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黑道学生1 >

第8部分

黑道学生1-第8部分

小说: 黑道学生1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然后我就看到那母亲的脸都变颜色了,一阵白一阵黑的。
  我心中那个乐啊,这感情好,打小就有那么‘伟大’的志向了,以后一定前途无量啊,哈哈。 
 
 
 
  
正文 第十三章 通宵
 
  在以后的几天里,我完全沉迷于网络游戏中,不可自拔。
  是五天,还是一个星期之后,老大终于打电话给我了:“小兔崽子,在那边过的怎么样?习惯么?”
  听到老大这么一说话,我差点没感动的抹脖子,连忙回答:“好啊,过的很好啊!”
  老大‘哦’了一声,说:“你有时间就去南吴东市区找一个叫‘阿三’的家伙,他那里有你的证件。哦,对了,现在这边正乱套呢,尽量别跟浩男他们联络。妈的,那十个弟兄每人都被判了二十年有期徒刑啊!这辈子毁了!”
  “二十年?怎么会被判成这样?我操他妈的法院!”我疯狂愤怒的骂了一句,不用想也是法院搞出来的。
  “算了,我每家每户都送去了三十万,这些擦屁股的事,还是要让我们这些老一辈帮你啊,唉。好了好了,不说了,我打麻将去了。”说完,老大关掉了手机。
  “唉。”我叹了口气,将手机扔到一旁。
  我正在上网。
  我已经连续通宵了几个晚上了,连宾馆都没回。两个眼圈黑黑的,咋一看就是现下正流行的颓废青年。
  有个丫头就一直坐在我的身边,看她的年龄也就跟我差不多,二十岁左右,戴了个小眼镜,斯斯文文的。晚上没烟了总是懒洋洋伸出胳膊推我一下,说:“帅哥,给根烟抽。”
  我当然不是小气的人了,人们不是常说么:“烟酒不分家。”所以,几天下来,地上的烟头都快将我们俩掩埋了。
  我看着和我一样鼓着一对熊猫眼的许楠说:“喂,小楠,烟抽多了可对身体不好。”
  许腩翻了翻白眼,哦不,应该是红眼!眼睛里全是血丝了,说:“你呢?你怎么还不是抽那么多烟?”说完还指了指地上。
  我苦笑着将烟头踢到一旁,点燃另一支烟。我对许楠的印象还是很好的,最起码她不做作,不虚伪,属于性情中人。
  由于在网吧通宵通的多了,连老板都认识我了,他走过来说:“哇,哥们,你怎么还在这呢?吃饭了没?我帮你叫个快餐?”
  我对这个老板印象也不错,呵呵笑了两声,伸出两根手指,指了指身边的许楠,说:“要两份!”说完伸手往裤子里一顿乱掏几千块红红绿绿色的钞票被我顺手就扔到了桌子上。
  那老板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知道连上网都带这么多钱的人不是一般人,要么就是富家子弟,要么就是江洋大盗。这两种人任何一种自己都得罪不起。
  老板说:“兄弟,你这样不就见外了么?”
  我摆摆手:“得了吧,都是生意人,什么见外不见外的,老板把外卖电话留下吧,以后我自己叫外卖。”
  老板连忙点头,顺便叫来两个服务员,送来两杯新鲜榨出来的冰橙汁。
  许楠看着我,傻愣愣的问:“我以前认识你么?”
  我摇摇头,许楠继续问:“你干嘛对我那么好?”
  我看了她半天,想了想,说:“我对你好么?不过就是给了你几支香烟么?”
  许楠别过头,对着电脑屏幕,不作声了。
  外卖来了,我如‘狼似虎般’开始了‘狼吞虎咽’,一大盒饭菜很快便被我吞进了肚子里,我狠狠喝了一大口橙汁,这才满意的拍拍肚子。
  什么叫生活?这就叫生活,饿了吃,累了睡,醒了玩,这才符合我自己的性格。
  再看看许楠这个丫头,她吃饭很慢,属于细嚼慢咽的那种,在吃的同时眼睛还直勾勾盯着电脑屏幕。
  我非常好奇的是,这个女人竟然能盯着电脑用QQ聊天,一直聊个几天几夜。一开始的那天晚上还好,有说有笑的,慢慢的许楠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到了现在已经是保持在一种极度冷静的状态下了。
  就在我盯着许楠电脑的同时,她的机器右下角出现一个黄色对话框,上面写着:“您上机的时间已到,请及时冲值。”
  几天下来,许楠的电脑已经出现过许多次这样的情况了,每次许楠都是伸伸胳膊,叫唤:“服务员,加时间。”然后从皮夹子里掏出一张五十的。(一个小时五块。)
  这次许楠却没有这样做,她仍然冰冷冷的看着电脑,左手情不自禁打开皮夹,然后又合上。
  我看得出来,许楠是没钱了,弹尽粮绝了。于是我举起手:“服务员,加时间。”
  许楠本来有点难为情的看了看我,当我举起手来的时候,她露出了久违的微笑,她冲着我点点头,小声说:“谢谢你。”
  我撇撇嘴,笑到:“不用客气。”
  就这样,我们两个人一个玩游戏,一个聊天,直到第二天。。。。
  我熬不住了,虽然玩游戏的中途我有睡过几次,但是精力总是有耗尽的时候,我疲惫的站起身,伸展了一下手臂,取出五百块钱递给许楠,说:“我挺不住了,这五百块钱当我借你的,你继续玩吧。”
  许楠特‘深情’地看了看我,重重点了点头。
  我迈出网吧的时间,已经是八月十二号的中午十一点半了。
  太阳刺得我眼睛生疼,我眯着红肿的双眼回到了宾馆,胡乱洗了澡便一头栽倒在宽大的床上,没有任何疑问的,在不超过三分钟的时间内——我睡着了。
  在梦里,我被人用手雷炸死了几十百次,(因为这几天我都是玩CS的)被人用刀捅死了几十次。当我见到背对着我的十几个敌人的时候,我兴奋地取出AK,正准备狂扫的时候,我被从四面八方飞来的手雷炸醒了。
  “我操!”我龇牙咧嘴地坐了起来,双拳胡乱挥舞了几下,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中。
  打开手机,上面已经显示是八月十四日清晨五点了。
  按这样算来,这一觉我整整睡了两天两夜,我咳嗽几声,然后就呆坐在席梦思床上。
  我脑袋里比糨糊还要糨糊,混混噩噩的,我冲进洗手间用最快的速度跑到水池边用水清洗自己干燥的皮肤。
  经过水的洗礼,我感觉精神一震,再看看镜子里的自己,也感觉顺眼多了。
  是时候去找那个‘印度阿三’办正事了。 
 
 
 
  
正文 第十四章 神秘阿三
 
  翻开了手机的短信,里面果然有一则地址:“东市区万马路刘家巷十一号。”
  我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所谓的干净就是上面没有汗臭味。),随便的往皮夹里塞了三千块钱便走出宾馆。
  这几天在网吧吃的盒饭让我腻味不已,由于是清晨,街边的小吃档也都开了,装着肉包子的蒸笼正散发着热气,一碗碗白粥也在挑拨着我的肠胃。
  “老板,来十个肉包子,一碗粥。恩?还有油条,那再来五根油条一碗豆浆。”我也不管老板和食客们用什么眼神看我,反正饿了就得吃,这是我的原则。
  天还是很朦胧的,但是已经能看到不少学生在等公交车准备去上学。南吴是个大城,最起码比我住的海州大上十倍,经济也是非常发达,只是这里相对与海州来说,非常的乱。
  我正埋头喝着粥,咬着油腻的包子,然后就看到三个青年男子一把抢过一名个子不高女学生手里的手机,然后扬长而去。
  接下来看到的就是那名被抢女学生蹲在地上痛哭的情景。
  我纳闷的抬起头愣了三秒,然后问老板:“老板,这光天化日的,怎么还有人敢抢劫啊?”
  在我的影象里,这种事在海州区绝对是轰动全市的新闻。因为整个海州都笼罩在黑社会的控制下,敢打家劫舍的也都加入了各种帮派,据我说知‘山猪’以前就是干这个的。
  老板看了我一眼,手底下也没闲着正帮一个客人盛粥,他说:“外地来的吧?”
  我点点头,他继续说到:“这地方以前是郊区,最近五年才开发起来,就在前面不远,有个夏村,里面住的90%都是流动人口,人杂的很,平时这边就是三天一偷,五天一抢。。。没人管啊!也管不了,没办法。”老板打开话匣子,话就多起来了:“幸好他们只抢东西不伤人,不然啊,我都要搬走喽。”
  我很奇怪的问:“这里的警察为什么管不了?”
  那老板将粥递给客人之后,凑到我身边,小声说:“夏村里有个老大,控制着近三千名‘马仔’,去年还打死了两个警察,市里面拨了人手,五千警察包围夏村,最后只抓了五十七个有嫌疑的人。”
  “有了这种教训,谁还去夏村搞事啊?那些警察也是人,没有一个想死的。而且那个老大放话了,警察进夏村什么都有优惠。。所以啊,现在犯了法的人就进夏村,只要不是A级罪犯,基本上都能没事。”
  “靠!”我骂了一句:“还有这种事?那个老大叫什么?”
  老板抓抓脑袋,稍微回忆了一下说:“外号好象是叫什么‘夏村猎豹’。”
  我将这个名字深深记在脑子里,已经有了前去拜访的心思,过路拜神这是我们黑道不成文的规矩。
  吃完早餐,我感觉身上充满了力量,(汗!)点燃了香烟召来一辆的士告诉司机目的地之后,我便开始目不暇接的观看路上的美女。
  两个小时以后,太阳露出了脑袋,开始有一股子燥热慢慢袭来。我根据地址左摇右摆的来到目的地。
  这是一栋很古老的宅院,墙上的砖也开始破损,门竟然还是木制的!我小心翼翼推开门,只见有三五个身材肥胖的和‘奶爸’有一比的男人气冲冲的撞开我,从我身边走出去,出门前其中一个还冷冷看了我一眼骂咧到:“他妈的,老子一定要找人砍死他!老三给我叫弟兄,妈的!”
  我差点被撞个跟头,我心头也顿时火冒三丈,不过看那三个男人身后别着的军用匕首和手臂上的猛虎纹身,我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虽然我不一定会输,但是为了这么点小事将对方打伤,这终归是件很不好的事。
  我走进去,院子里种满了花花草草,一个年龄约莫三十岁的青年穿着一件白色衬衫,手中拎着花洒在浇花。
  “呃,请问。。”我刚开口,这个青年已经抬起头看着我,问:“是小九么?”
  “哇靠!这个人不会有特异功能吧?”我连忙点头:“是的,我是从海州来的。”
  青年人点点头,放下手头的活,冲着屋内摆摆手说:“进来罢,你的证件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
  我跟随他进了正堂,这里的摆设古色古香,四张枣红大椅上铺着价格不菲的动物皮毛,看样子应该是虎皮。
  右边是一台一人多高的大钟,古老的‘滴答滴答’声给这个房间的主人更是增加了神秘色彩。
  “来,请坐。”青年人客气的向我招招手,然后转身从一个抽屉中取出一小叠文件递了过来,说:“诺,这是你所需的一切证件,一般的人看不出来是伪制品的,除非你非要去国家安全局或者特殊部门去辨认这些证件的真实性。”
  “呵呵,三哥真会说笑。”不用说别的,这个人一定就是阿三了。
  阿三笑着说:“你新的身份是按照你老大的提议做的,有什么不满你就去找他投诉。”
  我随手翻开身份证,上面赫然写着:“姓名:夏宇,年龄:十八,出生年月日19XX。。。。”
  我再抽出户口本,在父亲一栏上的赫然是夏老二的头像,而母亲我则不认识了,只是看着有点眼熟。
  “靠,不会吧?这也太离谱了!我老爸竟然成夏老二那个肌肉男了!他妈的!”我高声骂了一句。
  阿三嘿嘿直乐,他说:“小宇啊,听说你挺能干的,不如帮我一个忙呗?”
  我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这个阿三的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于是说到:“三哥你说。”
  “恩。”阿三点点头,眼睛勾了勾门口,说:“帮我摆平外面的那些人。”
  “哪有人?”我非常不爽的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心想:“这家伙是不是傻了?”
  就在我满怀心思的时候,八个手中持着钢刀的凶悍男子踢门而入,带头的正是刚才撞了我一下的那个人。
  “三哥,你他妈的玩笑开大了吧?我没东西怎么跟他们打?”我低声骂了一句,俗话说的好:“好虎架不住一群狼。”更何况还是在爪子上淬毒的狼。
  阿三懒洋洋的从板凳下面抽出一柄细长的砍刀,扔在我面前说:“帮我搞定他们,嘿嘿,哥哥我这条命可是握在你手里的啊!”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柄银色手枪安逸的擦着枪身。
  “靠!”我狠狠骂了一句,提起那柄砍刀冲了出去。
  “这叫什么事?自己能轻松搞定的事还要让我去拼命,老大介绍的人竟然是个神经病!”我心里怒骂不已,同时也在猜想这个人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一个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