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78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7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四哥回来了。”龙星很是高兴。
  龙羽、禄伯、周棋还有燕文、燕云、燕杰等弟子奉了龙城之命,快马加鞭赶回大明湖。只是路上雪重,才耽误了几天行程。
  龙星迎到堂上时,龙羽已经在堂上喝茶,禄伯和周棋在下首相陪。燕文等弟子侍立旁侧。
  龙星给龙羽行礼问安。禄伯和周棋也站了起来。
  龙羽只是放了茶问他:“你歇了吗?”
  “不曾。龙星正在看书。”龙星答。心里好生懊恼,怎么四哥这么快便回来了,定是知道我罚龙夜、龙裳跪在雪地里,心疼了。
  “龙星罚龙夜、龙裳跪呢。”龙星垂头:“龙星这就去命他们起来。”
  “嗯,你去吧,不用着急过来,让他们两个更衣后,再去我的书房吧。”
  “是。”龙星这才敢站起,再欠身一礼,才下去了。
  龙羽便请禄伯和周棋也去休息吧,吩咐一应弟子除了执侍的弟子也都歇着去吧。
  龙星再次出现在龙夜、龙裳跟前时,两个弟弟都快冻僵了。龙星一手一个拎了起来:“四哥回来了。你们先回房去更衣,然后去四哥书房。”
  “谢……五哥……哥……哥……”龙夜冻得牙齿都打颤。
  龙裳也说不出话来。
  小井和小万忙扶着两位叔叔先回房去,泡热水澡,喝姜汤参茶,又各种按摩上药,足用了大半个时辰,才将两人打扮整齐利落了,送去见四叔龙羽。
  龙夜和龙裳见了四哥,扑通跪倒,眼泪倒是都先流了出来。
  龙星站在旁侧,不由蹙眉:“至于吗?做对什么了?委屈成这样?”
  龙羽也有些好笑,道:“几个月不见,还以为你们长大了些呢。”
  禄伯匆匆告进,道:“启禀四老爷、五老爷,坝上有紧急的书信到了。”
  龙羽展开信来,却是大哥亲笔,命五弟龙星速去太后那里请旨,以解坝上傅家弟子危机。
  “龙星。”龙羽顾不得理两个委屈的弟弟,将大哥的信交予龙星道:“你即刻启程,按大哥信中吩咐行事吧。”
  “是。”龙星欠身,接过大哥的信,心里可是高兴。若是等了老六、老七状告自己虐待,少不得要被四哥念呢,这下正好脱身。
  龙星告退而出,龙夜和龙裳才止住悲声,龙夜不由埋怨道:“四哥怎么这么快就让五哥走了,四哥不在的时候,五哥将我和龙裳都打惨了……”
  龙羽没时间听龙夜、龙裳告状,已是又吩咐了玉麒等弟子来,命他们分批赶往坝上。大哥信中之意,坝上怕要与玉家开战,故此遣派弟子听令。
  如今坝上除了大哥龙城,还有二哥龙壁、三哥龙晴,如今再派去龙星,天大的事情,也能办得妥妥得了。
  龙羽还是将几个得力的弟子都派遣了去。坝上的规矩大得很,少不得常有板子落下来,多派几个弟子去侍奉,便是有几个被打得起不来床,也有多余的弟子执事。反正家里也没什么事,不需要那许多人。
  所以,按龙羽的意思,除了与龙星一同出发的燕杰,便是玉麒、含烟、小莫和月冷,也一同遣往坝上了。
  此时坝上,因了云峥的事情败露,小卿孤注一掷,正大闹祠堂,可真是等着龙星救命呢。
  (第二卷完,请看本书第三卷《翩翩年少》)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卷为雁雁成行,仍是以傅家老六龙夜、老七龙裳为主线,讲述两人去岭南的故事。
  时间线为子庭和香儿回宫成亲后,直到龙城带傅家弟子从坝上返回。
  这期间发生的故事,都已分别成书完结。即:
  傅家与明家之战(详见《傅家金龙传奇之二姊妹宫》);
  傅家弟子剿灭绿萝、紫薇(休夫人)两宫的故事(详见《傅家金龙传奇之三少年游》);
  傅家在关外争夺紫貂宝藏的故事(详见《傅家金龙传奇之四紫貂血》);
  傅龙城带弟子去坝上祭祖的故事(详见《傅家金龙传奇之五濯香令》。

☆、第81章 初为人徒

  坝上的桃花三三两两地落了。在坝上的日子过得极快;转眼便有兼旬了。(兼旬的意思;就是二十来天吧。)
  再过三日;便是族长三爷爷傅惊的大寿,祝过寿后就可以回转大明湖了。这些日子也过得安静,龙城的心情总算有些恢复。
  龙城心情很好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心情很好。燕月就更觉得心情不错。尤其是师父竟然真会领着自己去喝糖水。想起来;还觉得心里甜丝丝的。
  小卿的心情也并不太坏,难得能安静地喝会茶。
  燕月进来时,看见老大面色平静地在品茶;熙宇笔直地跪在他脚下当茶托。
  也不知熙宇跪了多久;小脸上已是不停地滚落着汗珠;举着托盘的两只胳膊都在微微地颤抖。
  燕月心里叹气,只是恭谨欠身:“师兄金安。”
  小卿淡淡一笑:“坐。”
  燕月在旁侧欠身坐了;熙宇瞧了瞧燕月,并没敢出声。
  “你可以说话了。”小卿吩咐。
  “燕月师叔金安。”熙宇给燕月请安。
  “宇儿知错了,不该吵了师父冥思,请师父重责。”熙宇恭声请责,只是举着托盘的胳膊并不敢动。
  原来也是这个错处,燕月不由莞尔,想起自己初当老大的师弟时,也总是摸不清老大的脾气,什么时候老大喜静,什么时候老大要动,总是弄拧,也没少受罚。
  熙宇初为人徒,这些教训也是该受的。
  “五十戒尺。”小卿的目光扫向里屋的书案:“燕月打。”
  燕月欠身:“是。”心下却有些不满,老大到底还是苛责熙宇,竟是比罚自己等重多了,只是并不敢在此时求情,免得讨了更多的打去。
  燕月进里屋自书案上取了一柄紫竹的戒尺,走到熙宇身侧。伸手将他双手上的托盘先拿过来,放到旁侧几案上。
  熙宇并未穿长衫,上衣只是短袄,就哆嗦着用早都酸痛的手,解开腰间的盘扣,褪下裤子来,又趴好了。
  燕月便瞧见熙宇臀上姹紫嫣红的伤痕,好几处都破了皮,肿胀着。显见是自己在师父跟前侍奉时,又挨了不少的打。
  熙宇恭声道:“谢师父赏罚,请燕月师叔重重地打。”
  九支出来的人,受罚的姿势和规矩果真标准。小卿淡淡一笑,总算这些受罚的规矩倒不用重新教他。
  燕月的戒尺打下来,“啪”地一声,很清脆,但是绝对不重。
  小卿不由叹气:“且停了吧,请你含烟师兄过来执罚吧。”
  燕月有些后悔,难道放水放得太明显了:“师兄息怒,小弟第一次打侄儿,所以有些掌握不好分寸,师兄教诲就是,还是不要劳动含烟师兄了。”
  铁斩给龙城奉茶,龙城笑道:“难为你还爬得起来。”
  铁斩立刻表衷心道:“爬不起来也得爬起来,铁斩盼着能给大少爷再奉茶这一天,盼得脖子都长了。”
  龙城知道他跟着爷爷想必也是受了不少委屈,安慰他道:“那你以后就跟着福伯吧,福伯年纪也大了,以后多帮福伯的忙。”
  铁斩大喜,这是大少爷要栽培我当总管的节奏啊,而且,不用回到大哥手下当差,果真自己日求夜求地求菩萨,灵验了呢。
  燕月来师父跟前侍奉,给师父请了安好,龙城正在润笔,他也不敢打扰,退出偏厅去,看见铁斩眉开眼笑地趴在榻上晒太阳,便欠身问安道:“斩大哥好。”
  铁斩也笑道:“小月儿来了。”
  “小月儿”这三字,让燕月听了分外不爽,便提醒道:“斩大哥还是叫一声燕月就是。”
  铁斩“哦”了一声,道:“莫非小卿还是像以前那般,喊了你‘小月儿’三字,便要狠打?难怪你心理阴影太深。”
  燕月觉得这位“斩”大哥还是似小时那般,分外不会说话,只不理他。
  铁斩却是喜欢逗他,道:“你这次为小卿做主收了徒弟,想必他又喊了你‘小月儿’的名字。”说着话,去瞄燕月的身后,啧啧道:“想必屁股还肿得厉害,难为你还能没事人似的站在那里?”
  燕月微微一笑:“斩大哥的屁股不也是肿得厉害,也还能笑如春花,燕月也是佩服。”
  龙城正好迈步出来,铁斩立刻告状:“大老爷,你的徒弟又没大没小。”
  燕月也欠身道:“师父说说斩大哥,总是要找燕月的麻烦。”
  “我何时寻你的麻烦?不过实话实说。”铁斩瞪燕月。
  “我何时对斩大哥没大没小,也不过是实话实说。”燕月也瞪铁斩。
  然后两人一起看龙城。看龙城到底是向着谁来。
  龙城用手轻触了下额头:“你们两个还是六岁、十岁?怎么到了一起还吵个不休?是不是都再挨了板子才老实?”
  铁斩和燕月都垂了头。
  “铁斩歇着去吧。燕月跟我进来。”龙城转身进屋。
  铁斩和燕月对望一眼,火花四射,到底是不敢多说,一个往外走去,一个进了屋里侍奉。
  “以后不许对铁斩没大没小。”龙城边处理文牒,边吩咐燕月。
  “是。”燕月欠身恭应,觉得师父这几日果真是分外宠着自己,便是骂自己也不肯当了铁斩的面了。
  “师父,您要是不忙,徒儿有点儿事情,想和您说。”趁着龙城喝茶,燕月忙“有事启奏”。
  “什么事儿?”龙城笑道:“要是再想让为师带你偷溜出坝上的事情可免提。”因为龙城带燕月犯禁的事情,龙玉可是狠狠数说了龙城了一顿。
  燕月笑道:“不是这种事情。徒儿是想请教一下师父,关于教育徒弟的事情。”
  “教育徒弟?”龙城打量燕月:“你也想收徒弟?”
  “不是,不是。”燕月慌忙摇手,他才不会收什么徒弟来操那些闲心:“是关于大师兄教育徒弟的事情。”
  龙城不由笑斥道:“这几日真是惯得你没边了,你大师兄教育徒弟的事情我都不管,你又有什么意见?”
  燕月叹气道:“师父,您可不能不管,熙宇怎么着也是您名正言顺的徒孙,还是首席徒孙,您好歹也得多多疼惜他些不是。”
  龙城不由微微一笑:“师父最近很忙,你若是有什么好的想法和建议,不如与你大师兄亲自交流一下,或者更好些。”
  燕月轻吐了下舌头道:“徒儿不敢。老大这几日总算是不盯着我的错处了,我如何还敢与他去交流。”
  “师父很忙,你不好好侍奉着,饶的什么舌。”小卿缓步走了进来,冷冷斥燕月道。
  燕月不由一惊,好在前面关于教育徒弟的事情,不曾给老大听到,否则,可真是不好交代了。
  小卿给师父问安,行了大礼。
  龙城点头道:“你起来回话吧。”
  “谢师父。”小卿站起来。
  龙城道:“吩咐你来,是有关你收徒弟的事情。”
  小卿和燕月不由都有些微惊,难道这事儿还没算完吗?
  龙城有些无奈地道:“是你们太师祖的意思,让浩威也正式拜入小卿的门下,作为首徒。”
  小卿不由眉峰一蹙。燕月也觉有些突然。
  “这件事情,荣晨那边已是回了拜谢的帖子。便等回大明湖后,让浩威正式行拜师之礼吧。”
  “师父。”小卿又屈膝跪地。
  龙城面色一沉:“放肆。”
  小卿抿了唇,不语。
  燕月一愣,也明白了几分,也在旁侧跪下道:“师父,关于收浩威为徒的事情,便是已经定下了吗?”
  龙城点头,话却是对小卿说的:“去你太师祖那里谢过吧。”
  小卿垂头:“是。”应了“是”字,却又不肯起身。
  龙城蹙眉:“便是想挨板子,也先去太师祖那里谢过后,再回来领。”
  龙城这最后一句话,微挑了声音,虽然声音还是并不太大,小卿和燕月还是忍不住吓得一哆嗦。
  小卿知道再拧下去,只是自己吃苦,收了满腹委屈,低头道:“小卿不敢。小卿遵命。”然后起身去了。
  龙城瞧着徒弟背影,也有些心疼,只是摇了摇头,道:“燕月起来吧。”
  燕月起来,给师父添茶。
  龙城提点道:“这几日,你们大师兄想必心中委屈,你可真要小心着伺候了。”
  “是。”燕月屈膝,为龙城捶腿:“师父开恩,让燕月再在师父这里歇过一晚吧。”
  龙城不置可否,只是拿起福伯刚送进来的一些帖子翻阅。
  龙星疾步行了进来,欠身禀道:“大哥,龙玉大哥那里出了一点事情。”
  龙星说得其实不太确切,不是一点,是有点大的事情。
  这事情跟云冲、云决有关,还有小莫和玉翎。
  今日小莫、玉翎当值,正与云冲、云决一组。他们的任务是巡视桃仙渡。
  然后果真抓到了奸细——玉家的人,一个小姑娘,曾经玉纶想许给玉翎的蔓儿。
  玉家要将蔓儿许给宇文世家,蔓儿不肯,逃家来坝上寻云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