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潜伏 >

第30部分

潜伏-第30部分

小说: 潜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登记本给柳媚看。柳媚心情紧张地查看了犯人进出记录,确实周雪萍姐妹和小余都只有出监记录,却没有收监记录。她感觉自己跌进了一片厚重的阴影之中。她点点头转身往外走,一个巨大疑问占据了她整个脑子:周雪萍在哪里?柳媚想了一下,快步走到吴四宝的办公室,推开门,在桌上找出一个兰皮的记录册,急急地翻到最后一页,见果然有周雪萍的名字,再看签收人一栏,她愣住了,是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的名字。

柳媚快步走回华剑雄的办公室,脑子里在高速思索。林美茵到底是什么人?她和丁墨村搞的什么鬼?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回到办公室,她拿起内线电话打给警卫室,询问昨天夜间车辆出入的记录。她很快查到夜里有一辆囚车曾经押犯人出去,但很快就又空车回来了,用车人正是吴四宝。

情况越来越复杂了,柳媚的心紧张的咚咚直跳。她把电话打到车队,查这辆囚车昨晚的去向,结果大出她的意料:那辆囚车昨天深夜送犯人去了乙区,值班司机只记得送的是个带重镣的女犯人,其他就都不知道了。乙区是76号所属的另一个监区,就在马路对面的小弄堂里,难怪囚车出去很快就回来了。柳媚心中的疑团更大了。在76号里,甲乙区的分工很明确,甲区也就是本部关押审讯的都是重要的政治和间谍案犯,乙区全都是刑事和经济犯。那边人很杂,条件也差的多。如果昨晚真是把周雪萍送去了乙区的话,他们究竟是要干什么呢?林、丁、吴三个人凑在一起,是否有什么更大的阴谋?柳媚考虑了一下,决定查下去,不管他们有什么阴谋,也要把情况弄清楚。毕竟华剑雄走之前给她留下了配合审讯的指令。

时间刚过7点,几乎还没有人来上班,柳媚出了76号的大门,朝马路对面的乙区走去。她到了乙区的门口,直接向门房查问她查到的那个签收人的姓名,果然是这里的看守班长,昨晚值夜班,现在还没有回家。柳媚按门房的指点进了监区,扑鼻的臭气立刻让她皱起了眉头。她推开门房告诉她的看守办公室的门,一个胖大的男人正趴在桌子上唿唿大睡。柳媚一眼就看到办公室里面一条破旧的长凳上扔着一件皱巴巴的浅蓝旗袍,正是昨天在刑讯室里见过的周雪萍的衣服。长凳的一端和下面的地上,还有一滩明显的粘煳煳的灰白液体的污渍。柳媚的心立刻揪了起来。趴在桌上的男人听到动静抬起了头,嘴角还淌着口水。他看见柳媚吃了一惊,站起身来手足无措的不知如何是好。甲区的人在乙区很少能见到,尤其是柳媚这样甲区高级官员的漂亮秘书、人人瞩目的大红人,从来就不来乙区。那男人偷偷瞟了一眼长凳,看着柳媚张了张嘴不知如何开口。柳媚毫不客气地问:“周雪萍押到这里来了?”男人点点头连声说是。柳媚松了一口气,一摆头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命令:“带我去看看!”那男人如蒙大赦般的跳起来,引柳媚出了门。乙区的牢房和甲区完全不一样,这里多是二三十人的大牢房,里面臭气熏天,污水横流,关的流氓、小偷、妓女、抢劫犯、QJ犯、大烟鬼什么人渣都有。牢房朝走廊的一面没有墙,全是比拇指还粗的钢条焊成的栅栏,里面的情况一览无遗。柳媚从走廊里走过,不时能听到牢房里传出粗野的喊叫声。

(五十五)

看着这藏污纳垢的黑牢,柳媚的疑惑越来越重。正疑惑间,那胖男人停下了脚步,拎着一大串钥匙看着柳媚说:“到了,就在这!”柳媚定睛一看,心忽地揪成了一团:这是个关了不下30个犯人的男监!这间牢房明显比其他牢房热闹,所有的人都脸朝里在围观什么,不时传出一阵阵哄闹声,连看守和柳媚的到来都没有人注意到。看守大吼了一声,牢里的人忽地散开坐下了,柳媚看到了一个让她心痛欲碎的场面。在牢房最里面的角落里,紧挨马桶的地方,墙根下斜靠着一个白花花的肉团,仔细看能看出来那是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虽然女人垂着头,脸被乱七八糟的短发盖住,但那熟悉的身形让柳媚一眼就认出,正是周雪萍无疑。周雪萍的双手被烤在背后,脚被岔开扳起,脚上显眼地穿着一双时髦的高跟鞋。一副沉重的脚镣锁住双脚,脚镣上粗大的铁链竟被挂在她的脖子后面,使她只能以这种屈辱的姿势横躺在潮湿的地上,把身上所有隐秘的部位都展示给牢里的几十个男人。在牢里所有的人都散开坐下的时候,有两个人还贴在周雪萍的身上,一个正扳住她的头往自己胯下塞,另一个则从后面抱着她的屁股贪婪地抽插。看到看守和柳媚,前面的那个男人松了手,泱泱的站了起来,满不在乎地把还露在裤子外面的JB收了进去;后面那个男人死死抓住周雪萍的屁股不但不撒手,反而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直到看守打开门进去,他还疯狂地吼着紧顶住周雪萍浑身乱抖。看守强把他拉开,满屋的囚犯哄堂大笑。一条又粗又黑的大肉棒从周雪萍的下身抽了出来,一股浓白的精液从张开的肉洞里涌了出来,淌到地上。地上早已是泥泞一片,囚犯们的粪尿和大量白稠的粘液混在一起,象是个小水塘。周雪萍的头也浸在水里,嘴微张,脸上头发上煳满了精液,她不时呕一声,每唿一口气都有白色的液体从嘴里涌出来,挂在嘴角上。柳媚看的差点吐出来,她掏出一条小手绢捂住鼻子,重重地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看守急忙跑出牢房,哗啦啦地锁上牢门,从后面小跑着跟了上来。柳媚走进办公室,嘭地把门摔上。看守小心翼翼地熘进门来,柳媚柳目圆睁,怒气冲冲地喝问:“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她是个要犯。你竟敢……”看守满脸委屈地辩解:“柳秘书你听我说,是你们那边的老吴拿着丁主任的手令送来的,指定放到男监,我是奉命行事……”柳媚眼一瞪,指着长凳上醒目的污渍问:“这也是奉命行事?”看守脸一红小声嘟囔了句什么。柳媚不再和他废话,命令道:“赶紧把人提出来,不能放在那个垃圾箱里。周雪萍要是有个闪失,看处座回来不扒了你的皮!”看守一听忙不迭地叫人去把周雪萍提出来。柳媚见看守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正要吩咐他去准备一间单人囚室,却听外面由远而近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门一开,吴四宝带了一群人走了进来。

吴四宝看到柳媚一愣,马上哈了下腰道:“柳秘书原来也在这儿,你怎么……”柳媚脸一沉道:“你干的好事!把周雪萍弄到这里来让那群杀人犯糟蹋,弄出事来我看你怎么向处座交代!”吴四宝陪笑道:“丁主任的手令,我不敢不服从啊!”正说着,几个看守架着周雪萍哗啦哗啦地过来了。周雪萍浑身瘫软地被两个大汉架着,两腿不自觉地岔开,一只脚上穿着高跟鞋,另一只脚却光着。耻毛凝成一缕一缕的看不出原先的颜色,还在嘀嘀哒哒往下淌着粘水。她的一头秀发完全变了样,湿漉漉乱蓬蓬地煳在头上。她不时还忍不住呕一声,唿出的腥臭气味老远就能闻到。两个嘴角都还残留着干涸了的白浆。昨天还白皙嫩滑的乳房上出现了几块让人看着触目惊心的紫色淤痕。她顽强地站立着,但两条腿不听话地打颤,好像随时都会倒下。柳媚见周雪萍这副样子心里象被猫咬似的疼,牙咬的紧紧的,恨不得把这群野兽都撕成碎片。吴四宝见了却悄悄给看守班长使了个眼色,抓起长凳上皱成一团的旗袍笑眯眯地对柳媚说:“柳秘书我要赶紧走了,周小姐这会儿说不定有什么话要说呢。多有得罪。”说完把旗袍递给一个手下,草草地给周雪萍披在身上。他接过登记簿签过字,领着一群人架着周雪萍哗啦哗啦地走了。

(五十六)

华剑雄的心往下一沉,下意识地几乎伸手去摸枪。但他强压着镇静了下来,不动声色地说:“哦,真的吗?”唐书强笑眯眯地把刑讯记录递给他道:“楼下7号那个叫张城的小白脸挺了一天到底还是挺不住了。”华剑雄闻言长出了口气,赶紧看审讯记录。原来这个叫张城的人在严刑之下崩溃了,承认自己是军统特工。但他交代说他原在无锡忠义救国军做情报员,两周前刚调到东北,不想前天就被捕了。他说他对长春的组织并不清楚,但愿意合作,交代他所知道的无锡一带军统组织的情况。华剑雄扫了一眼张城交代的无锡方面的几个关系,都是忠义救国军、铁血除奸团一类外围组织在锡常一带的外围活动据点,这才松了一口气。脑子一冷静下来,马上一个念头涌上心头:机会来了。他沉吟了一下,把审讯记录还给唐书强,笑眯眯地说:“恭喜唐兄啊!这么快就取得了突破。这些口供对我们非常有用,我要马上报告周老板。”他扫了一眼屋子另一边仍在进行的刑讯,字斟句酌的对唐书强道:“这个人要马上押回上海去,我要把他们的组织一网打尽。这几天弟兄们都辛苦了。我看不如把这几个犯人一起都押回去,让我们接着审。”唐书强愣了一下,回答说:“老兄客气了。我看这事你我都报告上去,具体怎么办明天听上边的意思再定。”华剑雄想了想也只有如此,他明白唐书强做不了主。刺杀建交大使是日本人的戏码,包括北岛静押上海审讯也一样。现在主戏已经演完了,日本人的目的达到了,他相信眼下这几个小鱼小虾日本人早没有兴趣,忘到脑后面了,所以等明天也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想到这他大度地点点头:“那就依唐兄的意思办。”

华剑兄随唐书强坐车回办公室,同时派车去接王风滟。唐书强到了办公室,立即吩咐秘书拟一份报告给梅机关,华剑雄也和林美茵通了电话,请她向周老板报告这边取得的进展,并说了想把一干犯人都押回上海的意思,请她向老板转达。在电话里和林美茵套了几句近乎后,华剑雄心满意足地放下了电话。这时王凤滟也到了,他自己拟了一个简单的电报,交代她随唐书强的秘书一起到电讯室加急发给了丁墨村。这时他才真正放松了下来,看来要大功告成了。

唐书强见忙活的差不多了,起身对华剑雄说:“老兄今天辛苦了,晚上兄弟作东,请华兄和王秘书赏光!”华剑雄摇摇头道:“唐兄不必客气,你已经给小弟接过风了,按理今天该小弟作东,不过今天有几个朋友已经约了我,只好改天吧!”唐书强知道他和日本人的关系,见他这么说,也没有勉强,叫了个司机送他们回公寓去了。

华剑雄其实还是放心不下明天的安排,担心出什么岔子,打乱了他的计划,所以谢绝了唐书强的邀请。他回到公寓就和梅机关的一个熟识的日本人通了电话,约他晚上出来吃饭。这个日本人在梅机关很有分量,华剑雄拐弯抹角地打听了一下刺杀大使案的情况,得知此事在梅机关确实已经结案,也就放下心来。原先还打算请对方亲自向梅津机关长说项,让他把相关人犯带回上海。听到结案的情况,他就没开口,以免画蛇添足。

(五十七)

周雪萍被带进来的时候,小刑讯室里重新又热闹起来。被吊了半夜的周丽萍和余诗佳都已经被放了下来。她们被打手们强迫着跪在地上。两个姑娘全身的肌肉骨骼好像全都散了架,根本支撑不住自己的身子,跪在那里都摇摇晃晃。听到沉重的脚镣拖在地上的声音,两个姑娘同时抬起了头,但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小余先流出了眼泪,接着周丽萍也忍不住呜呜地哭出了声。吴四宝将披在周雪萍身上的旗袍拽下来扔在地上,在她狼狈不堪的身体上扫视了一遍,用怜悯的口气叹息道:“周小姐你看,你一念之差,就给弄成了这副样子。你一个富家小姐,怎么受得了这个?那些鸡鸣狗盗之徒,原先就是走近看你一眼都轮不上的,现在随便怎么K你,真是可惜了……可惜了。”周雪萍不理他,努力挺直身体,但腿还是不停的打晃。吴四宝指着周雪萍光着的身子回头对打手们说:“这成什么样子,给周小姐弄干净点!”五六个打手早就都脱光了上衣和长裤,跃跃欲试地按捺不住了。吴四宝的话一出口,马上有一个大汉拎起一桶水哗地从周雪萍的头上浇了下去。架着她的两个特务赶紧松了手,又一桶水泼上来,周雪萍摇晃了两下,腿一软倒在了地上。两桶水同时浇在她的胸脯上,丰满的乳房被冲的上下乱颤。两个打手拽开她带着脚镣的脚,立刻就有几股水流冲刷到她惨不忍睹的下身。一团团白色的污物随着清水流进了下水道。

吴四宝蹲下身,拨开紧贴周雪萍脸颊的湿淋淋的头发,盯着她憔悴的眼睛说:“怎么样周小姐,现在想好了吗?愿意和我们合作了吧!”周雪萍紧闭着嘴不答话。他抓住她的头发拉起她的上身,指着跪在墙角哭的泪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