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106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10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鋈迨模惨谰晌藜糜谑隆
  “抗刑拒捕,罪加一等。”小头目喝道:“还不速速束手就缚,有什么隐情,自可到县令大人跟前分说清楚。”
  龙晴心中不由微微一动。“抗刑拒捕”这罪名若是被大哥知道,怕是又得好一顿板子赏下来呢。
  “端木姑娘,我相信你,也请你相信我。”龙晴说着,忽然踏上一步,点了端木汐的穴道,将孩子又抱入自己怀中。
  端木汐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小头目立刻派人锁上了端木汐,对傅龙晴抱拳道:“看来这位公子倒是颇识时务。如此,也跟我去县衙走一趟吧,王员外还赏了花红下来。”
  龙晴淡淡一笑,道:“人犯是大人所困,在下不过举手之劳,花红之赏万不敢受。”
  小头目点点头,将傅龙晴手中的宝宝抱过来,吆喝众人道:“回县衙。”
  众人议论着散去,龙星请龙晴上车。龙晴笑道:“给他结账吧。”
  车把式不由大急,又是打躬又是作揖,连连道歉,只说再不会有马惊了这种事情发生,请两位公子大人不记小人过,莫要辞了他的车。
  龙星懒得和车把式废话,随手甩给他一锭碎银,挥手让他离开。车把式掂着那碎银块,立刻乐得合不拢嘴,便是比全程的车资都要高上许多呢,这才千恩万谢地去了。
  龙晴不由笑龙星:“五老爷倒是够大方的了。”
  龙星只是笑不说话。龙晴便问:“听说你还在江南私置了田产?要做什么用?”
  一句话,可是把龙星的小脸吓白,道:“三哥怎会知道此事?”随即恍然,这必定又是龙玉大哥告密,果真,龙玉大哥真是半分也信他不得。
  龙晴微冷了脸色道:“你也不用埋怨龙玉大哥将这事情告诉我,若是先被大哥知道了,可仔细你的皮吧。”
  “三哥。”龙星小声道,琢磨怎么给三哥解释,转过街角,已是县衙在望。
  “去递我的牌子。”龙晴将手里的令牌扔给龙星。不想这么快就听他解释。谁让他这一路都没有主动坦白,就再让他多提心吊胆一会儿吧。
  “是。”龙星接过三哥递过来的“殿前都指挥使”的牌子,径直走到府衙前,对一个衙役道:“我家大人要拜访你家大人,你去通传一声。”说着话,将手中的牌子一亮。
  差役见了,忙往里面通传去了,不一会儿功夫,县令并县丞及衙役已是列队迎了出来。
  龙晴便过去与县令见礼,那衙役头目也在队列之中,看见龙晴不由暗叹倒霉,想不到这个被他讥讽为“颇识时务”的小子竟然还是什么殿前都指挥使大人。
  龙晴与县令落座,县令便问龙晴可有公干?龙晴便问道:“偷盗王员外家婴儿的人犯可曾审过吗?”
  县令听了,脸色不由尴尬,道:“这个,这个……”
  县丞在旁点头哈腰道:“都指挥使大人来得正好,我们大人正要升堂问案呢。”
  龙晴点头道:“这个人犯算得上是我的一位故旧,并不是会作奸犯科的人,这其中怕是别有隐情,为免泄露机密,还是叫到后堂来问话便了。”
  “是。下官这就去安排。”县令应了,便想起身,龙晴笑道:“这件事情,就麻烦县丞大人吩咐下去就可。”
  “是。”县丞只能欠身应命。
  龙晴瞄了一眼龙星道:“你也随县丞大人过去,听候吩咐吧。”
  侍立在龙晴身侧的龙星欠身应是,随了县丞一起往堂外走。
  龙晴又问县令道:“被救回来的孩子呢?可是已经还给苦主家了吗?”
  “这个,这个……”县令又有些犹豫,把目光又往衙役头目瞧去。
  “这件事情还有些手续要办,所以还尚未送去。”衙役头目欠身回道。
  “那孩子在哪儿?”龙晴问。
  “这个嘛……”县令又去看衙役头目。
  这个县令也不知到底是怎么当的,一问三不知。龙晴却只是淡淡一笑,也把目光落到衙役头目身上。
  “孩子暂时交给了贱内照看。”衙役头目额上有些冒汗:“小人立刻就去将孩子带过来,交给大人。”

☆、第116章 祸起少林(下)

  端木汐很好;完全没有受到伤害;甚至连脸上的面纱都没有被要求拿下。
  小宝宝也很好;而且好像吃饱了饭,笑嘻嘻的。很可人疼。小宝宝名叫敏皓,确实是镇上王员外的独养儿子。王员外年过五十,老来得子;宝贝非常。
  “我发现近半个多月来;河南府地界上;有人以猫妖之名,偷盗小孩儿。”端木汐语出惊人:“而且;我还发现,这些不见了的小孩儿,生辰八字都极为奇特。”
  丢失的孩子有男有女,家里有富有穷,年龄也不一样,有的才出生,有的四五岁,最大的有十一二岁。惟一相同的地方,就是他们的四柱八字之气都集中在比肩或劫财这种属性上,基本为一气专旺格。
  一气专旺格共有五种,分别是木之专旺,为曲直仁寿格;火之专旺,为炎上格;金之专旺,为从革格;水之专旺,为润下格;土之专旺,为稼樯格。
  比如小宝宝敏皓,即为润下灵秀格,八字为:四亥四水。而他的出生地,八卦之上,正是利水。
  这个小宝宝有什么特异之处吗?端木汐摇头,她仔细检查过小宝宝了,小宝宝只有七八个月大,刚会坐着,还不会走路,更不会说话,很健康也很活泼,其他的,什么也看不出来。
  龙晴轻叹了口气:“难道,这也是姊妹宫所为?”
  龙晴没有细说。因为他已经猜到,为什么有人会要偷走这些孩子了。这些孩子的命格,竟与自己七弟龙裳一样。难道姊妹宫的人怀疑,凡是占此命格的孩子,也许都会拥有超能力。
  如果有,也许可以留下性命,如果没有,姊妹宫又会将这些孩子怎么办?但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是,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看出是否有超能力?难道,紫裳这一宫中,有奇人,能看出这些吗?
  “县令这里可还有其他苦主来报孩子丢失?”龙晴问县令。
  县令又去看县丞。县丞一脑门的汗。衙役头目也是紧张万分。
  很简单,县令并不知悉此事。这是一个糊涂县令,只喜读书。县丞和衙役则是贪图安逸,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将这些丢失孩子的案件全部偷偷压下,以免事态扩大。
  端木汐也是在一次出诊中,才知病妇是因为孩子被猫妖偷走,伤痛之下,才重病在床。而据病人家属说,相邻村中也有小孩被猫妖偷走。
  传言说,河南府地界上突然来了猫妖作怪。这只猫妖会变化成一个猫脸女人,专门吃小孩儿的心脏。正是猫妖将这些命格奇特的小孩儿都抓去吃掉了。
  端木汐立刻暗中查访,果真查实,确实已有“金木火土”四个宝宝被偷。
  而镇上王员外家的宝宝,正是四邻皆知的“水宝宝”。
  “所以我抢先下手,将小宝宝抱走,希望能借此引出幕后之人。”
  端木汐的这个办法很简单,也一定会奏效。因为如果真是姊妹宫的人蓄意为之,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敏皓宝宝的,毕竟,如此奇特的命格,并不是那么容易寻到的。
  县令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辖区内已经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情,不由跪倒在地,直认失察。县丞与衙役头目亦是磕头如捣蒜,直认渎职之责。
  龙晴并没有降罪,亦没有将此事报送监察院之意。因为毕竟这个镇子上除去此事,其他还算秩序良好。看县令穿衣用度,也很简朴,只是有些迂腐,过于沉湎于个人喜好,而疏忽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龙晴将县令劝诫一番,让他发告示安民,就说猫妖被抓,再不会出来祸害百姓,又让他亲自去王员外家安抚,过几日便将孩子送回。
  衙役头目则讷讷报称,因为孩子命格奇特,本就为王员外家中人所猜疑。尤其又被“猫妖”抓去,更是不祥。原本此子为王员外独子,故此还算宝贝。
  可是,这三日来,王员外的妾室竟相继传出有孕在身的喜讯,王员外简直是喜不自禁,不仅撤销了悬赏花红,甚至在衙役头目将孩子送回去时,王员外家竟给了五十两银子,让衙役头目将这孩子直接埋了了事,对外,则称孩子已被猫妖所吃,为家里消灾弥难了。
  端木汐听了,不由懊悔非常,她本想等抓到凶手再把宝宝送回去的,想不到自己竟害得敏皓宝宝成了弃儿。
  村人愚昧迷信,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端木汐泪水涟涟,将蒙面纱巾都浸湿了。龙晴抱过敏皓宝宝,递给龙星,安慰端木汐道:“端木姑娘,也不必太自责了。”
  其实龙星心中十分不以为然,就端木汐这武功,猫妖要是真来了,谁抓谁还不一定呢。
  龙星用一只手托着敏皓,小敏皓胆子很大,大眼睛乌黑乌黑的,冲着龙星笑。
  “还好这小孩儿不流鼻涕。”龙星并不太喜欢小宝宝,却也并不讨厌。
  龙星很快就收回了这句话。因为在他们离开县衙上路不久,小宝宝又开始哭了。虽然是端木汐抱着哄着,可是哭声还是直刺龙星的耳膜。
  “他饿了吗?你怎么不喂他?你不是女的吗?”龙星冷冷地道。
  端木汐虽是带着面纱,依旧被龙星的话弄得面红耳赤:我怎么喂他啊,我自己还是姑娘家呢,你什么意思啊?怎么这么没文化啊……
  龙晴轻咳,瞪了弟弟一眼,不懂就不要乱说话,好丢脸。
  京师在望。龙城带龙璧、福伯去宫内向太后问安,命小卿带其他弟子回转家中。
  这边龙城刚走,燕月便跟着进了小卿的马车。
  熙宁便坐到哥哥身侧,将一侧座位留给燕月。
  “师兄,小弟想告个假,先去拜访一下朋友。”燕月笑嘻嘻地看小卿。
  “不准。”小卿冷冷地。
  “师兄。”燕月可怜兮兮地看小卿。
  熙宇熙宁微低了头,假装自己不存在。
  “看什么朋友?”小卿缓和了语气。
  “师兄知道的。”燕月难得有些脸红。
  小卿不说话。
  “师兄。”燕月的声音更软。若是没有熙宇熙宁在跟前,燕月真想过去摇小卿师兄的手了。
  小卿真想给他一脚,在两个侄儿面前也不知收敛点儿。
  “怎么,你天盟的总舵搬回关内了吗?”小卿问燕月。
  燕月嘿嘿一笑,道:“师兄明鉴。”
  其实燕月本来不想搬,他想让那个什么总舵有多远滚多远,真是烦死那些琐事了。他连天盟盟主都不想做了。
  但就是因为要把天盟盟主让给他天盟师爷聂秋声一事,燕月被小卿一顿板子打得昏天黑地的,这事情他是再也不敢提了。天盟盟主也依旧照做,总舵当然也得搬回来。
  尤其是如今总舵里还有他们天盟的三当家的燕萧萧大人在,燕月觉得必须把总舵搬到大明湖附近时刻予以照料才行。
  燕月因为去了坝上,所以这一应搬运事宜都是属下在做,如今,他回来了,自然要去看看,尤其是看看三当家的好不好。
  “师兄让燕月实话实说,燕月说了,师兄又不高兴,让燕月怎么办?”燕月嘟嘟囔囔。
  以前燕月想给萧萧写信,用天盟的事务做借口,被老大好一顿拍,如今他直接说了要去看萧萧,老大仍是不喜,燕月确实觉得难做。
  “你还知道实话实说?”小卿的神色又转冷。
  燕月这才惊觉不妙。这分明是又有什么把柄落到老大手中了啊,是什么事?什么事呢?没什么事啊。
  “你天盟的兄弟小杜,”小卿冷冷地提醒:“你既知道他为后娘所不容,不会不知道他的家世吧?”
  燕月不由目瞪口呆,完了,又踩雷了。
  小杜当然不姓“杜”,他姓上官。上官小杜,好巧,是上官无伤之子。
  燕月暗悔自己大意。实在该先向老大禀告的。世家弟子的身份混迹天盟之中本就敏感,尤其是如今上官一族似乎又与姊妹宫有染。
  “小弟不是故意隐瞒,确实是忘了说了。”燕月小心翼翼地辩解:“况且小杜是燕月兄弟,他绝不会……”
  “绝不会什么?”小卿冷冷地截了燕月的话道:“他是你兄弟,却是上官无伤之子,上官无双亲侄,若是上官家执意要为上官无双报仇,那要如何?”
  “我信得过小杜。”燕月不顾小卿的脸色,亦是冷冷地道。
  “熙宁,你师叔赏你的板子呢?”小卿吩咐自己的徒弟。
  熙宇、熙宁的小心脏早都吓得怦怦跳,如今师父果真喝过来,熙宁忙应道:“是,在徒儿这里。”
  熙宇忙从座榻旁侧的格子里,取出一块打磨光滑的桃木板子来,板子只有女子手腕宽窄,一指多厚,一尺半多长。是仿照坝上私塾里的戒尺而制。
  因为熙宁惹了夫子气怒,被含烟知道,亲自教训了熙宁一顿,又命月冷做了这柄与私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