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107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10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私塾里的戒尺而制。
  因为熙宁惹了夫子气怒,被含烟知道,亲自教训了熙宁一顿,又命月冷做了这柄与私塾中的戒尺一模一样的戒尺,赏给熙宁,但凡课业或是课上表现不佳,便让熙宁奉了这戒尺请师父责罚。
  小卿倒是没怎么打过,只是这戒尺倒是很趁熙宇的手,拿着戒尺狠狠教训过弟弟几次。熙宁实在很怕这块板子了。如今听师父让拿,忙举起来,跪奉到师父跟前。
  熙宇忙也跪到弟弟身侧,垂头听训。
  小卿接了戒尺,命两个徒弟:“跪一边儿去,给你们燕月师叔倒个地方。”
  燕月瞧老大拿了板子,又是气闷又有些害怕。老大,你能不能有一回讲理的时候啊,只要有一点不合你意的地方,你就要揍人,这合适吗?
  小卿看燕月梗着脖子,就知道他不服气。
  “还以为挨了几次打已经乖了呢。”小卿淡淡地道:“看来燕少侠还真是好气魄。”
  可不是吗,都这时候了,燕月还敢梗着脖子坐在座榻上不动,确实让熙宇和熙宁觉得惊奇而且佩服。
  “燕月师叔。”熙宁用手拽燕月袍摆:“师父都生气了。”
  那是你们师父爱生气,难道是我气的吗?燕月不动。
  “用我请你跪下吗?”小卿问,声音很淡,好像也不怎么生气。
  燕月无法,只好从榻上跪落于地。
  这马车很宽大也很舒适,但是三面有榻,这地面上的空间就有些小,如今跪了熙宇、熙宁,再加上燕月,实在有些挤。
  可总不成,燕月这师叔都跪了,熙宇和熙宁还能在旁边安坐着吧,所以只能挤一挤了。
  熙宇、熙宁不介意挤,燕月不干了。
  “要不先停车,让熙宇、熙宁出去,”燕月只瞄着地面,瓮声瓮气地道:“否则,怕是老大的板子施展不开吧。”
  难为你想得周到,小卿冷哼了一声:“不用那么麻烦,你只把手伸过来。”
  燕月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老大,你就是故意的。你在两个侄儿面前要用戒尺打我的手心吗?
  “还不伸手!”小卿轻喝。
  燕月百般不愿,到底还是不敢真的跟老大硬抗,算了,谁让自己撞老大板子上了呢,也就不用怕侄儿们笑话了。
  燕月只好伸平了双手。
  小卿扬了板子,正要落下,忽然马嘶鸣一声,车厢一晃,马车停了下来。
  “珠儿姑娘。”小莫晴朗的声音响起。
  “小卿哥哥呢?”果真是唐珠儿有些漏风的声音:“珠儿找他有急事呢。”
  “先滚起来。”小卿只得放了板子。
  哈哈。燕月心里一笑,珠儿来得正是时候啊。燕月刚坐到座榻上,车帘已经被唐珠儿一把掀开,人也挤了进来。
  “小卿哥哥,燕月哥哥。”唐珠儿叫,目光却是落在尚跪在地上的熙宇和熙宁身上。
  “还不见过你们唐珠儿姑姑。”小卿吩咐道。
  “珠儿姑姑。”熙宇和熙宁一起行礼。
  唐珠儿已经坐落燕月身侧,忙摆手道:“免礼,免礼,你们两个就是小卿哥哥新收的徒弟吗?”
  那就是呗。熙宁对着唐珠儿一笑。熙宇脸有些红,抬头也看了唐珠儿一眼,忽然吓了一跳,忙把头垂得很低:不会吧,难道这个丫头还是师父的妹妹啊。
  “熙宇、熙宁先出去和你们小莫师叔一个车吧。”小卿吩咐,他也觉得这车厢里人有点多了。
  熙宇、熙宁告退出去,小卿才喝唐珠儿:“好好坐着,坐没个坐相。”
  原来唐珠儿正用手扒在燕月耳朵边,想说点什么,被小卿一喝,连忙端庄坐好。
  “你怎么又跑这儿来了?”小卿问。
  “小卿哥哥,我正是有事呢。”唐珠儿听小卿一问,想了起来:“小卿哥哥你要给月月姐姐做主啊,含烟哥哥要逼死月月姐姐了。”

☆、第117章 谁逼死谁(上)

  龙裳掉下去;龙夜也掉下去;好在并不太高;龙裳先着了地,龙夜正好砸龙裳身上,砸得龙裳唉唉直叫。
  龙夜听龙裳叫得很大声,知道他无大碍;爬起来;抬头看去;不由一惊。
  上面哪有什么屋顶,只是一片黑漆漆的岩石。四周光线微弱;十分闷热。
  而且,两人落足之处,仿佛一处天堑,两侧皆是黑茫茫的深渊。
  “这是哪里?”龙裳也爬了起来,不由抱怨道:“想不到少林高僧也这么卑鄙,竟然在屋内暗设机关,陷害咱们。”
  “既来之则安之。”龙夜替龙裳拍拍衣服上的灰:“我瞧这里倒是很气势磅礴啊。”
  这里好像是一处天然地下溶洞,被人利用加设了机关。两侧石壁上镶嵌着长明火把,更显得四周一片雾气沼沼。
  两人脚下的这处天堑仿佛也有些支离破落、摇摇欲坠之感。天堑蜿蜒,隐入前方的雾气中。而且从两侧深渊中,似乎升腾出越来越多的雾气。
  看看前面,看看身后,龙裳笑道:“不知这里会不会有别的机关?”
  龙夜点头:“我们还是快走,这么窄的道上,要是来个巨轮、滚石啥的,可是要命。”
  龙裳点头应是,龙夜正准备和龙裳抛个铜钱来决定到底是往哪边走时,隐约就听见什么东西轰隆滚动的声音。
  一个巨大的,足有十个人身高的巨大齿轮正从身后滚动过来。齿轮的宽窄正与天堑同宽。若是被它撞见,想必会直接变为肉饼。
  这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不好,快跑。”出于本能,龙夜拉着龙裳就跑。两人的轻功便算得上是所有武功中最上得台面的,可是依旧堪堪领先齿轮半步之遥。
  碎石噼啪地掉落,尘土飞扬,巨轮轰鸣,气势迫人,而且,齿轮越滚速度似乎越快。两人再往前跑,两侧深渊处,竟有地火喷涌出来,忽明忽暗,热浪滚滚。
  “救命啊。”龙裳叫,“救命啊。”龙夜也叫。叫完了,两人还笑。
  龙裳气喘呼呼地道:“六哥,好累,我担心一会儿跑没劲儿了,它还在追我们可怎么办?”
  龙夜一面没命地跑,一面也担心:“万一前面没路了怎么办?”
  话音刚落,龙夜就发现自己竟然有了预知未来的能力,这次又是不幸而言中——前方雾气散去,果真已是天堑到头,斜插入深渊中,再无路可跑。
  后面轰隆声渐近,龙夜想都不想,站稳脚步,一把拽住龙裳胳膊道:“龙腾九天。”
  这是傅龙星所创游龙身法中的最后一式,身如游龙腾天,旋转而上。
  龙裳早已习惯毫不犹豫地听从六哥龙夜的吩咐,立刻气聚丹田,借龙夜一扔之势,腾空而起,堪堪飞过巨轮顶部,落到这一侧地上。
  但是龙夜此时再要腾空而起,已是没有时间,只得一咬牙,在巨轮砸中他之前,跃落下深渊中,并高喊道:“我有黑玉镯。”
  龙裳双足落稳地面时,只听到六哥从深渊中传来的回声,而那巨轮也从天堑尽头直砸落下去。
  “停!”龙裳猛地爆喝,只怕那巨轮在六哥的黑玉镯发生作用前砸中六哥。
  那如千钧之势下坠的巨轮果真停住!
  “什么人。”龙裳忽然高声喝道,他竟然在那一片雾蒙蒙中,在那巨轮之侧,似乎看到有一双人眼闪动,那当然不会是六哥。
  四周景色蓦然一变。龙裳惊觉自己仍是在那竹室之中,一个蒙黑纱的少年手捂胸口,跌坐在自己不远处。
  “你好厉害。”那蒙黑纱的少年忽然喷出一口鲜血:“竟然能破我的幻像神功。”黑纱少年再吐出一口鲜血,倒地气绝。
  龙裳不敢靠他太近,用手拽了拽自己的耳垂,幻像神功?是什么?
  好奇怪,六哥去哪里了?那个黑玉镯有用没有啊?龙裳仔细在屋子里找了一圈,什么也没有。抬脚运力踹门,门飞了,外面没人,阳光很好,鸟语花香。
  还是先去找小井、小万,然后去找少林方丈要人。龙裳边顺着山路往下跑,边打算着。一抬头,险些惊叫出声。
  一队砍柴的少林武僧正健步如飞,从另一侧的山间小道上走过来。
  “是不是要开打?”龙裳琢磨,那队武僧已经从他身前的小道上跑下去了。跑在最后的几个年轻的小和尚还很好奇地打量龙裳。
  很友好很和谐啊。龙裳有点纳闷。他也只好跟在他们身后往下跑。
  “你们去哪啊?”龙裳问他前面,也就是队末尾的小和尚。
  “我是去藏书阁的。”小和尚低声道:“你是慧姜师叔新收的俗家弟子吗?”
  龙裳立刻恍然,少林弟子众多,俗家弟子也多,他们自己之间也还认不全呢。
  龙裳冷哼道:“就他那种小人也配当我师父吗?”
  小和尚忍不住回头看他,眼神很惊奇。
  “七叔,七叔。”小井的声音让龙裳心头一喜,抬头看去,果真看小井、小万自另一处山林后转了出来。
  “小井、小万!”龙裳急忙和两名师侄会合。
  “你们看到六哥了吗?”“六叔呢?”龙裳和小井、小万几乎同时问道。
  龙裳不由怒道:“我们被那个慧姜给骗了。”
  小井和小万在客房中等了两刻钟光景,实在无聊,正要出门,却有两个小和尚推门进来,见到小井、小万也很惊奇。
  原来这里根本不是什么待客的客房,而是小和尚们用功静修的禅室。
  小井立刻又问,后面山上可是方丈居所,两个小和尚摇头,当然不是,后面山上只是居士们住的房子。
  小井、小万连忙出来寻六叔、七叔,正好遇到龙裳。三人还来不及细说,忽然听见前面的一个寺院内人声鼎沸,隐约传来叱喝打斗声。
  “听着像明儿姐姐的声音啊。”龙裳道。
  三人连忙撒丫子跑过去,转过影壁,果真看到一些少林僧众正围着四个女子,相互对峙。
  “明儿姐姐。”龙裳叫道。
  明儿、糊糊和仙儿、绿绿见了龙裳等三人到来,很是高兴,仙儿道:“你们来得正好,这些少林寺的和尚好不讲理,要将我们四人逐下山去呢。”
  “将你们逐出少林?为什么?”龙裳奇怪。
  “还是请这几位女施主自己说吧。”一位宝相庄严的老僧合十道。
  明儿、糊糊和仙儿、绿绿的脸色就有些红。
  其实也没什么了。就是四个女孩子在达摩面壁崖参观时,觉得那里实在太过荒凉,而且寸草不生,没有什么美感,也没有什么观赏价值,就是一个极其普通、简陋的石洞嘛。
  所以,明儿突发奇想,让糊糊在洞边上种上一株无花果树,这样,看起来是不是会生机勃勃一些。
  仙儿和绿绿在养臂台参观时,被那个一心追求佛法的大师的故事给感动了,想不到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人,竟能割臂侍佛,于是,决定在偌大光滑的石壁上刻下自己的感想。
  比如,仙儿、绿绿到此一游啥的。
  然后,这些无礼的少林和尚就出现了,说什么也不再欢迎四女在少林寺做客。
  龙裳、小井和小万都有点抬不起头来。
  最后,还是仙儿先想了起来,道:“龙夜呢?难道单独在和方丈大师会晤?”
  龙裳立刻就怒了,道:“你们少林寺都是一群小人,害得我的哥哥不知所踪,还敢要将我们逐出去?你们先把人还来再说。”
  宝相庄严的和尚就蹙眉,让龙裳不要在少林寺无礼,龙裳冷冷地道:“我们就是对你们这什么名门古刹太客气了,才会忍到如今,你可敢把戒律院那慧姜秃驴叫来与我对峙?”
  宝相庄严的和尚嘴角抽搐了两下,道:“我就是慧姜那秃驴。”
  龙裳立刻又不好意思了。
  然后,大家发现一个问题,如果这个人是慧姜,那么带他们上山的那个秃驴又是哪个?
  慧姜已经忍无可忍:“少林与傅家关系一向匪浅,所以才会让诸位做客少林寺,想不到诸位实在有些不分青红皂白,如此,少林也就不能再留客了。”
  木蝶依还没找到,龙夜又不见踪影,如今,还想请我们离开少林?想什么呢?想让我们走,也行,看本事吧。
  于是,双方打了起来。于是,打着打着,小井、小万、龙裳和四个女孩子相信了,面前这个武功高强的慧姜才应该是真的戒律院主持。
  慧姜带领的武僧弟子,列出的少林棍阵,威力十分惊人。龙裳、小井和小万只好列出傅家剑阵与之抗衡。再加上仙儿的武功极高,形势立刻向傅家方面利好。
  慧姜看了,口宣佛号,亲自上阵。龙裳、小井和小万压力顿增。况且小井、小万和龙裳,都不敢随便出手伤人,对方毕竟人多势众,形势当然不利。
  打不过就跑。龙夜虽然不在,龙裳也是深喑此道。仙儿带着三个女孩子先跑,龙裳、小井、小万殿后,众人呼啦啦跑进防守最弱,也是小万路径最熟的藏经阁去了。
  “大哥,大哥。”小万喊,了无大师应该还在这里吧。
  仙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