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潜伏 >

第34部分

潜伏-第34部分

小说: 潜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姆较颉V苎┢枷乱馐兜卣踉肆较拢肷砣淼囊坏憔⒁裁挥校荒苎壅稣龅乜醋磐ê斓睦犹狭俗约旱母咚实男馗8呶碌睦犹诽先榉康囊凰布洌偷匾簧欤还汕嘌檀沤轨蔚钠洞芷稹V苎┢既硗χ保闹叮潮锏耐ê欤浪酪ё∽约旱淖齑剑还上恃铀淖旖翘柿讼吕础N馑谋Π牙犹丛诜崧娜榉可喜蝗鍪郑榉康母芯鹾苋崛怼⒑芎袷担と庖丫窘梗岣坏钠は轮驹诶犹母呶孪氯诨耍袜偷叵熳帕魈食隼矗卧诘匕迳匣饕还晒汕嘌獭V苎┢继鄣男睦锵蟊幻ㄗィ亲右凰幔劾崃髁讼吕矗哪抗庠俅蚊岳肫鹄础

周雪萍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往下坠落,掉进了一个巨大的火炉里面,四周都是熊熊的大火,烤的她要融化了。突然迎面扑来一只凶恶的野猫,足有小牛犊那么大。野猫黑洞洞的眼窝里放出绿幽幽的凶光,直射她的胸脯。她刚想用手护住胸乳,野猫的眼睛突然变的血红,张开大嘴一口叼住了她的乳房。她疼的象万箭钻心,伸手去推那野猫,却怎么也摸不着它。她正急的不知如何是好,野猫的头一转,张嘴向她另一只乳房扑来。她拼命扭过身子躲闪,可无论她怎么躲,都躲不开那张血盆大口。血光一闪,又尖又长的獠牙戳进了她娇嫩的乳房。她忍不住“啊……呀……”大叫起来。野猫劲真大啊,它不肯撒嘴,咬住她的乳房来回撕扯,她绝望了,她引以骄傲的心爱的乳房毁了,她绝望的喊了出来。忽然她听见有人说话,她象看见了救星,她要唿救,可喊不出声。她这是怎么了?她急的满头大汗,不知如何是好,那人却问她想不想吃香肠?她不想吃香肠,她倒是想喝水。不过现在顾不得这些了,她的乳房疼的钻心,两个乳房都疼。她要他们把野猫赶走。野猫没走,还叼着她的乳房乱撕乱咬。糟糕的是她真看见了一根巨大的香肠,冒着青烟流着油。她拼命摇头说她不要,可他们却硬把香肠递给她,她闭着嘴躲闪,他们往前一杵,不知怎么就把滚烫香肠的塞到她的下身去了。“啊……”烫啊!滚烫的香肠夹在她阴唇中间,烫的她哇哇大叫。她不明白他们是怎么把那么烫的香肠夹到她的阴唇中间的,她怎么会光着屁股,连条小裤衩都没穿,羞死人了!野猫又来捣乱了,它把乳房撕烂了,又跑到下面抢香肠。可它一口咬到她的大腿上,咬上还乱撕乱扯,咬完左腿咬右腿,还专咬大腿根,疼死人了。喊,喊不出声。推,手不知怎么长到背后取乐,而且疼的都快断了。她急死了,不知怎么办好,呜呜地哭了起来。

吴四宝手里提着冒烟的烙铁,颓丧地看着吊在那里神智不清的周雪萍。周雪萍的胸脯上、大腿根、连阴户上都给烙的焦煳一片。当他把烧红的烙铁烙在她右乳上的时候,她紧咬的嘴唇终于松开了,刑讯以来第一次惨兮兮的叫了疼。这让他感到很受鼓舞。根据他的经验,一个一直死咬不招的犯人如果开始喊疼,就是心理崩溃的开始。他决定加一把火,把一根烧红的圆柱形烙铁夹在了周雪萍的阴唇中间。他之所以没有插到她的阴道里是不想一次把招数都使完。那时周雪萍哭了。看到这个美丽沉静的共产党女区委书记象一个小女孩一样痛哭流涕,他在心里笑开了花。她的心理防线的缺口正在被他无情地撕开。他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烙铁连连烙在她白嫩的大腿根上,烤出来的油脂熏的他头晕脑胀,他以为马上就可以突破了。可一问她问题,她就摇头说不,即使她哭的那么伤心、叫的那么凄惨,也没有一点要招供的意思。他真的恼了,抄起一根烧红了半尺的铁棍,就准备往她阴道里面捅。李德贵凑过来在后面悄悄的说:“头儿,我看这娘们有点不对劲,好像不知道疼了,把B烫烂了也未必会招……”吴四宝气的当啷一声把烙铁扔在地上:“那就换个样,让她醒醒脑!”

几个打手把遍体鳞伤散发着焦臭气味的周雪萍放了下来,平躺着放在一条长凳上。她身子压着被铐在背后的手,头向后仰,两腿岔开放在地上。几个特务提来两大桶水放在长凳旁边。李德贵托起她的头,舀起一大瓢水送到周雪萍嘴边。周雪萍干裂的嘴唇一沾到水马上张开了嘴,贪婪地喝了起来。一瓢水喝下去,她还张着嘴喘息。吴四宝给李德贵递了个眼色:“给她喝!”连续四瓢水喝进去,周雪萍平坦的腹部鼓胀了起来。再给她水,她闭上嘴不停的摇头。吴四宝说:“喝够了?不行!接着来!想喝就喝,想不喝就不喝,以为是在酒吧啊?不喝就给她灌!”李德贵应了一声,拿过一个铁夹子夹住周雪萍的鼻子。周雪萍憋的难受,摇头挣扎了几下没有挣开,无奈地张开了嘴吸气。一股清水朝她嘴里灌了下去。周雪萍想闭嘴,但鼻子给夹住无法唿吸,只好大张着嘴,一口一口吞咽着空气和凉水,不时呛的咳嗽不止。

半个小时后,满满的两桶水都灌了进去,周雪萍的肚子鼓的象个孕妇。当两个特务架着她站起来的时候,她头脑清醒了许多,看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竟有些不知所措。她两条腿打颤,浑身上下到处都火烧火燎,只有肚子里冰凉,涨的她想要呕吐。吴四宝走过来按住她的肚皮轻轻一挤,她呕地吐了口清水。他对她笑笑说:“周小姐现在该想清楚了吧?你挺不住的!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最后还是要招,这是何苦呢?”周雪萍这时完全清醒了,当她确认自己在神智不清的时候没有泄露任何党的机密时,放心的笑了。周雪萍挑衅式的笑容把吴四宝彻底激怒了。他抓起周雪萍的头发啪地扇了她一个耳光,然后狠狠地把她推倒在地。他一边用镶着铁头的皮靴勐踢周雪萍圆滚滚的肚子一边喝问:“说,谁是枫?快说!”周雪萍给踢的满地打滚,水从口腔、鼻腔往外淌,但就是咬紧牙关一声不响。吴四宝气急败坏地一脚踩住周雪萍的肚皮,用力碾着大叫:“快说!说……!”大股的混水从周雪萍的嘴里、鼻子里喷射出来。后来甚至连红肿的阴道和张着大口的肛门也开始流黄汤。但周雪萍始终牙关紧咬,只字不吐。吴四宝面红耳赤,象只斗败了的公鸡,朝着屋里的特务们大叫:“灌!给我灌!往死里灌!看她能挺到什么时候!”
(六十六)

当华剑雄感觉肚子有点饿的时候,不出他所料,唐书强出现了。唐书强先向他道歉,请他原谅招待不周,接着就拉着他出门上了车。车朝城外开去,华剑雄什么也不问,等着看唐书强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路上的景色似曾相识,华剑雄似乎明白了什么。不一会儿,车果然停在了城边一座日式的大院门前。这里他认识,是一个专供日本高级官员消遣的俱乐部,叫朝日俱乐部。这里中国人要进来一定要有日本人带着,上次来长春华剑雄还随他在梅机关的熟人来此喝过酒。他看唐书强神秘兮兮的样子,不禁好笑。唐书强殷勤地说:“今天就咱哥俩,陪老兄痛快痛快。”华剑雄没搭腔,他想看看没有日本人带领唐书强怎么进这大院子。唐书强招唿华剑雄下了车,走到大院的门口,从怀里掏出一张硬纸卡,交给了迎出来的门房。门房看了一眼,立刻对唐书强鞠了个躬,领着他们进了迎门的饭店大厅。华剑雄不禁有些意外,开始意识到此行大概不简单了。

进了大厅,领班直接把他们领到一个日式的雅间。穿和服咚咚女侍开门的时候,华剑雄注意到门框边的预定卡上有一个梅字。他顿时明白了,今天是梅津机关长亲自安排的,大概是北岛静的事办的圆满,所以特意向他表示吧。室内有一个穿和服的日本男人,非常精干的样子。华剑雄隐约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唐书强介绍说,这是梅机关的岛津少佐。华剑雄在梅机关有不少熟人,却从未见过这个岛津。唐书强倒是和岛津很熟,三人点了酒菜开始边喝酒边天南海北地聊起天来。酒酣耳热之际,岛津示意女侍送来一个象菜谱一样的本子,唐书强坏笑着递给了华剑雄。华剑雄接过来一看,封皮上写着花名册三个字,不禁有点奇怪。待打开里面一看,浑身立刻燥热起来。原来本子里贴满了一排排艳丽的女人照片,下面还有姓名和编号。华剑雄津津有味地翻看了一遍,居然有三四十个,大部分都是日本女人,还有个别朝鲜人和中国人。他在照片里看到了两个熟悉的面孔。华剑雄对女人可算是过目不忘,他清楚地记得这两个日本女人是上次来长春的时候梅机关的熟人带到他的住处陪他消遣过夜的,原来她们的大本营在这里。朝日俱乐部他来过几次,一直以为就是个喝酒吃饭的地方,现在才知道原来还有女人供消遣。不过按照日本人离不开女人习惯,这倒是很正常。

唐书强和岛津一起看着华剑雄,华剑雄明白他们的意思,笑着微微点点头,日本人安排的消遣是肯定少不了女人的。三人起身出了大厅,岛津带路向后院走去。后院的房子黑压压一片,看不清有多少间,他们进了一个大门,里面是个走廊,摇曳着昏暗的灯光。走廊里温暖如春,一股脂粉气扑面而来,偶尔有一两个穿和服的日本女人低着头小跑着匆匆走过,消失在过道两边的房子里。华剑雄身上开始发热了,跟着岛津和唐书强向走廊深处走去。走廊拐了几个弯还没有看到尽头,两边的房子里不时传出男女混杂的淫声,华剑雄的情绪高涨起来,看的出唐书强也兴致勃勃。岛津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华剑雄开始胡思乱想:最精彩的节目肯定在最里面,说不定梅津机关长会安排一个日本处女犒劳自己。他早就听说时常会有一些女子挺身队的新队员从日本本土给送来这里,其中有些还是没开苞的女中学生,但只有关东军和特务机关的高级军官才有福享用。“妈的老子今天好好抗一回日!”

他正想入非非,却见已经到了走廊尽头,岛津并没有领他们进两边的房间,却拉开门出去了。他们两人都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跟岛津出了门,却见他转身下了旁边一道黑洞洞的楼梯。下到楼梯尽头,是一扇沉重的大门。岛津打开门边的一个小窗口,拿出一个黑色的电话,和里面说了句什么。轰隆一声,大门开了条缝,岛津示意华剑雄和唐书强跟着他走了进去。大门在他们身后沉重地关上了,他们站在一条灯光昏暗的通道里。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室,泛着一股腥骚阴冷的潮气,和上面的纸醉金迷简直是冰火两重天。华剑雄简直怀疑是到了梅机关的审讯室。他怀疑地看了唐书强一眼,唐书强凑到他耳边压抑着兴奋悄声说:“零号!”零号这个名字华剑雄好像在哪里隐约听到过,好象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谁也不知道在哪里,谁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看唐书强的表情,今天有好戏看了。

(六十七)

岛津领他们到一扇黑油油的木门前面,推开厚重的木门,一股强大的声浪扑面而来。这是一间有几十坪的和室,里面有十几个日本人,个个都赤着上身,下面也只围了一条小小的兜裆布,十几个人正围着什么放肆地狂喊乱叫。华剑雄随岛津和唐书强走进室内,里面光线很好,他听到一阵怪异的声响和女人吃力的喘息声,定睛看去,才发现地上有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四脚着地,正沿着墙边快速地爬行。那群日本人就是在围观这个可怜的女人,发出一阵阵狂笑。不时还有人朝女人雪白的屁股踢上一脚。女人岁数不大,二十三四岁的样子,长的很清秀。她正满脸通红吃力地爬着,这时华剑雄才吃惊地发现,女人的乳头上挂着两个重物,那是两个铅坠,看样子每个都有半斤多重,坠的女人丰满的乳房象两团拉长的面团。他看到女人迅速扭动的胯间也有一些金属物在来回碰撞,但女人在快速移动,他看不大清楚那到底是什么。当那女人爬过他脚下的那一瞬间,他从张开的两腿之间看清楚了,不由的吃惊不小:原来那是四个稍小一点的铅垂,两个一组穿在女人阴唇的肉里。女人肥厚的阴唇给拉的很长,红肿的阴部让人看了触目惊心。女人吃力地爬过去,来到屋子的一角,那里有一个坐垫,一个长着小胡子的日本人岔腿坐在垫子上。女人用恐惧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稍一停顿,立刻就有一条皮鞭狠狠地抽在她白嫩的屁股上,留下一条血印。哄笑中女人低下头继续顺墙爬起来,华剑雄这才注意到那女人身上横七竖八已经有新旧几十条鞭痕。岛津这时凑过来低声说:“这个女人是朝鲜反日头目金世锡的老婆,前不久在哈尔滨抓到的。送到这里为皇军服务。”华剑雄想起来前两个月梅机关确实给他们发过文,请76号帮助查这个金世锡在上海的活动情况。后来听说他们在哈尔滨发现了他的踪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