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纠缠 by阿彻 >

第7部分

纠缠 by阿彻-第7部分

小说: 纠缠 by阿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好端端的道什么歉?」 
            片刻沉默过后,悠然平和的声音不疾不徐响起。说话的人神情如此自若,几乎要让他以为方才那一闪而逝的阴暗,只是个错觉。 
            「你……」苏聿雅蹙起眉,还想再说些什么,易璇却先一步拉下他身子,整个人打平躺卧在草地上。他吓了一跳,颇觉不自在的挣扎着正想起身,又再度被轻轻推下。 

            「躺下来看星星吧。」易璇拍拍他肩膀道:「台北市光害那么严重,这里倒难得还能见着几颗。来,请医学系的高材生为小的解惑一下,那颗是什么星啊?想必你一定很清楚的。」他说着随意朝天边一指。 

            「我怎么会知道?你说话不要老带刺好不好?」苏聿雅瞪他一眼。 
            「不会是天璇星吧?」易璇将双手枕于脑后,低低轻笑。 
            「你想得美。」 
            「呵……别那么武断嘛。说不定真的是喔。」易璇没有夜盲,清楚看见苏聿雅做了个恶心的鬼脸样,唇角的弧度忍不住更为上扬。 
            「说到这个……」苏聿雅突然想起一事。「为什么你们团名取作『天璇星』?因为你的名字吗?我记得『璇』这个字是通『璇』没错。」 
            「小雅猜对三分之一。除了代表我的『璇』,『天』和『星』分别代表另外两个团员,一个是弹键盘的Pinkstar,另一个是鼓手昊。『天璇星』的原始团员就是我们三个,吉他手Kevin是最近几年才加入的。」 

            「喔。」苏聿雅了解的点点头,暗想这性格差劲的家伙一谈起自己乐团的事,倒是变得挺正经的嘛。 
            「Pinkstar……」他望着天际星群咀嚼这名字,突然灵光闪过:「该不会是上次我在Pub后台看到的那个女生吧?有着一头粉红色卷发……」 
            「没错。我跟她是国中同学,认识超过十年了。她家开医院,我受她老爸照顾很多。」易璇轻道。 
            苏聿雅略微迟疑了下。「那个Pinkstar……她是不是对你……」 
            「什么?」 
            「不……没事。」他摇着头,决定还是不要提起那记充满明显敌意的瞪视。 
            在这一方面,苏聿雅其实并没有旁人所想象的那么迟钝。那时虽无法理解,但现在他已经有点明白……那女孩,八成是喜欢易璇的。 
            真是的,饶了他吧!他明明就是男的,为什么要被个女生当成情敌瞪?幸好从明天开始,他应该可以永远摆脱这短暂的恶梦了。 
            就这样望着星空发了一会儿呆,他猛然回神,正想瞄瞄手表看十二点到了没,躺在身旁的高大身躯忽然靠过来,把他当抱枕似的一把紧紧搂住。 
            「喂!你干什么?」他吓了一大跳,直觉挣动起来,以为这混蛋又要说话不算话的轻薄他。 
            「别那么吝啬,借我抱一下嘛。我好冷喔……」擅自把脸整个埋进他肩窝的男人含糊说着,不变的轻浮语气听起来就像在骗人。 
            冷?少来!在山上都待这么久了,这家伙现在才在喊冷? 
            「少骗人了!放开!」苏聿雅压根不信,边骂边伸手用力去扳缠在腰上的手腕,却被那异常的低温给震慑住。 
            咦?刚才易璇对他毛手毛脚时,他的手……有这么冷吗? 
            这不只偏冷,简直跟冰块没两样了! 
            他停下挣扎,凝神倾听,这才发现另一副身躯的细微颤抖,和压抑的断续抽息声。 
            「……」好象不是装的? 
            他一时茫然,完全弄不明白现在是什么状况,这男人又是怎么搞的。 
            虽然现在是冬天,但既没寒流,这里海拔也没多高,这样就失温?未免太夸张了。 
            「奇怪,真的有这么冷吗?你不会又在耍我吧?」苏聿雅嘟囔,忍不住回握住那冰得离谱的手掌搓揉几下,发现没什么效,又抓起来放在嘴边呵气。忽然想起自己有带手套,他连忙掏出来,在黑暗中摸索着帮易璇戴了上去。 

            犹豫一下,他有些别扭的展臂,轻轻回搂住怀里的躯体。 
            「喂……有没有好一点?」 
            回应他的是长久的沉默。 
            耐心等了半晌,察觉对方的震颤似乎有慢慢平复下来,他暗松口气,忍不住微微动了下因承受男人重量太久而略微发僵的身体。 
            「……再一下子就好。」易璇忽道。 
            苏聿雅嗯了一声,双唇迟疑的张了张,复又闭上。虽然有满腹疑惑,但终究他还是什么都没问。 
            反正,他和他从今以后不会再见面,不论这男人怎么样,都跟他不相干了…… 
            凌晨两点。 
            停好车子后,易璇把刻意关成无声的手机掏出来一瞄,果然多了一长串未接来电。 
            他没搭理,将手机又塞回口袋,抬头一望,见公寓自己那户的灯果然也是亮的。 
            听到门锁开启声,本来瘫倒在沙发上的昊一下子坐起,瞠大眼瞪向门口。 
            「真可悲,好好的圣诞夜不去约会,跑到别人家里窝着干嘛?」屋里开着暖气,易璇背对他走向衣架,脱下层层厚重外衣一一挂好。 
            「在我面前,就省省你那一套吧。」昊没好气的眯眼审视,见这混蛋似乎好得很,心口一松,嘴里也跟着不饶人:「是Pinkstar那家伙找不到你急得要命,硬逼我来的,要不然谁鸟你啊!」 

            「喔,那真是辛苦你了。」易璇坐进沙发,闭目养神。 
            昊气得磨牙,却拿他莫可奈何。「喂!你到底去哪了?」 
            「约会。」 
            约会?昊怀疑的耸高了眉。「……和上帝约会吗?那干嘛不跟Pinkstar去?」就跟往年每一个平安夜一样。 
            「不是你想的那种。」易璇仍是闭眼,淡声说道:「是真的约会。」 
            「真的假的?和谁?」昊听了大吃一惊。 
            「你不认识。」 
            「我现在就很想认识。」他忍不住咕哝。「死细菌,亏我还当你是兄弟,多透露一点会死啊?」 
            相识超过十年,他和Pinkstar都知道每年的这个时间,绝不能放易璇一个人。前几年是他彻夜陪他练团,后几年是她带他上教堂做礼拜,这家伙防心这么重,他想象不出还有谁有那能耐,可以被允许踏入他阴森的堡垒。 

            哪怕只是一步。 
            「好吧,那我开始形容了。他是个很『正面』的人,全身上下、从里到外都很完美,很可爱,很纯洁……」 
            「那不是刚好跟你相反?」 
            易璇不理会对方的插嘴,像背书般的继续道:「很坦率,很有趣,很善良,很……」 
            他闭目思索良久。「……危险。」 
            「是吗?」昊面色一整,若有所思的定定看着他半晌。「那就别去招惹人家了吧!玩不起的。」 
            「你说他?」 
            昊翻白眼,重重叹了口气。「我是说你。」 
            「你可以走了。」 
            许久的沉默过后,易璇淡淡抛下一句,起身迳自进房。留下昊在外头咬牙切齿,气自己干嘛犯贱专程跑来贴这混蛋的冷屁股! 
            那是她生平仅见,最好看的一个男人。 
            孙爱禾张大嘴,两眼发直呆看着那只有一面之缘,就足以让她难以忘怀的无懈可击男人,没有半丝犹疑的笔直走至她面前,手一落,取下了架在高挺鼻梁上的太阳眼镜。 

            「哈啰,你就是小雅的女友吗?」他垂眼,专注凝睇。「初次见面。」 
            「啊……」她晕眩,溃不成言。 
            果真如她猜想,这男人简直帅得过分,比时下最红的偶像明星都要俊美上好几分,那股坏男人的邪魅气质更是医学院男生不可能有的。而现在,他竟主动跟她搭讪? 

            男人口中的小雅,应该是指学长没错吧?他们明明就熟到都可以叫绰号了(据她所知,学长身边的同学没一个这样喊他的),学长还骗她说不认识,什么嘛! 

            「近距离看,你真的好漂亮喔,皮肤白眼睛又大,跟小雅说的一样。」 
            男人的声音也很好听,丝绸般的柔滑中带点低沉磁性,像掺了蜜。这种赞美她应该早听腻了,但同样的话出自他口中,就是令她莫名羞红了脸,仿佛有种被他的言语爱抚的错觉。 

            「你是……学长的朋友?」 
            「是的。不过,你应该没听小雅提起过我吧?」 
            「嗯……」她尴尬点头。其实是有的,只不过学长那时好象在赌气,言辞很不客气。 
            「老实说,最近我和你学长有些不愉快。」男人露出苦笑。「他不听我解释,我只好冒昧来找你,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 
            「咦,原来是这样吗?」孙爱禾有些意外的掩嘴,随即豪气拍胸。「那当然没问题,你想要我怎么帮你?尽管说!学长那人啊,有时就是古板脑筋啦!」 
            「谢谢,你人真好。像你这样的美女配小雅那书虫,好象有点可惜喔?」 
            他微笑的说着,温和无绪的墨黑眼瞳宛如镜面,清晰倒映出孙爱禾乍喜还羞的娇艳面容,没有半点起伏。 

            第四章 
            「……这么说,你明天晚上也没办法陪我跨年了?你到底在忙什么?」娇嫩的嗓音拔尖了,在电话另一端咄咄逼问。 
            「爱禾……」苏聿雅叹息。「期末考快到了,我元旦过后那礼拜就有五个考试,真的分不出时间。」 
            拿考试当理由,其实他或多或少是有点心虚的。由于平时就有固定念书的习惯,就算考试当前,少念一个晚上的书对他来说也无所谓,只是与其去跨年晚会人挤人,他实在宁愿待在家里。 

            想了想,他放柔了语气又道:「要不然,我们找间气氛不错的餐厅一同吃个饭……」 
            「然后吃完了马上一拍两散,你又回去念你的书对不对?」孙爱禾毫不客气的打断,气得想尖叫。 
            聪明优秀的男友在竞争异常激烈的医学系里,功课依旧出类拔萃,曾是她在同侪间最爱拿来炫耀的骄傲之一,现在却成了她的心头大恨! 
            她发觉男友和其它医学生不同,对考试成绩其实并不是多在意,只是单纯的「嗜书」罢了,除了医学之外,数理、电脑、生物科技,甚至哲学、文学、历史等等种类的书,他也都有在看,最近不知怎么搞的居然又翻起了天文方面的书籍,简直莫名其妙! 

            她甚至觉得,她在苏聿雅心中的地位,比那堆硬邦邦的书本还要低。 
            交往快三个月了,他们之间连接吻都没有过,偶尔牵个手,还都是她主动的。最频繁的约会地点,就是在图书馆,她百般无聊的坐着陪他念书。 
            「算了!不用了!」她越想越怨怼,觉得这段恋情和她原先所预想的实在差距太大。「你去抱你的书吧!我找其它朋友陪我去,再见!」 
            「爱……」下个字还没出口,嘟声已无情响起。 
            被女友狠狠挂了电话,苏聿雅握着手机怔愕一会儿,才苦笑的转头看向面无表情坐在对面,正等着与他讨论外科分组报告的同学范君晔。 
            范君晔点点头,什么也没多问的静静拿出一迭资料,苏聿雅也打开自己带来的手提电脑,两人针对报告主题交换意见起来。 
            讨论一个下午后,终于大致定案,趁苏聿雅正在打字整理时,范君晔突然提起另一个和课业完全无关的话题。 
            「聿雅,有学弟要我转告你……是关于你女朋友的事……」他迟疑半晌,才又道:「她被人看到和一个陌生男人态度亲密的走在一起……至少有两次以上了。」 

            「什么?」苏聿雅讶然的抬起头,令他吃惊的不是范君晔提及的事情,而是这些近乎八卦的说话内容,居然会从向来极度寡言的他口中说出来──做了近六年的同学,他很明白这是非常罕有的事。 

            「我不认识你女朋友,不过听说她长得很漂亮,很多人追。你要多注意点。」 
            「嗯……我想这应该是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