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67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6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弓起了身子,亮出了爪子。
  一直陪着玉翎找猫的小丫鬟很高兴,她以为玉翎会至少笑着说声谢谢,可是玉翎只是冷冷地道:“你可以走了。”
  小丫鬟特别失望,但也只能福了福礼,安慰自己,最少他和自己说了五个字,若是只说“谢谢”,才两个字而已。
  玉翎只盯着小猫,他想,是不是应该先说上一句:“你好。”然后他就说了,然后他就听见有人笑不可抑地道:“你竟然和一只猫说你好啊。”
  端木烨直起了身子,她正在给自己的坐骑刷毛,瞧见小丫鬟带着玉翎来找“小胖”,很有些好奇,想不到的是玉翎没瞧见自己,遣走了丫鬟,却是跟小胖聊天。
  小胖猫的名字就叫小胖,它嗖地一下,跳下干草堆,跳到端木烨身边,端木烨弯腰抱起了它:“小胖别怕,他不是坏人。”
  “你不是也和它很熟。”玉翎冷冷地道。看端木烨安抚小胖的样子,分明就像朋友一般,倒是来笑自己这样打招呼的一句“你好”,真是奇怪。
  端木烨并不在意玉翎的冷淡,只是抚摸着小胖的头道:“你和它打招呼可以,不许欺负它。它已经很可怜了。”
  玉翎瞧着吃得肚满肠肥,毛色锃亮的小胖,看不出它哪里可怜。
  “我有几句话问它。”玉翎冷冷地道。他其实只要一招手,就可以用内力将小胖吸到手中,只是有些不敢。若是小胖给自己一爪子可怎么得好。
  端木烨却不觉得玉翎的话可笑,她自怀里掏出一包糖豆来,喂了小胖一颗,然后将糖豆递给玉翎:“小胖最喜欢吃糖豆,你喂它吧,等它和你有了感情,自然什么事情都会告诉你。”
  所以玉翎为了找到小胖,然后又和小胖培养感情,花去了一点点时间。但是这些话,他并不敢和小卿说。所以听见小卿问“为什么去了这么久”,也只能垂头:“玉翎知错。”
  小卿点头:“你的错处多了,一会儿一起罚,先拣紧要的说。”
  “是。”玉翎压下心中忐忑,将自己查到的事情一一汇报。
  端木夫人和端木长风一向很恩爱。两个人也并不是没有子嗣。端木夫人曾产过一子,孩子尚在襁褓中时,端木长风被仇家追杀,混战之中,孩子失踪了。
  端木夫人伤痛欲绝,从那以后,就不曾再要孩子,端木长风也觉愧对妻子,也发誓若不找回失散的儿子,宁可无后送终。
  端木夫人和端木长风虽然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可是如今已过了三十年,失散的儿子依旧音讯皆无。端木长风以为天意如此,可是端木夫人却不肯放弃,甚至每年,都要花上数月时间,亲自外出寻找,端木长风感叹夫人当娘的苦心,也从不拦阻。
  小胖就是五年前,端木夫人外出寻找儿子时捡回来的。小胖本是只弃猫,快要饿死了,被端木夫人所救,带回端木府中,各种疼爱照料,小胖才又活蹦乱跳起来。
  正当小胖以为遇到了贵人,过上了有人爱有人疼的幸福生活之后,端木夫人再又一次外出寻找儿子无果回来之后,就变了。这大概是三年前,端木夫人不喜欢小胖了,甚至还有些讨厌它。
  有一次因为小胖不小心进了端木夫人的内室,还险些被她拍死。幸好有端木烨还照顾着它。
  玉翎不想多听小胖诉说它与端木烨的主仆情意,直接问它可看到今日偏厅中发生的事情。
  小胖考虑了一下,要求晚餐吃一整条烤鱼。玉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它。
  小胖告诉玉翎,正是端木夫人带着两个贴身的丫鬟,那时这附近的丫鬟都先后被叫去后厨帮忙,或是叫到花园里去,趁了没人的空挡,夫人的贴身丫鬟才用夫人专用的软轿带走了偏厅里的两个人。
  夫人的软轿出门,当然无人敢查,况且,夫人的软轿都是直接从府里抬出去的,当然也没有人怀疑,而且夫人的软轿经常进进出出府里,也没人觉得这事情值得一提。
  “端木夫人。“小卿不由微微一笑,是不是做久了世家夫人,都会生出些事端来。比如明夫人,宇文敬的夫人慕容芸,或是孙二夫人,欧阳夫人……这些夫人,就没有一个是安分的。
  本来也是,这世家的夫人又哪有一个是省油的灯,武功、品貌、家世,哪一个又输了人,不过因为是女子,不过是因为当朝风气,还是夫纲至上,所以明着做不了什么,背地里就各种折腾。
  “端木夫人经常出府,是去哪里?”小卿觉得这个端木夫人极可能也是暗中加入了姊妹宫,那与她常联系之人,当然就应该是姊妹宫的人。
  “隔街的孟家。”玉翎恭谨地回道:“小弟问过端木烨,她并不清楚端木夫人曾去过孟家,端木夫人的行踪一向不许人问的。”
  小胖虽然不再得端木宠爱,可是也常留意端木夫人的举动,有那么一两次,看见夫人的软轿出府,就跟了去。
  还是做小猫好,谁会怀疑一只小猫还会泄密呢。
  小卿忽然发现,他以前有些太疏忽了,玉翎这种天赋以后实在应该善加利用才是。
  “燕月起来吧。”小卿命燕月起。
  “是。谢师兄轻责。”燕月忍了痛站起。
  “你去看看端木夫人,再去孟家瞧瞧。”小卿淡淡一笑:“也不用急着去,先去里屋上了药再去。”小卿拎了桌上的鲛鞭,起身:“不要打草惊蛇,也不要轻举妄动。”
  “是。”燕月再欠身,只得进里屋给自己上药。
  小卿拿着鲛皮鞭子指玉翎,他已是等不及回到大明湖再抽烂玉翎的皮了,燕月听见师兄让玉翎选:“喜欢跪在地上,还是趴在桌上?”
  燕月不由叹气,师兄,你就不能怜惜师弟们一次,等回家了再罚吗?非得在外面就打得师弟们没脸,还得带着一身伤痛的伺候着。
  唉,师弟难为。六叔、七叔快点回来救命吧。

☆、第68章 闲人制训

  端木汐让龙夜、龙裳早些回大明湖去;免得家人惦记。
  龙夜是真的不想回去;他怕大哥打他:“大哥总是能找到各种你都不曾发觉的错误。”龙夜唉声叹气。
  “那最少也告诉你的侄儿们一声;免得他们担心。”端木汐给龙夜、龙裳舀粥,粥是端木汐亲手熬制,又香又软。
  龙夜和龙裳觉得非常好喝,龙夜大赞汐姐姐上得厅堂;入得厨房,请汐姐姐再慎重考虑一下自己或是龙裳“以身相许”的事情。
  端木汐只把他当成小孩,并不在意。
  “要是汐姐姐觉得我和龙裳小;不合适;不如考虑一下我家四哥。我四哥不仅英俊潇洒;武功高强,而且为人善良;从不欺负弱小,仗义行侠,幽默风趣,既不严厉,也不古板,特别适合汐姐姐。”龙夜把自家哥哥夸得天花乱坠,苦口婆心地劝端木汐。
  “嫁夫要嫁贤嘛,”龙夜跟在端木汐身后,看她洗碗,继续游说:“做丈夫的脾气好,大度,能赚钱养家才好嘛。我四哥就是这样万里挑一的好男人呢。”
  端木汐不由叹气:“你渴不渴?”
  龙夜确实有些口干舌燥,端木汐洗了一个桃子,递给龙夜,龙夜咬了一口,桃子很甜。
  端木汐开始收拾屋子里的东西,龙夜亦步亦趋。
  “我考虑一下。”端木汐瞧龙夜还想继续,忙将一个包裹递给龙夜:“今天是伯母的生日,我要回端木家给她拜寿,你和龙裳也跟我回去吧,家里现在一定是找你们找翻天了。”
  龙夜笑道:“不会,早上我和龙裳去溪边打水,已经被人看见了,却是没有来打扰我们,想是小卿手下的人。如今他该是已得了信了。”
  端木汐这才恍然,她方才出去收拾药材时还纳闷,怎么这原本偏僻的山凹里,忽然倒是来了这许多游人。那些人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的,端木汐倒是没有多想。
  端木汐笑道:“你的侄儿倒很有本事。”
  龙夜本是透过窗子向外看,忽然眉峰轻蹙道:“这又是什么情况。”话音未落,人已经闪出了屋外。
  龙裳正坐在桌子边,小丫鬟剥一个荔枝,他就吃一颗,如今六哥突然跑了出去,他也很好奇,忙也追了出去。
  龙夜已是领着两个女孩子走进了院子。
  “木姑娘?”龙裳惊讶地看到,穿着淡蓝长裙的小姑娘,正是木蝶依,只是她身上沾了很多血迹,帮着龙夜扶着一个同样浑身是血的女孩子。
  “汐姐姐,快救命啊。”龙夜半抱着那个女孩子。
  “龙裳,官儿为了保护我,被那些坏人打伤了。”木蝶依眼圈红红地,却是忍着泪,走到龙裳身侧。
  龙裳很想握着她的手安慰她,可是立刻就想起被五哥打的事情,忙把手背到身后,只点头对木蝶依道:“不用怕了,有我和六哥会保护你。”
  官儿受伤很重,端木汐一碰她,她就哎哟哎哟地叫,流了很多血,幸好遇到端木汐,捡回了一条小命。
  龙夜很奇怪,五哥不是命小卿安排碧落十二宫的人保护木家,怎么木家还会出事。况且,为什么要抓木蝶依。
  木蝶依也不知道这些事情:“爹突然被衡山派的人叫走了,然后晚上家里就来了好多人,将我抓走,被关在一个屋子里,可是昨天夜里,有个坏人,想要……欺负我……多亏官儿姐姐保护我,我们才逃了出来。”
  官儿的确是姊妹宫派去木家的没错,但是为什么要抓木蝶依,她也不清楚。不过,她在木家时,木蝶依对她很好,她总不能眼瞧着木蝶依受辱,无奈之下,只好彻底背叛姊妹宫,带着木蝶依逃了出来。
  龙夜不知官儿说得是真是假,不过官儿身上的伤可是真的。他听小卿提过官儿,一直在做丫鬟,但是好像有些八字不利,她的主子总是会遇到各种不幸和麻烦。
  好比明夫人死了,陈玄衣沦为小卿的阶下囚,当然,后来陈玄衣心甘情愿地加入小卿的碧落十二宫是她个人选择。还有木蝶依,莫名其妙地被人抓了,又险遭毒手。
  端木汐瞪了龙夜一眼,不许他取笑官儿,官儿伤得不轻,勉强说了这么多话,已经很辛苦了,况且她虽然曾为坏人做事,但是关键时刻还是能站对队伍,也很不易了。
  龙裳安慰木蝶依,剥了荔枝给她吃。木蝶依安安静静地吃着荔枝,又小声问龙裳道:“你现在对我这么好,刚才又怎么不让我握你的手?”
  龙裳将手掌伸给木蝶依,手心上还看得出清晰的印迹:“因为握了你的手被五哥看见,给打成这样,这两天才好些了,前两天还疼得厉害呢。”
  木蝶依将头贴过去,用嘴给他吹了吹,道:“你五哥好厉害,我知道了,以后不握你的手啦。”
  端木汐和龙夜的目光不由都落在龙裳和木蝶依身上,同时一笑,龙夜笑道:“我家龙裳好福气,找得到和他一样纯洁又乖巧的孩子。”
  端木汐也微微笑道:“木姑娘很单纯也很善良,与龙裳确实有很多共同之处。”
  龙夜看官儿好像睡熟了,问端木汐道:“你看官儿的伤势,可方便移动吗?”
  端木汐奇怪道:“你现在想走了吗?”
  龙夜点头:“她们两个这么巧找到这里,只怕姊妹宫的人很快会到。”
  端木汐道:“你的武功如何?”
  龙夜叹气道:“只能保自己逃命而已。”
  端木汐愣了半响道:“我的武功也是不济。只是,官儿此时的情况实在不宜移动。”
  龙夜道:“那只好再厚着脸皮找侄儿们来救命了。”说着话,也不再迟疑,走到门前,正想施放烟花,三条淡蓝色的人影已经跃了过来。
  “来了。”龙夜笑。
  小卿、燕月、玉翎已经进了院子,对龙夜、龙裳欠身问安。
  小卿正是今日一早得到的消息,两位叔叔不仅平安无事,还与端木家的二小姐端木汐在一起。
  小卿将这消息告诉了端木长风,就带着燕月、玉翎告辞,来接两位叔叔,早日转回大明湖。
  无忧、莫愁很想跟着小卿等再去看看龙夜和龙裳,端木夫人笑着拦了,说是府里还有些事情,要请她们两个帮端木烨的忙。
  小卿看端木夫人和蔼可亲,实在没有任何破绽。
  昨夜燕月去探端木夫人,也是毫无所获。孟家更是大门紧闭,说是日前已经阖家搬往他处了。
  燕月无功而返,小卿仍拎着鲛鞭在打玉翎。
  鲛鞭打在肉上极痛,鞭结很粗,只是青紫,却是不易见血,玉翎的臀上密布了青紫,肿胀得发亮,臀腿处的檩子也一层叠着一层,将玉翎痛得面色惨白,不停的颤抖。
  小卿依旧不依不饶。燕月当然求情,小卿就又顺手赏了燕月十几下狠的。然后将墙边装换洗衣裳的柳条筐踢翻过来,命玉翎跪在上面“晾刑”。
  又命燕月给自己煮茶,他累。
  玉翎虽是窘迫得要命,却从不敢质疑师兄的命令,乖乖地跪上去,跪直了,双手奉着鲛鞭,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