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66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6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小卿放了茶:“不用麻烦,你去把那桌上的掸子拿过来就行。”
  彩羽的鸡毛掸子,很漂亮,很结实,捆扎在一根两尺长左右的竹棍上,竹棍上了漆,打磨得很光滑,缀了吉祥坠子,斜插在窗前的桌子上的青瓷花瓶中。
  只做装饰,祈福平安的鸡毛掸子,柄长,柔韧,用来打人也再是顺手不过。
  燕月心里不由苦笑。这东西在木家时,就不曾见,可是端木世家是百年世家,家具摆设上自然也是追求复古完美,这鸡毛掸子就成了必备之物。
  小卿接过燕月奉过来的掸子,觉得还算趁手。燕月跪在那里,迟疑。
  小卿拿脚尖踢他:“既然愿意让我出气,还不褪了裤子趴好?”
  燕月不由脸色通红。
  小卿的耐心今日出奇的好,只是拎着掸子耐心地等燕月。
  燕月微垂了头,假装不知道老大在等他。
  小卿不耐烦起来,挥了掸子抽向燕月肩头,啪地一下,衣服上就见了红,燕月痛得一皱眉,小卿一个耳光打过来,又是一声脆响,燕月的唇边立刻就硌破了血口。
  小卿再反手,又是一个耳光,打得燕月耳朵嗡嗡作响。
  “想让我把你打成猪头,看着好看?”小卿的手心也火辣辣地疼。
  “燕月不敢求师兄手下留情。”燕月仄仄地道,反正求了也是白求,师兄想怎样打,还不是怎样打。
  小卿拿掸子敲旁侧的几案。
  燕月不由后悔,看那几案的高度,正是与轩窗平齐,如今虽然房门紧闭,却是轩窗四开,若是趴在那里,实在是有够丢脸,还不如方才就听师兄的话,在地上挨呢。
  就知道和老大拧着,一定是自己吃亏了。燕月琢磨如何能哄老大饶过自己这次。
  小卿已经一把拎起他来,直接按在桌子上,伸手去拽燕月的盘扣,燕月用手按紧了,小卿就用鸡毛掸子狠狠抽过去,三下过去,手都要抽断了,燕月只得松了手。
  裤子被一拽到底,本来是极暖的天气,燕月还是觉得出身后的凉意。反正已经如此,燕月埋了头,放弃抵抗。
  可是小卿还不满意,踢他的腿:“腿伸直了。”
  桌子有些略矮,燕月手长脚长的,伸直了腿,臀部的位置就有些不合适。小卿随手抓起椅子上的藤编蒲团,垫到燕月腹下。
  又凉又硬的蒲团顶得燕月极不舒服,可是小卿却觉得效果好:“还敢乱动。”随手一掌,“啪”地一声就打在燕月高高翘起的臀峰上,燕月吓了一跳,不太疼,可是脸上烧得厉害,吓得再是一动也不敢动。
  燕月的臀腿上,凌乱着青紫的伤痕,尤其是两条小腿上,仍可看出清晰的十几条青紫,那是前几天,小卿用青铜镇纸打过后,留下的伤痕。
  小卿并没有问,燕月就也不曾上药,若是涂了紫莲露可就更疼了,燕月不想受那罪,反正只是青紫而已,两三天也就消散了。
  小卿已拿了掸子一下子抽下来,这一下是实实在在尖锐的痛楚,燕月虽是早清楚这种疼痛,依旧是害怕,这只是开始,随后一定是越来越痛的,更不知这样的疼痛会持续多久,会演变到怎样的程度,自己惟一能做的,就只能是忍受。
  “疼吗?”小卿问。
  燕月不由一愣,没有回话。
  “啪”“啪”“啪”一连三下,又狠又快地抽落在臀峰上,那处本是有小卿红红的掌印,如今打散了掌印,肌肤上缓缓地鼓出了一条檩子。
  “疼吗?”小卿再问。
  燕月抿了唇,忍痛不答。
  小卿扬手,带了内力,“啪”“啪”“啪”地又是三下,却是都落在那条檩子上,第二下落下来时,檩子已是绽开了血花,可是小卿的第三下,仍是落在了那条血痕上。
  燕月的身体不可抑制地一抖,一声惨呼被他硬生生地含在嗓子里。冷汗已是掉落在桌面上。
  小卿没再问,只是用掸子的手柄轻轻点在那道伤痕上。
  “疼。”燕月哑了嗓子回答。
  小卿又拿了掸子去抽那些已经消了肿,却还残留着青紫印迹的肌肤:“知道疼,为什么还不消停?”
  一下下,将那些印迹俱再抽肿了起来,然后,在那些肿胀处再抽下去。
  “师兄。”燕月疼得颤抖,终于低头:“燕月知道错了。”
  不过燕月并不知老大要寻的是哪个错处,只怕说多了,更是麻烦,便住口不说。
  “每次都是做过之后,非挨了打才知道错。”小卿再狠狠抽过去。
  燕月只能咬了牙忍。
  “是你将残穴法教给玉翎?”小卿再狠狠地一下,抽在燕月臀胫处。
  燕月缓了气,道:“是。”心中却纳闷,老大怎会知道,难道玉翎点了谁了?
  一个“是”字应下来,小卿手中的鸡毛掸子就落得更狠,这种点穴手法过于阴狠,也是燕月在关外习得,小卿早严命不许使用,燕月是没用,却传给了玉翎,玉翎就练得纯熟,没事点瞎别人的双眼。
  “咔嚓“一声,鸡毛掸子折成了两截。
  燕月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惊喜。原本还一直恨这鸡毛掸子怎地做得恁地结实,如今总算是断了。只是这惊喜之情,稍瞬即逝,臀腿上的疼痛已经叫嚣地淹过来。
  小卿扔了鸡毛掸子:“你的这顿打先记着,等回家再家法收拾你。”
  燕月心里苦楚,便是挨了这些,也都是白挨……毕竟鸡毛掸子,还不算是家法,虽然抽在肉上,也是那么难以忍受的疼。

☆、第67章 师弟难为

  玉翎回来的;比小卿想像中慢。燕月已经在窗边跪了盏茶的时候。
  碧落十二宫的擎羊正跪在地上禀告查探到的消息;玉翎不敢打扰;也在旁边跪了,等着师兄吩咐。
  擎羊禀告道:“离兴坪不远的一个小镇子里,昨天有人谎报火警,好像是两个年轻的武林中人;还踩塌了两处民房,跑掉了。”
  擎羊已经派人问遍了镇子中人,终于寻到两个目击证人;经过他们的描述、辨认;擎羊认为这两个人就应该是碧落天大人命他们查找的人。
  燕月按小卿的命令;绘了六叔、七叔的画像给碧落十二宫和天盟分舵的人,让他们打探、查找两位叔叔的下落。燕月的画技与月冷比的话当然相差甚远;但也算得上是技法极佳了,三笔两笔勾勒下来,也极是传神。
  擎羊已经给了目击证人一大笔封口费,让他们隐瞒此事,不得向官府报备。因为谎报火警可是重罪,县衙里已经派了人追查。天盟分舵的人已经出资捐赠,用以修缮那几处被踩塌的民房。
  “小镇子里另有两户人家忽然外迁,属下等去查探过,其中一间房门的门板是被从门内被人用掌力或是身体撞碎,屋内地上有一小块儿血迹,有一小摊茶迹,其他物品摆放整齐。”
  小卿微点了头:“血迹如何?”
  “属下从痕迹和形状看,疑似从口中吐出,但是未夹杂有内脏碎块,只是清血,属下推断,应是被人掌力所伤,气血喷涌而至,但是所受之伤不会太重。”
  擎羊在碧落十二宫负责刑司,对这些推断其实十分有把握,只是碧落天大人跟前,他不敢将话说得过满,以免获责。
  小卿心下稍安。这两人应该就是六叔、七叔,不论是被何人抓去,总算是有惊无险,暂时脱困。
  “碧落十二宫的人手与天盟的兄弟已经开始在附近查访,若有消息会立刻回报大人。”擎羊略顿了一下,接着禀告道:“兴坪附近确实有隐藏的势力暗中行动,凡可疑之人,皆以被属下诛杀。”
  擎羊有些忐忑。碧落天大人的命令,是要尽快找出画中之人。他们在查访线索时所遇到的可疑之人,当然也是在搜索碧落天大人要找之人,无论他们有何目的,死人总是不会对自己的任务构成威胁。
  小卿当然知道擎羊的心思。碧落十二宫执行命令,本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完成任务,当然也不会顾及任何人的性命。
  “死了多少人,没关系。只要是该死之人。”小卿淡淡地道:“若是滥杀无辜,”小卿的目光落在擎羊身上:“规矩,你是知道的。”
  “是。”擎羊心中惊惧,手心里已全是冷汗。
  “下去吧。”小卿淡淡地道:“还是找人要紧。”
  擎羊这才叩首而起。
  “等等。”小卿忽然喊住擎羊:“将你的鲛鞭给我。”
  “是。”擎羊又屈膝跪地,将背上的一个木匣接下来,打开匣盖,拿出一柄软鞭来。软鞭的青铜手柄上缠着紫藤,柄头上,镶嵌了一颗南珠。
  鞭子由鲛筋编结而成,鞭结很粗,又柔韧非常。擎羊是刑堂堂主,珍藏的刑具很多,这跟鲛鞭也是他心爱之物,也是上任刑堂堂主,擎羊的师父陨尘,用来惩罚弟子所用。
  陨尘的徒弟很多,但是值得他亲手教训的,便也只有擎羊、龙池、凤阁和宋南四人,他们四人,都曾挣扎辗转在这鲛鞭的肆虐之下,他们四人,也是碧落十二宫臣服傅家后,得以保全性命为数不多的几人。
  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杀戮尚轻,另一方面,当然也是因为师父陨尘的庇佑。陨尘如今被囚禁在碧落十二宫的地下囚室,不见天日。陨尘的鲛鞭就送给了擎羊。囚室的囚犯当然不能还留着武器或是鲛鞭。
  可是擎羊并不敢拿这鞭子做武器或是责罚别人,一直带在身上,是陨尘的吩咐,可以警醒他们少犯错误,或是当他和龙池、凤阁或是宋南犯了错处,需要去向陨尘请责时,随时可以将鲛鞭奉给陨尘而已。
  小卿当然知道这些。陨尘是极特殊的犯人。是师父傅龙城下令囚禁,小卿这个碧落十二宫的主人,对陨尘也不敢太过无礼,但是借陨尘的鲛鞭来用用,也许算不上失礼。
  “过两天就还给你。”小卿接过鲛鞭,他确实有些用处。
  擎羊当然不敢反对,再拜了一礼告退出去。心下很有几分庆幸。至少,碧落天大人借去的鲛鞭,并不是要用在自己身上。想起鲛鞭落在身上的疼痛,擎羊还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玉翎知道老大的鲛鞭干什么用,他跪在地上,已经看见燕月师兄肩上的血迹和唇边的伤痕,也猜想得到师兄臀腿上的痛。
  毕竟是断了两截的鸡毛掸子还躺在地上,明晃晃地诏告着在自己奉命外出时,这里发生过了什么。
  在客栈时因为事发突然,老大并不曾罚下自己,先忙着去找六叔七叔,想来心里烦躁,才先打了燕月师兄,如今六叔、七叔虽然并未寻见,应该也不会有太大危险,这回师兄就有的是时间来教训自己。
  “怎么去这么久?”小卿将鲛鞭放在桌子上,端了茶问玉翎。
  鲛鞭的手柄落在桌子上,轻微一响,动静不大,却是吓得玉翎忍不住一惊,忙收蹑了心神,回师兄的话。
  玉翎回到偏厅时,那只师兄看见的小胖猫已经不知跑去哪里。他问了丫鬟,知道那猫是夫人的,原本很得夫人喜爱,可是最近半年来,却颇受冷落,任了它在府中乱跑。如今跑去哪里,就更不知道了。
  小丫鬟还是很热心地,领着玉翎找了一阵,厨房了,树稍了,后院水榭了……但是端木家虽然没有傅家大,也不小,想在这么大个院子里找只猫出来,还真不容易。
  况且每一个被问有否见到“猫”的下人都掩饰不了目中的惊奇之色,似玉翎这样的翩翩少年,如何竟对一只小胖猫那么感兴趣。
  甚至有的丫鬟还告诉玉翎,那只猫是夫人捡回来的野猫,已是老猫了,怕是近不得生人,府里还有很多其他各种小猫,也都非常可爱。
  把玉翎郁闷的。他很喜欢狗,其实也不是不喜欢猫,只是有点害怕。小时候,龙婆婆养的一只猫生了很多小猫,他偷偷领着玉翔去看,并趁婆婆不注意的时候,拿了一只小小猫放怀里玩,正当他将小小猫柔嫩的小爪握进手中,给玉翔去摸时,老猫不知从哪里钻出来,过来就是一爪子,玉翎闪得快,那一爪子就落在了玉翔的小脸上。
  玉翔的脸上被抓得血淋淋的,玉翔哭得是上气不接下气,玉翎也是受了惊吓,想不到那么温柔可爱的小猫会有那么暴躁的脾气和那么锋利的小爪。
  玉翔受伤了,他这个小师兄自然要受罚,多亏龙婆婆求情,小卿师兄才将五十鞭子改成二十板子,否则非把自己的屁股也抽得血淋淋的不可。
  从那以后,玉翎就有一点点的怕猫了,他不觉得是怕,他觉得只是不亲近而已。
  所以其实玉翎根本不知该如何跟猫沟通的。但是老大的吩咐,他不敢不听,更不敢说不行。所以他只能忍受着那些小丫鬟各种惊奇的目光,满院子找那只小胖猫。
  终于,在马厩的干草堆上,发现了正晒阳阳的小胖猫。而且,正如那些丫鬟所说,小胖猫看见玉翎那帅绝天下的脸,也毫不买账,“喵”地一声,就弓起了身子,亮出了爪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