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黑道学生1 >

第7部分

黑道学生1-第7部分

小说: 黑道学生1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顿时软下心来。
  “好了好了,对不起,我刚才太生气了,对不起!我向你赔礼道歉行了吧?别哭了!”
  的士司机很不识趣地说:“就是嘛,小俩口床头吵架床尾合,这样多好!”
  我狠狠的说:“关你什么事?”
  可是那司机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怎么感觉小雨点脸色有点不一样呢? 
 
 
 
  
正文 第十一章 离开
 
  天都酒店,0137号房。
  我躺在床上看着电视,电视里正播放着一套比较感人的电视连续剧《仙剑》。
  卫生间里传来‘淅沥哗啦’的流水声,小雨点正在洗澡。
  时间已经不早了,经过刚才那件事,我实在不敢将小雨点再送回她的住所,怕再遇上什么意外。
  没一会儿,小雨点已经披着睡衣,散落着头发坐到我的身边。
  我现在才注意,小雨点已经再也不是几年前那个整天畏缩在墙角,话少的让人误会她是哑巴的小女生了。
  小雨点穿上那件肥大的睡衣仍然无法遮掩住她那高耸的胸部和迷人的大腿。
  “哥,你要记得明天早上喊我啊!”小雨点轻轻拍打了我的胳膊一下,睡在了我的身边。
  我摇晃了脖子两下,发出了‘咯咯’的骨骼震动声音,这时那该死的手机铃声又响起来了:“谁淫荡啊你淫荡,谁淫荡啊还是你淫荡。。。”
  手机上显示的号码是浩南,我接起电话。
  “九哥。”电话里浩南的声音很急促。
  “怎么了?”
  “不好了,那个男的死了,弟兄们都被警察扣住了,目击者太多,没法找人顶罪啊!”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要不是我眼尖,可能也被送进去了。”
  “你先找个地方躲好,反正你没动手,就算抓到你也不怕。我先给老大打个电话。”说完,我挂掉了手机。
  这也真够邪门的,好久没有打架了,一打架就搞出了人命。
  小雨点抬起头问我:“哥,是不是刚才的事?”
  我摇摇头,这种事还是不要让她知道比较好。我脱下了上衣给老大打了个电话,站在阳台上老大的手机才接通,里面立刻传来老大的咆哮声:“他妈的,臭小子都几点了还吵老子睡觉!”
  我干咳几声,说:“老大,出事了。”
  一听‘出事了’这三个字,老大明显精神了,他问:“出什么事了?”
  “我杀人了。”我很平静地说。
  “什么?再说一遍,我没听见!”老大有些震惊。
  我说:“我杀人了。”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把事情经过告诉我!”估计老大已经跳下床了。
  我一五一十地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老大,老大那头沉默了半天,终于出声了:“你先躲好,我现在给刘队长打个电话,记住,不管是谁问你在哪都不要出声!妈的,女人,又是他妈的女人惹的祸!”
  老大挂断电话,我无奈的从阳台走进屋。小雨点还没睡呢,正精神奕奕的看着电视。
  我催促到:“小雨,快点睡觉去,怎么还看电视呢?明天你不是要上学么?”
  小雨点笑了笑从床上跳了起来,一把揽住我的脖子,狠狠亲了我的脸一口,说:“哥,我都忘了,明天是星期六休息!哦不,不是明天,是今天!”
  果然,看了看时间,已经是00:12分了。
  我苦笑着栽倒在床上点燃一支香烟,重重抽了一口。
  手机再度响起,我接起来,是老大。
  “小九,事情搞大了,被你打死的那个男的是县里一个法院院长的侄儿。你现在马上收拾行李去南吴,我马上帮你办火车票。”
  “今天就要走?”我有些惊讶。
  “废话,再不走就晚了!他妈的,那个院长一听说自己的侄儿被人打死了立刻搞了几百名武警下来,听老大的没错,再晚点就来不急了,刘队长就快顶不住了。”
  我默然点点头,深深看了一眼小雨点,竟然有一种难舍难分的感觉。
  我抱住小雨点,紧紧搂着她。
  小雨,以后自己保重,我先走了。”说完,我竟然感觉自己眼睛里冒出了久违的泪水。
  我长叹一口气,拽起衣服批在了肩膀上,勉强的对着小雨点笑了笑,其实我也知道自己笑的非常难看。
  小雨点呆了,她拉住我的手,说:“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没说话,甩掉她的手就出了门,大门关起的那一瞬间我似乎听见房内有一个女人的哭声。
  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我感觉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午夜十分正是都市夜生活开始的时候,红男绿女在街上成双成对的在我身边经过。我心里在想:“自己的另外一半到底在哪?”
  进了的士,那司机竟然还笑容满面的看着我,憨态可鞠地问我:“老板去哪?”
  我苦笑说:“去火车站。”
  就这样,的士‘嗖嗖嗖嗖’地开动了。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象,我心中顿时感觉到茫然。
  “再见了我可爱的海州!再见了!”
  火车站内永远都有无数等待接受命运安排的人,而我也是其中一个。
  老大、虎哥、蛇爷三个人的岁数也都不小了,竟然风尘仆仆的赶到了火车站送我,从他们的表情我已经能看出来,他们还是舍不得我这个‘小兔崽子’。
  “老大。”我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哽咽,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了。忽然我感觉自己的左脸被重重击了一拳,然后嘴里就感觉到甜甜的。
  老大怒火冲天的看着我,没说别的话,只说了两个字:“上车。”
  虎哥拍拍我的肩膀,从他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上面有很多个零。他说:“小九,别怕,男人从来都有做错事的时候。”
  我点点头,蛇爷叹了口气,从身后取出一个小包裹,说:“这里有你最爱吃的酱板鸭和乳鸽,路上匆忙衣服也没买上一件,里面有十几万现金,你带去吧。没事的,到了那边自然会有人帮你弄一张假的身份证,记住,你以后再也不叫九哥了。忘了这个名字!”
  等到火车‘轰隆隆’开起了,我才缓过神来,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上的车,脑子里一片混乱。看着虎哥在站台向我招手,我的眼泪终于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如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
  我就这样离开了海州市的,在离开的同时也背负着一个杀人犯的称号。
  看着建筑物不断倒退,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正文 第十二章 南吴
 
  从海州到南吴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也要15个小时,坐在平稳的火车卧铺上,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心情也慢慢变好了。
  也不知道老大究竟是怎么办到的,竟然能在短短二十分钟内为我搞到一张下铺的车票。还是先上车后补票的那种。
  睡在我上铺的是一个年龄约莫三十岁的妇人,她带着孩子看那样子应该是去探亲。
  我对面下铺的是一个年轻人,看模样有二十五、六拿着一本笔记本电脑就趴在自己的铺位上噼里啪啦敲打着键盘,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辞:“完了完了,这股票怎么又跌了。”
  我就躺在卧铺上,盯着天花板一直发呆,这时对面的年轻人放下了电脑,与我搭讪:“嘿,小兄弟。”
  我别过头,问:“恩?”
  他说:“你是去哪的?”
  我笑了笑说:“去南吴上学。”
  他一听,立刻笑到:“离开学还有差不多一个月呢,这么早就去了?看来你学习成绩不错呀。”
  呵呵,学习成绩。
  我耸耸肩,半坐起来,依着枕头从包裹里取出蛇爷为我买的酱板鸭,递了过去:“来,吃点东西。”
  他连忙摆手:“不了不了,我不吃这些油腻的东西。”
  我没有什么心情跟他闲扯,就在这时,火车上的贩卖阿姨推着小车来到我的身边,我从袋子里取出三张一百块钱,买光了他车上的所有啤酒,然后就一个人在那独饮,却又有别样的风情。
  那年轻人的眼睛都直了,尴尬的笑了笑说:“我说,小兄弟,喝酒喝太多了对身体不好。”
  我一口干掉大半瓶啤酒,抹抹嘴说:“人生苦短,要及时行乐才是。”
  他摇摇头,见没什么话说,于是又取出了他那台电脑,‘噼里啪啦’敲打起键盘来。
  到了下午,我累积算了一下,自己总共干掉了三十七罐又十一瓶啤酒。去了五次厕所,三次是在吸烟区抽烟。
  带着昏昏沉沉的感觉,我再次睡下了,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火车已经到站了。
  我拎着那个小包裹拖着疲惫的身体下了车。站在匆匆人流之中,我现在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吃上一顿,然后香喷喷的睡上一觉等待第二天的到来。
  安静的地方找到了,看着桌上丰盛的菜肴我却没有心情吃了。
  想想在海州心情不好的时候总是有无数小弟跟在自己身边,从来没有感觉过寂寞,这次我却真正感觉到寂寞了。
  晚上七点,我躺在一处小宾馆内洗了澡,腰间裹着洗澡巾在房内瞎转悠。可能是白天睡觉睡多了,到了晚上根本就是精神亢奋的想去打劫。
  于是我穿起衣服就出了宾馆,在离宾馆不远的地方我找到了一间网吧。
  “皇天不负有心人啊!亲爱的网吧,我来了!”我欢快的叫了一句,冲了进去。
  这间网吧很大,非常大。装潢的也非常不错,左右两侧都有包房,是提供给情侣或者做正经事的成功人士用的。面前整齐的一大排,约莫有三、四百台机器,饶是如此还是坐满了人。
  我往前走去,就在我身边正坐着一个妙龄少女,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长相很标致,一看就是很有教养的女孩子。
  我抹抹嘴,想上去搭讪,窈窕淑女君子好‘求’么!结果她刚一开口就将她在我心里的形象完全毁了。
  “我操你妈的,你看看你那熊样也想上老娘,滚一边去!你老娘我出来玩的时候……”(省略五十字)
  这世道,这女人。
  我只能在内心默哀,大城市的女孩还真是不同凡响啊,连骂人都能骂的这么理直气壮,和她比起来我哪像黑社会啊?就跟一个刚从幼儿园放出来的无害儿童一般吧。
  我叹了口气,找了个人少的地方,一屁股坐了下去,取出香烟缓缓打着了火。
  现在这个时间网吧的生意还是很好,由于近年来的网络游戏昌盛,整间网吧倒有十分之七是玩着各式各样网络游戏的。或三五成群或三三两两,一边吵嚷着:“喂,我打到了某某装备了!”另外一边又在叫嚷着:“他妈的,老子被人砍死了,快来N线!”
  我是不会将时间浪费在网络游戏上的,作为一种消遣,适当的娱乐是必须的,但是沉迷进去就不好了。
  现在大多青少年沉迷于网络游戏究竟是为了什么,我也不清楚。但是浩南曾跟我说过:“操,网络游戏?虚荣呗,等级练高了在游戏里就强,人人都喊大哥,能满足一个人的虚荣心!到了最后,还不是竹篓子打水?”
  本来我以为他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下一句话马上又变味了:“九哥,不跟你说了,今天晚上有人攻我的城!老子怎么说也是沙巴克的老大啊!他奶奶的,掌管几百人呢!”
  双击CS进入了游戏,我戴上耳机疯狂屠杀一票毫无还手之力的玩家。我选的是贼,比分在十五分钟之内变成了:杀敌54个,死亡5次。
  做我们这行的,平时没事做就是在网吧、酒吧、桑拿这三个地方乱跑,说白了那就是纸醉金迷的生活。要是连玩个游戏都整不明白,那不就白混了么?
  玩了约莫三个多小时我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
  下线买单,在走出网吧的时候,那个女人仍然在兴致勃勃的骂着,一点也不理会身边人的感受。说实在话,我也挺替他们悲哀的,好不容易趁节假日出来上次网,还硬是被人强奸了听觉,唉!可怜!
  大都市的夜生活是五彩缤纷的,是糜烂和奢华的。路边的美容、美发店一早就亮起了粉红色灯光,并排坐着一群露出雪白大腿的女人。当然了,自然不会有人去理发或者洗头了,因为那个不足五十平方米的门面房内除了三条长凳就只有一面镜子,连工具箱都没有一个。
  我经过那间美容院脚步停滞了一下,但随即摇了摇头。这种地方的女人啊,都不知道被多少人过滤过了,万一带点什么病那多不好。于是我向宾馆处走去。这时迎面走来一对母女,那女孩约莫有五、六岁。指着屋里的女人对妈妈说:“妈妈,妈妈,这里的姐姐都好漂亮啊!我以后也要像她们一样!”
  然后我就看到那母亲的脸都变颜色了,一阵白一阵黑的。
  我心中那个乐啊,这感情好,打小就有那么‘伟大’的志向了,以后一定前途无量啊,哈哈。 
 
 
 
  
正文 第十三章 通宵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