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175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17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紫裳扬手,一柄血红的剑,自手中缓缓而现:“我还真有些舍不得杀你。”
  傅龙城亦缓缓抽出腰间软剑,迎风一指,发出耀目的紫光。
  剑啸龙吟。紫裳和龙城的身形冲天而起,如两团光晕,在空中瞬息万变,让人眼花缭乱,大开眼界。
  “龙夜呢?”
  破空而来的龙星先问龙裳,才对龙晴欠身。
  龙裳往龙晴身后躲:“我,我不知道。”
  龙晴瞪了龙星一眼:“让你看着龙夜、龙裳,你干嘛去了?”
  龙星苦笑:“龙星知错。”
  “先站过一边。”龙晴冷斥。
  龙星再欠身,站过一侧,专心观战。
  龙城剑法精妙,紫裳并不是敌手。只是紫裳能量充沛,竟然不惧剑伤。
  龙城打得有些烦闷。
  紫裳也是郁闷得要死。龙城武功之高,竟然能弥补他作为人类的缺憾。无论是速度、力量和灵活度,都已直追她这个异能者。
  武功一途果真不能小觑。武功本就是神奇的东西,常可令凡人突破体能极限。尤其是傅龙城这样的高手,绝壁不似凡人了。
  可是紫裳无法伤到傅龙城,傅龙城伤了紫裳也等于白伤。紫裳自愈的速度几乎和龙城伤她的速度一样。
  龙城有点累。
  紫裳有些慌乱。龙城不能伤她,却耗损了她大量能量,而她的能量并非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耗损太多的话,她也会死。
  紫裳有些后悔今日的孟浪。她其实并在乎武林或是天下。只是她活得太久了,太寂寞,总想进入人们的视线而已。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是紫裳一族的座右铭。所以她想开溜,而且趁龙城一击之际,便想隐身遁去。
  “还想逃吗?”随着一身轻斥,一个淡青色的人影倏忽而至,抖手扬出一层白雾。
  紫裳的身形刚隐没一半,立时显现。
  “是盐粒!”紫裳大骇,瞪着眼前玉树临风的男人——傅青峰。
  “你果然是怕盐。”傅青峰一笑。
  傅龙城、龙晴、龙星和龙裳一起欠身:“见过三叔。”
  傅青峰眉峰轻蹙:“龙夜呢?”
  “容侄儿稍后禀告。”傅龙城欠身。
  紫裳身形再起,又是一团白雾将紫裳打回了原形。
  龙羽、小卿和燕月三人齐齐拦住紫裳的去路。
  玉麒、小莫、玉麟等十几名傅家弟子围在外侧,每人手里拎着一个大的木桶,里面都是细盐。
  傅青峰冷冷地道:“今日若是不能诛杀紫裳,所有人家法重责!”
  傅家弟子应诺一声,傅龙城长剑再斩紫裳。
  紫裳冷冷一笑:“很好,今日就看看到底是谁能杀得了谁!”
  紫裳双袖一展,如海浪般层层而起,漫天紫影中,不远处观战的一众武林人士忽然一个个被吸入紫影之中。
  “吸星*!”有人惊叫。
  “紫裳再吸取能量,大家退后。”傅青峰扬声喝道。
  傅龙城亦喝道:“傅家剑阵!”
  傅龙晴、龙羽、龙星、龙裳和龙城同时挽起剑花,终于将紫裳身外的重重紫影斩断。
  紫裳长啸道:“很好,今日我就拼着百年功力散去,也绝不放过你们傅家弟子。”
  傅青峰亦冷笑道:“死到临头,还敢说大话,你还柔柔命来吧。”
  傅青峰长剑一起,亦加入战团。
  “燕月去。”小卿吩咐道。
  “是。”燕月的声音未落,人已是射了过去。
  小卿不由轻叹气。
  燕月见了紫裳,早都跃跃欲试,只是他毕竟晚了一辈,轮不到他出手。
  傅家剑阵逢单数威力剧增。如今傅青峰加入剑阵,燕月的机会就来了。
  小卿如何能不知道燕月的心思,如此高手对决,机会难求,小卿也不忍让燕月错过。
  紫裳如今已做困兽之斗。她不甘心。她决定孤注一掷,宁可舍去千年来的幻化成形,也不甘心葬身此地。
  紫裳忽然发出一阵如鹤鸣般的声音。全身散发出耀目的光芒,和极大的吸力。
  傅龙城轻斥道:“退后。”
  但是为时已晚,紫裳身上幻出无数白色光芒,光芒似有吸力一般,将一些看热闹的武林人牢牢吸附住,并很快将之雾化,变为一个亮点,吸入到紫裳身上,转瞬间,已有数十人被转化为紫裳的能量。
  强大的能量形成的磁场,便是傅青峰和傅龙城也无法冲破。
  傅龙城长啸一声,转而凝聚功力去斩断那些紫裳身上幻化出来的白色光线,将几十名武林人士从生死边缘抢救了回来。
  紫裳见傅龙城屡屡坏她好事,长啸声中,数百道白芒都向龙城笼罩而来。
  傅青峰、龙星和燕月的长剑终于突破紫裳身上的屏障,刺入她体内,她体内也耀出刺目的光芒,将他们三人的长剑也吸附住,无法移动。
  “和我一起雾化吧!”紫裳嘶吼道,身形整个消散,变为一团光芒。
  近处的龙裳、龙晴和龙羽亦被吸附过来。
  傅龙城将功力提升至十成,长剑撞去,终于将龙裳、龙晴和龙羽三人身上的白芒斩断,余力不熄,撞到那一团最耀目的白光上,将傅青峰和龙星、燕月亦震飞了开去。
  化为一团白芒的紫裳舍去众人,只将白芒层层包裹住龙城:“傅龙城,我要你死,死……”
  紫裳的嘶吼化为一阵刺耳的嗡嗡声,震得人头晕耳鸣,功力稍弱的武林人已是耳朵出血,如疯了般不知于何处躲藏。
  “吵死了!”一声轻喝,如梵音般,直接打断了那刺耳的嗡嗡声。
  深渊之中,忽然升腾起漫天的火焰,火焰之中,一个蓝色的身影裹着一团炽热的红光,如一柄利剑,直冲入紫裳的白芒之中,又与一道紫芒,一起破白芒而出,停于半空之中!
  “八哥!”龙裳惊喜地叫道。
  半空之中,与傅龙城并肩而立的,正是带着慵懒笑容、死而复生的傅龙夜!
  傅龙夜全身裹于一道红芒之中,虽然依旧含笑,只是肃杀之气,如雷霆万钧,他双手一指紫裳的白芒,喝道:“破!”
  两道红芒如两条蛟龙直入白芒之中,轰隆隆声响中,闪起一道耀目的金色光芒,然后“轰”地一声,白芒炸裂开来,如漫天烟花,将天空晃得犹如白昼!
  一团团金色的光芒闪烁在夜空中,又如烟花散尽。
  龙夜淡然而笑,原本俊逸、温和的面庞也似乎变得硬朗而锋利,周身红芒环绕,将那些散落的烟花远远地隔离开去,他凝身而立空中,如天神般让人瞩目!
  龙夜果然浴火重生!龙城心里暗舒了口气!黑玉镯虽然只余一块碎片,龙城耗费了自己三成功力,将傅家祖传至宝轩辕镜封入其中,着龙夜挂于颈上,果真,再次救了龙夜一命!
  而龙夜浴火重生,心剑终于练成,与龙夜合二为一,这天下,怕是再也无人能出龙夜之右!
  龙城的心念尚未转完,龙夜已经龙裳凌空带自自己身侧,笑道:“哥说过不会离开你,几时骗过你。”
  龙裳也是高兴得合不拢嘴:“八哥果真厉害,便是深渊地火都可以安然无恙,而且,功力还大胜从前啊!”
  “那是。”龙夜洋洋自得:“不过是深渊熔岩吗,小儿科了,哥以后分分钟跳给你看。”
  龙裳立刻鼓掌:“太棒了,有机会我也要试试!”
  龙夜摇头:“你功力不行,万一跳进去变成火眼金睛就不帅了。”
  龙裳不在乎:“八哥你带着我一起跳不就行了吗?”
  龙夜笑道:“这个当然……”
  龙夜终于看见大哥的脸色已经很不好了,忙接道:“这个当然不行,很危险。”说着话,偷偷拽了拽龙裳。
  龙裳也终于意识到了八哥龙夜说的危险好像就来自身边,忙对自己大哥讪笑道:“是不行,很危险,还是不跳了……大哥放心……”
  龙城勉强压了怒气:“滚下去。”
  龙夜吓得一收功力,差点带着龙裳一头栽倒在地上,忙不迭地站稳,直扑傅青峰而去:“三叔,侄儿想死您老人家了!”
  傅青峰往旁边微让了一步,森然道:“我看你是想死了,深渊都敢没事跳一跳!”
  “三叔误会了。”龙夜僵住了:“这个侄儿可以解释……”
  傅青峰摆手:“回去再解释吧。”然后又看傅龙城:“若是他解释得不够清晰,你这个当大哥的也许可以解释得更清楚一些……”
  “是。”傅龙城欠身,心砰砰地跳。
  解释什么啊,什么解释都是多余的,等着和家法板子解释吧……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大家看文!中秋节快乐!

☆、第194章 抓一送一

  龙裳威风八面地灭了紫裳;家里的板子许就是要拍下来了。
  获救的武林人士再也不能保持沉默;假装自己是背景了。
  这次不用龙裳使用异能,山坡上已是又跪了一片。既感谢傅家弟子仗义援手;为武林除害,又愧疚自己等听信谗言,被紫裳利用;险些逼死龙夜、酿成大祸。
  善良的人自然是真心实意的心怀感恩;又羞愧懊恼得无地自容,想要以死谢罪。
  另有一些人,则虽也有谢意和歉意,但是觉得龙夜毕竟未死,尚因祸得福浴火重生;功力大增,自己的罪过也并不太大。且又被龙裳逼迫下跪,折辱过甚,这恩仇相抵,也不欠傅家太多了。
  傅青峰懒得与这些是非之人打交道,早已先行腾空而去,留下这些场面自有龙城处理。
  龙城对众人的心思再是明白不过,恳请大家站起来说话,对众人逼得龙夜跳入深渊一事,只以受人蒙蔽,险铸成憾事一句带过,又替少不更事的龙裳的失礼之举向众人致歉。
  然后话锋一转,表扬众人除魔卫道、悍不畏死的勇气和决心,尤其是对数十位被紫裳所杀的武林人士表达了敬意,向其所属门派致哀。
  接着又道虽然如今紫裳已亡,但尚有部分余党未清,部分门派中尚有借机叛乱生事者,勉励众人再接再厉,一鼓作气,铲除紫裳余孽,还武林朗朗乾坤!
  傅龙城的话引来一阵又一阵热烈而隆重的掌声,众武林人士立刻生出同仇敌忾、大有作为的勇气和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豪气来,纷纷打道回府,整理自家内务去了。
  龙晴等弟弟站在一侧,恭敬肃立聆听。龙夜和龙裳觉得大哥果真是待自己弟弟严,待“仇人”宽,就那么轻描淡写的将两人种种被迫害的冤屈一笔带过了,这实在是没处说理去了。
  小卿等弟子亦是肃立在侧,难得听师父义正言辞、慷慨激昂地长篇大论,也觉新鲜有趣。
  不过小卿倒是能理解师父的处置,八叔九叔无恙,元凶紫裳伏诛,那些武林人也得到了教训,师父一向是宽大为怀,不喜杀戮,当然不会再予以追究了。
  白霆、龙玉不在,否则两人一定又要取笑龙城,果真是家主当久了,江湖跑老了,将这些场面话说得滴水不漏,风生水起,端得也是本事呢!
  众人纷纷告辞,傅家弟子亦抱拳回礼。王宇冲铁青着脸走到龙夜身侧,奉上一块令牌:“这是我衡山派令符,今日当着天下武林英雄的面,送与龙夜少侠,日后龙夜少侠但凡有所差遣,凡我衡山派弟子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龙夜摆手笑道:“王掌门何必客气,这就不用了吧。”
  王宇冲脸色不佳,口气也很生硬,但是却坚持将令牌塞到龙夜手中:“我衡山派向来讲究恩怨分明。今日之事,王某实在愧煞。只希望龙夜少侠日后能对衡山派有所差遣,以还今日之情。”
  王宇冲塞下令牌,告辞而去。在他的带动下,立刻又有十几个世家或是门派也过来纷纷奉上令牌或是信物,表示日后龙夜若是有所差遣,他们也愿效犬马之劳。
  龙夜见大哥没有出言反对,便也乐得照单全收。龙夜、龙裳两个人拿不过来,燕月过去拿了个装盐的桶来,把盐粒倒出去,帮着两位叔叔将那些令牌、信物神马的都收了起来。一时间,场面倒是又热闹了一回。
  活人热闹,死人默默。夕阳再次笼罩了少室山时,一切又复归平静。寂静已久的少林钟声再次响彻群山,少林僧众诵经的声音终于也又在古刹中响起,江湖,终于回归平静。
  傅龙城带众弟子回大明湖缴令。只是依傅怀的脾气,向来只罚不赏的,所以正堂之上,倒没有大获全胜的喜气洋洋,反倒是跪了一地的帅哥,忐忑地等着被罚。
  傅怀总算是给几个孙子留了脸面,其他的人被斥到院子里候着,只留龙烁、龙玉和龙城三人在堂上。
  龙玉叹气,这场景怎么有些熟悉。负责打人的依旧是三叔傅青峰,只是发令责罚的,换成了五爷爷傅怀。
  只是五爷爷傅怀在座,便是三叔傅青峰想要疼惜这几个侄儿,也不可能了。
  藤棍摆上来,条凳也抬上来,柔韧结实的藤棍一根,条凳却是一起摆上来三个。
  傅怀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