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96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9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含烟起身而去。月冷瞧瞧师兄背影,然后看燕月。
  “起来吧。”燕月安慰月冷:“含烟师兄许是太敏感了而已。师兄知道你是个乖孩子,一定不会惹出什么乱子的。”
  月冷这才松了口气,站了起来,又用手揉揉屁股道:“我这身上的伤还痛着呢,可是禁不起什么风浪了。”
  燕月立刻也觉得屁股痛,点头道:“师兄我也是呢。”
  云岚给龙烁奉茶,龙烁笑问他:“长支的饭好吃吗?”
  云岚垂了头,不语。
  龙烁抿了口茶,差点没一口吐出来:“这是你泡的茶?”
  云岚应:“嗯。”
  “还敢应?”龙烁扬手将桌上花瓶里的鸡毛掸子吸进手心,对着云岚的腿就抽下去。
  “小叔叔。”云岚痛得一哆嗦,就势跪了下去,龙烁手里的鸡毛掸子再抽下来,却在挨近云岚肩头时,停住了。
  龙烁用鸡毛掸子的柄抬起云岚的头,果真,云岚已是泪珠扑簌簌地落。
  “哭什么,没出息。”龙烁扔了鸡毛掸子:“你心里委屈,便拿我的茶叶出气?”
  “岚儿不敢。”云岚抽噎道:“岚儿只是想着以后给小叔叔亲手泡茶的时候怕是不多,这一次,便多泡些。”
  龙烁被云岚气笑了,又有些心疼:“你龙玉爹爹,给你委屈受了?”
  云岚抿了唇:“他让我洗碗……那么多碗,就让我一个人洗,说是要改改我大少爷的脾气。”
  云岚委屈得,声音都有些哆嗦。
  “你洗了?”龙烁忍着笑。
  “我,我都给他cei了……”云岚梗着脖子。
  “然后呢?”龙烁快笑出声了:“挨打了?”
  “没有。他让我把碎瓷片都拿回来,今儿晚上全都粘好,否则……”
  “否则怎样?”龙烁蹙眉。
  “否则,明日回了长支后,便要日日跪这些碎瓷片,直到腿跪折了为止。”云岚的眼泪又掉下来,既委屈还有几分恐惧:“小叔叔救命……他,他怕是存心要折磨死岚儿的。”
  龙烁的眉拧得更重。
  “小叔叔。”云岚仰头看龙烁,用手去拽龙烁的袍摆:“小叔叔救救岚儿。”
  “岂有此理!”龙烁气得一拍桌子:“岚儿别怕,这事情,自然有小叔叔给你做主。”又冷哼了两声道:“傅龙玉,这可是你逼我的!”

☆、第103章 喜事连连(上)

  龙玉回府;堂下已是伺候齐全了。条凳、荆棘、藤鞭。
  傅惊沉肃着脸;端坐堂上。龙玉瞧着这阵仗;腿肚子就哆嗦。
  “爷爷。”龙玉跪下:“孙儿知错了,求爷爷饶过玉儿这一次。”
  傅惊用手一指条凳:“趴那儿去。”
  龙玉不敢再求,只得起身,走到条凳跟前;手放在腰间;;犹豫,转身又跪下;叩首道:“玉儿有违爷爷吩咐,愿领爷爷责罚,求爷爷给玉儿稍留些体面,免了褪衣吧。”
  傅惊一掌,“啪“地一声,将桌子拍得直颤。
  龙玉一哆嗦,只得改口道:“玉儿错了,屡违爷爷训令,活该被打个没脸。”
  龙玉站起来,褪去长衫,又褪去小衣,解开腰间盘扣,褪了长裤,又褪去底裤,也顾不上脸红,俯身趴在条凳上,道:“劳爷爷教训。”
  傅惊已是一个箭步过来,抓起藤鞭,“啪”地抽在龙玉身上,龙玉咬着牙一声不吭,藤鞭已经带着风声,一下下抽落下来,在龙玉的肌肤上印下一道道青紫,也带起一阵阵地战栗。
  傅惊狠抽了一阵,才停鞭骂道:“多大的人了,六个孩子的爹了,还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肆意妄为,不知收敛,没有长进,将来,如何能担得起大任?”
  骂到这里,又是气怒,拎着鞭子又是噼里啪啦地抽落。
  龙玉痛得冷汗淋漓。这练武之人就是可怕,绝不会有年老力衰,棰楚不痛的那种故事发生。
  好不容易觉得爷爷落下的鞭子缓了一些,龙玉忙认错、求情。
  傅惊听了,反倒又怒:“移心术那种歪门邪道的武功,你竟还敢再用,还敢偷偷传给小莫那样老实忠厚的孩子,可是自己想死还不够,还要遗祸我们傅家子弟。”
  龙玉被爷爷的鞭子抽得痛不欲生,心里却是咒骂龙城,果真敢在爷爷跟前告我的状,等我不扒了你的皮。
  龙星一步三摇地,总算是到了。玉纶忙让龙星去堂上求情。傅惊对龙玉动家法,所有人,包括玉纶都需退出庭院之外,无人敢去求情。
  “龙星也不敢去,若是爷爷恼了龙星怎么办?”龙星是真不想去。况且真为了给龙玉大哥求情让爷爷不喜,确实犯不上。
  “你爷爷便是恼尽天下人,也不会恼你。”玉纶推龙星:“好孩子,乖星儿,快去。一切都有奶奶给你做主。”
  龙星还是犹豫:“可是,因为明儿的事情,爷爷好像已经恼了龙星了。”
  “那是你爷爷糊涂,”玉纶安慰龙星:“明儿是多好的孩子,奶奶疼她,奶奶知道你的心思,绝不会让爷爷在此事上再难为你。”
  “谢谢奶奶。”龙星这才一笑:“龙星这就去劝劝爷爷,毕竟气大伤身啊。”
  玉纶用手点了龙星的脑袋道:“就你这点心思,还敢要挟起奶奶来了,看奶奶不告诉你大哥去。”
  “奶奶,奶奶。”龙星慌得拉住玉纶的手:“龙星错了,龙星是知道奶奶疼龙星才敢这么放肆的,奶奶千万莫告诉大哥。”
  玉纶这才笑了一下,道:“那还不快去堂上劝你爷爷。”
  “龙星这就去。”龙星再对玉纶欠身行了一礼,忙往堂上去了。
  阮瓶瓶和诸葛兰扶着玉纶在椅子上坐下来,阮瓶瓶轻舒了口气道:“好在这个小祖宗怕龙城怕得厉害,否则,还真要反了天了。”
  玉纶瞪了阮瓶瓶一眼,道:“你呀,怎么也是当嫂子的,就不能对星儿宽厚些?”
  阮瓶瓶撅着嘴道:“是,瓶瓶知错了。瓶瓶就是再孝顺、听话,一心想讨爷爷奶奶的欢心,也比不过那个小祖宗去。”
  诸葛兰伸手拉了她一下,道:“你呀,就别气了。冰儿和冷儿多亏他严格教导,才会有那么高的成就呢。”
  阮瓶瓶哼了一声,道:“那是咱家孩子资质好,聪明,没让他打死,也是万幸呢。”又嘟囔道:“爷爷和奶奶就是太疼这个小祖宗,所以才将他惯得目中无人。”
  这几日,龙星按大哥的吩咐,常在傅惊府里待着,傅惊就让龙星指点侄儿们的武功。尤其是云冰、云冷。这两个孩子很小的时候,龙玉就带到过大明湖去,龙城、龙星皆是亲自指点过。
  龙星其实并没有什么心思去指点侄儿们武功,不过傅惊吩咐了,他也只好听命,所以指点云冰、云冷时,当然就没那么耐心,再说,龙星的耐心本来就有限。于是,云冰、云冷就惨了。
  阮瓶瓶自然是心疼。于是,就亲手奉茶给龙星,希望龙星对儿子们能否稍微温和一点点,结果,龙星不仅完全不理会她的心思,当着她的面,对两个儿子也丝毫不曾手软。
  晚上,阮瓶瓶给两个儿子上药,自然是要埋怨龙星,两个儿子听了,不但不领情,反而一个劲儿地让她不要再去打扰他们练功。
  阮瓶瓶恼怒两个儿子不听话,便去爷爷跟前,请爷爷让龙星多些耐心,莫让龙星再打两个孩子了,爷爷反倒训斥她妇孺之见,玉不雕不成器,反赞龙星认真负责。
  阮瓶瓶真是没处说理去。在龙玉跟前嘀咕几句呢,龙玉反倒把两个儿子叫过来拍了一顿,骂他们两个不知好好练武,只知撒娇偷懒。
  冰儿、冷儿当然又是埋怨了她这个做娘的一顿,把阮瓶瓶郁闷得,自己这巴巴的为谁啊,倒落了一身埋怨。
  想来想去,当然还是龙星可恶。
  可是,今日,爷爷发了狠,要对龙玉下板子,玉纶一个劲儿地让阮瓶瓶快去请龙星来。
  阮瓶瓶不去。爷爷一年当中,怎么也得有三五次发飙的时候,玉哥不也都挺过来了。这次便也忍忍得了。把诸葛兰气得,直骂阮瓶瓶心狠。以前那是没法子,只能让龙玉忍,如今有救星在,焉有不救夫君的道理。
  好在此时,龙星已是奉了大哥龙城的命过来请安了。阮瓶瓶见了龙星来,心里刚有些高兴,偏龙星又矫情起来,不肯去帮龙玉的忙,阮瓶瓶心里当然就更气了,难免就发泄几句。
  不过,龙星在傅惊跟前,的确是“说一不二”,龙玉终于在皮开肉绽之前,被赦免了。真是难得,傅惊亲摆下了条凳,竟还能让他直着腰从堂上走下来。
  龙星好人做到底,亲自扶了龙玉去暖阁歇息。
  龙玉趴在软榻上,指使龙星放窗帘、摆软垫,又擦脸、净手,燃香、煮茶的,龙星也乖乖地,将他当成自己大哥一般,用心服侍。
  龙玉趴舒服了,捧着茶,透过氤氲的水汽,看龙星,龙星微垂了眼脸,洁白纤细的手指,摆弄着绿玉的茶器,看起来,怎么那么舒服,那么赏心悦目,让人心旷神怡。
  “大哥喝茶。”龙星屈下一膝,将茶奉给龙玉。龙玉趴在软榻上,接过茶。
  龙星这才站起来,又退后一步,垂手侍立。
  龙玉喝了口茶,入口馨香。
  闭上眼睛享受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什么事儿,说吧。”
  龙星微叹了口气:“来的路上,龙星遇到十哥龙烁。”
  “哦,云岚这小畜生。”龙玉又喝了口茶,了然。
  “龙玉大哥也是,想收拾儿子也不必急在这一时,明知云岚定会回去告状的。”龙星坐在椅子上,埋怨龙玉:“云恒如今可是在十哥手上。”
  “什么条件?”龙玉妥协。
  “碎盘子呢,云岚一定会粘好的。只是他一个人粘,怕是一夜间无法完成,所以会让几个弟弟帮着粘。请龙玉大哥免了云岚日日跪碎瓷片的责罚。”
  龙玉冷哼一声:“等这小畜生回到老子跟前,老子有的是机会给他跪碎瓷片。”
  龙星点头:“龙玉大哥就是答应十哥的条件了?”
  龙玉点头:“当然答应。不过,星儿,还要劳烦你一趟。”
  龙星蹙眉。
  龙玉微微一笑:“你龙烁十哥害我被爷爷打肿了屁股,又驳了我的面子,挡着我罚儿子,这个仇若是不报,岂能为人?”
  龙星叹气:“我好倒霉。”
  龙玉将茶杯递给龙星,让龙星填茶:“你且放下心来吧,我让你如何做,你便如何做,你大哥那里,自然有我说话。”
  龙星点头:“也好。只是大哥注意些分寸,毕竟是云恒的师父呢。”
  龙玉笑道:“云恒的师父被云恒的师伯打,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如何能怨到云恒身上去?”
  小卿回到房间里,脸色不渝。熙宇、熙宁小心谨慎地忙着伺候着。
  小卿检查了熙宇和熙宁的课业,也没说什么不好,让两人回房继续用功去。
  熙宇、熙宁退出去,含烟和燕月前后脚进来,给师兄请安。小卿让燕月喊玉麒过来。
  玉麒进来时,玉翎也跟了过来,向小卿请责。
  小卿瞧了玉翎,倒是忍不住笑了。吩咐玉翎起来,让他回房歇着去吧。
  玉翎很不好意思,只好先告退出去。
  燕月不由羡慕玉翎:“有个爹爹就是好,便是像大师伯那种爹爹,也有慈爱的时候啊。”
  玉麒、含烟不由都有些凄然。
  小卿瞧着师弟们的神情,心里不由略过一丝柔软。
  燕月已经转问小卿道:“老大,令尊是不是也很慈祥?也很疼爱您?”
  慈祥?疼爱?小卿差点嗤之以鼻。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小卿的神色可是又转冷了。
  “玉麒,你家玉麟要娶亲的事情,你知道吗?”小卿随手把一个帖子甩给玉麒。
  玉麒愣了,含烟和燕月也愣了。
  作者有话要说:五一节快乐!祝大家身体健康,阖家欢乐!心想事成!

☆、第104章 喜事连连(下)

  玉麟招惹的姑娘是上官家的人;上官小童。
  来信的人自称是上官小童的姨娘。说是玉麟月上的时候;将小童带走;至今未归。信里的措辞很是委婉客气,对玉麟这个准女婿也是透着喜爱,只是从长辈的立场和出于对两个孩子爱护的角度出发,希望;傅家能正式向上官家提亲;而不是让两个孩子做下什么憾事。
  信是标明玉麒亲启的。所以龙城那边直接分给小卿处置。小卿瞧了信;自然要问玉麒。
  只是这事情,玉麒毫不知情。小童;玉麒倒是听玉麟提过,她是家里下人陈伯的独养孙女,该是姓陈的,如今怎么又成了上官家的人?虽然是庶出,竟还是上官家宗主上官无伤之女。
  “上官家也是不甘寂寞了呢。”小卿轻叹气。
  武林世家之中,上官一族声名并不显赫。
  上官无双除外。只是他从十八岁起化身为翠微之后,早已被上官家对外宣称暴亡,那么,无论是是斩花宫的翠微,亦或是上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