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58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5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而且,舍妹的安危,也还请六公子多多上心。”木狮再欠身为礼。
  “龙夜、龙裳先去看看吧,自己惹的麻烦,自己去处理。”龙星克制着自己的怒气,想起今日的秘制豆腐,味道确实独特,如何家里的厨房便做不出来。
  龙夜、龙裳忙欠身而起,躲过一时算一时,别说只有几十个武林人士,便是上百上千个当面,也不会有面对五哥来得可怕。
  “家里一切安好,三叔已办妥了差事回来,只是今日一早,又奉师父命,带着小莫、燕文和燕杰赶去关外了。”小卿恭声禀着家里的事情。
  “赶去关外?四哥那里有什么变故吗?”龙星也很好奇。
  “四叔倒是安好,只是行止上似乎不能令师父满意。”小卿抿了下唇,道:“师父已有极重的处罚吩咐下来,命三叔带着鞭子去的。”
  龙星不由蹙眉,又是担心,又是无奈。
  “师父也有话吩咐五叔。”小卿将身子立得更直。
  龙星欠身:“龙星恭领大哥训责。”
  “乾坤钥匙一事不必太过在意,将无忧、莫愁尽快送至端木家,五日内折返归家。”
  “是。”龙星再欠身。
  “侄儿僭越。”小卿一身的汗。他虽知五叔这声“是”和行的这个“礼”是给师父的,依旧是浑身不自在。
  “师父命小卿和燕月随侍三位叔叔,事情办妥后,再一起返家。”小卿再欠身。
  龙星点头:“那就先歇着吧。今夜再起程。”
  “是。”小卿恭谨应了。
  龙星的目光落在燕月身上,忍不住笑:“你可以先办你的事了。”
  “是。”小卿欠身,终于去看还跪在地上当雕像的燕月。
  他和龙星聊了半天,燕月只能跪在那里当背景。如今终于有幸进入老大视线,老大那淡淡的笑容,却让燕月觉得还是当背景幸福。
  “师兄金安。”燕月躲闪着小卿的目光:“小弟知错了。”
  “侄儿僭越。”小卿对龙星欠身:“五叔若没有其他训责,侄儿确实想和燕月说些事情。”
  龙星瞧燕月哆嗦的神情,很是好笑,燕月立刻看龙星,目光中各种祈求,各种希冀,各种委屈。
  “领里屋子去吧。”龙星忽略了燕月伤心绝望的神情,只吩咐小卿道:“总是客居在外,莫弄出大的响动来。”
  “是。侄儿谨遵师叔吩咐。”小卿欠身谢过五叔,便当先穿过垂帘,往里屋去了。
  燕月再看五叔一眼,只得认命地爬起来,穿过垂帘,去面对早已猜想得到的结局和疼痛。
  龙夜和龙裳步上正堂,原本还嘈杂着人声,立刻就静了下去,满堂满院的目光,就落在他们两个身上。院子中的,也移步,拥挤到了厅堂上。
  木游厦笑着,将龙夜、龙裳引荐给在座的一些江湖上声望隆重的武林前辈。龙夜、龙裳带着淡淡笑容,抱拳为礼。举止端庄大方,可圈可点。
  木游厦瞧了龙夜、龙裳气度,心中也是暗暗称奇。两人年纪虽轻,但是面对这些江湖草莽,毫不怯场,而且举止大方得体,态度不卑不亢,端得是一派大家风范,与两人来木家寻事时的骄横和在龙星跟前的乖顺完全不同。
  龙夜已经笑道:“各位前辈、兄弟、姐妹,乾坤钥匙确实曾被龙夜偶然所得,只是如今一时大意,被百花宫的小公主夏仙儿得去了。”
  龙夜的话,这些人当然不信,于是有人便叫嚷道,江湖上就没百花宫这么一号人马;也有人劝龙夜将宝物拿出来,大家看看,好东西嘛,见者有份;也有人指责龙夜分明就是说谎,如此重要的东西,如何说被人得去就被人得去。
  龙夜笑对木游厦道:“木大侠,你也是见过仙儿的,你向列位解说一下如何?”龙夜叫木游厦木大侠,当然是指的他武当首席大弟子的身份,他说的话,自然代表武当,就不会有虚。
  木游厦只得站了出来,只是他还未来得及说话,只听一声轻笑道:“这事情,自然是我自己来说的好,就不麻烦木大侠了。”
  众人瞧去时,一名聘婷的少女,已在四个彩衣罗裳的女子护卫下,缓步走了进来。
  少女走到堂上,对着众人微微一笑,堂上立时鸦雀无声。
  “仙儿,你来了。”龙夜对上仙儿,不自觉地就笑弯了眉眼。
  小卿站在屋中。屋子收拾的整洁,一张大床,两把椅子,一张茶几,花瓶中摇曳着芬芳。
  未等小卿发话,燕月已是自觉地跪了,微垂了头,等着师兄发落。
  小卿看着乖乖跪着的燕月,踱步到他身侧,燕月不由有些瑟缩。
  小卿倒是鲜见燕少侠没挨板子时,就能如此乖顺,又忌惮着五叔方才所命“莫弄出大的动静来”的吩咐,强忍了要将燕月狂风暴雨一顿狠抽的冲动,伸手拧上燕月的脸:“你胆肥了,竟还给我偷跑。”
  小卿拧得用力,一下便是拧紫了。燕月自是不敢躲,忍着痛道:“燕月也是担心六叔、七叔。”
  小卿一脚踢在燕月大腿上,踢得燕月身子一斜,又忙跪稳了,道:“燕月知错。”
  小卿又狠狠踢了他一脚,却还是压低了声音道:“你是打量着我不敢打折你的腿是吗?”
  燕月只忍了痛不说话。小卿再踢几脚,便觉自己脚也痛。四处看去,只窗边另有一张书案,笔墨纸砚,另有一青铜蹲犀的镇纸。
  小卿将那青铜蹲犀放入手中掂了掂,分量极重。拿着那青铜蹲犀端坐在椅子上,低声喝燕月道:“滚过来。”
  燕月只得跪行过去,直到小卿的椅子边才停下来,瞧老大手里的镇纸,难道老大要用这个打自己吗?
  小卿指了身侧的桌子道:“跪这上边来。”
  燕月立时有些发懵,可是看老大的神情,哪有回旋的余地,只得慢慢站起,双手撑了桌子轻轻一按,已是双腿一起跪了上去,然后抬手,跪直了身体。
  真的好怪异。燕月跪在桌子上,立时便透过敞开的轩窗看到院门附近来玩穿梭的仆从。立时便将身子一矮,只是刚一动,便觉小腿肚子上有什么东西“扑”地砸落,痛得他一振,几乎痛呼失声,总算及时忍住。
  正是小卿用手里的青铜蹲犀,一下砸在他的腿上。
  “跪直了。”小卿冷冷地吩咐,说着话,已将燕月的袍摆掀了开去。
  燕月大惊,难道师兄要让自己跪在桌子上褪衣受责吗?“师兄,老大……”燕月慌忙转身求情。
  小卿只是冷冷看着他:“转过去。”
  燕月只得转了身,跪好。
  “看你还敢不听我的吩咐乱跑,今儿就打折你的腿。”小卿说着,手里的蹲犀镇纸已是再砸落到燕月腿上,“扑”地一声,声音沉闷,也不太响,却是险些将燕月的骨头砸断了,燕月又是疼得一抖,强忍住了。
  小卿手里的蹲犀镇纸已是一下下砸落下来,不快,却是极重,倒像是在夯地基般,痛得燕月冷汗淋漓,却不敢稍动。咬着牙忍着痛,心里总有一丝安慰,虽然腿是要断了般的疼,可总算没让自己跪在这高处褪衣,实在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第58章 批量供应

  打了十下;小卿停手。累。他抬头看燕月;燕月微垂了头;额头上有一层细密的汗珠,轻咬着唇,眸中的痛楚清晰可辨。
  这还是第一次,燕月明明是跪着受罚;却需自己微抬了头去看他,所以对他的委屈和隐隐看得就更为清晰。
  小卿轻叹了口气:“滚下来跪着吧。”
  燕月保持着跪姿,轻飘飘地直接从桌子上跪落于地;小卿心底不由暗自喝彩;燕月的这身功夫实在够亮;只是也实在太过招摇。
  “谢师兄轻责。”燕月忍了痛,谢罚。
  “师父本是命我要打断你的腿的。”小卿淡淡地道。
  燕月惊惧地抬头;道:“师兄。”
  小卿用手点了燕月的头:“明吩咐你老实在家待着,只等三叔回来,就要回去关外的,你偏偷跑了出去,可是故意抗命不遵?”
  “师兄。”燕月还是这两个字,微垂了头,又抬头:“师兄不是求了师父免了燕月的差事,直接别去得了呗。”
  小卿倒是被他气笑:“就是免了差事,也得有始有终。总要给武家牧场一个交代。你还能直接消失不成?”
  燕月理所当然地道:“只要师父、师兄不管,我便是直接消失,那武家牧场又能奈我何?”
  “你看你这张狂的样子。”小卿抬手,燕月不由微微瑟缩,小卿却难得地并没有打过去,打耳光的声音实在是太过响亮,还是算了,小卿再拧上燕月的脸:“你就不能给我收敛一点点?”
  “师兄,小弟知错了。”燕月痛得咧嘴,再拧就拧烂了,可怜我英俊非凡的脸啊。
  “不过是平白地多赚一顿好打。”小卿用手胡噜一下燕月的头:“怎么就是不听话。”
  “反正躲过一天是一天。”燕月轻拽一下小卿的袍袖:“师兄给燕月求情了?”
  小卿听了又气,扯回袍袖,一个耳光打过去,将燕月的头打得一偏,“啪”地一声,分外响亮。
  “对不起,师兄。”很痛,燕月偷偷用舌头舔舔嘴角。
  他知道师父的脾气,师父气怒时罚下重责,小卿师兄必定是要求情的,所以那一顿好打,当然是落在了小卿师兄身上了。不仅如此,必定还要罚下管教不严、放纵师弟的错处。
  “四叔在关外行事,已经惹了师父气怒,你若还敢跟着添乱,你这身皮可是真不用要了。”小卿冷冷地道:“师父既然许诺要免了你的差事,你就安安分分地等着师父安排,再敢自作主张,节外生枝的,不用师父下令,我便先打折你的腿。”
  “是。燕月不敢。”燕月应,终于还是忍不住用手揉揉脸颊:“师兄不是答应我娘要少打我的板子吗?又下这么重的手。”
  小卿看看他的脸颊,燕月往自己身后瞄:“是我的腿,小腿上的肉一定是被师兄砸烂了,痛死了。”
  “活该你。”小卿忍不住又踢他一脚。
  燕月垂了头,不说话。
  “你给我乖乖地,等六叔、七叔的差事办完,就回关外去。”小卿很有些无奈:“师父那的板子给你记着呢,若是你这趟出来没出什么纰漏,便不罚了,否则可是要加倍,便是我也要陪着你一起受罚。”
  小卿坐下了,随意问道:“你出来也不过是这一天的功夫,应该还没做下什么错事吧?”
  仙儿人长的美,功夫也俊,第一个不知死活冲上来想抢乾坤钥匙的江湖人不过是一个照面,就被扭断了脖子,死在当堂,其他的人,便都各怀了心思,不敢妄动。
  仙儿手上托着乾坤钥匙:“怎么打开机关?”她笑吟吟地看龙夜,完全不顾忌其他人或贪婪,或诡诈的目光。
  “很简单。”龙夜很自然地将乾坤钥匙拿过来,手指灵活地转动着盒子上的机关,左拧右转,看得人眼花缭乱,“啪嗒”一声,小黑盒子一下变成了一个黑黝黝的多棱体:“好了,给你。”
  龙夜将乾坤钥匙放到仙儿手上。仙儿真有些意外:“看来,你倒是很在乎那位木姑娘的死活,真肯将这么贵重的东西拱手相送。”
  龙夜笑:“是我家龙裳很是在乎那位木姑娘的死活,我自然不能让他担心。”又暧昧笑道:“我也是不愿你伤心而已。”
  仙儿脸色蓦地一红。
  旁边的木游厦忍不住叹气,怎么好好地,又成了一副白痴的模样。
  如今乾坤钥匙机关已除,自然是到了抢夺的时机。场上众人各怀心思,蠢蠢欲动。
  仙儿却根本不惧,也没有出手的打算,她只是笑着说了一句话:“若是我和乾坤钥匙有失,你们就再也见不到木蝶依姑娘了。”
  虽然这堂上的绝大多数人根本不在乎谁是木蝶依姑娘,也更不会管她的死活,但是木家和龙夜、龙裳绝对不会不管。
  龙夜笑道:“大家请稍安勿躁,待这位仙儿姑娘离开,我自然会给大家一个非常好的,而且绝对满意的交代,这一点,木大侠可以担保。”
  木游厦郁闷,我什么时候说要给你担保了,你要我担保什么啊?可人家也是为了他的女儿才投鼠忌器,他当然不能明着反对。
  “若是还有人在这木家之内,想对仙儿姑娘动手,置无辜的木蝶依姑娘的安危于不顾,傅家和武当只怕也难坐视不理了。”龙夜还是笑,只是笑得有些冷肃。
  谁要是现在出手,就是要与傅家和武当为敌,况且又事关一个无辜女孩子的生死,那就是不仁不义,传出去也是让人齿冷。
  反正都知道乾坤钥匙被谁拿去了,离开木家,错开这时间,怎么抢都理直气壮,也不会得罪傅、木两家。谁也不傻,非得这时候去抢仙儿手里的东西。
  所以仙儿施施然地走了出去,和来时一样从容。只是心底里却是暗骂龙夜狡猾。如此这天下皆知乾坤钥匙在自己手中,要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