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90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9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姜氏还是为他披好,又用袖子轻擦云岚额头上的冷汗:“好好的,怎么又会被打?”
  “是岚儿错了。”云岚轻声道:“小叔叔打得不重,晚了,娘快回去睡吧。”
  “娘只是想再看看你。”姜氏摸着云岚的头,忍不住哭泣。
  “娘怎么了?”云岚忙握住姜氏的手。
  “岚儿,娘是舍不得你呢。”姜氏蹲□子,用手摸着云岚的脸:“岚儿长成大人了,娘还盼着给你娶媳妇呢,你却要离开娘了。”
  云岚奇怪地道:“娘为什么要这么说?”
  “岚儿,你,其实不是娘亲生的,你是长支傅龙玉和诸葛兰的骨肉啊。”姜氏道:“明日,你爹就要带你回长支认亲了。”
  姜氏不由哭得越发伤心。
  “谁让你过来的。”傅龙耀缓步走了过来,瞪姜氏。
  姜氏是傅龙耀结发原配,云岚是她一手抚养长大。
  “爹,娘的话可是真的吗?”云岚看着父亲。
  傅龙耀点了点头:“你确实是傅龙玉之子。你太爷爷有话吩咐下来,族长太爷爷寿辰之日,便让你重返长支龙玉膝下。”
  云岚一时呆住,好半天才道:“太爷爷的意思,是不要岚儿了吗?”
  傅龙耀蹙眉道:“这是什么话,你本就是龙玉的血脉,回长支认亲,也是理所应当。”
  “说什么理所应当。”姜氏站起来,怒道:“岚儿虽非我十月怀胎,却是我一手拉扯大的,如今好不容易就要成家立业,偏又还回长支去,哪有这样的道理。”
  “娘,我不回去。”云岚拽姜氏的袍袖。
  “放肆。”傅龙耀斥道:“这是你太爷爷已经定下的事情,你敢抗命?”
  云岚听了爹爹斥责,只好松开了手,垂下了头。
  “爷爷怎么这么狠的心。”姜氏哭道:“长支的人一向心狠手辣,规诫严苛,龙玉的家法更是狠厉,若是岚儿回去,不定怎么吃苦受罪呢。”
  “你这是哪门子胡话。”傅龙耀皱眉道:“龙玉可是他的亲爹。”
  “亲爹后爹的还不都是一样心狠手辣。”姜氏对傅龙耀又捶又拧:“喜欢了就要过来,不喜欢就送回去,就由着你们折腾,也不管我们是否心中凄苦。”
  傅龙耀被姜氏又推又搡,又拧又掐的,又疼又尴尬,又不能下重手伤了他,不由恼怒,一脚踢了云岚道:“你个小畜生,看你娘伤心也不知劝。”
  云岚被踢得身子一歪。
  姜氏已经又狠狠拧了傅龙耀一下道:“你就知道跟儿子摆老子的威风,动辄打骂的,爷爷那里,就只会是,是,是的。”
  傅龙耀听了,又是恼怒,顺手一巴掌打在云岚后脑勺上道:“老子的话你没听见,还不拦着你娘。”
  云岚就是故意不拦,只用手揉揉了后脑勺道:“儿子是待罪之身,不敢妄动。”
  “你个小畜生。”傅龙耀又扬手。
  姜氏一脚踢向傅龙耀的腿道:“你再打岚儿一下试试。”
  傅龙耀哼了一声,只是狠狠瞪了云岚一眼,这小畜生,等得了空,看我怎么收拾你。
  姜氏看丈夫还瞪云岚,不由又是悲从心来,道:“你若是想抖老子的威风,便是趁现在也好,免得明日云岚回了长支,你可是再打骂不着。”
  傅龙耀冷冷地道:“他就是回了长支,我不是他老子,也是他伯父,敢不服管教,照样抽烂了他的皮。”
  云岚听了,回身抱住傅龙耀的腿道:“爹别送我回长支,天天在爹眼皮底下,才能随时教训得着岚儿啊。”
  傅龙耀蹙眉道:“成何体统,快放开。”
  云岚反倒抱得更紧,道:“爹,岚儿以后勤加练武,孝顺听话,一句都不敢违背爹和太爷爷的吩咐的,求爹让云岚留下吧。”
  傅龙耀抬手,却是轻轻放在云岚的头上,轻拍了拍:“乖乖听你太爷爷的吩咐,回你爹娘膝下去,好好学着长支的规矩,没得挨了板子,让你娘担心。”
  其实云岚也知道,太爷爷傅榆的话向无更改,自己便是再怎样哀求,也是无果的,怕还要连累爹爹受责。
  云岚慢慢松开抱着龙耀的是手,轻轻为爹理理袍摆:“岚儿记住了。”
  “岚儿要常回来看娘,还有你的弟弟妹妹们。”姜氏又开始哭。
  “娘以后别总欺负爹了,爹年纪也大了,您总是又拧又掐的,让爹爹的面上无光。”
  云岚劝姜氏。
  姜氏是个母老虎,傅龙耀还真有点怕她。再是娶三娶四的,也都是妾室,侍婢,再是宠爱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也不敢让任何人僭越了姜氏去。
  姜氏频频点头,还是落泪。
  “娘对三弟、五弟、七弟也多宽宥些,他们两个最是孝顺,资质也好,与老二、老四亲厚。娘若是对他们稍假以辞色,他们一定会将娘当亲生娘亲般孝顺的。”
  老二、老四是姜氏所生,本是云岚嫡亲的兄弟,如今,却变成堂弟了。云岚说到这里,眼泪再也止不住掉下来,为何自己竟不是爹娘的骨肉呢。
  “岚儿,娘舍不得你啊,这辈子咱娘俩无缘啊,下辈子,你一定要做娘的儿子啊。”
  姜氏嫁给龙耀时,极美貌,而且极得龙耀疼爱,奈何不知犯了什么忌讳,连着生下两个麟儿,却都是不足月时便夭折了。
  傅家添了男丁,先记入族谱,只是暂记,待满八岁后,才可以正式计入族谱,以后才可入祖坟。不满八岁夭折的孩儿,是连祖坟都不能入的。
  云岚被抱来时,眼睛还没有睁开。姜氏亦是再经丧子之痛。当她把小小的云岚抱入怀中,云岚的小脑袋蹭着她的奶/子时,姜氏瞬间就将全部的母爱倾注到了云岚身上。
  而且自从有了云岚,不到两年,姜氏便又怀上麟儿,并且孩子得以平安长大,而傅龙耀的其他妾室,也开始开枝散叶,家中喜讯频传。
  姜氏虽然性格泼辣,却心地善良,又明事理,即便又接连生了几个儿女,但是,依旧将云岚视为家里的福星,视为自己的亲子。
  如今,听得云岚的话,更是心如刀割,抱着云岚不由哭起来,又拉扯云岚道:“岚儿别跪了,这些年都是娘对不起你,被你爹骗了,说什么纵子如杀子,慈母多败儿的,不敢拦着他罚你,让你受了那么多苦。”
  云岚确实跪得腿痛,却还是不敢起,只挂着泪珠看龙耀。
  傅龙耀轻挥手道:“滚回去吧。”
  “谢爹宽责。”云岚行礼,刚想站起来,只听一声轻喝道:“跪着。”
  云岚不用回头,也知是小叔龙烁的声音,扑通一声又跪了下去,却是跪得狠了,膝盖磕得生疼。
  姜氏拭了泪道:“小叔,岚儿已经跪了几个时辰了,如今,就免他一次吧。”
  龙烁这才注意到大嫂姜氏的脸上还挂着泪珠,想起定是大哥忍不住将云岚要回长支的事情提前告诉了嫂子了。
  一边欠身对大哥龙耀行礼,又对姜氏欠身行礼道:“是,就遵大嫂之命,先免了岚儿这次吧。”
  云岚这才又向龙烁行礼道:“岚儿多谢小叔宽责。”
  龙烁只是冷冷扫了他一眼,没说话,云岚忙随着姜氏告退出去。
  龙耀在堂上坐定,才问龙烁道:“那个丫头审得如何?”
  龙烁叹了口气道:“已被烁儿一掌杀了。”
  龙耀不由一惊:“难道……”

☆、第96章 夜不能寐(中)

  傅龙星很郁闷。他想不到傅龙烁竟然会对一个小丫头骤下杀手。
  虽然;在某处立场来说;玉蔓儿确实该死。
  傅玉两家没有明着撕破脸皮的时候;玉蔓儿来过坝上几次,虽是长支的客人,亦去过桃花庵,所以遇上云岚。
  云岚甚至偷偷带着蔓儿回自己的院子;正好被龙烁撞见。
  云岚自然是吓得半死;蔓儿也很慌张。但是龙烁直觉上;蔓儿的慌张却似乎有几分装作。
  龙烁瞒下此事,只是训责了云岚一顿;让他注意行止。
  凑巧的是,过了两天,龙烁在族中执事,在桃林巡视,正看到云决和蔓儿。
  似乎是蔓儿约了云决到此,云决问蔓儿何事,蔓儿却假装脚滑倒向云决怀中,而且故意揉着胸口,说云决撞痛了她。
  龙烁年少时,曾流连青楼,对那些女子吸引男人的手段和心思很有几分了解。
  所以,他发现,蔓儿似乎在故意勾/引云决。
  正当龙烁考虑出面制止时,云决竟被吓跑了。
  蔓儿看着云决的背影冷冷一笑,整理了衣服若无其事地离开。
  龙烁忽然觉得这个小姑娘似乎有些不简单。
  过了几天,嫂子姜氏委婉地向大哥傅龙耀提及,云岚可否娶玉家的姑娘为妻。
  云岚已满二十一,虽然已娶过三房妾室,但尚未娶妻。只因九支对云岚的妻子人选,考虑太多,要求太严。而族中为云岚保媒的人又太多,傅榆便以八字不宜,属相不和等等理由,只为云岚纳妾,若是同意妾室名分的,便都收了房。
  如今姜氏突然提到玉家的人,怕就是云岚求了姜氏来探大哥口风的。指的就是蔓儿。
  龙烁此时,已对蔓儿起疑,无论蔓儿是天性如此,还是另有图谋,但是为了一个女人而让兄弟不睦的事情,是无论如何不允许发生在坝上的。
  所以龙烁立刻抢在大哥之前拦了。龙耀和姜氏当然都想不到龙烁会出言反对。龙烁在大哥跟前几乎从不或者说很少发表自己的意见,尤其是如今云岚要娶媳妇的事情。
  龙烁也怕大哥起疑,忙解释说,自己一个朋友的女儿很适合云岚,正想着保媒呢。
  姜氏立时便点头说好,让龙烁做主。龙耀也点头,此事就让龙烁多费些心思。相比云岚的眼光,姜氏和傅龙耀当然更相信龙烁。
  龙烁笑着谢过大哥和嫂子。只是心里却也是打鼓,好在大哥很快便被爷爷叫过去吩咐事情,否则,他一时还真说不出来自己哪个朋友的女儿适合云岚。
  姜氏当然是要追问。龙烁只笑着说,等将那位姑娘的庚帖拿过来,先合了八字再细说。这说辞正是合姜氏的心意,忙嘱咐龙烁一定要合准了八字。
  姜氏回到院子里,云岚果真正在等候,忙问娘事情如何。
  姜氏便将龙烁已为她选定媳妇的事情说了,让他稍安勿躁。云岚已被蔓儿迷惑,怎肯轻易放弃,不由磨着姜氏,说是自己与蔓儿如何欢好,蔓儿又如何对自己情深,只要让蔓儿过门,哪怕娶蔓儿做小,蔓儿也是愿意的。
  姜氏被云岚磨得没了主意,正要应下儿子,龙烁已在院子中高声告进。
  姜氏请龙烁不必拘礼,进屋说话。
  云岚听见小叔叔来了,已是心虚不已,吓得直往姜氏身后躲。
  姜氏知道岚儿很怕这个小叔叔,只是拍着他的手臂轻声道:“既然知道小叔叔厉害,还不乖乖听他的话。”
  龙烁进来,给嫂子见礼,果真是要寻云岚说些事情。
  云岚只得应了,与龙烁往出走,却是偷偷回头去看姜氏,希望娘能拦着。可是姜氏却只笑着挥了挥手,让他快去。
  云岚只得满心打鼓地随着小叔叔去自己的书房。
  果真,进了书房的门,龙烁的耳光就抽了过来。
  龙烁狠狠打了云岚一顿板子,命他不许再与玉蔓儿来往,否则,发现一次,就打一次,皮抽烂了为止。
  云岚被痛责之下,当然是龙烁说什么,他应什么。再不敢提玉蔓儿的事情。
  然后过了不久,便听说长支将蔓儿与玉翎指婚的事情。
  龙烁听了此事,立刻将云岚喊来,不由分说就先拍了一顿板子,然后才审云岚,最近是否还和蔓儿有所联系。
  云岚果真是刚接到蔓儿的传信,说是被家里逼婚,可是心中只有云岚,希望云岚能偷偷来见她一面,或是能带蔓儿远走高飞。
  云岚心中的确是有一种被人横刀夺爱的感觉,尤其是蔓儿的来信,如泣如诉,更是让他心乱如麻,义愤填膺,正想着要如何偷溜出坝上去见蔓儿呢。
  云岚心虚,却只是咬紧牙关否认。龙烁便命云峥在云岚的书房翻检,果真发现了蔓儿的来信。
  云岚只得承认,虽然自从上次被龙烁重责之后,并不敢再见蔓儿,但是依旧偶有书信往来。
  龙烁气得。人常说色胆包天,这话果然不假,云岚这么听话的孩子,对自己的命令都敢阳奉阴违了。
  云岚当然是被打烂了皮,又被迫交出自己与蔓儿的所有书信,当着龙烁的面前,亲*毁,并保证绝不会再与蔓儿有所瓜葛。如再有违背,愿意被罚跪钉板。
  云岚哪是真的愿意跪钉板,只是如今跪在荆棘上被龙烁连打带审的,已有大半个时辰,早都苦不堪言,自然是赌咒发誓的,只盼着小叔叔快些饶过自己。
  时隔不久,傅家就与玉家开战,傅玉两家的许婚便作罢了。为云岚许亲的事情,也暂且搁置了下来。龙烁不由心底舒了口气。
  战后傅玉两家不再联婚被昭告族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