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80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8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盗沟溃骸叭羰撬雷约旱牡艿苷淌破鄹何依先思遥兰屏成换岷玫侥睦锶ヅ丁!
  “哎呦!”话还未说完,头上又是挨了傅龙夜一掌。
  傅龙夜道:“你不要乱攀关系。”
  了无叫道:“便是你大哥在此,对我老人家也是礼遇有加。你还不赶快放了我,将来非让他扒了你的皮不可。”
  傅龙裳听了,不由对六哥道:“六哥,这位老人家没准说的是真的。”
  了无点着头道:“自然是真的。不然怎么会知道你们两个是傅老大的弟弟。老六、老七,快快放下屠刀,回头是岸。”
  傅龙夜见他说得认真,也不免有些犹豫。若这老头说的不假,大哥那里还真是不好交代了。
  了无见傅龙夜果真害怕,不由眉开眼笑。
  傅龙夜本想缓和一下局面,触目见那老头一脸得意,不禁又起了促狭之心,故意板起面孔道:“唉,你知道我这世上最怕的是什么人?”
  了无接道:“是什么人?”
  傅龙夜故意装做愁眉苦脸的样子道:“当然是我大哥了。”
  了无喜道:“长兄如父,谅你也不敢不怕。”
  傅龙夜更加苦闷,道:“若是给大哥知道了我对你老人家这样无礼,想必难逃重责。”
  了无有些惭愧,自己总算一世英雄,如今不得已出此下策,借了傅老大的名头来狐假虎威,传出去,也是有损英名,便道:“不知者不罪,只要你放了我老人家,再给我老人家好好磕几个头赔礼道歉,今日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
  傅龙夜转向傅龙裳道:“你看这事该如何?”
  傅龙裳想不到六哥会忽然问自己的主意,呆了一呆道:“这个,还是六哥拿主意吧。”
  傅龙夜暗笑,自己将来若是受了责罚,也需得拖老七一起下水才好。兄弟自然应该是有难同当。遂蹙眉道:“既然你不反对,那就照小兄的意思办好了。”
  傅龙裳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可还是说道:“小弟当然不会反对。”
  傅龙夜转向了无道:“如此,只能是怪您老人时运不济了。”
  了无警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傅龙夜故意装出狰狞的面孔道:“当然是……杀人灭口。”说罢,提起长剑作势欲刺。
  了无不禁大骇道:“你,你……”
  傅龙夜道:“我这也是身不由己、迫不得已、破釜沉舟……而已,你莫要怪我。”又仰天叹道:“可怜我的锦绣前程……如今居然被逼得要杀人碎尸、亡命江湖了。”
  了无已吓得面色发白道:“老六不可,放下屠刀,还有商量的余地。”又对龙裳道:“你还不劝阻你六哥,难道要和他一起闯祸不成?”
  傅龙裳踌躇道:“六哥,此事可否再议?”
  傅龙夜眼一瞪:“你要背叛我?”
  龙裳忙道:“不敢。”
  傅龙夜冷森森地道:“现在谁劝也是无用了了。如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拿命来吧。”话完,一抖长剑,刷地猛刺过去。
  了无做们也想不到傅龙夜居然真敢翻脸杀人,长剑刺来,自己的穴道还未冲开,无法躲避,暗道一声,我命休已。闭目等死。
  傅龙夜长剑刺出,却是刷地一下,贴着了无的头皮刺了过去。见了无吓得面色苍白,心里好笑,看了一眼龙裳,腾空闪去。
  傅龙裳忙也跃跑开去。
  了无再睁开眼睛,远远地听见龙夜和龙裳的笑声传过来,不由又气又恨,道:“好啊,你们这些傅家的小子,各个都敢作弄我老人家,难道欺负我少林得道高僧脾气太好了不成!”
  作者有话要说:各位看文的亲,不好意思。3月28日大修没有成功。4月4日重修。

☆、第83章 以下犯上(上)

  龙城去见族长大人;被龙玉先拦下来;商量对策。
  龙城笑道:“大哥有什么高见?”
  龙玉不由叹气。
  本来云峥瞧见一个姑娘扑进云决怀里;只是蹙眉,觉得十分不雅而已。
  然后云岚也瞧见了。不过只是喝问了一句:“成何体统!”偏云岚旁侧的少年惊叫道:“那个姑娘是玉家的人。”
  哦,玉家的人,以现在傅玉两家的关系来看眼前情形;那事情就有些不妙了。
  云岚正好又是今日执侍的队长。当然要对此事问责。而且要将蔓儿抓起来,交刑堂发落。
  云岚要责云决,倒也没什么;但是要抓蔓儿;云决就坚决不肯。
  云决抗命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他往蔓儿身前挡了一步,云岚勃然大怒;扬手便打向云决面额。
  云决没有躲,云冲和小莫也没有拦,但是云岚那一掌还是落空了,不仅落空,还伤了腕部。
  出手的当然是玉翎。玉翎的分花扶叶手,便是龙星化解起来,也十分困难,何况是毫无防备的云岚。
  所以,如今,情势分明。云岚已经回府养伤。堂上只云冲、云决、小莫和玉翎等待发落。
  不用问其他,单是“以下犯上”这一条错,就够打没他们几个一层皮去了。然后确实还是他们有错在先。
  这幸亏还是云岚在族长傅惊跟前自罪求情,先认了教导不善之错,才免了四人的飞花台刑责,只由长支自行发落。
  结论当然是这四个小东西确实该打。但是,怎么打,打成什么样,主要打谁,这才是龙玉想和龙城探讨的重点。
  所以第一个问题:主犯的人选。
  “玉翎竟敢以下犯上,理应重责。”龙城提出处理意见。
  龙玉有不同看法:“话是那么说,但翎儿也是顾念决儿,手足情深,情有可原。只是决儿该死,竟敢和玉家的小丫头有私。至于冲儿,四人之中居长,竟然毫无分寸,更是该打,倒是无辜连累了小莫。”
  龙城不由莞尔。大哥,你便是偏心也不必表现得如此明显吧。
  龙玉瞪了龙城一眼:“那就重责冲儿。四人中他居长,也不知拦着。翎儿和决儿身上的伤可是刚好的利索。”
  龙城不由叹气,冲儿当然是在责难逃,倒也不必非搭上一个玉翎了。
  好吧,主犯定了。第二个问题:谁来执罚。
  龙玉问龙城:“你打还是我打?”
  龙城笑道:“不能都劳烦大哥吧,不如我教训两个,你教训两个。”
  龙玉瞄着龙城道:“你要教训哪两个?”
  龙城看窗外:“古人都说易子而教。嗯,我看,我还是教训冲儿、决儿好了。”
  龙玉冷冷一笑道:“你如今可是舍得自己的徒弟了。”
  龙城欠身:“大哥明鉴。”
  龙玉冷笑道:“你可别忘了,冲儿才是主犯。”
  龙城有些无奈,看大哥:“大哥做主就是。”我说什么,你也不听,还探讨什么?
  龙玉忽然扬眉一笑,道:“这种事情,也不必非劳动我们两个,我瞧你家小卿倒是又使得气力了。”
  龙城也看到了,果真是小卿,在外面正磨磨蹭蹭地走进来。
  “小卿。”龙城轻喝。
  小卿这才瞧见师父和大师伯竟也在天井里,忙恭肃了神色,快步趋前,跪地见礼:“师父,大师伯。”
  龙城的脸色有些沉,自己明是吩咐了他来向太师祖谢过赐徒之恩的,他竟然敢磨蹭到现在才来,分明就是有抗命之嫌。
  “大哥不用指望他去罚冲儿几个了,”龙城冷冷地道:“他自己还自身难保呢。”
  小卿不由垂了头。
  龙玉纳闷:“你一向不是最宝贝他,怎么近日倒是苛责起来。”
  龙城瞪了一眼小卿道:“是他自己皮子紧了,非要讨打,我自然成全他。”
  小卿委屈得,抬头,怯怯地瞧了师父一眼,又低下头去。
  “十四叔、十五叔,族长太爷爷吩咐你们快些堂上去呢”一名执侍弟子匆匆过来禀告。
  龙玉、龙城在族中排行,正是十四、十五。
  “你就给我跪这儿候着,等会儿再收拾你。”龙城吩咐了一句,和龙玉忙往堂上走去。
  小卿的目光落到粗粝的大理石地面上,才觉出膝下的刺痛来。这几日好像,刚有些远离做雕像的节奏,如今又回来了。
  龙玉、龙城行到堂上时,傅惊脸色很沉,只端了茶沉吟不语。云冲、云决、小莫和玉翎在堂下笔直地跪了一排。
  傅惊旁侧的几案上,横放着一根深紫色的藤鞭,鞭柄上坠着一棵翡翠白菜,雕刻精美。
  “爷爷。”“三爷爷。”龙玉、龙城欠身问安。
  “龙玉跪着,龙城站过一旁。”傅惊冷冷地道。
  “怎么又是轮到我倒霉。”龙玉心里这个郁闷,只得依言,撩衣长跪。
  大哥都跪了,龙城当然不能真的站过一旁,他便随着龙玉,也撩衣跪下。
  地上本是跪着的四个孩子,见了龙玉、龙城进来,已是各个吓得变了脸色,如今见了两人也被罚跪,就更加惶恐不安起来。
  堂上一时静默无声。
  傅惊伸手指着龙玉,半天,到底只是一顿茶杯,道:“你们教出来的好儿子,好徒弟,竟敢明目张胆地置坝上规诫于不顾,以下犯上,行止不检……你们自己看着处置吧。”然后,起身,拂袖而去。
  龙玉已是暗暗地出了一身的冷汗。知道爷爷是想起自己的那些错处了。当年自己,也是因了女人,而和十哥龙烁动了手,也是龙烁自罪,在爷爷跟前求情,免了飞花台问责。
  但是爷爷气恼自己,可是真真打没自己一层皮去。
  想到此处,不由更是气恼,云决这小畜生,别的倒没像老子,怎么闯祸的本事倒是随了去。
  眼看着爷爷转过堂后,龙玉一站而起,已是一脚先将云决踢倒在地,道:“你个小畜生,倒是谁给你的胆子。”说着话,手一招,已将紫藤鞭吸到手中,一鞭便抽落在云决背脊上。
  云决本是刚刚爬跪起来,藤鞭已经带着风声重重抽在他的背脊上,“啪”地一声,将他抽倒在地,长袍抽裂,现出一道鲜明的血痕。
  云决强将一声痛呼咽了回去,爬跪起来道:“决儿知错。”
  龙玉根本已是忘了原本与龙城探讨问题所得的答案,手中的藤鞭一抖,又是“啪”地一声抽在云决背上,将他再次抽倒,脊背上就再绽裂了一道血痕。
  云决爬跪起来,应道:“决儿……知错。”
  龙玉手中的藤鞭便一下下打落下去,将云决一下下抽倒在地,在他的脊背上抽裂一道道血痕,云决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唇边的鲜血淋漓,应错的声音也越来越沙哑,颤抖,但是龙玉的藤鞭依旧是一下重似一下。
  旁侧跪着的云冲、小莫和玉翎自然更是惊惧,却是并不敢求情相拦。
  龙玉的规矩,若是求情拦阻,两个都打死勿论,倒是比龙城还要森严。这规矩,小莫和玉翎被押往堂上等候发落时,已是得了云决传音相告了。
  龙城不由蹙眉。他也怕龙玉发飙,可是,他更怕龙玉盛怒之下,真得打坏了云决。
  “大哥暂且息怒。”龙城欠身,却没有拦龙玉的鞭子,而是忽然侧身到龙玉身前,屈下一膝。龙玉手中的藤鞭便正抽在了龙城肩头。
  “啪”地一声,便是龙城,也忍不住痛得凝眉,才微垂了眼睑道:“龙城放肆,大哥重责。”然后将另一条腿也跪下。
  傅龙玉盯着龙城,龙城不敢抬头,很温顺地,跪得笔直。
  “你站过一边。”龙玉瞪龙城,难得地没有发作。
  龙城暗道好险,心里松了口气:“谢大哥。”龙城欠身一拜,才站过一边。
  云决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勉强跪直了。
  龙玉的目光扫过四人道:“傅家规矩,最忌手足相残,以下犯上。这次的事情,云岚不惜自罪,在族长跟前求了轻罚你们,若是再犯,不问情由,直接送飞花台杖毙。”
  “铁鹫、铁枭。”龙玉扬声喝道。
  “恭领大少爷吩咐。”随着一声恭应,两个青衣男子鬼魅般地出现在堂上,在龙玉身前,跪地抱拳。
  铁鹫、铁枭本是龙玉贴身小厮,只是龙玉一向不喜欢有人随侍,尤其是他满十六岁后,铁鹫和铁枭便很少跟在他身侧,都是留在府中处理杂事。
  有时迫于傅惊之命,龙玉不得不许他两人随行,也是吩咐他们两个藏身暗处,最少离他三丈远以上才行。
  如今铁鹫、铁枭已升任为龙玉府上总管,并掌管长支刑堂,凡云冲、云决、云冰、云冷刑堂获责,都由他们两个执罚。
  龙玉冷声吩咐道:“将这四个小畜生,带到刑堂,每人吊责一百。云冲加责一百,刑后送九支谢罪。”
  云冲和云决听得爹罚刑堂“吊责”,俱是心中一凛,恭声领责。小莫和玉翎也领责谢罚。
  铁鹫、铁枭便向龙玉告退,又向龙城拜了一礼后,才带着云冲等四个去刑堂施责去了。
  龙玉拎着紫藤鞭,叹气。
  “大哥,龙城还有一些事情。”龙城想要告退。
  龙玉瞪了他一眼:“你那事儿给我先等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