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97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9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上官无双除外。只是他从十八岁起化身为翠微之后,早已被上官家对外宣称暴亡,那么,无论是是斩花宫的翠微,亦或是上官无双又化身为休夫人之后,带领姊妹宫祸乱江湖,似乎都不关上官家的事情。
  只是,血脉至亲,上官无双是上官无伤胞弟,上官无伤难道真得不曾与上官无双有所联系吗?小童本就是跟着休夫人的,如今成了上官无伤的女儿,这其中,怎么能不令人起疑。
  江湖之上,向来无风不起浪。这些日子,小卿等人一直困在坝上,许是江湖中的风浪又大了呢。
  “明日为族长大人祝寿之后,就可返家了。”小卿并没有深责玉麒:“这件事情,你先查着吧,玉麟的板子回家去之后你再罚他。”
  玉麒忙欠身应是。这件事情除去所有可能牵扯到的利害关系或是阴谋一类的,单是自作主张,行不知距,有失体统的错处,便够玉麟重重挨上一顿板子了。
  至于玉麒疏于管教之错,今儿是免了,以后没准想起来,免不了受罚的。
  小卿又问含烟道:“月冷如何说?”
  含烟脸色一红。他帮小卿分拣信件,瞧到唐家的来信,却是标明月冷亲启,故此心中起疑,先去审过了月冷,这些,自然瞒不过小卿师兄去。
  含烟微摇头:“月冷什么也不知道。”顿了一顿道:“只是有些担心,怕唐珠儿姑娘是否有什么闪失?”
  小卿淡淡一笑:“唐珠儿没事,只是唐家堡的一件极重要的信物不见了,唐礼前辈请月冷帮忙回忆回忆。”
  含烟一惊,燕月蹙眉。唐礼这话说得客气,言下之意当然是怀疑唐家的信物不见,与月冷有关了。
  “你再去细审审他,许是被唐珠儿那个丫头陷害了,还不自知呢。”小卿提起唐珠儿,语气中就透着宠溺。
  燕月不由替月冷叹息,瞧老大这意思,这事就真是唐珠儿所为,那小丫头就没事,受罚的也还是月冷了。
  “还有燕杰,”小卿把目光瞄向燕月:“冷老夫人想亲自召见。方才二叔过来吩咐,命燕杰过去请安,你带过去吧。”
  燕月不想去。听说冷老夫人特别特别喜欢五小美女什么的,听说冷小袄来了坝上之后,温小宝和唐小豆也来了,现也客居坝上。
  小卿笑道:“你消息倒是灵通。”
  燕月的天盟本就耳目聪慧,如今更是加强了消息组的人手配备,虽无法与傅家飞云堂相比,一般的大小消息也是瞒不过燕月的耳目去,尤其是一些可能会让他招了板子的事情。
  “让你带燕杰去,你就去,”小卿笑得有些幸灾乐祸:“燕文不在,你是燕字系的老大,自该是你去担待。”
  燕月无奈,只得领命。
  小卿带了玉麒去看小莫。熙宇、熙宁搬到小卿的屋子后,小莫便搬去与玉麒和燕月同住。
  小莫的伤比玉翎轻许多,但是玉翎调息了两天,便起得来去赴龙玉的家宴,可是小莫便是起身去给师父师叔请安,都是勉力支撑着,一头一身的冷汗。
  如今趴在床上,还是不敢动。香玉偷偷给小莫熬了桃花粥,正一口一口地喂他。
  小卿和玉麒进来,小莫想起身见礼,小卿吩咐免了,只是瞧着小莫喝剩下的半碗桃花粥好像很有食欲,便吩咐香玉去盛两碗来,给他和玉麒宵夜。
  香玉收了碗盘,冷冷地道:“没了。”
  小卿确实有些饿了,便道:“那小莫剩的这半碗给我吃好了。”
  香玉头也不回地道:“这半碗是要喂芽儿的。”然后就出去了。
  小莫和玉麒都把目光看向地面,不忍看老大的脸色。
  小卿还是踢了玉麒一脚道:“就你们两个多事,好好地捡条流浪狗回来,抢我的粥喝。”
  芽儿是一条小流浪狗,玉麒和小莫来坝上时捡到的,香玉给取了个名字叫“芽儿”,一直养在后院,这小狗不知是不是流浪的时候饿怕了,特别能吃。
  玉麒和小莫只好连声应错。
  坝上不比大明湖,虽然香玉想了各种法子给大家开小灶,改善伙食,但是毕竟还是不敢太张扬,而坝上配送过来的伙食,简直让小卿他们牢骚满腹。
  香玉这个死丫头,小卿心底暗哼,实在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香玉因为气恼小卿重责了小莫和玉翎,已经连着几天摆着脸色给小卿看。香玉在心底里将小莫当成自己的哥哥,原本对小莫就比对其他的少爷亲切,如今心疼小莫,更是看小卿不顺了。
  不过小卿也并不是很在意,他这几日也确实心疼小莫。虽是踢了玉麒一脚,坐下来,对上小莫,还是笑得和煦:“好些了吗?”
  “是。多谢师兄垂问。”小莫的目光依旧看着地面。
  小莫不怪玉翎连累他被罚,他反倒是气小卿师兄,打了那么狠的一顿也倒罢了,偏又罚自己和玉翎用那么不堪的姿势在门外跪。
  小莫一直很乖很听话,还不就是怕家里的板子,也怕师兄没头没脸地罚他。
  小卿也是一直疼惜他的,便是在丐帮时那么拧着,也不曾当了外人的面真得让他难堪。可是,到了坝上,却是一点情面也不肯留,打得姹紫嫣红地,还在院子里晾着。
  小莫可真是什么脸面也没有了。玉翎还是小孩子呢,自然也没什么丢人的,自己可是眼瞧着就要满了十八了。
  在龙泉时,因为浩威被小卿打,就病了几天;在西峰时,因为欧阳权被小卿打,又是委屈难过得要死;如今在坝上,被打得更是凄惨,小莫觉得自己不能再忍下去了,若是不认真反抗一下,以后不定被老大怎么折磨呢。
  小卿也知道小莫气恼,却只觉得好笑,不仅不肯好言安慰他,反倒命燕月默了白霆师伯的《陵石制训》给小莫读。
  燕月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只说自己愚钝,一个字也没记住。
  小卿也不恼,只趁了云冲几个过来给龙城请安的机会问云冲那儿可有。
  云冲那儿果真还就有。
  白霆出了书,这么大的喜事,焉有不告诉龙玉之理。况且,这书中的很多训诫的法子还是龙玉提供的呢。
  所以,这《陵石制训》一书,白霆当然也是要送龙玉“雅存”。龙玉将那一摞子书,自然也是赏给了几个儿子“以做教刑”。
  云冲给小卿送了来,小卿就命小莫“研读”:“如今白师伯的这书可是红遍大江南北,上至宫廷侯爵,下至平民百姓,家家奉为经典,切实以行呢。你也读得仔细些,若是日后被罚,免得师兄再细教你规矩。”
  把小莫委屈得,到底是不敢违逆师兄的命令,只得摆在床头“研读”。
  小卿如今听小莫的口气,还是满满地气恼和委屈,只是笑,用手敲敲小莫床头的书道:“这本书读得如何了?有什么心得,跟师兄说说。”
  龙夜和龙裳去千佛湖钓鱼,自以为很秘密。其实,很多人看见了。
  比如仙儿。仙儿其实一直在大明湖附近逡巡。她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反正很无聊。
  仙儿就借住在千佛庵中,千佛师太很喜欢她。她在千佛庵也很安全。每日里和师太一起念经,讨得师太的欢心,洒扫庭院,挑水浇园,侍弄花草,这些,仙儿都做得熟练,也不觉有多苦闷。
  只是夜深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得都是那个明媚少年,武功也不那么高,人也不那么帅,不那么太精明,也不那么太傻,不那么太古板,也不是很轻浮,明明哪哪都不是天下无双的,偏是那么无法替代。
  龙夜,龙夜,龙夜。仙儿碎碎念。为了你,什么都不要了,什么都不争了,你知道吗?在意吗?高兴吗?
  仙儿在幻想和龙夜有一场偶遇。是擦肩而过,还是凝眸相望?亦或是拔刀相向呢?
  无论如何,总好过擦肩而过吧,那无疑是最无情也最痛楚的相见,如果那样,还不如不见。
  仙儿想见龙夜,又怕见龙夜。况且,龙夜、龙裳自入了家门,根本就不见踪影。
  直到今日,仙儿站在山巅时,终于看见了熟悉的人影。龙夜、龙裳,拎着鱼竿,小桶,从山间小道上一路溜达着走过来时,仙儿的心差点没跳出来。
  “姐姐也在这里。”绿绿笑盈盈地出现在一棵树后。

☆、第105章 翠玉幽寒(上)

  方夜夜进宫见太后;心中各种忐忑。太后待龙城兄弟如亲子;怕不就要待自己为“儿媳”;历来婆婆与儿媳之间,相处不易,相亲更难。
  宫门之外,迎接方夜夜的;是玉翔和燕雨。
  江南五大世家的比武盛会一推再推;终于在月上的时候进行。龙羽斟酌了一下;便让玉麟带着玉翔去瞧热闹。江南世家的比武盛会算得是武林中的大事,故事很多。龙羽只吩咐两人低调行事;多听、多看就好,不要贸然行事。
  玉麟和玉翔去了半月有余,前两日才回转大明湖。根据飞云堂谍报,近日京畿之地有大量武林人士驻足,玉翔、燕雨又被龙羽派往宫中护卫。
  玉翔和燕雨趋前,对玉麟和小井见礼。玉云也过来见过玉翔和燕雨两位师兄。
  小井命了落轿,正准备打开轿帘,天上忽然嗡嗡嗡地飞来了很多拳头大小的黑蜂。
  “方姑娘不要出轿。”小井急喝,手中长剑出鞘,护于轿前。
  这些黑蜂密密麻麻而来,竟有遮天蔽日之感,只是聚集在众人头顶,并没有发动攻击,倒似训练有素一般。只是这些东西委实让人头皮发麻,尤其是振翅的嗡嗡声,更是刺耳。
  为方夜夜抬轿的,都是府中刀卫弟子,见此情况,虽然惊惧,也并不慌张,只是宫墙处的一些兵丁,从未见过这种情况,几名胆子小的惊叫着,冲进门房内躲藏。
  “出了什么事情?”方夜夜问。轿帘厚重,方夜夜隐约听得外面似乎有人惊叫的声音
  小井一时间难以抉择。这些黑蜂一定是有人役使,只怕要对方夜夜不利,虽然宫墙在侧,抬轿入室最是安全,但是一来有冲撞不敬之嫌,二来,若是将危险引入宫中,国法家规都难逃重责。
  “玉云、燕雨退回宫中护卫。”小井已是作出决断:“玉麟、玉翔起轿,入林。”
  宫墙之外,有一竹林,林中有水磨石桥,桥上有亭,亭下流水。
  玉麟、玉翔应命起轿,玉云、燕雨已退回宫中。几乎是转眼的功夫,轿子已如行云飞入竹林之中。
  那些黑蜂如一团乌云,果真直追方夜夜的轿子而去。小井、玉麟和玉翔均是长剑出鞘,将那些追过来的黑蜂尽皆斩落。
  轿子在石桥上的石磨旁落轿,巨大的水车滚动中,带起巨大的水花,让蜂群心生畏惧。抬轿的四名弟子亦是长刀出鞘,护于轿前。
  小井已经抬刀砍下一根长竹,竹叶抖动,如扫帚般扫向蜂群。玉麟、玉翔亦是如此,三根长竹伸向蜂群,立刻将蜂群打散。
  群蜂“嗡嗡”声中,开始向下俯冲。这些黑蜂虽然动作灵活,但个头极大,却是极易被长竹或是竹叶扫中,三人皆以内力灌注长竹之中,长竹犹如利刃,旋转中,将那些黑蜂尽皆扫飞了开去,落入水中。
  一阵若有如无的哨声响起。玉麟手中长竹一抖,竹叶如万柄利剑,直射向岸边的树丛中,随着两声惨叫,两个绿衣人从树丛中滚落出来。
  哨声立止,剩余的黑蜂立刻调转了方向,飞向那两个正要挣扎而起的绿衣人。只听几声惨呼,黑蜂黑压压地将两人团团包裹,随着嗤嗤声响,蜂群腾空而去,地上的两名绿衣人,已成两具白骨。
  玉翔看得一阵阵头皮发麻,走到玉麟身侧,拽了他的袖子道:“师兄,我腿软。”
  玉麟看得也是心里发毛,瞧着不远处石桥上的一具黑蜂尸体道:“这些黑蜂好奇怪,个头长得如此大。”
  小井走过去,用手绢包起一只黑蜂的尸体,仔细瞧了瞧,黑蜂长得丑陋,让人不忍直视。他却仔细看了几遍,到底看不出什么来,只包好了,放入怀中,道:“这个得拿回去请四叔看看。”
  玉麟和玉翔看得面面相觑,心道,小井师兄好强悍……
  小井抬头看见两人呲牙咧嘴、目瞪口呆的样子,斥道:“不过是个头大一些的黑蜂,也值得你们两个吓成这样。”
  话音未落,忽觉不妥。转身看去,方夜夜的轿子正悄无声息却快速地离地而起,瞬间,就升起了一丈多高。
  燕月带着燕杰去拜访冷家太夫人。燕杰一个劲地唉声叹气,弄得燕月心烦。
  “我是担心冷太夫人也看中了我,非让我娶冷小袄怎么办?”燕杰解释。
  “你要真不喜欢冷小袄,师兄索性就帮你说清楚,免得再多生事端。”燕月道。
  “怎么说清楚?”燕杰问。
  “就说师兄已经为你定下了一门亲事,请冷姑娘另觅情郎。”
  “不好。”燕杰忙道:“那该多伤小袄的心。”
  燕月不由笑:“你反正也不喜欢人家,她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