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黑道学生1 >

第9部分

黑道学生1-第9部分

小说: 黑道学生1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矸菔鞘裁矗桓鲎黾僦ぜ娜耍嵊惺裁囱暮筇ā!
 
 
 
  
正文 第十五章 下属
 
  幸运的是,长期受众人保护的我,身手还没有完全退化,用句托大点的话来说就如同花丛中的蜜蜂,哦不,是彩蝶。
  门口位置有限,我一个人抵挡三把钢刀在我面前上下翻滚,一丝也不落下风。虽然我不是什么武林高手,但要说到砍人的本事,在海州除了几个老大之外,就属我最强。
  这几个大汉明显是那种仗着身体和力量的优势想强行将我扳倒,却没想到我的刀法如此犀利。此间怒火早已燃烧在他们的心头。在真正比拼性命的时候,只有心态保持良好的一方才能赢得胜利。
  我左闪一步躲过两柄刀的攻击,右手击出一拳(我是左撇子),准确打在一种一个男人的脸上,他顿时痛得大叫两声,向后跌倒。
  我持刀的左手没闲着,驾住带头男人的刀狠狠向后一带,那男人马上向前倾,我顺势用胳膊勒住了他的脖子。
  “他妈的,你在往前走一步试试!”我用刀架住‘王’的脖子,徐徐向后退去。
  “慢着,有话好好说。”那个被我抓住的男子双手高高举起,作投降状。几个在门外的男人没一个敢进来,毕竟自己的大哥在我手里。
  “啪啪啪!不愧是天门老九,虽然年轻但是胆色过人啊。”阿三大笑着击掌。
  “三哥,你这是什么意思?考验我?”我心里那个憋屈,要不是刚才脚底下有点软,估计还躲不过刚才那两刀呢。
  阿三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米九,再用劲你就要把他勒死了。”
  我低下头看看怀里那位果然都已经在翻白眼了。我将怀里的男人一把推翻在地上,手中的刀依然谨慎地指着他们。
  地上的男人被我松开之后,咳嗽几声站起来,恭敬地向我鞠了一躬:“九哥!”
  我为之一愣,这到底是怎么了?真以为是古时候在战场上单挑呢?输了的那个人敬佩敌方武将的实力,甘心为其所用?他妈的,要是我输了,我肯定大骂一句:“你给老子等着!”然后去叫齐人马的。
  那个男人从怀里取出一款样式比我还新颖的手机,递到我手里,说:“九哥,这是老大的电话。”
  我看了看阿三那似笑非笑的脸,半信半疑的接过手机,里面传来的果然是老大那淫荡而又不失威望的声音:“哈哈哈,他妈的,小九好样的。”
  我气的大脚一跺狠骂到:“操!老大,你搞什么飞机?你非要把你小弟,呃,干儿子搞死你才愿意么?”
  “嘿嘿嘿嘿!”老大淫笑两声,忽然转变了另一种声调,他说:“小九,这八个人是自家兄弟,是我派过去保护你的。”
  “哼,保护我?杀我还差不多。”
  “好了好了,不跟你废话,他们去南吴的另外一个目的是打通市场。现在在南吴的大帮会有十七个,每个帮会的实力都比咱们天门强上几倍,我联系了周围几个城市的老大,准备把走私汽车的生意转到南吴。”
  我这一听,顿时满头大汗:“老大,这人生地不熟的,你就让这八只三脚猫过来?”
  被我说的那八个人顿时脸上一红。
  老大继续说:“他妈的,不是还有你么?”
  “老大,这不对吧?你一开始说的不是让我去好好念书么?怎么又。。。?”
  “他妈的,你是猪脑子,你把你的书念好,在课余的时间内帮我清理了南吴市的小帮会,有一个学生作幌子办这种事要简单的多!”
  “操!那我不是成了边缘人了?”
  “什么边缘人?”
  “就是卧底啊!卧底在学校,然后出去混黑社会!”
  “滚!他们八个就跟着你,等快开学的时候我让浩南和陈霸过去陪你!别他妈废话了!”
  我握着手机,上下打量着这个带头的男人。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他点点头:“回九哥,我叫百强。”
  “姓百?”这我可就不信了,哪有人姓百的。
  他苦笑着,摸了摸脑袋,说:“我姓陈。。。”
  “陈百强?哈哈,很好,很好啊,哈哈哈!”我被这个陈百强逗得上气不接下气,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说:“喂,陈百强同志,老大让你们过来协助我的时候,有没有那个那个?”
  “什么?”
  “唉,你怎么那么笨,就是有没有给你们钱!”
  “有,老大给了我们一人一千块钱车费,还有。。。”陈百强说话的时候有些吞吞吐吐。
  我厉声喝到:“还有什么?”我绝对不允许自己的下属有欺骗我的倾向。
  陈百强向后退了一步,结巴的说:“还有,还有三十万安家费,说是如果在南吴出了什么事就……”
  当时我的心就紧紧抽搐了一下,我连忙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重重拍打着他的肩膀,说:“好了,什么也别说了,以后咱们就是兄弟,衣食住行我全包了!”
  陈百强一听连忙点头,我回过头来看了看阿三,淫笑着走上去,坐在他身边。
  “九哥,你想怎样?”阿三装作一副弱质女流即将被一个禽兽玷污时的样子,将双手抱在胸前。
  我笑骂到:“少来这套,东西拿来!”
  “什么东西?”阿三继续在这跟我装傻。
  我怒到:“刚才那把枪拿来!”
  “这个。。”阿三面露难色,当他见到我手里的钢刀即将抵达自己喉咙的时候,他终于苦丧着脸将那柄银枪递给了我。
  这柄枪沉甸甸的,摸上去冰凉,就仿佛跟它存在的意义一样。
  “谢了,子弹我自己会买,我还想知道一件事,为什么我一进来,百强他们正好从正门出去?”我非常讨厌那种被人玩弄的感觉。
  “因为,有监视器。”
  “在哪?”
  “在巷子口的墙上。”
  “OK,百强,咱们走!”我挥挥手,将刀扔还给阿三,裤子里揣着一小叠文件和那柄手枪大摇大摆的出门了。
  出门之后,我第一个命令就是:“他妈的,找几块木版把这个门给我封上,还有,把监视器也给我拆了!” 
 
 
 
  
正文 第十六章 鬼屋
 
  在阿三家闹腾了几个小时,最后在阿三强烈反抗与求饶之下,我们一行十个人在一间相当豪华的饭店狠狠搓了一顿。看着阿三哭丧着去买单时的表情,我感觉舒服多了。
  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2点20。
  我们九个人醉熏熏的搭着三辆的士往我住的宾馆方向开去。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将这八个大男人安顿下来,我在心里已经开始打小算盘了。
  难怪老大让我去读书的时候很干脆的扔给我两百万,原来是早有预谋,感情这两百万是九个人三年时间的花费。
  “一群三十多岁的男人,各各龙精虎猛,肯定要去嫖妓。一个人,一星期三次,一次500,一次八个人。”我在搬弄着手指头开始算计这几个人的衣食住行,“每日的开销一个人当作五百,一个月就是三万,八个人。。。”慢慢地,我额头上的汗都滴下来了……
  “不行不行,这可不能再去住宾馆了。”我打好主意后,询问了一下的士司机南吴十六中的地址。随后小车就晃悠着开了过去。
  走过一条条马路,在一个小时后,终于到达了南吴市第十六中学。
  一路与的士司机狂侃得知,这所学校是私立的贵族学校,里面鱼龙混杂。不少有钱的子弟都在这里读书,当然也有不少高官显贵之后。所以里面的情况相当复杂,什么奇怪的事情都会发生。
  听到这样的介绍,我稍微安心了。
  任何东西与‘钱’和‘权’这两样东西沾上关系之后,都会变得腐败,糜烂。而最腐败糜烂的生活也就如同在黑道的日子一样,那样平常。
  下车之后,我看着正在培训的一票‘师姐’们穿着超短裙,手里提着一个粉红色,印着小猫小狗的化妆袋之后,我心中涌起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也许这里不是地狱,是天堂也说不准。”
  学校里面是什么样,我也不太清楚,具体位置有多大还有待考察,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在学校附近找一所足够大的房子,要多大呢?最少要够十一个男人住的‘窝’。
  带着陈百强等人,满大街的溜达,路边的治保会人员看了我们都躲得远远的,丝毫不敢招惹。
  (所谓的治保会人员,就是拿政府的钱,每天都握着一根铁棍在自己固定的岗位上巡逻的人。)
  正在街上溜达,迎面走来一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蓝色的唇彩,绿色的头发。走起路来一摇三摆的,更离谱的是,大热天,她竟然穿着一双厚厚的黑色皮靴。
  “嘿,美女,做个朋友吧。”我很不要脸的冲着她招了招手。
  这个女孩看了我一眼,竟然非常有魄力的走上前来(一般人看到我们九个大男人站在街上都会躲开的。),掐起腰问:“你是谁呀?”
  “别问我是谁,相逢就是缘分嘛,晚上有空么?”我特绅士的伸出右手,嬉皮笑脸的说:“我这个人就有这么个毛病,见到美女就走不动,尤其是像你这种。”
  对付女人我可是很有一套,如今的女人都喜欢坏男人,尤其是那种坏得不能再坏的男人。而我就是那种坏男人,第一天约她上街,第二天就向她求爱,等她将全部都交给我之后,第三天咱们就SAY GOODBYE。
  那女孩微笑着凑到我耳边,细声说:“晚上九点,鸿运宾馆101号房见。”
  “嘿嘿嘿嘿”我淫笑几声,作了个OK的手势。
  那女孩走了之后,陈百强等人不得不佩服的竖起大拇指,陈百强说:“九哥就是九哥。这点不佩服不行,以前俺交女朋友的时候多老实啊,最多也就是牵牵手,背靠背。”
  我哼哼两声,批评他:“不用说了,你女人后来肯定跟别的男人跑了是不?”
  陈百强大吃一惊,问:“九哥,你怎么知道的?有一次我上街看到我女朋友正躺在一个男的怀里,那男的手还在她身上乱摸,她他妈的竟然还笑的很灿烂!”
  陈百强阴沉着脸,带着深深的悲伤说:“当时我就把那个男的打成了残废。”
  我摇摇头说:“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能怪别人,也不能怪你女朋友。”
  陈百强没说话,在默默消化我的这句包含深厚哲理的话。
  虽然我20岁都没到,但是对于女人这种东西我是再了解不过的。
  在下午五点的时候,我们终于找到一处类似于别墅的出租屋,上下两层,独门独院,还附带家具。
  跟着那个房东太太的指引下,我们走了进去,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都还茂盛,场地也足够大,可以容纳十桌酒席,外带两桌麻将。
  退开玻璃门,走进去,整个大厅还弥漫着一股丁香花的味道。看到摆在厅中的家庭影院我就想起在海州区的家。
  当我问起租金的时候,那个房东太太明显有些犹豫,她推推鼻梁上的眼镜说:“这个地方,现在已经很难找了,一个月就算你们三万吧。”
  其实这所房子的租金绝对不会只要一个月三万这么少的,从我丝丝入扣的观察下我发现,墙上都被从新粉刷过,地上还沾有红色斑点。
  我笑着说:“这房子以前死过人吧?”
  陈百强听我这么一说,明显一愣,他小声问:“九哥,你怎么知道?”
  我没作声,继续观察房东太太的脸色,房东太太皱眉说:“怎么会有过死人呢,只不过。。唉,算了,给你们便宜点,两万五一个月,水电费自理。”
  我摇摇头,这个便宜我是占定了。
  我说:“一万五一个月,我一次交一年的租金。”
  房东太太仿佛见鬼一样看着我,尖叫:“这怎么行?这么大的房子才一万五一个月?”
  我嘿嘿冷笑指着四周,淡淡的说:“这房子不干净,已经有很久没有住人了。虽然你每隔一个星期都会打扫一次,往房间里喷洒些空气清新剂,但是家具内部的腐朽气味还是那么的浓。”
  看着房东太太变绿的脸,我继续下猛药:“从地上和墙上的血迹来看,以前这间屋的主人曾经与人打斗过。”
  “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家庭暴力,唔。。让我想想。”我故作聪明的轻点着脑袋,说:“男主人的用刀砍死了自己的老婆孩子,然后自杀。”
  “第二种,有歹人入室抢劫杀人。不外乎就这两种可能了,房东太太,我说的对不对?”说完,我掏出香烟,吸了一口。
  房东太太直勾勾地看着我,重重点点头说:“你说的对,既然你们不怕邪的话,那就住下来吧。”
  我干笑着走上前小声问:“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
  “第一。。。”
  没再理会房东太太,我前去办理了住房手续,交了钱之后,我将陈百强找来,说:“买点元宝蜡烛,祭奠一下死者。”
  陈百强眯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