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95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9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便是这样的伤,如何会到爬不起来的地步?”龙玉虽是心疼,却也有些不解。
  “大师兄,还对玉翎用了‘搜神指’,所以玉翎……”
  “什么!”龙玉不由喝。
  “是玉翎该罚。”玉翎忽然有种说漏嘴的感觉。
  “翎儿,你还痛不痛?”龙玉轻声问,很有些慈父的气息。
  玉翎有些不习惯大师伯突然间的变化,但还是点头道:“是。”
  龙玉忽然有些哽咽:“这,要是让你娘看见,不定怎样心疼。”
  玉翎一时有些懵懂。
  龙玉已是目光迷离,想起了与连若若一起的那些日子。
  “玉哥,若是我们的孩子也犯了错,你会罚他到山中面壁吗?”连若若轻声问。
  “当然不会。”龙玉笑着,亲连若若的脸:“若若的孩子,我一定分外疼惜的,便是骂也不骂一句,打也不打一下的,只宠着,纵着,如同对若若一样。”
  “傅小卿。”龙玉忽然有些咬牙切齿:“你大师兄可是常罚你?”
  玉翎瞧大师伯阴森森的模样,顿觉不妥,忙道:“不常。大师兄对玉翎很好的。”
  “很好?”龙玉冷冷一笑:“哪里好?除了常拎着板子将你打得生不如死,哪里好了?”
  “也不是那样。”玉翎忙道:“便是玉翎来这里吃饺子,小卿师兄都是嘱咐过的。”说到这里,忽觉不妥,忙住嘴不说。
  龙玉已经目光一寒:“他可是绘声绘色地描述了我包饺子的事情吗?”
  “没,没有。”玉翎不由往后退:“只是,大致说了一下。”
  “哦?”龙玉笑:“大致说了一下?除了你,还有谁,听到了?”
  玉翎忽然觉得,大师伯怎么好像要杀人灭口的节奏呢。
  “翎儿。”龙玉伸手摸上玉翎的头:“你乖巧、懂事,聪明伶俐,我和你娘,都很高兴。只是,这些年,却是有些委屈你了,让你少了爹娘的庇佑,被你大师兄虐责。爹,现在就帮你报仇。”
  “大师伯……”玉翎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轰然塌了的感觉,然后……龙玉的最后一句话,让玉翎很觉得有喜感的时候,龙玉的身形已经嗖地,不见了。
  龙玉找傅小卿,准备结结实实地揍他一顿,给自己的儿子出气。他是这样想的,所以他直奔傅小卿的住处而去。
  “大师兄没在。”玉麒欠身,很恭谨。
  “藏哪去了?”龙玉叫嚣。顺手拿了小卿屋内架子上的戒尺,然后,又换藤棍。
  “不知道啊。”玉麒往墙边靠,难道大师伯又喝多了?
  龙玉踹开龙城的书房房门,看见龙城端坐在椅子上,拿着书,端着茶,对自己笑。
  “把傅小卿给我交出来,今儿非打烂他的皮,让他仗着大师兄的身份作威作福的。”龙玉用棍子指龙城。
  龙城很有些不好意思。
  “大哥,怎么火气这么大?”龙城起身:“刚才三爷爷特命了人,来请大哥速回呢。”
  龙玉一惊。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如此心浮气躁,意气用事?
  “莫非,大哥对十哥龙烁用了移心术?”龙城笑。
  龙玉手里的藤棍冲着龙城一扬:“再敢多说一句,先打烂你的皮。”
  龙城忍着笑,欠身:“龙城多嘴。”
  “你给我看着点你那宝贝徒弟,再敢将我的宝贝儿子打得那般不堪,就仔细他的皮吧。”龙玉悻悻然而退。
  小卿从里屋出来,不由长舒口气,一个劲儿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龙城从案上拿起龙玉扔下的藤棍,一棍子打上小卿的屁股:“给我跪下。你个小畜生,果真是挨打没够,便是连你大师伯也敢算计了。”

☆、第102章 易子而教(下)

  小卿这顿打可是挨得冤枉。用移心术去测龙耀龙烁的心意;是龙玉自己的主意。
  龙玉实在没有办法;也确实好奇加闲得无聊;才会动这方面的心思。尤其是龙城在他跟前收敛内息,让他乘虚而入,探得龙城的心思后,那种畅游云海的感觉是何其美妙;让龙玉有些欲罢不能。
  只是要测得这样高手的心思;十分耗损功力;况且龙城是他弟弟,即便发现了;也断不会伤他。但是龙耀和龙烁就没那么大度和善良了。
  尤其龙烁。龙烁的武功本就高过龙玉,龙玉又几次三番地耗损功力,如此,他虽趁龙烁不及防备之下顺利侵入,几乎是立时便被龙烁发现。
  龙烁如何能惯得龙玉,不但立刻筑起心防拦了龙玉的内息,还趁龙玉内息受阻,微弱之时,又咬上一口。虽是不至于对龙玉有大伤,却也是耗损了龙玉心智,一两天内才能复原。
  所以,龙玉自九支回来后,便更加率性而为,有些大怒大喜大悲之举。龙玉在爷爷跟前生活,何时如此放肆过。傅惊早就暗蹙眉头。
  云岚受命来长支用饭,自然要禀请尊长。龙耀和龙烁正在下棋,听了此事,不由都有些微愣。
  虽是云岚明日返回长支之事板上钉钉,但是龙玉如何便是连这一天也等不了,便急着让云岚回家吃饭?
  龙烁强忍了笑,命云岚去吃饭。等云岚退下了,才将龙玉对自己使用移心术之事说出。
  龙耀不由又是恼怒,又是好笑。他并未发现龙玉的悄然入侵,故此是吃了大亏,总算龙烁这里算是扳回一局。但是依旧不肯就此放过龙玉,马上去爷爷傅榆那里汇报。
  傅榆嗯了一声,命龙耀退了。自己在屋里踱了几步,不由笑了,哈哈,傅惊啊傅惊,这下,你的老脸可是又丢了一回。
  傅榆立刻嗖嗖嗖地跑到傅惊府上叨扰。
  这边龙玉开家宴,享受天伦之乐。那边傅榆一边和傅惊吃饭,一边就各种不着痕迹地将龙玉的所作所为透露给了傅惊。傅惊这脸色是可想而知。
  傅榆憋着笑,吃完饭,又喝了会儿茶,才告辞而去。这边傅惊已是急着传龙玉过去下板子。偏龙玉已是一时兴起,又跑龙城这里寻小卿报仇来了。
  傅惊的令喻自然也追了过来。
  龙玉不敢怠慢,只得先跑回去挨爷爷的打。龙城当然是拎了藤棍教训小卿。
  小卿被打得哀哀痛叫,直喊冤枉。
  龙城略一思索,也是明白了大概情由。再打了小卿几棍子,教训道:“便是这事打了你冤枉,你该挨打的事情也还有一箩筐,今儿个教训你几下,就是给你提个醒,过不了几日,便要回大明湖了,是能直着回去还是要躺着回去,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师父不讲理,做徒弟的只能认了。小卿忍了委屈,连连应是,不用管回去的时候是直着或是躺着了,好歹先直着出了师父的这个门才是吧。
  龙城瞧瞧小卿的屁股已是青紫一片,痛得小脸煞白了,又随便打了几棍子,才饶了他。
  龙晴带着龙星进来时,小卿正忍着痛,苦着小脸,跪在书案前给研磨。
  龙城吩咐龙星去三爷爷那里请安。龙星垂了头嘀咕:“这时辰不早不晚的,请什么安啊。”
  龙城抬头,瞄龙星一眼,龙星只得垂头应是,告退出去。
  龙晴不由笑道:“难道三爷爷又寻了龙玉大哥的错处吗?”
  龙城也瞪龙晴一眼:“小心你说话的内容。什么叫寻了错处?本就是有错当罚,难道当长辈都昏聩不察,由着你们胡闹不成?”
  龙晴被大哥训得直吐舌头,轻轻移到小卿身边,接了他手里的磨棒,研磨,道:“你师父火气好大。”
  小卿点了点头,不敢做声,只是用手揉膝盖和腿。
  “你师父罚你跪啊?”龙晴又问。
  小卿摇头,又点头:“师父嫌我站着研磨的姿势难看,让我跪着研磨。”
  小卿顶了燕月的差事来师父跟前伺候,便是被打了,依旧还得伺候着。端茶倒水的,倒还好说,偏龙城又要润笔。小卿端坐了研磨时,便觉屁股上的伤分外地疼,姿势当然就有些别扭。
  龙城哪瞧得惯弟子举止失仪,又不肯赦了他,反倒命他:“坐着不舒服,就跪着。”
  所以小卿只得跪着,继续研磨。
  “你又做错了事?”龙晴忍了笑,继续和小卿嘀咕。
  “小卿不敢。”小卿回三叔的话,眼睛却委委屈屈地看着师父。
  “滚回房去吧。”龙城斥小卿,又瞪龙晴。不过就是挨了几下,瞧那委屈劲儿,跟三岁小孩儿似的。
  “谢师父。谢三叔。”小卿吸着气爬起来,又对龙晴低声道:“三叔小心伺候着吧,若是惹恼了师父,没错也要被打的。”
  龙城一扬眉,小卿吓得“哎呦”一声,抱了脑袋,连滚带爬地跑出去了。
  龙晴忍不住笑得眉都弯弯的,煞是好看。
  云恒去龙烁府上吃晚饭,回来时,虽是故作沉稳,只是眉峰间掩映不住一丝得意。
  燕月很好奇,逗他道:“云恒吃了什么好东西,这么高兴?”
  云恒笑道:“没吃什么好东西。”四处瞧瞧,没见大师兄的身影,才凑近燕月身边,笑道:“燕月师兄,你瞧瞧这个。”说着话,自怀中掏出一枚小巧的桃木令符来。
  “是十师伯的令牌?”燕月瞧着令牌,很有些不可思议:“你师父给你的?”
  燕月的十师伯龙烁,如今当然是云恒名正言顺、独一无二的师父。
  “嗯。”云恒小心翼翼地收起令牌:“师父说,有了这个令牌,便是谁也不敢欺负我了。若是将来后妈虐待,便可拿了这个免打。”
  “不是吧。”燕月瞧着云恒,上瞧、下瞧、左瞧、右瞧,奇了怪了,龙烁师伯怎么就那么喜欢云恒呢,便是连贴身的令牌也给了云恒了。
  “而且师父还说了。过两日回大明湖时,我依旧和爹爹一起回去,半年后,他再接我回来。以后也是这样,坝上待半年,家里待半年。爹和五叔的武功也要好好学。”
  云恒和衣往窗前的榻椅上一躺,双臂枕在脑后,轻叹了口气:“云恒啊云恒,你重任在肩,任重而道远啊……”
  月冷瞧瞧燕月,扑哧一声乐了,过去点云恒的脑袋道:“云恒,你干什么?怎么就任重而道远了?龙烁师伯给你洗什么脑了?”
  含烟正进门来,闻言不由眉峰一蹙。燕月欠身道:“含烟师兄金安。”
  月冷忙站好,云恒也忙跃下地来,站得笔直,与月冷一起欠身道:“含烟师兄。”
  含烟看了月冷一眼,道:“你跟我过来。”
  “是。”月冷欠身,心里却是打鼓,怎么了,我又怎么了,听含烟师兄这声音,这架势,这明明是要打我板子的前奏啊。
  月冷一个劲地瞄燕月,师兄,救命啊。
  含烟坐了,看月冷。月冷自觉地跪了,等师兄问话。
  含烟蹙眉:“果真是你做的?”
  月冷一惊。燕月在旁解释道:“含烟师兄勿要忙着下定论,月冷如此规矩,不过是想争取个好态度而已。”
  月冷忙点头。
  含烟道:“从关外返回大明湖之时,你奉命护送唐珠儿唐姑娘返家,可有差错?”
  “怎会有差错。”燕月笑道:“月冷一向是最乖最懂事的了,这种差事当然也是小菜一碟。”
  月冷忙点头。
  含烟瞪燕月,问你了吗?你什么时候成了月冷的代言人了吗?
  燕月在含烟师兄目光的逼迫下,只得微欠身,退后:“师兄请继续,小弟绝不插言了。”
  月冷这才出声道:“小弟送唐姑娘回家,只是半日路程,并不敢耽搁,也没有生什么事端。”
  “你将唐姑娘送到唐老夫人手上吗?”含烟忍着气问。
  “那倒没有。”月冷的心砰砰直跳:“在唐府门前,正遇到唐姑娘的嫂子,唐礼的夫人,小弟就告辞了。”
  “听说唐姑娘是唐礼夫人一手带大,姑嫂感情十分亲厚,既然唐姑娘已到了家门前,交给了她嫂子,应该就算是平安到家啦。”燕月笑。
  含烟瞪他。燕月讪讪然收了笑容,用手摸摸脸,笑得好累。对上含烟师兄,便是笑容再如何灿烂也是没有用啊。燕月叹气。
  含烟冷冷地道:“刚唐家有信来。老大尚未来得及处理。若是你对唐姑娘或是唐家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可仔细了。”
  难怪含烟师兄这么紧张。老大最近可是可怕着呢,但凡有什么差错落他手上,可都要比平时惨上十分的。燕月立刻恍然。
  “难道唐姑娘有什么不妥吗?”月冷很有些担心。这个小胖姑娘,可是老大的宝贝妹子,马虎不得。
  含烟略犹豫,还是板了脸训月冷道:“以后做事多用些心思,别一天做些有用没用的事情,给我添乱。”
  “是。”月冷忙应。
  燕月很想问问,到底月冷做什么有用没用的了,但是瞧着含烟师兄冰冷的脸,还是没敢问,别管比自己大几天,人家毕竟是师兄来着,若是惹了他气恼,没准巴掌就扇过来了,真是有冤没处伸去。
  含烟起身而去。月冷瞧瞧师兄背影,然后看燕月。
  “起来吧。”燕月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