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176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17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藤棍摆上来,条凳也抬上来,柔韧结实的藤棍一根,条凳却是一起摆上来三个。
  傅怀冷冷地道:“审着打吧,一起打完了事,免误了吃饭的时辰。”
  “是。”傅青峰欠身。然后目光扫向还垂首跪着的三个侄儿:“还不趴上去?等我请你们吗?”
  三人这才回过神来,忙恭应一声:“孙儿恭领家法,劳动三叔训责。”然后忙按序选了条凳,又膝行到条凳旁,一人一个趴了。
  伺候家法的条凳也是分尺寸有讲究的,有的适于杖背,有的则专用于杖臀。
  傅怀命人摆上来的,当然是专用于杖臀的。所以说是条凳,倒不如说是条桌更恰当,长短比杖背的短,宽度略宽,一侧的沿边宽厚上翘,人伏上去,臀部便被高高垫起,更利于藤棍着力。
  其实龙城见到条凳摆上来时,还真有几分新鲜的。虽然他也常罚弟弟们或是徒弟们在条凳上挨打,可是自己趴在上面的感觉就很不一样了。毕竟是不曾趴在条凳上受罚好多年。这滋味都快忘记了。
  龙城有些叹气,觉得这条凳必定是按着白大哥改良后的式样新做的吧。
  打磨光滑的沿边上,还另有打磨光滑的凹洞,趴上去的时候,倒是不觉得某个部位咯得慌。
  傅怀先审龙烁:“你在宫中的差事如何?”
  龙烁恭应:“孙儿在宫中的差事极顺利,并不曾有什么错处。”
  傅怀“啪”地一拍桌子:“还敢嘴硬!”
  傅青峰手里的藤棍随着傅怀的话音,“啪”地就抽落下去,藤棍落在肉上的声音,让龙玉和龙城都禁不住心里一颤。
  龙烁抿了唇忍,感觉得到藤棍一下咬入肉里,留下烙入骨髓的疼痛。冷汗已是滴落了下来。
  二十下抽过。傅青峰停手,冷斥道:“可想出自己的错处来了?”
  龙烁勉强缓过一口气来,恭声道:“太后曾怪责烁儿杀戮过重。只是烁儿觉得,宫中禁地,不可遗留祸患,宁可错杀一百,也不可枉纵一人。”
  傅怀再一拍桌子:“所以你便将皇后宫中侍从全数诛杀还不算,连青容身边的卢嬷嬷也敢一剑杀了?”
  傅龙烁垂头:“烁儿也是为了太后安危。”
  傅青峰手里的藤棍再次破空而下,“啪”“啪”“啪”地,抽得龙烁将下唇上都咬出血来。
  “还有什么错处?”傅怀冷哼。
  傅龙烁痛得半天缓不过气来,只是嘶哑着嗓子道:“是烁儿的错,是烁儿命错儿与我切磋……”
  这下龙玉和龙城都忍不住惊讶了,十哥的胆子果真不小,竟然敢公然违抗爷爷禁令,私自比武不说,还是在深宫之中……
  傅青峰也愣了,咬牙切齿道:“傅龙错这个小畜生,我非扒了他的皮!”
  “是烁儿命错儿动手的,三叔要罚,就罚烁儿。”傅龙烁急忙为龙错求情。
  傅怀点头,命傅青峰:“你先给我抽烂他的皮再说!”
  藤棍再抽下去,已带着血珠。无人能为龙烁求情,他只能咬着牙忍。
  龙玉和龙城也是满心忐忑,虽然还未曾被罚,身上的某个部位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了。
  龙玉就更是害怕。无论如何,龙烁或是龙城,总算是胜利完成任务,不过是有些枝节上的错处而已。可是自己这里,便是不论其他错处,只是对地不利只一项,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所以龙玉忍不住抬头去瞪龙城,正好龙城的目光也偷偷看过了,瞧见龙玉大哥眸中的怒气,可是骇了一跳,难道是玉翎又惹怒了大哥?
  傅龙城猜得差不多。只是这次不仅是玉翎惹了龙玉,还有龙夜,再加上燕文、燕杰和玉翔,还有白霆和小白,反正,就是没有让龙玉满意的。
  不过最让龙玉气闷的,当然还是龙夜和玉翎。龙夜不知怎么就把自己贴身的扳指给了仙儿,还让上官无伤得了去,上官无伤拿着那个戒指和仙儿威胁龙玉,不仅放了他一条生路,连带还把玉翎带了去。
  玉翎和燕杰成功救出三个女孩儿,正遇上官无伤拦路。
  玉翎和燕杰除了怕家里的板子还怕得谁来,立刻便与上官无伤及其他身后的一众杀手战在一处。
  负责把风的燕文和白霆听得里面人声嘈杂,知道是玉翎和燕杰行踪暴露。龙玉正巧也带着其他人到了。
  龙玉带众人冲进去一看,很好,三个女孩子已经平安救出,择时不如此时,立时便与上官无伤等斩花宫党羽展开决战。
  上官无伤带了百十人,却是各个身负异能的。这些人俱是身穿黑衣,黑纱蒙面,只露出两只眼睛来。只看身形,实在难以分辨出来究竟是何人。
  龙玉这边高手众多,与这些异能者之战倒甚是激烈,尤其是一些会隐身和瞬移的异能者很是令人应对不暇。
  但是龙玉很快发现,玉翔的断剑能映出这些人的身影。可是玉翔却屡屡放弃了将他们一举击毙的机会,只是腾挪躲闪跳跃,又有些心不在焉,好像在寻找什么,偶尔又跃到宛然身边,与她嘀嘀咕咕。
  龙玉过去就是一个耳光抽过去,骂玉翔道:“你做什么?想挨板子?”
  玉翔不敢辩驳,诺诺应是。宛然跃过来道:“你别骂玉翔,是我让他手下留情的。这些黑衣人中,有一人是龙小趴。”
  龙小趴竟然身负异能。这秘密知道的人不多。
  龙玉连龙小趴是谁都不知道。宛然微微一笑:“是浩威的红颜知己。希望大师伯能手下留情。”
  如此一来,龙玉这边的人出手就更加受制。总算苦战了近一个时辰,终于救下了龙小趴,也终于将上官无伤逼迫得再无还手之力,只能引颈就戮。
  但是上官无伤冷笑:“你们不能杀我。傅仙儿在我手中。这枚扳指,就是龙夜送给傅仙儿的。”
  上官无伤将一枚翡翠扳指扔过来,以做佐证:“你们不仅要放我走,还要让我带上玉翎为人质,否则傅仙儿的命就不保了。”
  龙玉想嗤之以鼻。玉翎却是信了:“这枚扳指是太后姑奶奶送与龙夜小叔的十六岁贺礼。”
  当时龙夜还拿着那扳指对玉翎道:“将来有这枚戒指的女孩子就是你的六婶了。”
  那时,龙悔和龙错还没到傅家。龙夜还是玉翎的六叔,刚满十六周岁,已经盘算着给自己的侄儿们找小六婶了。
  所以玉翎相信,龙夜小叔真得会把这扳指给傅仙儿。
  后面的话,玉翎都不用说,龙玉已是一个耳光打玉翎脸上了。
  宛然在旁气得直跺脚,这个傅龙玉大师伯明显和傅小卿一样是不讲理的,就算你气龙夜自己私定终身,又气那个什么傅仙儿没本事会被抓,又关玉翎什么事,打玉翎作甚?
  龙玉刚才打了玉翔一个耳光,宛然还各种不满呢,如今便是玉翎这帅绝天下的脸也被打了,虽然不关宛然的事情,宛然依旧觉得气恨难平。
  龙玉确实是气龙夜蠢笨和胆大妄为,太后赏赐的扳指都敢随便送人,同时也是郁闷,难道傅仙儿没有和龙夜、龙裳在一起,真被上官无伤的人抓去了?龙星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然后,玉翎,这个该被活活打死的小东西,竟然自作主张地对上官无伤道:“你放了仙儿小师叔,我愿意跟你去。”
  龙玉说到这里,傅怀已经坐不住了。
  傅怀不喜欢小卿或是燕月,多少与他们的身世有关。可是傅怀极其宝贝玉翎,而且是相当的宠爱。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竟然让玉翎被人抓去了?”傅怀难以置信,手点龙玉。
  “孙儿该死,是玉翎执意要去换仙儿……妹妹。”龙玉趴在条凳上,很是惶恐。
  傅怀确实也担心仙儿被抓,只是让自己的宝贝孙儿去换这个半途而来、还不知底细的便宜孙女,傅怀还是不干。
  “你还敢说!人家抓一个,你还送去一个,你还有没有点脑子了?”傅怀上去就是一脚,将龙玉自条凳上踹下来,连带着把龙城的条凳也撞翻了,龙城忙爬起来,跪到边上去。
  傅怀已是自傅青峰手里抢过藤棍,“啪啪”地就抽下去:“你个蠢东西,没用的玩意,连翎儿都能给我弄丢了。”
  “龙玉该死。”龙玉跪伏于地,叠声应错:“龙玉已命岚儿、冲儿和决儿暗中缀着去了。”
  “爷爷不必担心,以玉翎的武功,应该不会有危险的。”龙城小声替龙玉求情。
  “你还跪在这里做什么?”傅怀骂龙城,拿了藤棍点龙城:“还不滚出去,去接应那几个孩子。”
  “是。”龙城得令,立刻“滚”出去了。
  龙玉满心郁闷,好你个傅龙城,倒是借了这大好机会遁了,完全不理你大哥我了。
  傅怀将藤棍扔给傅青峰:“去换了蛟鞭来,给我打烂他的皮!”
  跪在旁侧思过的龙烁也是蹙眉,紫裳已经被龙夜所杀,只剩一个上官无伤也成不了什么大事的,如何还要抓了玉翎去呢?
 

☆、第195章 此情不待(上)

  傅龙城来到院子里;逐一点名。先吩咐傅龙璧:“飞云堂的消息仔细整理一下,稍后呈报爷爷。”
  傅龙璧领命而去。
  “龙羽带龙星、龙夜和龙裳去采薇堂;仔细审问,一丝细节也不许隐瞒。”
  龙羽等四人一起欠身,告退。
  “龙悔带龙错去静思堂,将这些日子的错处逐一审过。”龙城又吩咐龙悔。
  龙晴不由叹气,错儿自来了傅家,可是与静思堂结缘了呢。
  龙悔、龙错领命而去。
  龙晴也有些哆嗦。大哥这意思,就是大战结束后,开始论错行罚了呗。
  “龙晴带小卿和燕月去寻玉翎,其他弟子各司职守,不可掉以轻心。”
  众弟子应诺一声,各自告退出去。
  龙城轻叹了口气,整整衣襟,又往堂上行去。
  正堂之上,傅青峰的鲛鞭依旧带着风声落在跪伏于地的龙玉身上,龙玉便是咬紧牙关不曾呻/吟,只是身体承受能力已是到了极限了。
  龙城决定还是由自己换下龙玉大哥吧,否则等龙玉大哥日后寻起错处来,这“见死不救”的罪名落实,自己少不得也会被他拍得皮开肉绽的。
  这种惨痛教训,龙城自然是经历过的,虽然各种冤屈,可谁让龙玉是哥哥,你是弟弟呢?实在是没处说理去了。
  龙晴、小卿和燕月疾行出府,去寻玉翎踪迹。
  玉翎同意跟上官无伤去换仙儿,当然要自封武功,甚至便是断水剑也交给了燕杰,未曾携带。
  这也是最令傅怀,甚至傅龙城担心的地方。玉翎虽然武功高,可是江湖阅历浅,落到上官无伤那种老油条手里,许是连骨头都被吞了。
  小卿也很郁闷。玉翎这个蠢东西,怎么就不多动点脑筋想一想,人家指名道姓地让你去当人质,一定是有所图谋的,你还真是甘之如饴地就随了人家的心思去了。
  按小卿的猜测,一定想要得到玉翎的人,该是木游君。小卿见过木游君,总觉得他是心思不正之人。小卿也有几分懊悔,自己真是太大意了,早该告诫玉翎防范的。
  作为紫裳的党羽之一,木游君似乎并不是太重要的角色,但是经飞云堂的线报,和各种消息佐证,小卿认定,这个木游君在紫裳一宫内的身份地位,应是远比看起来要重要得多了。
  小卿的猜测一点也没错。上官无伤正是按木游君的授意,让玉翎来做人质。而上官无伤肯听从木游君的命令,原因也很简单,木游君就是血毒之蛊的施放者,上官无伤的性命就掌握在木游君手中。
  玉翎与上官无伤退出上官世家百里,就凭空消失了。缀在后面接应的云岚、云冲和云决,几乎是在转瞬之间就失去了他们的踪迹。
  云岚命云决速度回报,他与云冲继续在附近寻找。
  云决的烟花信号刚刚打出,龙晴带着小卿、燕月就及时赶到了。
  龙晴命大家附近寻找,一有线索立刻烟花示警。龙晴的话音刚落,东方已有一蓬烟花升起,正是傅家示警烟花。
  “我去看看。”燕月的动作比谁都快,话音未落,人已没了踪迹。
  龙晴带着小卿和云决亦往烟花升起的方向跃去。
  玉翎跟着上官无伤走进一片林荫地,地上忽然现出一个大洞来。上官无伤对玉翎笑道:“进去吧,有人在等你。”
  玉翎从地洞口走进去,是一段长长的石梯,待整个人没入地洞之中,洞口又无声无息地合上了。
  地洞之中当然别有洞天。很宽阔的地下房间,大小竟与傅家采薇堂相若。
  “玉翎,你来了!”一个消瘦的青衣男子迎了过来,神情很有些激动。
  玉翎微退后一步,看着面前的青衣人,好像是有些眼熟。
  木游君的心有些受伤,玉翎竟是连自己是谁好像都忘记了。“我是木游君。玉翎不记得了吗?”木游君只能自我介绍。
  “木游君?”玉翎想起来了:“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依旧在为姊妹宫做事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