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纠缠 by阿彻 >

第8部分

纠缠 by阿彻-第8部分

小说: 纠缠 by阿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不认识你女朋友,不过听说她长得很漂亮,很多人追。你要多注意点。」 
            「嗯……我想这应该是误会,你学弟大概是看错了吧。」苏聿雅略沉吟了下,不是很在意的说道。虽然是由平时绝不多说闲话的范君晔口中听闻,但毕竟是辗转了好几手的消息,没有亲眼瞧见,他仍是不信。 

            最近因为爱禾老跟他赌气,两人见面的次数不多。但他相信只要等期末考过去,届时他就能有更多时间陪她,情况一定会有所改善的。 
            「可是……」范君晔皱起眉,觉得他太过笃定。 
            「没想到你会跟我说这些,这真不像你。」苏聿雅微微一笑,柔化了他向来稍嫌严肃的面容,也堵住了范君晔接下来欲再出口的话── 
            「总而言之谢谢你,君晔。」 
            「咦?」 
            下了捷运,再转搭公车回到租屋处,还没打开房门,苏聿雅就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 
            他记得隔壁房间应该是没人住的,但此时门缝里却透出亮光,难道是有人搬进来了? 
            他还在打量猜测,不知对方是怎样的一个房客(希望不是会在深夜制造噪音的那种,因为墙壁很薄),那扇门突然就开了,不疾不徐走出一个人来。 
            瞬间仿佛五道雷劈了下来,轰得苏聿雅头昏眼花,四肢发颤。 
            走出来的是个高他十公分以上的男人。那刺眼至极的笑容,化成灰他都认得出── 
            易……易璇!? 
            「哈──啰,亲爱的小雅。」看起来心情很好的男人迳自笑嘻嘻的打着招呼,无视对方明显惊吓过度的青白脸色。「自圣诞节那天后就没再见面了,最近过得如何啊?」 

            「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苏聿雅总算回神,忙不迭的倒退一大步,背抵住自己房门,像见鬼般惊疑不定的瞪视着他。 
            「我住在这里,我人当然也就在这里呀。」易璇无辜摊手,慵懒笑道。 
            「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说你怎么会知道我住的地方?」还大剌刺的搬过来?易璇积极异常的行动力简直令人毛骨悚然! 
            「我不知道啊。我是觉得这儿不错,才决定搬进来的,哪知这么巧,原来小雅就住在隔壁,真是有缘千里来相……」 
            「你少胡扯!」苏聿雅涨红了脸,不敢相信居然有人可以脸不红气不喘的睁眼说瞎话,连眼都不用眨一下。不过现在……他完全相信了!自从他倒了八辈子楣遇上这个大煞「星」后! 

            「我早该知道你这家伙说的话绝不能当真!你不是说你不会再来纠缠我了吗?啊!?」当初还信以为真的他,简直是蠢透了! 
            「那是在你有女朋友的前提下。不过婚都可以离了,女朋友又算得了什么,你说是不是?」 
            低懒而满不在乎的口气惹得苏聿雅又是一阵火大,正要怒声反驳,易璇笑笑的又道:「况且就算情人当不成,我们也还是朋友啊。有朋比邻而居,不亦乐……」 

            「谁跟你是朋友!你这家伙,不要老鬼扯些有的没的!」 
            苏聿雅简直快抓狂,忽见易璇往前跨了一步似乎要靠近他,心里的警铃立时大作,连忙打开房门,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侧身闪了进去。 
            上锁后又加了一道门栓仍觉不够,恨不得再搬来一个巨石挡在门口── 
            搞什么……! 
            他忽然一阵腿软,只好沿着房门滑坐下来,抱头懊恼不已。 
            这明明是属于他自己的地方,为什么他要搞成一副好象被追杀的狼狈样? 
            听到隔壁房传来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变态也回房去了,他不由得小小舒了口气。 
            就在这时,他猛地又想到他和易璇的房间之间,好象有一道门可以相通,吓得他连忙跳起来冲去查看,确定那扇门也已落锁了才完全放心。 
            事情竟然演变到他得和那个变态做见鬼的「邻居」,着实让他大受打击,有一种原本以为好不容易终于甩脱的牛皮糖,其实还黏在脚底的恶劣感觉。 
            他真的不明白他是哪里招惹到易璇了,一开始他曾以为他是女生而吻了他,所以他应该不是同性恋,那为何后来明明已经知道他是男的,又有女朋友,还要这样死缠着他!? 

            想破头还是不得其解。他烦躁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最后强迫自己静下心坐回到书桌前。 
            此时,隔壁传来悉悉索索的细微声响。 
            他发觉自己竟无法克制的绷紧了全身神经,耳朵像有自己意识般,不自觉的想去捕捉那些声音,脑里胡思乱想着那个变态在隔壁房到底又想打什么歪主意…… 

            不行!若继续这样神经质下去,今晚他根本什么正事也别想做成。他得好好冷静一下……不如先洗澡去吧。 
            天气很冷,虽然房间装有暖气,但苏聿雅为了省电不开,而是在浴袍内多衬了衣服。 
            当他顶着一头湿发从浴室跨出,打着哆嗦正想拿吹风机吹干头发时,他看见他的椅子上已经坐了个人。 
            他揉揉眼睛,以为这是幻觉,而这个傻气的动作居然逗得对方呵呵大笑。霎时他全身的血液皆往脑部冲去,差点就要当场脑溢血晕倒。 
            「你……你……你从哪里进来的!」 
            一瞬间他的脑里竟浮现「Stalker」几个大字──这变态的行径简直和跟踪狂没两样,甚至还更Crazy! 
            「Stalker」笑咪咪朝旁边一指。 
            他顺着看去,发现那扇应有锁上的相通门扉此刻居然是大敞的,不由得傻了。没想到这家伙不但扒东西神不知鬼不觉,就连开锁的技术也学了个十足十! 
            「你这浑蛋究竟是干什么的啊!」他难以置信的大吼:「难不成你组乐团之前曾做过小偷?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行为叫做私闯民宅,我可以打电话叫警察把、把你──哈、哈啾!」 

            呜……好冷!他难受的掩住鼻子,身旁的易璇已眼捷手快递来他搁在桌上的干毛巾和吹风机,柔声道:「快点把头发弄干,小心别着凉了。」 
            他冷着脸一把抢过。「用不着你假好心!滚回去!」 
            「小雅,你别这么凶嘛。我只是突然好想见你,不知不觉就开了锁,走进来了。当我回神时,人就已经在这儿了。」 
            「你干脆说你是梦游来的算了。」苏聿雅忽然有一股想把眼前家伙的舌头连根拔掉的冲动。「你放心,明天我就去买门闩来装,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了。」 

            「是吗?你尽管装没关系,不过我想那是白费力气。」易璇特别在话尾四字上加重了口气,然后他巡视整个房间一圈,自顾自的转开话题道:「哇,从没看过哪个男人的房间整洁成这样,你女朋友帮你打理的?」 

            「她没来过。」苏聿雅冷冷回道。「你到底滚不滚?」 
            「哦?」易璇纳罕的挑起双眉。「真的假的?你和你女友的感情比我想象中冷淡呢,还是你怕她看见这么多书会倒胃口?话说回来,这片书海阵仗也真是够惊人的了,原文的书和杂志想必都不便宜,你该不会把吃饭钱都投进去了吧?难怪你这么瘦。」 

            「不关你的事。」 
            「怎会不关我的事?你太瘦,我抱起来可不舒服,还是有肉一点比较好。」 
            「我再说一次……滚!」死赖着不走东拉西扯的尽说些废话,这混蛋把这里当做他家客厅了不成? 
            「哎呀,动不动就把『滚』字挂在口上……小雅,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易璇一脸受伤的摇着头。「出言不逊就算了,至少也该端杯茶来嘛,说了这么多话,我口都有点渴了说。」 

            他说着竟就顺理成章伸出一只手来,脸皮之厚已经达到匪夷所思的境界,大概只有外星生物可以比拟之。 
            「很好……」苏聿雅深深吸了口气。「你不走,我走。我明天就搬出去!」 
            言犹在耳,结果他还是乖乖待了下来,顺了那家伙的意。 
            他很不喜欢鼻子被人牵着走的感觉。而且是自从他向来平稳的人生闯入易璇这个搅和者后,他才知道他不喜欢的。 
            那个变态真的很神通广大,才搬进来不到一天,居然就搭上了房东的独生爱女,愿意让他免费租赁,只要他每月帮忙收齐整栋公寓的房租即可。 
            「这个工作就交给你了,小雅。」易璇微笑宣布,从他的表情和语气根本想象不出他说的话有多独裁。 
            「关我什么事?」 
            「我跟房东女儿说,不如把一人免费改成两人半价,我会更感谢她。」 
            「两人?」苏聿雅愣了一下,随即了悟。「不用你多事!而且……而且我马上就要搬出去了!」 
            「何必这么麻烦呢?你在这儿明明住得好好的,再说瞧你房间这么多书,短时间也不可能说搬就搬。就算帮我一个忙吧,我可没耐性每个月都逐门逐户的去要房租。」 

            「我才不……」 
            「你在坚持什么呢?」易璇双手一摊略带无奈的笑笑。「你根本不必这么忌讳我。我比你想象的要忙很多,不会常回来这里睡的。」 
            苏聿雅沉默了下来,紧抿着唇瞪视他。虽然明知道这家伙说的话十句有九句不能信,还是忍不住低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房租减半的事也是千真万确。省下来的钱能干什么呢?如果是咱们认真的小雅,想必会拿去买更多更多昂贵的原文书籍吧?」 
            「我才……呜……」 
            他被堵得哑口无言,因为可恶的变态说的全是事实。学校宿舍是多人一房,他觉得很不方便才在外头租个人套房居住,但台北市租金不便宜,长久下来是个大负担,若真能减半…… 

            易璇笑看他想必是青白交错的脸,悠然自信的神情,仿佛已经笃定他绝对会答应似的。 
            就是那样的表情让他心里很不舒坦,气到现在依然无法释怀。他真的非常不喜欢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他的一切行动都在易璇的掌握之中,不管他一开始的抗拒如何激烈坚定,到最后一定仍是事事顺他的意。「约会」那时也是,这回比邻而居也是。 

            后来他好几次在仔细考虑后仍觉得不妥,想找易璇反悔,但都遇不着他。他不知道那家伙是真的很忙还是另有住处,几个晚上也不见他回来睡过一次,更别说不请自来的破门骚扰了。 

            如此一来,他似乎更没有搬出去的理由。 
            这天,苏聿雅刚考完五科,在迎接下一波的期末考潮之前,总算能暂歇一口气。 
            他拨了手机给女友,却得不到回应,直接到护理系馆去找,她同学也说她早已离开。那位学妹望着他似乎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但他没多留意。 
            回公寓途中,他经过学校附近一家专卖医学书籍的老字号书店,忍不住进去逛逛,出来时手上已多了一本书。他抱着那本又厚又重,已经想要好久、价格却和页数成正比的全彩原文书,心虚不已,在心里一遍遍骂自己没骨气。 

            回到住处时,远远在楼梯口就看到属于易璇的那间房透出灯光,他手里的书差点掉落在地……那家伙回来了? 
            直觉快步上前想敲门找他,但手一举起,迟疑了几秒后仍是放下。 
            他要和易璇说什么?说他无论如何还是谢谢他替他省了一半房租?不……打死他也说不出口。而且若真说了,那家伙一定会得寸进尺的。 
            苏聿雅僵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选择回房。他将书往桌上一摆,随即就发现了不对劲,「咦?我的Notebook呢?」 
            他吃惊的左右张望,原本好端端置于桌上的笔记型电脑竟突然不翼而飞! 
            那么大的一个东西当然不可能掉到哪里去,房间又没有遭窃的迹象,能够神不知鬼不觉摸走他笔电的人,也只有房东和某个家伙了……当然老好人的房东是绝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可恶!要借电脑,等我回来说一声就好了……干嘛要这样,那家伙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