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60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6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师兄,玉翎知错了。”玉翎犹豫着,抿了下唇,一只手放在身侧,一只手放到腰间的盘扣上,窘迫得满面通红。
  轩窗四开,阳光很暖地照进来,满室明亮。总算他方才进来时,顺手把门关上了。
  小卿转过身来,看着玉翎:“衣裳都褪尽了。”
  玉翎扑通一声,双膝跪地:“玉翎知道错了,师兄饶玉翎这一次。”
  “老大息怒。”燕月不知玉翎到底做错什么,惹得老大如此气怒,便是在家中时,他也不曾命过玉翎褪尽衣衫受责的,何况如今还是客居在外。
  尤其是木家这种结构的房子,不知是不是因为岭南的气候太过炎热,还是木家人的审美观特别,这屋子建的,那叫一个薄,那院子里的花草,那叫一个少,惟一一棵垂柳,那叫一个矮,反正就是四面通透。
  小卿淡淡地笑:“果真是胆子大了,连前辈还以为你能听我的吩咐,却也是想错了。”
  “师兄,玉翎不敢,玉翎真的知道错了,求师兄……”玉翎的声音也颤抖了。
  “燕月你帮他,亦或是让我亲自动手。”小卿慢慢地,往前迈了一步。
  便是燕月的心跳也慢了半拍,他扑通一声跪在小卿身前:“老大开恩。”又回头去瞪玉翎:“还不褪了裤子趴过去。”
  小卿扬手,狠狠地给了燕月一个耳光,将燕月的头歪向一侧,唇边立刻就见了红。
  小卿冷冷看着燕月,到底只是冷哼了一声道:“滚一边去。”
  玉翎这才喘上一口气来,哪还敢再犹豫拧着,褪了长袍,只留了月白的小褂,解了盘扣,将裤子褪到腿弯,挺直身子趴在了春凳上,手支了地,将臀部正放在凳面上,并拢了修长的腿:“请师兄重责。”
  月白的小褂顺着身体往下滑落,露出玉翎紧致的腰身,趁着白皙的翘起的臀峰,是怎样一幅美丽的画卷。
  只是小卿并没有欣赏的意思,他手里的镇纸已是“啪”地一下狠狠打落下来,那镇纸仿佛直嵌入了玉翎翘起的臀峰中,再抽离开时,玉翎白皙的臀上便印上了红紫色的漂亮的云纹,看着有种特别的妖美。

☆、第60章 娶妻娶贤

  只是小卿并没有欣赏的意思;他手里的镇纸已是“啪”地一下狠狠打落下来;那镇纸仿佛直嵌入了玉翎翘起的臀峰中;再抽离开时,玉翎白皙的臀上便印上了红紫色的漂亮的云纹,看着有种特别的妖美。
  只可惜这美丽的景色很快便被淹没在一片杂乱无章的紫红色檩子中。
  玉翎撑着地,咬了唇;也不知是羞、是痛,俊逸绝伦的脸上绯红一片,冷汗涔涔地掉落下来时;才略见了苍白;只是唇上依旧绯红;如他白皙的腰腿之间,那片绚紫的臀峰。
  小卿打玉翎可是丝毫不留力道;镇纸抽下去,玉翎总是忍不住在听见那极轻微的“嗖”地风声时,便不自觉地绷紧了皮肉,然后“啪”地一声,随着声音接踵而来的痛楚让他的心都忍不住颤抖。
  玉翎擅于闯祸,又怕痛,只是玉麒待他太过疼惜和温和,玉翎便常忘了家法的无情和痛楚,只有在大师兄小卿这里,他才会真正体味到那种无法躲闪,无法运功相抗,又似乎没有止境,无法忍耐的疼痛。
  这痛楚让他委屈,也让他惧怕。尤其是此时,便是怎样疼痛、惧怕,依旧要用这种极羞辱的姿势,忍受老大狂风骤雨般的责打。
  温润的血滴落在地上时,小卿终于停了手。他将紫竹的镇纸轻轻划过最重的一道血檩,玉翎的颤抖那么清晰地传过来。
  “你错哪了,说给你燕月师兄听听。”小卿将镇纸横放在玉翎的臀峰上,走回书案后的椅子上,坐了,目光却是落在轩窗外的蓝天上。
  “玉翎,不该将挽晴扔入荆棘林中,让她自生自灭。”玉翎缓着气,应着错,泪珠已是滑落下来,他一动也不敢动,保持着这种姿势,似乎让臀上的伤更痛了,火烧火燎地。
  锦绣宫主连若若,也就是玉翎的娘,给玉翎选了一个妻子,是她的徒弟,叫挽晴。她希望玉翎能和挽晴生一个女孩儿,好继承锦绣宫宫主的位置。并且还堂而皇之地提了出来。
  差点没把玉翎气死。好在师叔们和师父也觉得有所不妥,所以婉拒了这个提议。
  连若若很是失望,又心有不甘。琢磨着这事必须得办,但是不能太急进了,她命挽晴去大明湖找玉翎,先做个丫鬟啥的,陪在玉翎身边,和玉翎培养一下感情。
  连若若不好意思再麻烦傅龙城,就给小卿修书一封,希望他能帮忙劝着点玉翎,顺便帮着照顾下挽晴。
  小卿接信后,只能苦笑。连若若把这事儿和师父提起来,那算是商量,顺不顺意的,没多大关系。但是修书给自己,虽然措辞客气,但那就是命令了。
  况且,这次连若若完全没有提让玉翎和挽情生娃的事情,只是希望把一个徒弟放到儿子身边侍奉或者照顾,怎么说,也都不过分,虽然那用意实在是太明显了些,而序曲又太不和谐了些,极其易让人反感,所以,可能就不会太顺利。
  小卿觉得还是应该向师父禀明此事,请师父的示下。但是傅龙城听了,只吩咐一句:“你仔细处理吧。”就将这烫手的山芋扔回给了小卿。
  小卿有些郁闷。
  无论从师父那里还是从玉翎那里论,连若若都是长辈,还是玉翎的亲娘,这事儿办明白了,应该;办不好,落下不是,就有违命之嫌。若是连若若不追究也倒罢了,真追究起来,师父的板子必定是少不了一下的要打下来。
  所以这事儿,一定不能出纰漏。小卿命玉麒,好好看着玉翎,别让那位晚晴姑娘难堪。
  玉麒纳闷,晚晴姑娘没来啊。
  小卿不由微惊。怎么会没来?看看信的日期,正好是自己带了燕月去了碧落十二宫的时候。难道出了什么岔子?
  玉麒也不知道。这几日来,玉翎一直在帮六叔龙夜看着他的夜工厂在赶制什么新玩具上市。
  小卿蹙眉,命玉麒速度去把玉翎抓回来审问。
  玉麒还没动身,铁翼阴沉个脸来了。
  真是巧了,铁翼在大明湖郊外的荆棘林附近,捡到了一个衣不蔽体,又渴又累,死里逃生的小女孩儿,经过妾氏雨荷的好一顿劝慰、安抚,小女孩儿才稳定了情绪,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叫挽晴,是被一个叫玉翎的无情野蛮而又粗鲁的小子点了穴道给扔进去的。
  荆棘林里除了虫蚁毒蛇,野猪也多,还有一些流浪汉、逃窜犯啥的。反正就是猛兽出没的原生态森林,藏污纳垢的凶险之地。挽晴虽然百般震惊,伤心,惊恐,无助,总算锦绣宫的保命绝招不少,才免于不幸,逃了出来。
  三天水米未尽,衣衫都给荆棘、树枝刮破,脸上被野蜂蛰了包,腿上被毒蛇咬了一口,打死了几头野猪,被刺猬和猫头鹰吓得不轻,另外险些被几个隐匿在荆棘林深处的逃犯奸污,吓得犹如惊弓之鸟外,挽晴还算安好。
  铁翼只是来告诉小卿一声,那位还算安好的挽晴姑娘,谢绝了铁翼将她再带来府上见玉翎的好意,已经启程回锦绣宫去了。
  小卿气得,拎了棍子先拍玉麒,你说你一天到晚都干些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知道。
  因了逐月的事情,他被小卿罚了每日抄写《山海经》一遍,连着抄了快一个月了,腿没折已经是奇迹了,每日除了抄书、正常的课业和执侍还一点没免,也一点不能耽误,玉麒自己这里还自顾不暇呢,所以玉翎那里就稍微放松了一些。
  虽然这都是玉翎的错,但现在玉翎已经奉了六叔龙夜的命令,赶往岭南送包裹了。老大抓不到玉翎的人,当然是拿他开拍,玉麒一点委屈也不敢有,只能咬着牙关硬挨:“老大教训的是。”
  小卿正拍了一半。小万来报:今日一早交班,未见燕月师兄踪迹。小卿不由觉得不妙,派小万去香溪那里查问,果然送来告罪便笺一封:燕月已于昨日趁了月色,去寻六叔、七叔了。
  小卿气得,顺手又拍上小万。小万可是十二分的委屈,这事儿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啊,我哪敢看着燕月师兄啊,我凑巧发现了而已。只是小卿气怒之下,他哪敢分辨,只得和玉麒师兄跪个并排,任由老大打了出气。
  这边正打得昏天黑地,师父傅龙城那里传下吩咐,让燕月明日一早,就随了三叔龙晴,一起动身前往关外。
  小卿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到师父跟前应错:不仅是跑了燕月不见,玉翎对挽晴姑娘也有些招待不周……
  龙城也无奈,只能吩咐龙晴先带别的师侄们出发,再让龙壁给锦绣宫主写信告罪,然后命小卿也去寻六叔、七叔,顺便抓回燕月和玉翎,当然了,也没忘了狠狠先拍了小卿一顿,让你不好好管教师弟,一天到晚地忙些有的没的……
  小卿也是咬了牙关,含冤笑纳了师父罚下的板子,心中难免腹诽,师父一定是故意要帮玉麒和小万讨回公道……
  燕月虽然心疼玉翎,也能理解老大的难处。尤其是玉翎对一个无辜的女孩子下了这样的狠手,老大拍他也是活该。所以,只在一旁瞧着,盼望着五叔快些回来,或是六叔、七叔那边忙完了,能过来这边看看。
  玉翎认了错,不知老大打没打够,不敢谢罚,又不愿也不想请老大重责,更不敢求饶,就只好闭嘴不吭声。
  小卿想起师父罚下的板子,又觉得屁股痛得厉害,站了起来,拿起横在玉翎臀上的镇纸,再抽下去,只拣着玉翎臀腿最嫩的地方狠拍。
  玉翎各种忍,还是忍不住,终于在老大再一次拍得他惨叫出声的时候,支不住身体,从春凳上滚落了下来。
  玉翎固然是吓得胆战心惊,燕月也不能再等了,忙上前一步,拦跪在玉翎身前道:“师兄打玉翎也够了,还是打燕月吧。”
  龙夜在和龙裳商量乾坤地图的事情。这乾坤地图是明夫人所得,放在傅家门前的石狮子中想要陷害傅家用的。
  明夫人只以为这是千佛寺无妄洞的藏宝图,却不知千佛寺无妄洞的宝贝就是这张乾坤盒宝藏的地图。
  只是傅家虽然解除了乾坤盒上的机关和剧毒,但是同样不清楚那地图所绘位置。不过这没有关系。龙夜早都让月冷描绘了下来,刻了模子,准备批量印刷。
  他现在担心的是,乾坤钥匙批量供应的事情,大哥那里会不会降责,如果不降责,他准备批量印刷乾坤盒地图。好东西人人有份,免得大家争抢,不利于武林和谐。
  但是现在,关键的是仙儿,美滋滋地拿了乾坤钥匙回去,然后蓦地发现,此物已经烂街……不知会不会对木蝶依有所不利,还是直接放了木蝶依回来。
  龙裳摇头道:“木姑娘不会有危险。”
  “你怎么知道?”龙夜笑龙裳:“你真的喜欢上那丫头了?”
  龙裳不由脸红,道:“我不喜欢。”
  “不喜欢,你还和人家同喜同悲,还拉人家的手?”龙夜笑得促狭:“还一副和人家心有灵犀的样子。”
  龙裳说不过六哥,只好道:“我听六哥的,若是六哥说喜欢,我就喜欢她好了。”
  龙夜不由晕:“这种事情,也让我替你说了算吗?”
  龙裳点头:“小弟一切都听六哥的吩咐。”
  龙夜笑得喘不上气道:“你倒是好说话。”
  龙裳怕六哥笑岔了气,端了茶给他,问道:“六哥还要娶仙儿吗?”
  龙夜不由呆住,道:“你为何想到这个问题?”
  龙裳道:“六哥在河边时,不是说要娶无忧、莫愁和仙儿的吗?况且,你已经与仙儿有了肌肤之亲……”
  “龙裳住口。”龙夜慌得去捂龙裳的嘴巴,一边探头看向窗外,还好,没有五哥无所不在的身影。
  龙夜伸手敲龙裳的脑袋:“什么什么肌肤之亲这种话,你是想害死我还是想害死你自己,也敢乱说。”
  龙裳揉揉头道:“难道不是吗?我去测仙儿心意时,便听她不停地这样说,所以,我也不敢细听。”
  仙儿这个死丫头,龙夜不由心中暗骂,难怪龙裳在她那里什么也测不出来,竟然是在心中想着这些,又有几分喜悦,仙儿那丫头,心里到底还是有我。
  龙裳瞧着六哥想得出神,便也陪他一起发呆。
  龙夜忽然又叹了口气,若是仙儿心里真的有自己,如何会偷去乾坤钥匙,陷自己于被动,还被五哥降责。
  “我知道了。”龙裳忽然道:“六哥一定是想娶陈伯的女儿吧。”
  龙夜更惊:“我为什么要娶陈伯的女儿?”
  陈伯是龙夜的夜工厂的技术顾问,有个女儿,与龙夜年纪相仿,很迷恋龙夜,心灵手巧,常送些可爱的小东西给龙夜,龙夜待她也很亲切。
  “六哥不是说,娶妻娶贤吗?陈姐姐很贤惠,而且六哥你也亲过她。”
  “龙裳,你可别胡说。”龙夜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