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纠缠 by阿彻 >

第6部分

纠缠 by阿彻-第6部分

小说: 纠缠 by阿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若是吃吃饭看看电影那也就算了,他还可以勉强忍受,但易璇总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骚扰他的机会,连他伸手向他讨皮夹,那变态都作势要亲吻他的手指,害他不敢再轻举妄动。 

            「我警告你,在电影院里头不准对我乱来。否则我就……」 
            「『乱来』的定义是什么?我不太懂,小雅可以示范一下吗?」易璇垂额漫不经心说道,对女性而言深具魔力的双眼隐在浅蓝色的墨镜镜片后,微微弯成一道好看的弧形,尽是笑意。 

            无赖!知道对这家伙说什么都没用,他索性闭嘴,总之一切自己小心为上。 
            好不容易自电影院出来,一直到上了易璇的车,那家伙的嘴角始终维持一个诡异的上扬角度。苏聿雅再也忍不住,咬牙道:「你笑什么?」 
            他努力摆出一脸凶相,两颊抑止不住的红晕却出卖了他。 
            易璇眯起眼睛睨他。「原来你有夜盲症?怎么不早说?」 
            「我……我才没……反正不用你管!」 
            「呵,一进去电影院就撞东撞西,没有人扶走不了路,最后一屁股坐在别人身上,还坐下好一阵子才发现不对劲……」易璇大笑起来:「不用我管?要不是我帮你说话,你以为你能活着走出来啊?我看那个起码八十公斤的女人根本就想把你给宰了。」 

            「我……呜……」苏聿雅脸涨得更红,完全无话可说。他就觉得奇怪,怎么这张椅子坐起来特别高特别软,还温热温热的。 
            太久没进电影院,他都忘了,那种地方对他而言是禁地。 
            「可恶!还不都是你,我都说我不想去看电影了!」偏偏他说电影票已经买了不用可惜,硬拉他进去! 
            苏聿雅气得握拳捶了易璇肩膀一下,浑没注意到自己这种泄恨举动,看在别人眼里简直像在对情人使性子。 
            「好好好,别生气嘛,小雅,常常生气会老得快喔。」易璇脸上的笑纹更深了,放柔了声音劝哄道:「这样吧,为了赔罪,我带你去一个好玩地方怎么样?」 

            「什么?还要去哪?约……还没结束吗?」苏聿雅吃了一惊,现在都已经快十一点了。「喂!你别太过分,我明天还要上课!」 
            「放心,这是最后一站了。去那儿晃一圈后,我马上就送你回去。」 
            「你不要骗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易璇面不改色的道:「真的,那个地方很棒,超──适合有夜盲症的人去。」 
            「……是吗?」苏聿雅不置可否,反正只要有这变态在身边,去哪儿都是地狱。不过若真有什么「适合夜盲症去的地方」,他倒也有点好奇。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这家伙说的话,绝不能信!」 
            「小雅,你一个人喃喃自语的在说些什么啊?不专心一点走路的话,可是随时会跌倒的喔。」 
            「还……还不都是你……你还敢说……」 
            该死!方才被那几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牛给狠狠一吓后,他现在连话都说不完整了,尤其姓易的小人还在一旁仿佛见着什么奇观似的哈哈大笑,气得他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 

            「擎天岗」,算是台北市相当知名的深夜约会胜地,他常听同学提起,自己却从来没去过。在入口处看到指示牌子时,他还在想象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而当他看见那片在浓重黑幕笼罩下,仿佛无限延展开来的广大草原时,他就知道,他又中了某人的计了。 
            他立时涌起想不顾一切转身逃跑的冲动……如果他还能一个人平安走出这里的话。 
            伸手不见五指的恐惧感攫住了他,由不规则石块铺成的阶梯曲径,蜿蜒于起伏的草原间,他根本看不清下一级在哪里,只好尴尬的主动伸出两指揪住易璇的衣袖,跌跌撞撞跟在他身后。 

            因为两人行走的速度实在相差太多,他几乎是硬拖着易璇以龟速在行走的,但易璇也不介意,就这样耐心陪着他一级一级慢慢的走下石阶。 
            逐渐的,两人之间升起一种暧昧诡异的氛围。苏聿雅头皮越来越麻,心里有苦说不出,扯着那家伙衣袖的手指因紧张及用力过度都颤抖起来了,无论如何还是无法放开。 

            「不如我抱着你走吧?嗯?」易璇忽道。 
            「不不,不用了,」 
            「可是我的袖子都快被你扯坏了呢。」 
            「咦?对不起……」苏聿雅脸一红,连忙放手,随即脚下一滑,分秒不差的跌入易璇仿佛早已预谋好伸出相迎的臂膀中。 
            糟糕! 
            感觉两人的身子过度紧贴,不寻常的热度源源不绝自对方身上传来,苏聿雅正觉大势不妙,果然下颚就立刻被抬起,一个结结实实的吻当头压了下来。 
            「呜、呜呜呜──」这个卑鄙狡猾的大混蛋!果然又…… 
            苏聿雅心里又气又悔,不敢置信这种事竟又再一次发生在他身上,而且……和上一次的情况完全不同,那趁隙侵入他来不及于第一时间闭紧的双唇间的温热异物(此刻他已非常确定那是舌头),并没有在轻舔一下后即退去,而是以惊人的力道强行缠住他的不断吸吮搅弄,粗暴到他几乎都觉得痛了! 

            简直不敢相信……苏聿雅根本未曾想象过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动作,可以做到这种地步。 
            他满脸涨得通红,拼命挣扎想推开禁锢,但易璇的手臂如钢铁般将他箍得好紧,纯粹男性的气味不容半点拒绝的执意灌入他口中,一开始近乎于咬啮的强势亲吻,也在不知不觉间,转变为感觉更不对劲的黏腻唇舌交缠。 

            嘴上压迫的力道虽然变轻,但那种被侵犯的感觉反而更加深了,让他的四肢漫过一阵阵战栗,无法自抑。 
            不知过了多久,他全身的力气几乎耗尽,但易璇仍不放过他,他无计可施的瘫软在他怀里任由宰割,脑里昏沉沉的想着「怎么还不结束啊!」,忽然胸口一阵抽痛,眼前也泛起一片黑雾。 

            好难受……他好象离开水中的鱼,被蛮横的捕猎者夺去了所有的氧气。这变态家伙对他一而再再而三性骚扰还不够,这会儿又想杀了他吗? 
            混蛋……早知道就不该答应这小人的。他到底是倒了几辈子的楣……可恶、可恶、可恶…… 
            「喂喂,不会吧?」总是不正经的声音微带惊讶的扬起。 
            唇上的封锁突然松了,随即眼前一花,他的头被压入一片比他宽了许多的胸膛里,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在他耳边鼓动。 
            一分钟一百七十下……苏聿雅愣愣的下意识数着,近乎停摆的大脑一时还转不回来。 
            「你怎么那么可爱,没人叫你要憋着气啊。来,呼吸,呼吸……」 
            易璇将唇抵在苏聿雅发上爱怜的轻轻哄着。除了极罕见的真诚笑意外,那双幽黯眼眸的更深处还有难抑的情欲在流窜。 
            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在心里对自己说。虽然怀里这个显然连接吻都不会的男人,已经勾起他体内最原始的冲动。若不是最后一丝理智支撑,他也许就直接在这片草地上…… 

            苏聿雅当然不会知道此刻易璇的脑里在想什么。他吸了几口气后,猛然回神,一股前所未有的火气迅即涌了上来。 
            他用力推开易璇,毫不犹豫就往那张毫无歉意的脸上甩去一巴掌,但这回却被早有准备的易璇给抓住。 
            「别想再来第二次。」易璇揉挲着掌里不断颤抖的手腕笑道,忽然一把将他拉近。「不过如果是Kiss,再多来几次也无妨喔。」 
            「不──」苏聿雅忍不住惊叫出声,但对方的脸却在相距他一公分处停住,没有继续施与攻击。 
            他一愣,随及唇上被迅速的啄了一下。 
            「开玩笑的,瞧你吓成这样。」易璇轻笑,用拇指抚过那双明显被疼爱过的红肿唇瓣,暗叹怎么这么脆弱。「……不过,下次我就不留情啰。」 
            「下……下次?」还有下次?苏聿雅全身充斥着无力感,连发火的力气都没了。这个人到底想怎样?鬼才会跟他有下次! 
            「我郑重告诉你,易璇,我不是同性恋,我完全不想再跟你牵扯下去!你到底懂不懂?」 
            「我也不是同性恋啊。这跟性别无关吧?」 
            「总之,你别再来骚扰我了!」苏聿雅心烦意乱的偏过头,避开在唇上流连的手指,却挣不开箝住他的桎梏。无力感越来越深,让他脑里一时疏忽了防备,脱口而出:「你老是这样任意而为,实在让我很困扰。这次也是,我原本都已经答应我女朋友要陪她过圣诞夜了,都是因为你……」 

            忽然,他打了个冷颤。 
            虽然全身被温暖的人体给包裹着,但相贴的肌肤却蓦地泛起一股寒意,尖锐仿如针扎。错觉吗? 
            发现对方一直不说话,苏聿雅不解的正欲抬头,易璇带着磁性的独特嗓音已低低飘了下来。「哦,原来你已经有女朋友了?」 
            他声音平淡,垂眉低首,神情缥缈似在沉思。 
            苏聿雅没来由的迟疑一下,才道:「对,所以我不可能跟你……」 
            「你那个女朋友长得有你漂亮吗?」易璇打断他笑道,突然又恢复了先前贯有的轻浮语气与笑脸。「呵……你们手牵手走在路上,说不定别人还会以为你们是蕾丝边喔?」 

            额上青筋一跳,苏聿雅正想发火,下一刻易璇已松手放开了他,往后退了一步。「唉……既然如此,我只好忍痛放弃你了,小雅。等一下回车上,我就把皮夹还你吧。」 

            「啊?」他一愕,怀疑自己听错。这难缠的家伙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放过他? 
            「你很爱她吧?你的女朋友。」易璇柔声道。 
            「这……当然。」不知他这样问是何意,苏聿雅谨慎的简短回答。 
            「那她一定也很爱你啰?」 
            「这、这还用说。」本应是理所当然的回答,苏聿雅喉头却仿佛梗了个什么,没来由的说得吞吞吐吐。 
            他忽然生气起来,握拳瞪视易璇。「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啊。既然你们这么相爱,那我就诚心祝福你们。我这个人很有原则的,不搞3P劈腿,也不玩横刀夺爱那套,你大可放心。」 
            「……不要骗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无视苏聿雅「明明就骗过很多次」的抗议,易璇毫无愧色的勾唇浅笑。 
            「不过,这世上没有长久的爱情,如果哪天你和那女人分手了,欢迎你随时来找我……」 
            「别想。」苏聿雅冷冷戳破他的妄想,心底倒也小小松了口气。 
            谢天谢地,虽然还是有一种不太踏实的感觉,但灾难总算是过去了……吧? 
            正想开口向他要回皮夹,从此一拍两散永不再见,易璇突然拉起他的手步下石阶,往草地上走去。 
            「喂,你又想做什……」 
            「再陪我待一下子吧。」面对他的戒备,易璇只是笑笑的温和道:「再过十几分钟,我的生日就到了。」 
            「啊?」苏聿雅愣了愣,随即了悟──「你的生日刚好是圣诞节?」 
            「我好久没过生日了,今年突然特别想过。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好不容易有喜欢的人可以陪我一起过吧。」易璇说着轻叹口气:「只可惜那个人已经死会了。」 

            苏聿雅闻言脸一红,没想到他竟陡然毫不避讳的说得这么直接。 
            「你……少骗我!什么叫做『今年突然特别想过』,既然这样,你也应该找你家人陪你……啊……对不起。」 
            漫无边际的黑暗中,只有眼瞳里闪动的微光可以勉强加以辨认。尽管如此,他还是明白自己说错话了。 
            「对不起。」下意识的,他忍不住又说了一次。 
            「……好端端的道什么歉?」 
            片刻沉默过后,悠然平和的声音不疾不徐响起。说话的人神情如此自若,几乎要让他以为方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