅,那个皮夹对你来说很重要没错吧?」 

            「你!」苏聿雅被他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在他二十四年的平稳人生中,未曾有像这样吊诡难缠的人存在过。不只机车的说话内容,举凡这男人的口气、眼神、肢体动作,在在都让他气结,简直有想杀人的冲动! 

            「你确定真的不要听听我的条件是什么吗?听了之后再做决定也不迟啊。」易璇微笑着俯近他,放轻了声音道:「放──心,只是一个小小的要求而已。谁叫你这么难追,我只好耍点手段罗,小雅。」 

            医学院的特色之一,就是封闭。 
            尤其苏聿雅就读的这间大学,医学院被隔离出来和教学医院自成一个校区,拥有独立的宿舍、餐厅、福利社和图书馆,许多学生就算长期足不出院区,也照样活得很好。 

            加上医学生平日课业繁重,鲜少参加社团,大家每天在校园遇见的几乎都是同一批人,做着差不多的事,连聊的话题都大同小异,总不脱「医」一字。 
            但喜爱谈论「八卦」,是人共通的天性。既然封闭,同时也就代表只要有哪处传出点风声,马上就会以野火燎原之势,散布到这小圈子的每一个角落,不出数天便人尽皆知。至于目前这间医学院最HOT的话题,自然就非…… 

            「学长──」 
            娇嫩的女声远远拖曳而来,还没传至苏聿雅耳朵,便已先酥了邻近一群人的骨头。 
            「爱禾?」苏聿雅停步回眸,待在原地望着那有着一头挑金长卷发的女孩,正辛苦的踩着高跟尖头皮靴小碎步跑向他。 
            「是大六的苏学长和他的护一小女友耶。」旁边有人见状,开始窃窃讨论。 
            「他最近不是又有一篇论文得奖了吗?还有这么幼齿的学妹倒贴,老天真是不公平。」 
            「拜托,你没看过学长做实验时不眠不休的狠劲,他得那些奖可都不是侥幸的。况且凭他的外表气质,到大六才交第一个女朋友,已经算是够客气的了。」 

            「我觉得那学妹只是漂亮,根本就配不上学长,搞不懂学长干嘛选她。」 
            「我才搞不懂学妹干嘛要选一个万年书卷当男朋友,她那么外向爱玩,学长会依她才怪……」 
            「跑慢点。」苏聿雅浑然不觉自己已成为众人的注目焦点,他及时伸手扶住差点摔跤的女友,对那双完全不符合人体工学的怪鞋皱眉。 
            孙爱禾顺势攀住他手臂磨蹭着,眨了眨一双经过精心妆饰的美艳瞳眸。 
            「呐,学长,刚才那个在校门口和你讲话的人是谁呀?不像是我们学校的人耶,是你朋友吗?」 
            她远远就看到了,那个男人身材真没话说,虽然戴着墨镜头巾,仍掩不住一股逼人的帅气。不知道拿下来是什么样子?一定是又酷又帅,和秀美的学长完全是不同类型。 

            她陶醉在自己的幻想中,耳边却传来苏聿雅异常冷淡的声音:「是才有鬼。那家伙只是个路过的无聊人士,我根本不认识他。」 
            「啊?学长,可是你明明……」孙爱禾一愣,她从没听过素来沉稳的男友用这种无理的口气说话,好象在跟谁生气似的。说他真不认识那人,大概三岁小孩都不相信。 

            「好了,那不重要。」见爱禾还欲再说些什么,苏聿雅抬起一手阻止她,另外换个话题道:「对了,要先跟你说声抱歉,下星期三晚上原本答应要陪你的,恐怕得改期了。」 

            「下星期三?」孙爱禾歪头想了下,随即俏脸生变。「什么?你是说……二十四号?」 
            「对,十二月二十四号。」他点头,没注意到女友山雨欲来的脸色。「我那天突然有事,改成隔天可以吗?」 
            「不可以!」孙爱禾突然娇声大嚷,惹得路过他们的人全回头观看。「那天是圣诞夜耶!你要我圣诞夜一个人过?」她会被朋友笑死的! 
            「可是我那天真的有事……」苏聿雅皱眉。「圣诞节当天不也一样吗?」 
            「不一样,我就是要圣诞夜!」孙爱禾气急败坏的瞪他:「你到底有什么事比陪我还要紧?」她是他女朋友欸! 
            苏聿雅沉默。事关那个混蛋变态,他连一个字都不想多提。 
            「哼!我不管,反正你一定要陪我,我们当初都已经讲好了!」为了这天,她已不知预先编织过多少浪漫的构想,现在居然被男友一句话给打了回票?她不甘心! 

            「爱禾,别任性了。」苏聿雅温言说道。 
            因为家里也有一个爱使性子的老姐,所以对于女友的蛮不讲理,苏聿雅倒也毫不动气,何况还是他理亏在先。 
            但他只道她是一时不高兴闹闹脾气,却忽略了她真正的情绪变化,不知道圣诞夜放她一个人过还毫无解释,对她的自尊其实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真的很对不起,爱禾,除了那天,你要我哪个时候陪你都可以。我先去医院了。」见上课就快迟到,苏聿雅简短抛下几句话,旋即匆匆转身离开。 
            「学──」孙爱禾张口结舌独立在人来人往的校门旁,轻点两颊的腮红,遮掩不了她苍白如纸的面容。 
            她不敢置信,她期盼已久的大学第一个甜蜜圣诞夜,居然就这样化为泡影了…… 
            圣诞夜,情侣相偕看电影,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 
            早在排队等候入场时,苏聿雅就被那拥挤得不像话的人群给吓了一跳,难不成全台北市的情侣都跑来这里看电影了吗?四周明显的双双对对让他浑身不自在之极,感觉似乎一直有无数异样的眼光往他这里投来,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努力去忽视它们。 

            比起这个,还有一件更要紧的事需要他贯注所有的精神。 
            他一刻也不敢松懈的,防备着身旁那匹异常引人注目的大野狼,只要「它」稍有个可疑动作,他就立刻狠狠瞪去一眼以示警告。 
            他根本无法预测这家伙在下一步,又会有什么惊世骇俗的举动。只要一回想起刚才在餐厅里,服务生当场撞见易璇将拭去他唇边残余食物的手指,擅自放回自己口中舔舐时露出的那种惊骇表情,他就有想一头撞死的无力感── 

            没错……「约会」,这就是易璇提出的条件。 
            而且时间坚持选在圣诞夜。也就是说毫不知情的女友和握有王牌的变态之间,他势必只能选一个。 
            若是吃吃饭看看电影那也就算了,他还可以勉强忍受,但易璇总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骚扰他的机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