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102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10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按仙儿和绿绿的描述,紫裳一宫的人似乎是要将《山海经》《搜神记》等神怪小说搬到现实生活中来了。
  要不是经历了方夜夜遇袭的事情,龙羽还真不敢将这些怪异的言论禀告给大哥,大哥非以为他喝醉了胡说八道不可。
  但是龙城接报后,还是蹙眉。尤其是龙羽同意了龙夜、龙裳去少林的事情。本来武当那还有“茶”等着喝呢,再惹上少林。龙城不由摇头,老六老七如今绝对有这般闯祸的实力。
  龙城把信笺交给龙璧,龙璧看了也是沉吟不语。飞云堂最近收到了很多奇怪诡异的谍报、岭南一地更是有不少神仙下凡,神仙转世的传闻,如果真是姊妹宫人所为,倒也算是有了合理的解释了。
  龙城决定让龙星去看着龙夜、龙裳,别跟着我们悠哉游哉地往回赶了,施展轻功,昼夜兼程,去给那两个不省心的当保姆去吧。
  龙星不想去。上次被龙夜龙裳连累成什么样了,这些日子刚过得舒适些,就又巴巴地攒板子去啊。
  龙城倒被龙星气笑:“你若是好好地守着家里的规矩,板子会无缘无故找上去吗?”
  龙星低着头,反正就是不去。
  龙城只好看龙璧。龙璧多聪明啊,立刻就禀了一堆家里的事情等龙城裁决。
  这些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事情,小,但是居家过日子还真得管。龙城觉得龙璧的差事很重要,还是换人吧。
  那就龙晴去最合适了。
  可是龙城还真有点舍不得龙晴去。龙晴最乖了,这些日子服侍龙城也最满意,真要去给龙夜、龙裳当保姆,就龙晴的性子,许是又得逼着自己把板子都打他身上了。
  龙璧琢磨了一圈,有事弟子服其劳,还是派侄儿们去好了。毕竟差了一辈,若是真有什么处理不周的地方,将来回旋的余地也大。
  可是龙晴却不同意。小卿、燕月和玉翎三个,因了受龙夜、龙裳的连累,都是挨过一次胖揍的,尤其是小卿,还被二哥委屈得够呛。如今这次,目测也是会挨揍的结局,总不能都让侄儿们去担待,所以龙晴主动要求去。
  龙晴想去,龙星立刻也转了态度,愿意和三哥同去。在三哥跟前比在大哥跟前轻松多了,况且和三哥结伴出游总是一件乐事。龙星想来想去,他还真的没有单独和三哥一起出去过呢。
  龙城只得允了龙晴、龙星之请。让他们收拾行装,即刻出发。
  龙晴、龙星刚离开不到盏茶的功夫,大明湖的飞鸽传书又至:听说龙夜、龙裳要出门游历,客居的糊糊姑娘和明儿姑娘也临时起意,要一同前往。
  龙璧不由后悔,早知我家糊糊也去了,我就该抢着去的。
  小卿领着师弟们恭送了三叔、五叔先行,转回客栈中自己住的房子。
  如今已是入夜,很有些清冷。熙宇还在灯下临字。小卿吩咐他早些睡去,又吩咐小莫也歇着吧。
  熙宇对师父甜甜一笑,欠身而去。小莫只躬身应了是,便要转身。
  小卿忽然觉得哪里不舒服,道:“你等等。”
  小莫便停下脚步,微垂了头,等小卿吩咐。
  小卿缓步走到他跟前,站定。
  小莫微垂了头,觉得师兄走过来,不自觉地便往后退了一小步,却又改了主意,踏上那小半步,重新站定。
  如此一来,小莫几乎便是要和小卿贴上了。
  小卿的嘴角不由扬了上去。你这还是在跟我拧着的意思吗。
  “跪下。”小卿道。
  小莫抿了下唇,抬头:“不知小莫又做错何事?”
  小卿带着笑,轻摇头:“没有什么错事,只是瞧你的伤这几日养得差不多了,想起,你好像还尚欠着一千藤棍的打而已。”
  小莫不由轻攥紧了拳头,气息也有些加重,到底还是松了手,微退后半步道:“小莫去请家法。”
  “请了家法进里屋来吧。”小卿淡淡地吩咐,转身先进了里间。
  小莫等师兄进了屋,才抬起头来,眼圈都有些红,却是将眼泪硬咽回去,去找家法。老大的那根藤棍可以说是小莫和其他师弟这辈子最最不愿意见到的东西之一了,偏还总是见到,而且还要亲密接触。
  小莫轻叹气,去后院的马车上找藤棍。这几天来,藤棍终于可以在为它特制的盒子中好好歇着了,今天晚上却是又要劳累了呢。小莫再叹了口气。
  今夜是玉翎和燕杰执事,见了小莫过来,都欠身问礼。
  小莫看见两位师弟,还是有些赧然:“师兄命取家法。”
  燕杰先就伸了下舌头:“师兄要打谁?”
  小莫就更不好意思,叹气:“我。”
  燕杰也有些不好意思,嘻嘻笑道:“燕杰又多话了。”
  小莫常跟着小卿,小卿打小莫的时候也有,只是多半并不太重,小莫去请家法的时候当然也多,不过也常是要打别的师兄弟,小卿也会命小莫去请家法,所以燕杰才有此一问。
  玉翎瞪了燕杰一眼,道:“多话,还不去车上拿去。”
  燕杰对小莫欠身行礼,走去第四辆车去,跃上车,掀开轿帘钻进去,却是哎呀了一声,玉翎和小莫都吓了一跳,忙也走过去,燕杰已经打开车帘,探出头来道:“不,不好了,藤棍折了。”说着话,将装藤棍的长盒子递过来,果真,一米多长的藤棍,竟然碎成了三节。
  玉翎、小莫也是面面相觑。这么柔韧的藤棍,好好地,会碎成三节,毫无疑问是人为,关键是谁干的,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毁损家法,这罪名,等同于大逆不道了。
  “怎,怎么办?”燕杰吓得腿也软了,说话也有些结巴。他和玉翎当值,结果发现家法被毁,总是逃不了一顿板子了。
  “难道是燕月师兄?”三个人几乎是第一时间便是想到了燕月,也就是燕月师兄有这个胆子和这份不怕被老大活活打死的魄力了。
  小莫捧着盒子在前,玉翎和燕杰在后,一起去见老大。反正是瞒不下的事情,更不能让老大久等。
  小卿蹙眉,用手拿起断了藤棍端详。这根藤棍对小卿来说,也很有感情。三年前白霆师伯所赠,三年来被自己无数次握在手中,长短适中,轻重合适。
  藤棍是被人隔着盒子用掌力震断的。傅家弟子中有此身手的人实在不少,但是有这种胆量的可就不多。小卿在太师椅上坐了,看地上跪着的三个师弟:“这是谁的主意?”
  小莫心一横:“是小莫之错,请师兄重责。”
  小卿淡淡一笑:“行啊,小莫,勇气可嘉啊。”

☆、第111章 勇气可嘉(中)

  小莫想的是;反正老大本就是打自己还没打够;什么名目的也不重要了。
  小卿的目光落在小莫挺直的脊背上;想的却是,好啊,你这是跟我使性子是吗?一次两次的,倒敢跟我拧上了;想要讨打的话;我也成全你;非把你打哭了不可。
  “燕杰去拿马鞭。”小卿冷冷地吩咐。
  “是。”燕杰应了,一句话不敢多说;站起来便去找马鞭。
  玉翎看看老大的神色,再看小莫师兄,想了又想,终于鼓起勇气道:“师兄打玉翎吧,玉翎比小莫师兄抗打。”
  小卿只是冷冷地看了玉翎一眼,把玉翎的心跳差点没吓停了。
  小莫自然感觉得到玉翎忽然一窒的气息,忍不住抬头瞪了老大一眼,转对玉翎低声道:“师兄要打便打,你多的什么话,退一边去。”
  这下把小卿气得,行啊,小莫,长脾气了。你这是训玉翎呢,还是训我呢,小卿也不说话,上去就是一脚,冷不防地把小莫踹倒在地。
  小莫忍了痛,一声不吭地爬起来。跪直。
  小卿再去一脚,将小莫踹倒。
  小莫还是一声不吭地爬起来,跪直。
  小卿正想踢他第三脚,燕杰在门外告进。
  小卿忍了气,喝道:“滚进来。”
  燕杰进来立刻就跪下了:“师兄恕罪,师父吩咐师兄即刻去见他。”
  小卿不由心里一惊:“你去取马鞭被师父看见了?”
  “是。”燕杰不敢应,也不敢不应,只得缩着脖子回了这一个字。
  “都给我跪好了,侯着!”小卿冷哼。
  月色很好,所以傅龙城还没有入睡,站在窗前正欣赏天上明月,看见小莫捧着盒子,与玉翎和燕杰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去小卿房里。
  傅龙城不由摇头。一路行来,风餐露宿的,好不容易今日包了客栈休整,这小畜生便又开始抖大师兄的威风了。
  不过龙城也没想管。难得闲适,小卿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去,他决定踏月色而行。白日里曾瞧见这镇子外有一处水库,风景甚美。只是当时人群熙攘,他未曾命弟子驻足,如今月洒清辉,该是有另一番好景致的。
  正如龙玉所说,武功精进如龙城这般,睡眠于他,不过是一种形式,这大好月色若是只用来“呼”猪头,实在是可惜了。
  龙城这边关了门,出了院落,正巧遇燕杰匆匆而回,一脸地惊慌,哆嗦地捧着马鞭。
  马鞭是在关外时,武家牧场所赠,傅家弟子人人有份。武林人士本就多擅骑乘,马鞭也是必备之物。武家牧场所制作的手工编织牛皮马鞭,在武林中也是数得上数的好东西。
  燕杰看见师父,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刻跪了下去,奉着马鞭道:“大师兄要罚小莫师兄。”
  龙城微嗯了一声,心道,你大师兄是要罚小莫还是罚玉翎还是罚你,都是他的事情,告诉我干什么。
  然后龙城抬腿想走,水库月色该是极美的吧,那么清澈的一潭碧水,也许还可以畅泳一番。
  “师父。”燕杰小声地,可怜兮兮地叫。
  龙城只得收回了腿。燕杰乌黑的眼眸看龙城,各种委屈各种渴望各种求救,一如前两日熙宁给自己奉茶时的模样。
  龙城只能暗叹,自己这心思是越来越软了。
  龙城伸手拿过马鞭:“让你大师兄过来见我。”
  “是,谢谢师父。”燕杰喜得,以头触地,行了一个大礼,这才去小卿房中复命。
  所以小卿遵命来见师父时,就看见师父龙城的手中,正握着一柄紫竹手柄的熟牛皮纯手工编织的马鞭。
  “师,师父。”小卿有些忐忑,远远地在门边欠身。
  龙城瞪他一眼:“把门关上,过来。”什么意思啊,门都不知关,还想跑啊?
  小卿无奈,只得回身关了门,一步步挨到师父的椅子前。
  “你就站这儿。”龙城把手里的马鞭顺手扔到几案上,起身,出门,去欣赏水库风景。
  小卿满心郁闷,师父什么意思啊,师父不带您这样的啊,您这明显是心疼小莫那坏孩子不疼我了啊。
  浩威帮云恒检查课业,云恒拄着下巴看他:“你真要拜在大师兄门下吗?”
  “是。”浩威应道,手里的笔依旧认真圈点着,神情很专注。
  这个浩威侄儿也是个帅气的孩子啊。云恒老气横秋地想。他对自己的辈分非常之满意。熙宇、熙宁那两个小鬼明明比自己还要大几岁,在自己跟前却很是恭敬呢。
  “你想做熙宇、熙宁的师兄吗?”云恒很好奇。
  “浩威奉父命拜师。”浩威淡淡地应道。这种事情,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想或不想。自己本就是小卿师叔的侄儿,以后变成徒儿,也没什么太大的不同。
  “那你以后也是大师兄了,会不会也像老大一样,重重打他们的板子?”云恒再问。
  浩威抬头,笑了一下:“他们不犯错就不会被打。”
  云恒不由缩了缩脖子,浩威侄儿看起来很乖很温和,可是这样淡淡的笑起来,果真很有大师兄的范儿呢。
  旁侧的桌子上,月冷也在润笔,他苦思冥想,正想法儿劝庞月月姐姐把唐家的令符还了来。
  其实含烟罚他真是一点儿也不冤枉。当日庞月月本想跟着李冰李雪去西夏散心,走了一半儿,却又折了回来,领着李冰李雪直奔京师而去。
  京师离大明湖是不远不近的,庞月月住在那里,却又不肯去见含烟。只李冰李雪偷偷给月冷传了信息。
  庞月月是月冷的堂姐,虽然久未联络,血脉亲情却是无法割舍的。月冷就偷偷去见了堂姐。
  庞月月虽然绝口不提含烟那个冷血兽,那满腹相思的神情却是骗不了月冷。可是月冷怕含烟师兄怕得厉害,也不敢乱作主意。
  月冷寻了机会,想在含烟跟前提起庞月月来京的事情,只是刚张口说了“我堂姐“三个字,含烟冷冷的目光就看得月冷心里发毛,剩下的话全咽回去了。
  月冷再去见庞月月,庞月月终于鼓起勇气问月冷:“你师兄,含烟他可知我来了吗?”
  月冷不敢说他没敢在师兄跟前提起,又怕月月姐伤心,一时迷了心窍就扯谎说是,只是师兄近来当值,无法前来探望。
  月月不由大喜。告诉月冷过几日便是她十七岁的生日,希望含烟能来见她一面。
  月冷回到家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