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潜伏 >

第29部分

潜伏-第29部分

小说: 潜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浇憬恪?伤套×恕K鋈幌氲剑残斫憬惚徊兜矸莶⒚挥斜┞叮腥酥皇悄米约豪凑┧前研∮嘁泊淳褪钦飧鲈虬桑∽约阂崆浚虿荒芨腥俗炅丝兆印O氲秸饫锼男那榍崴闪艘恍成系谋砬橐财骄擦讼吕础

吴四宝走上来打破了令人窒息的沉默,也打破了周丽萍的幻想。他拍拍周雪萍的脸问:“周小姐,周书记,你们在这里姐妹相见有何感想啊?”周雪萍这时候眼泪才扑簌簌地流了下来,她实在不愿相信跪在她脚前的这个已经几乎没有人形的残破身躯就是她可爱的妹妹。周丽萍被眼前残酷的现实击懵了,凄惨地叫了一声“姐姐”就瘫软在地。吴四宝见周雪萍掉了眼泪,感到机会来了。他让人把周丽萍架到一把椅子上,又把吊周雪萍的铁链往下放了放,让她整个脚都站在地上。然后他分开遮住周雪萍脸颊的乱发故作轻松地说:“丽萍小姐有点不听话,所以我们不得不动了点粗。不过我保证,只要你肯合作,我们一定给她治好伤,还你一个毫发无损的小美人。”周雪萍勐地抬起头,眼睛里喷出怒火:“你们这群禽兽……你们不是人……你们连禽兽都不如……”吴四宝上前一步抓住周雪萍因愤怒而胀的通红的脸阴森森地说:“周小姐不要激动,识时务者为俊杰。76号是什么地方你应该知道。”说着他一把提起跪在地上的余诗佳,把她惨不忍睹的裸体推到周雪萍的眼前:“你看,多可惜啊,这么漂亮的女学生就这么毁了。不合作这就是下场!”周雪萍泪流满面,余诗佳抬起脸看着她的脸吃力却坚定地说:“雪萍姐……别担心,我挺的住……”吴四宝气的把余诗佳往地上一摔,粗暴地拉过椅子上的周丽萍按在刑架前的一个矮台上,一把掐住她没了乳头的右乳,又一把抓住周雪萍坚挺丰满的左乳,恶狠狠地对她说:“你他妈看清楚,不老老实实招供,老子把你的奶子也整成这样,让你作不成女人!”周雪萍看着妹妹伤痕累累、光秃秃被割去了乳头的乳房,那铜钱大的血疤好像还在突突地往外冒着鲜血。她两眼冒火,奋力挣开吴四宝的手怒骂:“你们这群畜生!不得好死!”

吴四宝沉下脸,把软绵绵的周丽萍按在矮台上跪下,掐住周雪萍的脸阴狠地说:“你他妈不见棺材不掉泪,我现在就让你看场好戏!”几个特务把余诗佳也拖上矮台和周丽萍并排跪在一起,吴四宝一手一个把她们俩的头按在台面上,两个女孩都身不由己地把屁股撅了起来。两个大汉分别站在了她俩背后,无耻地掏出了自己的大JB,顶住她们的屁股。吴四宝抓住周雪萍的头发道:“周小姐看好,这两个女孩子是因为你不肯合作而受到惩罚!”说完一扬头:“开始!”两个大汉一人抱住一个女孩的屁股,同时把大JB插进了她们的肛门。刑讯室里响起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随着肉棒的抽插,鲜血很快染红了两个女孩的屁股和大腿,染红了半个台面。她们的肛门在被刑讯时都受过重创,现在再一次被粗暴地撕裂。两个打手一直把两个女孩K到昏死过去才住手,这时她们俩的整个下半身已经全被鲜血染红,几乎看不出原先的肤色了。被吊在一旁的周雪萍全身发抖、紧咬嘴唇,泪流满面,两眼红的象要淌出血来。

吴四宝命人把失去了知觉的周丽萍和余诗佳吊在周雪萍对面的墙角,用强力的聚光灯照射她们血淋淋的裸体。然后亲自把吊着周雪萍的铁链升起来,把她吊在半空,抓起她的头发对着她悲痛欲绝的脸恨恨地说:“老子们现在去吃夜宵,加把油回来有劲好好整你。你仔细看看你的好妹妹,你再不招供她就是你的榜样!看老子不把你的稀屎整出来!”说着带着满屋子的打手全出去了。

(五十二)

柳媚从小审讯室出来后坐在办公室里一直坐立不安。刚才刑讯室里那些暴虐的场面让她心悸。面对这种局面她几乎束手无策,这使她不免有点灰心。她一直在注意着刑讯室那边的动静。那边的刑讯一直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她借口整理文件,一直到深夜还留在办公室里。午夜的时候,她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远远的看见一群特务把两个被扒光了衣服的女人架进了刑讯室,她认出其中一个是周丽萍。她非常清楚将会发生什么,她甚至可以想象出姐妹相见时会是怎样一种惨不忍睹的场面。她不禁有些怀疑救周丽萍的命是否正确了。这不但延长了她的痛苦,而且也大大增加了周雪萍的痛苦,使她遭受的刑讯变得更加鲜血淋漓。她简直要急疯了,恨不得自己去替周雪萍受刑。她很清楚光着急于事无补,一次次地告诫自己要冷静。

夜已经深了,以前除了陪华剑雄她很少在办公室留到这么晚。她明明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救不了周雪萍,徒增别人的怀疑,但她还是不甘心这么就走了,好像留在这里能替周雪萍分担一点痛苦。忽然听到刑讯室那边有了大动静,很多人在往外走,她心里一动,以为刑讯结束了。可仔细一看,出来的只有吴四宝和他的手下,而且都是朝餐厅去的。她知道这是去吃夜宵,看来这个吴四宝要审通宵周雪萍。自己不能再留下了。

柳媚正不知如何是好,办公室门外响起一阵清脆的脚步声。她心里一惊,不知是谁这么晚到这里来。脚步声果然停在了华剑雄的办公室门口,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柳媚紧张地注视着门口,意外地看见走进来的是林美茵,心里不由得一动。林美茵笑眯眯地看着柳媚问:“柳秘书今天好辛苦啊?”柳媚不知她什么居心,敷衍道:“处座走时交代给他整理几份文件,我还没有弄完。”接着话里有话地说:“林秘书不是也辛苦到这么晚吗?”林美茵笑笑说:“周老板今天请客,到现在才散。我送客路过这里,见这么热闹就进来看看。没想到76号都是勤劳公事。”见柳媚面露惊疑,她说:“丁主任也在办公室没走。”柳媚听到这里不禁心中一动。没等她说话,林美茵又说:“小审讯室那里也是灯火通明。看来有人干通宵啊。”柳媚有意说:“是在审那个共党要犯。”林美茵感兴趣地问:“就是那个周雪萍?”见柳媚点头,她嘴一撇说:“说的好听,什么审,就是奸!上梁不正下梁歪。听说今天连丁主任都有份呢!刚才我亲耳听见黎子午在那边办公室里吹牛,以为没人知道。”柳媚吃了一惊,她不知道LJ周雪萍连丁墨村都有份。想到姓丁的还在办公室,她心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念头,不管怎么样她都要试一试。她故意用一种少有的亲热口气说:“唉,剑雄一走,这些家伙就都无法无天了。这夜深人静的不知要弄出什么龌龊事来。”听到她的话,林美茵脸色一变,哼了一声匆匆打了个招唿转身走了。听着清脆的脚步声朝丁墨村办公室的方向去了,柳媚心中暗笑。胡乱收拾了一下,赶紧离开了办公室。

(五十三)

到长春的第二天一早,华剑雄带着王风滟和刘大壮来到唐书强的办公室。今天他还要拜访几个重要的机构,不过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把颜雨弄回去,所以显得有点心事重重。唐书强早备好了车在等他们了,见他们到了,满面春风地请他们上车,陪他们去了驻长春的日本特务总部梅机关。华剑雄这次来长春本来就是应付周老板交代的差事,也是帮日本人圆面子,并没有实质性的任务要完成,加之遇上颜雨被捕,所以对这些不得不做的应酬有点心不在焉。好在梅机关里都是熟人,北岛静的圈套本来就是他们做的,大家心照不宣。他由唐书强陪着拜访了几个重要的部门,随便聊聊,就算点完了卯。倒是王凤滟出足了风头,几乎每个日本人见了她都眼睛里冒火,有几个甚至差点忍不住摸她一把。华剑雄看了好笑,心里暗笑,丁默村知道了怕要后悔死了。出了梅机关他们又去了关东军司令部和另外两个日本人的机关,完事之后已经是下午了。吃过午饭唐书强问华剑雄是否去他的办公室,华剑雄摇摇头,说要去监狱看看审讯的情况。他须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提出将人犯带回上海的要求。他们把王凤滟送回了公寓,就一起去了监狱。进了灰楼,歇斯底里的嚎叫和惨唿立刻充满了鼓膜,华剑雄耐着性子挨个看了楼下的几个刑讯室,心里想的却是楼上的颜雨。他也看出来唐书强和刘大壮都有些耐不住性子了,他们真正感兴趣的是楼上的女犯。不过华剑雄有意在楼下流连,他不能流露出对颜雨的特殊兴趣。这时候他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征询地问唐书强:“到上面看看?”唐书强如蒙大赦般连连点头:“好好!”说着转身领他们上了楼,刘大壮更是咧开大嘴忙不迭地跟了上来。

楼上远没有楼下那么嘈杂,但刑讯室里传来的犯人的每一声惨叫都让人毛骨悚然。华剑雄隔着窗户看了一眼第一间刑讯室,没有停留就径直向审讯女师范学生的第二间刑讯室走去。他推门就走了进去,连看也没看审讯颜雨的最里面那间刑讯室。刑讯室里,那个年轻漂亮的女学生一丝不挂地被绑在老虎凳上正在上刑,她脚下的转头已经加到了4块。那女孩显然已经昏过去几次,现在刚刚被冷水泼醒,瞪着失神的大眼睛,对刑讯人凶神恶煞般的吼叫似乎毫无反应。施刑的大汉一手按住女孩的膝盖往下压,一手握住她一只青紫的乳房肆意的揉弄,大声逼问:“谁和你联络?快说!”华剑雄几乎能听到女孩骨头发出的咯咯的声音,那女孩脸色苍白、满头大汗,却一声不吭。

华剑雄在唐书强的指引下在屋子一角一个隔出来的办公室里坐下,刘大壮却按奈不住地凑到刑凳跟前,两眼紧盯着女孩的裸体,跃跃欲试。那大汉见女孩仍不招供,眼看又要昏死过去,松开了按住女孩膝盖的大手,一把插进了她两腿之间。女孩开始呻吟起来,大手肆意地向紧并在一起的两腿的顶端移动,不一会儿手指就插进了女孩的下身。女孩凄惨地呻吟着,但她浑身上下能动弹的只有头部。她拼命地摇动着脑袋,甩动着齐耳短发,但毫无作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汉粗大的手指在自己的身体里肆虐。华剑雄隔着玻璃冷漠地看着屋里残酷的情景,心里想的却是,颜雨在旁边的屋里肯定也在被同样残酷地蹂躏,但愿她能熬的住。刘大壮显然手痒了,和旁边负责审讯一个小头目交头接耳了几句,就捋起袖子上了手。华剑雄眼睛盯着屋里的刑讯,心里想着如何把颜雨弄走,嘴里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唐书成搭着话。正说话间,一个戴眼镜文绉绉的特工走了进来,递给唐书成两页皱巴巴写满子的纸低声道:“7号招供了。”华剑雄心里一动,见唐书成快速地看完审讯记录,抬头朝他一笑道:“剑雄老兄,恭喜啊,终于突破了一个,而且和你有关呢!”

(五十四)

柳媚一夜都没有睡安稳,不知周雪萍姐妹和小余昨天夜里到底怎么样了,营救她们的事也还完全没有眉目。她上床后先是心事重重地睡不着,睡着后又不停的作恶梦,梦境里全是赤身裸体血淋淋的女人。天还没亮她就又醒了,她实在躺不住了,咬咬牙爬了起来,头晕脑胀地简单梳洗了一下,急忙奔76号去了。

一进76号,她马上到值班室查昨天的审讯记录,值班的人告诉她吴四宝他们吃完夜宵不知为什么都撤了。她心知自己的小计策见了效,稍微放宽了点心。但她知道这点小聪明只能暂时减缓周雪萍所受的侮辱,必须赶紧想办法营救她出去,否则就来不及了。走到小审讯室门口,她忽然听到里面有动静,而且是女人的呻吟声,她心里一惊,推门就进去了。屋里灯光很暗,等她适应了里面的光线,面对屋里惨不忍睹的场面愣住了。刑讯室里靠墙角吊着两个浑身是血的女人,两人都垂着头,脸被披散的短发盖住,呻吟声就是来自她们。柳媚从变了形的身子和残缺的乳房认出其中一个是周丽萍,而另一个虽然看不见脸,但从身材看是个很年轻的姑娘,而且身上有不少旧伤都结了痂,肯定不是周雪萍。她顾不得辨认这个女人是谁,也顾不得理会刚刚揉着眼睛站起来的守夜的特务,转身出了刑讯室。办公楼里还没有什么人上班,她急匆匆地走到监舍,直奔关押周雪萍的囚室。看守在办公室里打盹,见柳媚进来立刻就精神了。柳媚尽量装的若无其事的样子,冷冷地问:“周雪萍昨晚什么时候收监的?”看守愣了一下,满脸惊惧地说:“没有啊,昨天下午老吴把周雪萍提走一直就没有送回来收监!我听李德贵说要审通宵的,连那个周丽萍和余诗佳都提走了没有送回来。”说着忙不迭找出登记本给柳媚看。柳媚心情紧张地查看了犯人进出记录,确实周雪萍姐妹和小余都只有出监记录,却没有收监记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