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72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7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龙夜想略移动一下,却险些扑倒在地,膝盖和腿本是麻木了,如今龙夜一动,那疼痛和酸麻立刻潮水般涌了过来,龙夜差点呻/吟出声。
  龙夜好生恼怒。自己从小到大也是没少被罚跪的了,不是早该练就铁一般的膝盖才对吗?为何还是这么不禁罚。这倒与小卿一样了。
  想到小卿,龙夜有些叹气,也有些担心。大哥虽然不常罚小卿,但是真打起来,并不比这些叔叔们挨得轻。
  难道大哥先去罚了小卿吗?那倒也好,该来的早是要来,早打完早养伤,总比在这里一直跪,跪,跪的强。等待痛苦的痛苦,实在也是一种更深层次上的煎熬,更是有够痛苦。
  只是龙夜不知道,小卿其实也是如他一样,仍是独自跪候在采薇堂里,忍受着痛楚和煎熬,满心忐忑地等待着师父的驾临。
  龙夜正羡慕小卿,大概已经结束了等待痛苦的痛苦,忽然听到脚步轻响,便是吓得心跳差点没停了。但是很快便又缓回来,微转头,惊讶:“五哥?”
  龙星“嗯”了一声,一抖长袍,在龙夜旁侧屈膝跪地,目光微垂,吩咐龙夜:“大哥来了,就乖乖认错、求饶。”
  龙夜应是,微侧了脸去看五哥,看到的便是一幅在月色下映衬着的极美的剪影。
  “五哥。”龙夜轻轻地叫了一声,又顿住。
  龙夜的心里稍有些安定。有五哥在,大哥想要落在自己身上的板子必定会被分走大半。
  龙夜觉得庆幸,又觉得惭愧:“对不起。”
  龙星瞄他一眼,龙夜立刻收声。
  龙星微垂了头,直直地跪着。
  龙夜也再不敢出声,也勉力跪得笔挺。
  其实龙星心里也害怕。以往他受罚,多半有三哥龙晴在,或是知道三哥就在附近,心里总觉得安稳,大哥的家法打下来,便也不觉得是那么难以忍受,因为,很快,就会被三哥抱进怀里。
  可是这次不一样,三哥已经远赴关外,去看四哥。而在跟前的,只有龙夜,还是弟弟。所以龙星就必须去做三哥常为自己做的事情,为龙夜担罚。
  龙星从未想过自己能在大哥盛怒降责时,可以求下情来,所以,一会儿他能做的,便也是让自己去挨更多的打,去分担大哥的怒气。谁让自己是哥哥呢,唉。
  龙夜暗自各种叹气,什么心剑之威,如今看来,分明就是心剑之祸嘛,而且,不仅祸害了自己,还连累了龙裳和侄儿们,如今,便是连五哥也连累了。唉。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让大家久等啊。总算更上一章。虽然这章还没有开始拍龙夜,只能算是序曲吧。
  实在愧对大家的厚爱啊。也感谢朋友们的霸王!让大家破费了。感谢金鱼和小悦,昨天看到大家丢雷,但是又码不出字来,真得好惭愧!!所以今天早上两点就爬起来码字……
  如果写得不好,还请大家多多体谅!
  下一章就会写到拍龙夜了,只是有点后妈,唉……修改中。

☆、第74章 心剑之祸(中)

  龙晴心切龙羽;所以走得很急;即便带着侄儿们;依旧是日夜兼程,甚少休整。
  所以,他离家不过十余日时间,已抵达关外。
  傅龙城听到龙壁禀过来的飞云堂的信息;鼻子差点没气歪了,啪地一掌就拍碎了桌子:“傅龙羽,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若不是因为龙羽在关外处理紫貂宝藏一事上有诸多不足;龙城也不会派龙晴去关外督办。龙晴当然也不会在此时不在家中。(龙羽在关外处理紫貂宝藏的故事可详见《傅家金龙传奇之紫貂血》)
  傅龙城不好迁怒龙晴;当然迁怒龙羽。
  龙壁被大哥吓得一句话也不敢多说;福伯忙欠身道:“大老爷息怒,我看七老爷暂时并无大碍;您也不用太忧虑了。”
  龙城何止是忧虑,简直就是惊惧了。昨日听到玉翎来报“七叔突然昏厥”,就把龙城吓了一跳,龙裳受责后昏迷,便是燕月的气息都无法令他苏醒。
  龙城急忙赶到,燕月抱着龙裳仍是一筹莫展,燕月脸色苍白,依旧在为龙裳输送内息,但是内息依旧是如泥牛入海,不起丝毫涟漪。
  “师父,燕月该死。”燕月对着师父叩首。
  龙城接过龙裳,也感觉得到龙裳体内有异,只是龙裳心跳还算稳健,虽是昏迷,气息也算顺畅。
  龙城不由沉吟,龙裳此时的模样,倒与小时娘亡故后不久,曾突发的昏厥一样。
  “你七叔没事的。”龙城安慰了燕月一句,命他和玉翎起来,便将龙裳抱回自己房内,小心地放到床上。
  龙壁、福伯、喜伯等也都闻讯赶了过来。燕月、玉翎随着众人进来,便跪在门侧。
  “玉翎可能瞧出什么?”龙城问玉翎。
  玉翎惶然摇头。
  傅龙城不由蹙眉。玉翎垂了头,又是惭愧,又是后悔。自己实在该在医道上多花些时间的。
  玉麒、玉麟和玉翎、玉翔平素跟着三叔龙晴的时候居多,龙晴医道精湛,四人跟着耳濡目染,也都精通医理。但是他们四个偏都不喜学医,故此,并没有深研。
  燕杰因为与玉翎交好,常在三叔这边耽搁,燕杰却是天资聪慧,而且对医道天赋极佳,故此,燕杰在医道上的成就倒是远在玉麒等四玉之上。
  如今龙晴、燕杰都不在府中,玉翎也是指不上,龙城才深切体会到医者的重要。
  龙城立刻命龙壁着飞云堂急讯召回龙晴。龙壁不由发呆,半个时辰前,刚接到飞云谍报,龙晴已经抵达关外了。
  龙壁眼巴巴地看大哥:“要召回龙晴吗?”
  龙城强忍怒气,没将巴掌扇到龙壁脸上:“不必。”
  可不是吗,等龙晴接到传讯返回,就是飞回来,也得五六天之后了。
  不过,龙城到底是气怒,才一掌拍碎了桌子,甚至还迁怒龙羽。要不是他在关外闯了祸,不知收敛,龙晴怎么会此时赶去关外。
  喜伯忙也劝道:“要不,先请太医院的的长老们来看一下。”
  龙城正要点头,床上的龙裳忽然呻吟了一声,他连忙走到床边,龙裳果真睁开眼睛,醒了过来:“大哥。”龙裳喊了一声,才觉出全身的痛楚来,忙想起身下床:“龙裳该死,竟然在思过的时候昏过去了,大哥重责。”
  龙城这才暗舒了口气。
  龙裳已是在地上跪了,痛得又是一头冷汗。
  龙城到底是心疼,走过来,运了功力将他虚抱起来,放到床上:“免了你思过了,趴着吧,大哥给你疗伤。”
  其他众人这才也喘上口气来。
  龙壁瞧瞧还跪在门口的燕月和玉翎,正琢磨着如何开口为他们两个求情,龙城已经沉声吩咐道:“燕月、玉翎的思过也免了,回房去吧。”
  燕月和玉翎这才松了口气,谢过师父轻责,告退出去。
  龙城、龙壁为龙裳上药,龙裳很快昏昏睡去。龙城再探龙裳内息,不由蹙眉。
  龙裳的内息,他是何等熟悉。如今不知何故,竟突然变得非常强大,仿佛突然之间,骤增几十倍之多。仿若一块顽铁,经过千锤百炼,如今已淬炼成锋利之剑了。
  龙城也不知是喜是忧。龙裳变得强大当然是好事,以后行走江湖,自然不会随意叫人欺负了去。可是龙裳忽然之间,有了这么强大的内力,不知对他的异能是否有所影响,若是如龙夜一般无法控制,那可真是隐忧无穷了。
  想起龙夜,龙城不由暗哼一声,光顾着龙裳,倒是没工夫去收拾他,平素瞧着就有些不靠谱,一天到晚胡说八道的,没有半分稳重的样子,只是觉得他年纪小,自己一直姑息放纵了,倒是惯得如此骄横的脾气,心无善念,竟敢视人命如草芥。这次非给他个十足的教训不可。
  又想起小卿。这小畜生,刚教训他没多长时间,还是这么胆大妄为,如此灵巧的心思,也不知用到正地方。便是将师弟们都带坏了。
  想到他在岭南群雄跟前,那唱作俱佳的表演,龙城根本没有半分欣赏的意思,真是恨不得立时就打烂他的皮,看他还敢自恃过高,妄想只手遮天。
  龙城本想再重重打他一顿的,可如今看来,还真有些分/身乏术了。龙夜和小卿都已是跪过一夜了,估计都是又怕又累的。唉,龙城觉得自己真是心软。
  “龙壁,龙星可回来啦?”龙城问。
  龙壁一直乖乖侍立一侧,听见大哥问话,欠身回道:“是。昨夜里回来了,小弟命他直接去静思堂跪侯了。”
  龙城瞧了他一眼。
  龙壁欠身不语,有些心虚。没法子,大哥要打龙夜,没人敢拦,他也不敢劝,只好再舍了龙星去,龙星怎么也比龙夜抗打。
  “你去采薇堂教训小卿,一百藤杖,再加罚一百戒尺,将谨言慎行这四个字,让他给我牢记在心里。”
  “是。”龙壁忙领命。
  “罚过了,也不必急着来谢罚,直接关入石室思过。”龙城微顿了下:“就用坝上的规矩。”
  “是。”龙壁再欠身,领命而去。
  用坝上规矩的意思,就是要跪荆棘。龙壁心下叹气,看来寒日峰上的荆棘是注定长不茂盛了。想到这里,忽然心中一动,便是小卿都赏了跪荆棘,那龙夜和龙星又岂能好过了。
  想到这里,龙壁忙招手让辕门处侍立的燕东、燕南过来:“去寒日峰多砍些荆棘来备用。”
  “是。”燕东、燕南躬身领命,心中都有几分恻然。
  砍荆棘来备用,当然不是观赏也不是用来吃的,当然是用来跪的。两人都知道五叔、六叔和小卿师兄正跪侯的事情,那么这些荆棘当然也是为他们准备的。
  龙壁又一次自作主张。龙壁觉得,跪荆棘总比跪碎瓷片强。跪碎瓷片的痛楚实在比跪荆棘要苦楚得多了。
  龙城走进静思堂的时候,阳光已经又暖暖地照在了龙夜和龙星身上。
  龙星倒还好些。龙夜已经是跪得四肢发软,口干舌燥了。他们一路匆忙赶回大明湖,一天一夜水米未进,如今又跪了半天一夜,龙夜还没昏过去,已经觉得是到了极限了。
  先听到龙城脚步声的,当然是龙星。
  龙星曾无数次跪在这里等待大哥的到来,等待大哥即将加诸在自己身上的捶楚和痛楚,所以,他对大哥踏入这院子的脚步声,尤为敏感和熟悉。
  “大哥。”龙星微垂头,问安。
  龙夜蓦地惊觉:“大哥。”他也喊了一声,难免有些颤抖。
  “这会儿知道怕了。”龙城的声音很冷:“去奉藤杖过来。”
  果真,不用辩驳,也没有机会辩驳,大哥就只是要打自己了。
  龙夜跪了一夜,无数次想像着大哥第一句话会跟自己说什么?然后自然要怎样回,才能让大哥有那么一点点不生气。
  可是,大哥看起来并不怎么生气,只是冷肃。龙夜就更惴惴然。
  “大哥息怒。”龙星出声。
  “啪”地一声,龙城一个耳光落在龙星脸上,便将龙星打倒在地:“想讨打,也不用急在这一时。院子里跪着去。”
  龙星再跪起来,半边脸已是肿了,唇边的鲜血也滴落下来。
  “龙夜知错,龙夜该罚。”龙夜再不敢有半分迟疑,立刻便想着去取藤杖。却是跪得久了,一动便忍不住哎呦一声,身子往地上倒去。
  龙星忙一把扶住龙夜,龙夜借着五哥的手稳住了身形,忙不迭地认错:“龙夜不是故意的,大哥恕罪。”
  龙城只是冷冷看着他们两个。龙星再不敢多说,收了手,跪行而出。
  “衣服都褪尽了。”龙城手一招,墙边荷花桶内的藤杖,带着轻微的水响,已经被龙城吸到手中。
  “是。”龙夜哆嗦。他当然知道傅家弟子受罚的规矩。只是大哥除了罚他和龙裳跪,抄书,或是执役,很少被大哥亲自责罚。即便偶有杖责,多是在知过堂或是大哥卧房之内,如今在大堂之上,褪尽衣衫受责,还真是第一次。
  虽然静思堂的院子里,除了大哥和五哥,并无旁人,龙夜依旧脸额发烫。阳光太过晃眼,龙夜褪去外衫,又解开盘扣,褪去裤子时,并不觉得冷,只是再跪好姿势时,便清晰地看见自己膝盖上的青紫。
  龙城手中的藤杖带着风声抽落在龙夜的臀上时,龙夜才觉得出寒意来,只是寒意转瞬即过,立刻变成了一种火辣辣的痛楚。
  这种痛楚还未变得清晰,另一下痛楚便又清晰地传过来。龙夜咬了唇,忍过这一下。实在还没有准备好,龙城手中的藤杖已经又砸落下来,龙夜忍不住浑身一颤,几乎呼痛出声。
  大哥打得好重。不过才三下而已。龙夜的身体已经随着这最后一下的痛楚,忍不住前倾了一下。
  龙城手中的藤杖便带着风声,一下下抽落在龙夜的背上,又快又狠,十下打过,龙夜才缓过一口气来,只觉自己仿佛被狂风淹没了般,背脊上也是断了的痛。
  龙夜却只能要紧牙关,尽量保持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