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103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10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月月不由大喜。告诉月冷过几日便是她十七岁的生日,希望含烟能来见她一面。
  月冷回到家中,看见含烟师兄,几次想提都是不敢,正巧四叔有令,命含烟带着他与其他几位师兄弟一起去坝上听令。
  月冷忙去见庞月月,把自己和师兄要出门的事情告诉她,并顺手将唐珠儿给他的那枚铃铛送给庞月月庆生。
  庞月月见了银铃铛却是误会了,尚以为是含烟所赠。月冷只得说是,正是含烟师兄送她的庆生礼物。庞月月芳心大悦,哪看得出来月冷因为说谎,小脸都吓白了。
  月冷匆忙告辞出来,心还是怦怦地猛跳。没法子,一个人要是说了谎,为了维持住这个谎言,便会一个谎话接着一个谎话的说下去。
  这些谎话若是被师兄知道了,不用老大出手,含烟师兄就能拍掉他一层皮去。所以月冷小心翼翼地,只盼着等含烟师兄心情大好的时候,将此事和盘托出,请含烟师兄轻责。
  可是,这坝上的差事一件件地分下来,月冷还真没有机会与含烟师兄谈心。而且,因了坝上的规矩严苛,含烟师兄甚至还被老大罚了几次,月冷就更不敢提了。
  就在一切刚刚有一些好的转机的时候,唐家的信就到了。唐珠儿这小姑奶奶送的什么铃铛竟然就是唐家急着找回去的信物,而这信物,正是被庞月月当成了含烟送的礼物日夜舍不得放手呢。
  这些事情,在含烟师兄的板子跟前,月冷自然是一五一十地全都交代了。月冷吓坏了,以为必定要被含烟师兄打得起不来床呢。
  总算,傅惊太族长爷爷大寿,含烟师兄又考虑到老大好不容易转好的心情,便瞒了那许多足够将月冷打得皮开肉绽的细节,只说唐家的信物确实是被唐珠儿给了月冷,月冷又给了庞月月。
  总算,老大也没太怒,只是命含烟尽快寻回来就是。含烟应命,却是知道以庞月月那个脾气,给她的东西再要回来,解释起来必定不是太容易。
  所以含烟是深觉月冷打得轻了,才在上路之后,还是罚他在车上跪着。好在,跪得时间并不太长,师父有命令过来大赦天下,月冷也才被免了。
  不过含烟明令:你惹得麻烦你自己解决。命月冷自己想法子,把东西要回来。而且要越快越好,务必在回到大明湖后的第一时间内,就让庞月月把东西送过来,好向老大交差。
  月冷这个叹气,这个后悔啊。果真是自己活该啊,就算要被月月姐姐念上十年八年的,也只能认了。所以,他给庞月月写信,各种道歉,请求庞月月原谅。
  这边,浩威已经查好了云恒的课业,并对云恒所作的策论提出自己的见解和意见,进行探讨。
  结束课业,云恒心情大好。忍不住又低声问浩威道:“还有件事情,我是替玉翔小哥哥问的:宛然姐姐,可还好吗?”
  作者有话要说:抱抱小烨。今天护士节啊,祝小烨节日快乐。同时祝所有看文的朋友,工作顺利,万事如意。
  感谢大家的支持,抱抱小扬扬,是新来的小伙伴吗?感谢给心妖砸雷。也谢谢金鱼、小悦、清晓君、烨、14515321等朋友的地雷。谢谢大家,让大家破费了。
  感谢默默默语、呢呢、小卿疯芭比的番外!

☆、第112章 勇气可嘉(下)

  龙城回来的时候;小卿腿都站麻了。
  “回去睡吧。”龙城吩咐。
  小卿不动地方:“我腿麻。”
  龙城不由笑;亏你还是学武之人;这才两个时辰而已。分明就是故意撒娇。
  “那下次跪着。”龙城冷冷地道。
  “师父。”小卿有些委屈:“小卿身为大师兄,难道不能打师弟的板子吗?”
  “能。”龙城答得干净利落。他其实心情极好,小卿自然看得出来,才敢这般那般地直问。
  “去倒茶来。”龙城在椅子上端坐了;吩咐小卿。
  小卿只好走到桌边;倒了茶;用内力暖了,奉给师父。
  “那师父还各种拦着?”小卿有些嗔怪。
  龙城笑:“我心疼自己的徒弟;不行吗?”
  小卿被师父的话噎得直翻白眼:“徒儿也心疼他们,只是他们故意要气徒儿,自己讨打,徒儿有什么办法?”
  龙城好奇,谁这么大的胆子,还敢故意气大师兄?
  “小莫。”小卿气哼哼地道:“本不想打他的,非故意气我,明不是他的错,非揽自己身上,当我舍不得打他吗?”
  “什么错?你震断家法的错?”
  小卿心里一惊,嗫嚅道:“师父,师父怎么知道?”
  龙城的目光落在身前地上,小卿只得屈膝跪了下去:“徒儿不是故意毁损家法的,求师父轻责。”
  龙城轻斥:“亏你还是当大师兄的,这种事情也是你能做得的?”
  小卿垂头。他罚了小莫和玉翎,然后又打了师弟们,心里固然是气恨,又实在是心疼。怕坝上的板子打在师弟们身上,所以自己先将他们拍得狠了,还不就是为了让他们警醒着,别犯了坝上的规矩吗。
  但小卿实在各种后悔。尤其是再次打了小莫之后,小卿更是懊恼。
  若是小莫似以往那般,委屈了,就扯扯小卿的衣襟,软声说上一句半句“小莫疼”或是“小莫错了”,小卿早都免了他了。可是这次,小莫偏执拗上了。
  每日里梗着个脖子,眼睛总是看向地面,和他说什么也是爱答不理的。好啊,不过是打了你几下,你倒是敢和我闹上别扭了。小卿气。
  本想着直接拎过来,再劈里啪啦教训一顿的。这本来也是小卿的习惯——有理动家法,没理动拳头的。
  可是瞧瞧小莫那态度。小卿郁闷,冷冰冰的,硬邦邦的,当我多爱搭理你呢。而且身上那伤也没好利落呢,小卿到底还是没下去手。
  自己毕竟是师兄,比他大,所以应该更懂事些,不和他一般见识了。小卿宽宏大度的想。可惜,小莫完全不能体会他这个师兄的一片宽厚之心,硬是执拗着。
  “师兄要打便打。”小莫说,没有解释,也没有委屈,那意思,看你可真舍得打死了我。
  小卿哪能惯得他这样。行啊,还敢跟我叫板了,小卿立刻就命燕杰去拿马鞭。
  可是燕杰也是胆子肥了,竟求着师父拦下了。小杰你个不怕死的小东西,等我回去让燕文扒了你的皮。
  小卿跪在地上左思右想,小脸色阴晴不定的,让龙城看着又是可爱,又是好笑。
  龙城用手指轻叩扶手,让自己的徒弟回神:“为什么要毁损家法?”
  小卿这才想起自己这儿还有这么大的错处呢,他偷偷瞄了瞄几案上的马鞭,心里一个劲儿地喊惨,怎么就给师父准备了这么趁手的东西在。
  “徒儿是一时冲动,震折了藤棍,徒儿绝非故意对家法不敬。”小卿可怜兮兮地道。
  小卿没将小莫拳打脚踢一番,已是克制着。可是从坝上启程上车的时候,小莫竟敢跟玉麒说,想和他同车。
  “小莫、燕月跟我过来。”小卿冷冷地道,好哇,你这意思还是不想看见我了是吗?
  所以,坐上车出发,小卿便让小莫和燕月跪着。燕月先就问:“不知小弟又做错何事?”小莫没说话,却也没似以往那般,只要小卿命跪,便乖乖地跪下去,而是也微垂了头,等小卿的话。
  “利息。”小卿冷冷地道:“欠我一千藤棍未还,难道不先付些利息?”
  燕月只得跪了下去。小莫也跪下去。虽然是不动声色,到底还是身上的伤痛得厉害,车上跪着,又不似平地安稳,小莫就分外苦楚难忍,不一会儿,便是一头的冷汗。
  小卿真有些心疼。目光不自觉地就落在小莫身上。燕月跪得腿痛难忍,正各种想着怎么开口让老大免了自己,自然也就瞧见了老大疼惜的目光。
  “师兄免了小莫吧。”燕月立刻开口:“小莫连着挨了几顿打,已是痛定思痛,反省过了。”
  小卿很满意,燕月近来在自己的教育下越来越乖巧了。可是小莫却闷声道:“燕月师兄不用给我求情,老大要收利息,小莫自该受着。”
  小卿是强忍住脾气,没一巴掌打过去。他怎么就不知道,小莫说话也能这么不招人听。但是,想不到,小莫还有更噎人的呢。
  “师兄气恼小莫,尽管让小莫跪折了腿就是,何必再迁怒燕月师兄。”小莫抬头,看着小卿,梗头梗脑地道。
  差点没把小卿鼻子气歪了。小卿扬手,巴掌还没落下去,小莫已将藤棍举了过来:“师兄别打疼了手。”
  燕月都佩服小莫的胆量,小莫,你想干什么啊,这是非逼得老大扒你皮的节奏吗?
  小卿真是无语了。非惹火了我是不,不扒你皮难受?小卿这么想着,到底还是没接小莫的藤棍,举着去吧,看是谁的胳膊疼。
  一路疾驰,第二日在林中休整。小卿去给师父请了安好,熙宇和熙宁过来给小卿请安。小卿让熙宇将果茶给车上跪着的两位师叔送去。
  熙宁殷勤地给小卿捶背:“罚跪最辛苦了。燕月师叔好可怜,小莫师叔也好可怜。”
  小卿冷哼:“是他们自己不听话才挨罚。”
  “师父别生气,熙宁听师父的话。师父就饶了两位师叔呗。”熙宁笑嘻嘻地。
  “除非你师祖发话,否则就等着跪折腿好了。”小卿淡淡地道。
  “哦……”熙宁恍然。然后嗖嗖嗖地跑师祖傅龙城那里去了。过一会儿,又嗖嗖嗖地跑回来:“师父,师祖说了,好好的孩子,跪折腿就不好了。”
  小卿不由笑,熙宁果真乖。
  “既然是你师祖有命,你就去请你两位师叔起来吧。”小卿冷冷地道。
  “是。”熙宁高声应了,跑车上传话:“师祖命师父免了两位师叔了。”
  小莫和燕月这才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过来给小卿谢罚。
  “这一千藤棍的利息就算交完了吧?”燕月问。
  小卿不置可否。只吩咐熙宇、熙宁与自己同车侍奉。
  熙宇很恭顺,熙宁也很乖,可是小卿还是有些烦闷。马车拐弯时,看见后面车上,半掩的车帘内,小莫含着温和的笑容与玉麒轻声说话,小卿就更烦闷。
  小莫长大了啊。那样温润的少年。小卿待他,如自己的亲弟弟一样,只是自己这个兄长真得太严厉了一些。
  “小莫想要大明湖的师兄。”小莫软软的语声仿佛想自耳侧。原来小莫也曾对自己软语相求过了,只是自己当时气怒,却没有理会他的心意。
  小卿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在装了家法藤棍的盒子上时,忽然心头火起,自己,怎就舍得和忍心将小莫和其他师弟们打得那般不堪。
  小卿抬手就是一掌,印在盒子上,将盒内的藤棍震碎成三节……
  “师父拍小卿一顿吧。”小卿垂头。
  “师父是不是总拍你?”龙城笑问。
  “是。”小卿答,很有些埋怨。
  “那你怨恨不怨恨师父?”
  “不。”小卿想也未想,就答。
  “再好好想想。”龙城很认真地看着小卿。
  小卿仔细想了想,还是很肯定地道:“小卿不怨恨师父。”
  “师父也打得你痛,也罚得你没脸,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还有一次当着荣晨的面,命你褪尽衣衫受责,你也不委屈,不怨恨师父吗?”提起旧事,龙城心里忽然也有些心疼。
  “小卿不怨恨师父。”小卿抬头,亦是看着师父的眼睛:“只是偷偷埋怨过师父心狠,打得小卿痛死了。可是,只要师父对小卿笑一笑,小卿就全忘了那疼了。”
  “师父,小卿做错了事情,伺候不好师父,违逆了师父的规矩,师父要怎样打就怎样打,想怎样罚就怎样罚,小卿都愿意受的。只要师父不生气,别冷着小卿,别不理小卿,别把小卿赶出傅家,别不管小卿,小卿别无所求。”小卿端端正正地给龙城叩头。
  若不是龙城定力深厚,差点没被小卿说得掉下泪来。
  “滚起来吧。”龙城轻斥:“话还真多。”
  小卿讷讷地站起来,道:“徒儿可是一片肺腑之言。”说着话,又去给师父添茶,忍不住嘀咕:“小莫就不像徒儿这么乖。”
  “那你就好好教他变乖。”龙城忍不住又笑:“还敢说小莫不乖,都是平素被你欺负得狠了,才勇气可嘉一回儿,你就有个大师兄的样儿,别再委屈他了。”
  “师父偏心。”小卿低头嘀咕。
  “小莫那孩子忠厚,哪似你这般爱饶舌。你只把刚才跟我说的话,‘师父’改成‘师兄’;‘小卿’都改成‘小莫’,便也能明白他的心意了。”龙城只好哄自己的宝贝徒弟。
  “师兄,小莫做错了事情,伺候不好师兄,违逆了师兄的规矩,师兄要怎样打就怎样打,想怎样罚就怎样罚,小莫都愿意受的。只要师兄不生气,别冷着小莫,别不理小莫,别把小莫赶出傅家,别不管小莫,小莫别无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