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91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9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时隔不久,傅家就与玉家开战,傅玉两家的许婚便作罢了。为云岚许亲的事情,也暂且搁置了下来。龙烁不由心底舒了口气。
  战后傅玉两家不再联婚被昭告族内。姜氏不由直赞龙烁有先见之明。平复了几日后,坝上的一切又走上正轨,姜氏不由又开始心切云岚的婚事了。
  要知道,云岚的爷爷傅青树刚死不久,若是不能在百日内完婚,便又要再等三年守孝期满的。那岂不是耽误了好姻缘。不由忙着追问龙烁保媒的事情来。
  龙烁差点把他保媒的事情给忘了,如今姜氏一再提及,龙烁不由着慌,他哪有什么合适的姑娘给云岚啊。可若是说谎的事情被大哥发现了,那自己的皮可又要遭殃了。
  龙烁被逼无奈,正准备找个机会向大哥坦白从宽时,蔓儿竟然找到坝上来了。而且,那么巧,因为蔓儿,云决抗命,玉翎伤了云岚。
  这事情传到龙烁耳中,龙烁不由疑心大起,觉得事有蹊跷。他怀疑蔓儿只是玉家的一个棋子,目的就是要扰乱坝上,或者确切地说,是要扰乱长支和九支的关系。
  这样的事情,玉家其实一直在做,或明或暗,各种手段。似蔓儿这样的姑娘,玉家据说培养了很多。年轻、娇媚、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甚至还请了阮家的人,专门教以房/事,只是为了拢住男人的心。
  为证实心中猜想,龙烁当然还是要先审云岚。不过,他倒不用特意去抓了云岚来审问。因为云岚按太爷爷傅榆的意思,已认了教导不善之错,本要杖责五十。依例,都是由龙烁施责。
  龙烁便命云岚到书房受责,关起门来,先是狠打了五十大板,然后便命云峥将钉板抬上来,让云岚跪。
  把云岚吓得连连求饶,只喊冤枉,蔓儿要来坝上之事,他确实毫不知情。
  龙烁并非真得要罚他跪钉板,不过是吓他一吓。便将云峥也屏退出去,而是问起了云岚和蔓儿欢好之事,蔓儿可有什么特别。
  云岚被小叔叔的问话羞得满脸通红,只以为小叔叔是故意羞辱他,只连连认错,并不敢答。
  龙烁便道:“你若不说,也行,就在钉板上给我跪到你想说的时候为止。”
  云岚无奈,只得道:“蔓儿她,在床/上,甚好。”
  龙烁其实何尝不也觉得这问话有些难以启齿,但还是板着脸,让云岚说清楚些。
  云岚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到底还是怕面前那恐怖的钉板,只好含混道:“比小茹她们,都好,而且,她似乎,知道很多情趣。”
  小茹是云岚很宠爱的妾侍,来自阮家。如果蔓儿让云岚觉得比小茹都好的话,那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了。
  难怪云岚竟敢不顾礼法族规,将那个蔓儿光天化日之下,带回自己的院子*了。并且几次被责之后,依旧对她念念不忘。
  云岚的脸已经红得不能再红,心中是后悔、羞愧得要上吊了,与其说他喜欢蔓儿,莫不如说,他确实喜欢的是蔓儿带给他的那些肉/体上的乐趣。
  这实在是令人愧煞、羞煞。
  “小叔叔,岚儿真得知道错了,岚儿愿意跪钉板。”云岚从荆棘上颤抖着站起来,对着面前的钉板便要屈膝下去。
  龙烁抬手一掌,又将他打倒在荆棘上,道:“穿了衣裳,堂前跪着去吧。”
  龙烁知道云岚确实是后悔了,也知错了,哪还舍得让他真跪钉板。云岚年轻气盛,血气方刚,遇到蔓儿那样的妖精,难免也会把持不住,如今既已悔过,也不用太苛责了。
  云岚的话,虽然含混,却是坚定了龙烁的猜测。这个玉蔓儿,果真不是好/货。龙烁心中,已是对这个蔓儿姑娘动了杀机。所以主动向爷爷傅榆请命去审蔓儿。
  傅榆考虑到此事同时牵扯到九支和长支的人,便命龙星一同去审。
  只要大哥龙耀不来,龙烁根本不怕。他想做什么,谁又拦得下。
  所以龙烁问蔓儿:“到底是何人指使你来坝上?”
  蔓儿只是冷笑:“没有人指使。是我来找云决。”
  “云决说过,有什么事,可以来坝上找他。”蔓儿含了泪,楚楚可怜。
  龙烁却只是蹙眉:“你若不肯说实话,只能皮肉受苦。”
  蔓儿又是冷笑:“我说得就是实话,你想屈打成招?”
  “龙星,你用搜神指,点她臂上穴道。”龙烁吩咐。
  蔓儿的面色不由一变。
  龙星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你怎么知道我会搜神指啊?你想对她用刑怎么不自己动手啊?
  龙烁看龙星未动,不由扬眉一笑:“我的话,你没听见?”
  龙星微欠身:“听见了。”
  龙烁点头:“你也想抗命不遵?”

☆、第97章 夜不能寐(下)

  龙星不敢抗命不遵。龙烁不是龙玉;龙玉大哥虽一直说是怕了三爷爷傅惊的板子才不敢打他;但其实;是龙玉心里自己宠着龙星,才由着龙星闹。
  龙烁可不惯着他。而且龙烁的性子,越是宠谁,板子反倒下得越狠。况且除了他大哥龙耀;他是谁的账也不买。
  前两年的时候;因了坝上的吩咐;龙星曾与龙烁一起执行任务,龙星可是被龙烁害得凄惨。
  蔓儿立刻便瞧了出来;她倏然退后一步,道:“想不到你们身为叔叔,竟会对侄儿的朋友滥用私刑。”
  龙烁微微一笑:“你无论是云决的朋友,亦或是云岚的朋友,许是都不会有今日。只是你居心叵测,勾引云岚,又欺骗云决,妄图祸乱我傅家弟子,自然饶不得你。”
  龙星听了,目光不由森冷。龙烁若无佐证,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说出这样的话来。
  蔓儿只是垂了头,再抬起头来时,已是泫然欲滴,楚楚可怜之容:“我与云岚无缘,我也不怨,只怪我不该又对云决生出情意来,都是我的不是,我死而无怨,只求你们不要因此迁怒云决。”
  说着话,缓缓跪下,泪如泉涌。
  “果真是唱做俱佳。”龙烁淡淡笑道:“若非我已先审过云岚,怕也会被你骗过。”说着话,忽然扬手,一瓣桃花猛地射到蔓儿身前。
  蔓儿不及躲闪,只得伸手一挡,桃花划过蔓儿手腕,鲜血喷涌。
  “你用身体挡了云决视线,又故意惊叫分了其他人的心神,却趁玉翎出手之际,弹出桃花泪,伤了云岚手腕,嫁祸玉翎。当真是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吗?”
  蔓儿捂着手腕,瞪着傅龙烁,目光深沉。
  桃花泪,是龙烁发明的暗器,用薄石所做,颜色各异,状如花瓣,小巧玲珑,用于近处伤敌。
  坝上四季桃花纷纷,龙烁便将此暗器名为桃花泪。并将之传给九支弟子。只是发射此暗器,需要腕部极灵活,指间用力,能发射于无形之间才最为精妙。
  九支之中,便是云岚,最精于此。而且,竟偷偷将此功法传给了蔓儿。蔓儿暗暗苦练,竟然小有所成。
  她故意扑在云决身前,惊叫喊来九支弟子,趁玉翎出手之际,弹出桃花泪,当时正是落英缤纷,众人目光只在云岚、玉翎身上,并无人注意得到她。
  云岚手腕被伤,却知道是蔓儿所为,却顾念旧情,为她瞒下,直到龙烁审他,才交代了出来。
  蔓儿冷哼一声,道:“云岚这个薄情小子,我倒是错信了他。”
  龙星不由也冷哼了一声,云岚顾念旧情,却是害了玉翎和小莫冤枉被责。
  龙烁淡淡一笑:“玉翎总是抗命在先,并对云岚出手,云岚受伤与否,都不影响他以下犯上的罪名。”
  龙星不置可否。
  龙烁笑道:“玉翎这个孩子,资质绝佳,武功又高,你这个当叔叔的,该多提点他些。木秀于林,又不知收敛,只怕祸多福少。”
  龙星欠身:“是。多谢十哥指教。以后还请十哥多多庇佑玉翎和云恒。”
  龙烁微点头:“还请星儿也多费些心思,教教云岚。我倒是有些惯坏了他。”
  龙星微微一笑。
  蔓儿本是一直凝神戒备龙星,努力装出清纯模样,但是龙星是何等相貌,如今与龙烁相谈甚欢,不经意间的淡淡一笑,是如何的夺人心魄,蔓儿立时便看呆了。
  傅龙烁已是瞧到蔓儿的失态,心中更是厌恶,想到她故作清纯迷惑了云岚,就觉齿冷。
  “你去给我添些茶来。”龙烁拎了桌上的紫竹茶荷递给龙星。
  龙星瞧茶荷尚满,不由一蹙眉峰。
  龙烁的手停在半空。
  跪在地上的蔓儿忽然一跃而起,身形如电,直射向门口:“救我。”
  龙烁起手就是一掌,直拍向蔓儿后心。
  蔓儿一口鲜血喷出来,龙星微侧身。
  龙烁抬手,一枚桃花泪倏然射出,直没蔓儿后心,蔓儿摇晃一下,倒地殒命。
  龙烁只是淡然一笑,手中茶荷的茶叶一片也未曾洒出。
  “十哥。”龙星蹙眉。
  傅龙烁微微一笑:“人是我杀的,你怕什么?”
  傅龙烁走到蔓儿身侧,运掌一吸,将那枚桃花泪吸入掌心,又补上一掌,震断蔓儿心脉,然后脚尖一挑,将蔓儿扔回牢房之内。
  “她现在死了正好一了百了,若是到了族长爷爷跟前胡说八道,云岚要受苦,云决也跑不了。”
  龙星不语。
  龙烁又笑:“蔓儿畏罪自杀,你我难逃刑讯不利之责。本想让你避开此事的,可惜……”
  龙烁笑顾龙星,推了牢房的门:“犯人畏罪自杀,执事弟子进来验尸。”
  两名执事弟子过去看过蔓儿尸体,过来禀告道:“启禀两位师叔,犯人确实已自断心脉而亡。”
  龙烁点头:“上复执事长老吧。”
  两名弟子欠身,龙烁又道:“云吉去复命吧,云安去禀你十五师叔,你们龙星师叔骄纵僭越,便是替我去添茶这样的小事情都不肯做,请他好好训责。”
  龙星不由瞪龙烁。
  龙烁依旧含笑:“瞪我做什么,有本事,就求了你大哥的板子轻些落下吧。”
  龙星回去向大哥复命。云安随行身后,小心翼翼。
  龙星真是无奈,龙烁大哥的脸皮怎么就能比城墙厚,自作主张地杀了那个小姑娘,逼迫自己做了同谋,然后还嫌自己不够配合,安了罪名让大哥下板子。
  云吉、云安十六七岁,都是傅龙耀之子,亦是傅龙烁的亲侄儿,当然龙烁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夜深夜长。
  龙城果然还在书房看书。
  龙星回来复命,还跟着云安。龙城不由挑眉。
  果真,云安叩头下去,头也不抬,就转述龙烁的吩咐道:“小叔叔说,龙星师叔骄纵僭越,便是替小叔叔去添茶这样的小事情都不肯做,请您好好训责。”
  云安再叩头:“云安告退。”
  龙城看龙星。龙星肃立在侧,感觉得到大哥的目光,只得忍了委屈,屈膝道:“龙星知错,请大哥训责。”
  “什么事情?”
  龙星抬头看了一眼大哥:“十哥,将那个叫蔓儿的小姑娘杀了,不许龙星管。”
  傅龙烁在大哥龙耀跟前,敛眉顺目,十分恭顺:“是烁儿刑讯不利,请大哥降责。”
  傅龙耀审视着傅龙烁:“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可是和岚儿有关?”
  傅龙烁微垂头:“岚儿之错,烁儿已经罚过,他也知错。其他的,都是烁儿的错,愿领大哥重责。”
  傅龙耀摆手:“不过是玉家的一个丫头,杀了就杀了。反正爷爷和三爷爷已是有了计较。这件事情以后也不用再提,你下去歇息吧。”
  “是。”傅龙烁再欠身谢过大哥,心里舒了口气,才告退出去。
  “小叔叔。”云安过来复命:“云安已经转述了小叔叔的吩咐。”
  “去吧。”傅龙烁不由笑,想到那飞扬跋扈的小子委委屈屈地被龙城打屁股,就觉得好玩。谁让他也害自己被大哥打过一次呢,算是扯平了。
  龙城听了龙星的叙述,也是暗暗叹息。
  玉家的手段果真是叫人瞠目,若非事有凑巧,被龙烁勘破蔓儿心机,事情只怕更会复杂。
  虽然龙烁杀了蔓儿,是最简单的方法,免得她到三爷爷跟前或族中长老跟前再搬弄是非,但是这手段,实在也是太过狠辣了。
  就算是复杂,麻烦,若是龙城,必不会杀了蔓儿,龙星不是不想杀,是怕大哥的板子。
  如今龙烁除去蔓儿,确实是免得九支、长支再生是非,也免得云岚、云决兄弟两人,为一个女人生隙而与人口舌,遭人诟病,免得让长支颜面无光,说到底,是长支捡了这个便宜,龙烁却是担了恶名。
  所以,他挑剔龙星,不过是随便发泄一下而已吧。
  “去你三哥跟前领三十板子,默书一个时辰。”龙城罚龙星,不重也不太轻:“然后去十哥那里谢罚。”
  “求哥再加二十板子,就免了龙星去十哥跟前谢罚吧。”龙星抬头,挨板子或是默书都好,他可真不愿意去十哥那里谢罚。太丢人了。
  “五十板子,默书一个时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