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79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7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玉家要将蔓儿许给宇文世家,蔓儿不肯,逃家来坝上寻云决。
  傅家与玉家尚和睦的时节,蔓儿与云决在桃花庵相遇。蔓儿去给太姑奶请安,也见过云决。
  两人间虽未有过海誓山盟,却隐隐约约地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意。
  直到玉纶突然决定将蔓儿许给玉翎。
  云决才觉心痛。才会控制不住自己对玉翎出言呵斥。
  只是情势突变。傅玉两家开战,傅玉两家再不联姻。
  玉蔓儿与玉翎的婚事自然作罢。
  云决以为再不会见到蔓儿,想不到,两人竟然再度相逢。
  蔓儿扑到云决怀里时,四个少年同样的不知所措。
  然后,被云峥看到了。
  然后,自然闹到了族长傅惊那里。
  龙城有些郁闷。手里的帖子刚展开,却是少林来告状的。龙夜、龙裳不过就是送木蝶依回木家的路上,就又和少林起了纷争。
  作者有话要说:本卷内容,承接《傅家金龙传奇之濯香令》结尾。龙星带着皇上圣旨救了小卿、云峥和燕月,免被祠堂杖毙。随后傅玉两家开战,傅家完胜。龙城带着弟子一面修养,一面等着族长傅惊大寿。

☆、第82章 又遇了无

  龙羽知道龙星已将龙夜、龙裳收留木蝶依的事情禀告了大哥。反正龙星也已罚过龙夜、龙裳;便也不在意;只是好言安慰了他们两个。
  龙夜、龙裳也很好奇四哥在关外的事情;问起来时,龙羽只是淡淡地笑道:“过去的事情,我都忘记了。”
  那神情,虽然很恬淡;但是却透着一种彻骨的哀伤,龙夜、龙裳吓得都不敢再问。
  龙羽回来,龙夜、龙裳难得很乖巧。将木蝶依引见给龙羽;龙羽也觉得小姑娘很单纯;很可爱。
  只是龙羽的吩咐;亦和龙星一样,在大哥的吩咐未到之前;木蝶依还是暂时只待在府中的好,免得节外生枝。
  很快,龙城的吩咐就到了,吩咐龙夜、龙裳尽快将木蝶依送回木家。这其中误会,龙城已经亲笔向少林、武当和峨眉解释。
  信与不信的,满与不满的,那三家好歹是不能不顾金龙令主的面子,就真当做误会一场,也撤销了武林令。
  因为龙壁、龙晴、龙星如今也都在坝上,龙羽便坐镇大明湖家中,好等待方夜夜的到来,只龙夜、龙裳带着木蝶依上路。
  龙裳与木蝶依很是依依不舍,只是大哥的命令不敢违背,只好先将木蝶依送回木家再做打算。
  这一路上,龙夜、龙裳不敢耽搁,更不敢再生什么枝节,只老老实实地将木蝶依送回木家,便是大门也未入,便和木蝶依分手返家。
  龙裳难得地叹气,觉得心情不佳。仿佛感应到了龙裳的伤感,一向晴朗的天空,也飘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龙夜领了龙裳到茶楼喝茶。因了下雨,客人倒是不多。
  忽然有人咚咚咚咚跑上楼来,直到龙夜、龙裳的桌前才停下来。
  却是一个穿着道袍的老头,头戴毡帽,带着一个粗布的包裹,好像跑得很急,看见龙夜龙裳桌上的茶点,也不客气,将包裹往地上一放,端起龙裳的茶咕咚咚喝了下去。
  龙裳也不以为意。见老头将茶喝了,便提壶又为老头满上一杯。老头又是一饮而尽,才老气横秋地道:“我老人家饿得很,又没带什么银子,看你们两个穿着打扮,分明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不如大发善心请我老人家吃顿饱饭如何?”
  龙夜笑道:“你哪里看我们像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即便是有钱,也是我自家的事情,为什么要请你吃饭?”
  老头道:“那怪得谁来,我老人家跑上楼来,一眼就看见你们两个光芒四射地坐在这里,自然直奔你们这里而来啊。”
  龙裳不由笑道:“我们两个为什么会光芒四射?”
  “那是比喻。”老头看看龙裳,一边吃桌子上的瓜子和水果,一边道:“你这小子虽然长得英俊,总是小孩,不似他,实在是长得漂亮,若是放在外面,莫说女子,便是男子也会迷倒一片的。”
  龙裳听了不由好笑,却没敢笑出来,因为龙夜已经恼了。
  龙夜与玉翎一样,你若夸大英俊帅气,他必定是眉开眼笑的,却最讨厌人家说他长得好看漂亮,明明就是形容女子的。
  龙夜一拍桌子道:“你哪知眼睛看小爷长得像女子?”
  他这一拍桌子,将桌子上的茶杯、瓜子和水果全震飞了起来。好在龙裳早有防备,及时往后一躲,免遭池鱼之殃。可是却弄了老头一脸一身。
  老头怒道:“你这个小子,我老人家随便说几句而已,你怎么可以对老人家发这么大的脾气。”
  龙夜笑道:“老人家您不要介意,我这不是发脾气,不过是在拍苍蝇,嗡嗡地真是惹人厌。”
  老头一甩袖子道:“不用说话拐弯抹角。我老人家人穷志不短,我也不能白吃了你们的茶和水果,拿着,这可是好东西,我就将它送与你们了。”说着,将地上的包裹往桌子上一顿。
  龙裳忙站起来道:“这位老人家不必如此客气,一杯茶……”
  “哼,”老头手一摆,阻止龙裳说话,道:“我老人家就是这样,宁可天下人负我,我也不负天下人。这宝贝你们是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
  龙夜笑道:“如今这世道,好人也太多了。”话音未落,只听楼外已经有人喊道:“那老头在酒楼那里。”接着,刷刷刷刷,从二楼的平台上,跃上几个持剑的年轻人来。其中一人正是如今武当掌门的二弟子端木平。
  端木平看见龙夜、龙裳,龙夜、龙裳也瞧端木平,双方不由同时喝彩:好英俊的年轻人。
  端木平身侧的年轻人已经喊道:“你这老头,武当的东西都敢偷,快将东西交出来。”
  老头忙绕到桌子右侧,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敢抢老人家的东西?”
  端木平正要说话,他身侧的年轻人已经看见包裹放在桌子上,想也不想,探手去抓,道:“东西果真在这里。”
  眼看就要抓到包裹,忽然手一痛,缩了回来。他一惊,见自己的手背处粘着一个瓜子皮,不由怒道:“莫非你们是一伙的?”
  端木平忙道:“锦云师弟,不要乱来。”
  龙夜已经冷冷地道:“什么一伙不一伙的,我们只是在喝茶,你们若是有事,外面解决去。”
  老头却是蓦地躲到龙裳身后道:“你们不要看我老人家好欺负,就敢来这里撒野。他们两人可都不是好惹的。东西就在桌子上,两位少侠看好了,老人家我有事走先。”说着话,一溜烟便从平台上跳了下去。
  端木平的小师弟,名字唤作锦云的,已是急了,道:“二师兄,他们果真是一伙的。”说着话,上来对着龙裳就是一拳。
  龙裳轻轻一带,锦云脚下不稳,往旁边一倒,可巧踩到一个香蕉皮,啪地一下,砸倒旁边的桌子上,将桌子给压倒了。
  “锦云。”端木平见龙裳出手伤了自己师弟,也顾不了那许多,一剑便向龙裳刺到。其他弟子见二师兄出手,便一起出剑攻向龙夜、龙裳。
  龙夜不由哼道:“真是自己讨打。”他和龙裳出手,只是三拳两脚,便将众人打得唉唉痛叫。
  只有端木平身法灵活,剑术也是不弱,龙夜、龙裳一时也没有胜算。只是他们打来打去的,其他的客人自然是尖叫着跌撞着跑了个干净,酒楼里的东西也是损坏了不少。
  掌柜的和伙计抱头躲在一边,掌柜的还在大喊:“好汉们快停手吧,小店赔不起啊……”
  龙夜也不想多生事端,虚晃一招,拽了龙裳道:“再打下去,就要赔人家酒楼了,还不带着东西跑。”
  龙裳忙道一声得令,拿了那包裹随着龙夜跑出去。
  龙夜和龙裳的轻功颇有几分成就,过了两个街道,便将端木平等武当弟子拉在了后面。
  两人一路不停,直跑到镇外的一片小树林才停下脚步。
  龙裳不由笑道:“六哥你会否流年不吉,好好地喝茶也会惹祸上身?”
  龙夜苦笑道:“不是六哥我流年不吉,而是有人存心陷害,真是防不胜防。”
  正说着,透过树枝间隙,正看见一个人影在小溪边洗脸。
  龙夜二话不说,直扑过去,飞起一脚,将那人踹入溪水之中。
  这人正是方才在酒楼上扔了包裹给他和龙夜,然后落跑的那个老头。
  老头不及防备,哎呦一声,掉入冰凉的溪水中。好在溪水较浅,只是水极寒,老头忙不迭地爬上来,一边拧衣服上的水,一边骂龙夜道:“无耻小子,竟敢偷袭我老人家。”
  老头的毡帽掉入溪水,顺手飘远,就露出光光的大脑袋,脑袋上有八个戒疤,分外晃眼。
  龙夜倏然抬手,给了老头一个响头道:“你这个不僧不道的怪老头,还敢骂小爷我?”
  老头吃了一惊,道:“你这小子竟敢打我老人家的头?”
  龙夜冷冷地道:“你身穿道袍,头有戒疤,又偷了人家的东西,栽赃陷害我和龙夜,到底是何居心,还不从实招来?”
  老头揉揉头道:“笑话。我老人家身穿道袍,是因为僧袍破了,顺便借来一用。”用手指着头上的戒疤道:“这戒疤可是货真价实。因为,老僧正是少林得道高僧——了无!”
  “少林得道高僧?”龙夜打量着了无。
  了无一腆肚子,努力作出宝相庄严的气势来。只是可惜了无身材矮小,三清道袍又有些宽大,如今还连泥带水地一塌糊涂,实在没有什么得道高僧的气场。
  龙夜点头:“哦,原来是少林得道高僧……”
  了无自得一笑,只是笑容刚要展开,龙夜忽然一指点了他身前要穴,接着,又刷刷刷地一路点了六七处要穴,将了无点的便是眉毛都无法随意抖动,才停了手笑道:“信你才怪。”
  龙裳也觉得了无不像得道高僧,而像冒名顶替之辈:“六哥所言极是,若他真是什么少林得道高僧,怎么会去偷武当的东西,又怎么会被六哥一脚就踢到水中?”
  龙夜也呵呵笑道:“不错,也断不会被小爷我一指就点中了穴道。”
  了无穴道受制,却不以为逆,不服气道:“我老人家一时失算而已,算不得什么。你这小子,武功不怎么样,鬼心眼倒是很多。不过用这种暗算手法称不上光明磊落。”
  傅龙夜再敲老头一记响头道:“死到临头还嘴硬。再敢小子,小子的乱叫,信不信,我把你扒光了,扔到挽香阁去?”
  挽香阁是开封府里最大的青楼。龙夜和龙裳也只知道这么多。不过,龙夜觉得挽香阁的名头一定很响亮,果然吓得了无立刻变了脸色。
  了无一瞪眼道:“你敢!看我老人家不扒了你小子的皮。”
  傅龙夜听了,也不答话,抽出长剑,挽起一片剑花,在了无身前一晃,又甩手将剑入鞘,动作干净利落,潇洒之极。
  了无只觉长剑森寒,有些不解,道:“你做什么。”
  话声未落,身上道袍已经片片随风飘落,立刻觉出丝丝的凉意来。
  了无不由又羞又怒,道:“你这小子,敢如此对待我老人家,日后定要你好看。”
  傅龙夜听了,笑道:“看不出你老人家,果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到了此时,还敢如此和小爷讲话。那我只好再对你的裤子展示一下我神奇的剑法了。”说着话,又慢慢抽出长剑。
  了无大惊,道:“你敢,你敢……不可,不可。”
  傅龙裳看着了无可怜,劝道:“六哥,咱们这样对待这位老人家会不会不太好。”
  了无忙道:“当然不好。你快快劝住你六哥,不然日后少不得连你一起教训。”
  傅龙夜道:“我听白霆师伯说,将男人扒光了衣服扔到挽香阁,效果必定震撼,却不知到底是怎样震撼的效果,只是一直没有合适人选,好不容易……”目注傅龙裳道:“难不成你有更合适的人选。”
  傅龙裳忙退过一旁,摇手道:“没有,没有,龙裳不该多嘴。”
  傅龙夜一笑,用长剑对着了无的裤子比去。
  了无大骇,忙道:“住手,住手,你怎么敢对我老人家如此不敬。”
  傅龙夜斜眼瞅着他道:“你六少爷有什么不敢的,你说个理由先。”
  了无只得道:“你若是真敢如此不敬我老人家,我也顾不得这张老脸,只好向金龙令主讨个说法。”
  此言一出,傅龙夜不由一楞。金龙令主不就是指的大哥龙城,这老头没来由地提大哥做什么?是凑巧还是他真认识大哥。”心念闪动,嘴里依旧笑道:“你和金龙令主很熟吗?他老人家忙的很,哪有工夫理你这老小子。”
  了无见傅龙夜果真住手,不由得意道:“哈,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老人家不仅与金龙令主熟识,而且还颇有些交情呢。”斜睨傅龙夜道:“若是他知道自己的弟弟仗势欺负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