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空棺记 作者:柔若雪 >

第10部分

空棺记 作者:柔若雪-第10部分

小说: 空棺记 作者:柔若雪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砸缘闷浔誓摇G隳铰〗愕娜松踔冢硕久看晷唬加惺钍段奥益咀印保堑檬娜耍阏淙艄拌担靡夥浅#凳锹〗憔旃怂恕B〗闼篮螅们嘀乩裣碌铰髅角笳庠胶嗍遥撕笤儆腥俗纺钚〗悖愣既ヴ酶蠹胶恕
  今日越东山来金山寺烧香,一来赶佛会,二来要拜卢小姐的灵柩。香花鲜果,恭敬陈献。那金山寺主事僧人圆净,备了素茶相待,越东山焚香已毕,正在动问近来小姐灵柩安否,忽见黑奴儿来报,说是裘公子有命,要她赶紧回去,有当年的金七郎到了,便忙的辞谢园净,补了妆容,随黑奴儿望这山水楼来。
  金七与裘青言谈间,闻报“越姑娘来了”,知这越寒已是裘青侧室,不免起身见礼。只见兰香淡淡,环佩轻轻,越寒一身素服,盈盈拜下。见礼毕,裘青命坐,越寒便谢了坐下,另有越寒侍儿,名字唤做小瓣儿的,一边侍立伺候。金七抬眼看这越寒,并非十分美貌,然而举止间大有林下风致,教人一见之后,永不能忘,暗想卢家下人,也是这等出色,难怪裘青用这出身侍儿的越寒为妾,不禁丝毫不以为低下,反而有张扬之意。
  裘青方才拭却泪眼,想起金七说过有事求他的话,问道:“你说来城里,有事要办,不知有否我可以尽力的?”
  金七皱眉道:“正是要求你。我家有人重病,此番进城,是要求有名太医医治。今日一早,我去梁太医府上求见,门政说去宫里听旨意了。我想除非淮南王府,无人可以请得他来。”
  裘青:“府上何人有恙?是何病症?怎地就非要求这太医?各省民间高手,总是不少,难为你千里迢迢来这石头城里。”
  金七:“此事说来话长。想当年我先祖父在世的光景,太祖皇帝正平定天下,烽火狼烟中,兵民皆死伤无数。我祖父因机缘凑巧,救了一人,姓樊,恰便是太祖皇帝军中兵士。那人感激救命之恩,发誓说要做奴仆报答,可是他后来建立功勋,做了军官,自身断断不可再做奴仆,却又非要行他当初的誓言,让子孙后代,来我家做下人。”
  裘青:“这样的人,却也少见。”
  金七续道:“谁知他的儿子,也是军官,也断无做下人的道理。他年纪高了,脾气也大,硬逼着儿子把一个孙女送在我家,做了婢女。原本我先父也是不答应的,他家人送来时说,这女孩子先天运气不好,多少相面的算命的算过了,说是必须做几年奴仆,才可以长命的,否则便如何如何。我先父没法,便收留下来,当作女儿般看待,然而对外人,只说是我家丫头。我家中的人,如今除了我和内人以及这女孩子自己,再无人知道她的出身来历。”
  裘青:“如此说来,有恙的便是这女孩子了?”
  金七道:“正是此人。这女孩子在我家,名字唤做小梅。今年我出外游历,偶然间救了一个姓白的女子,带回家中,和这小梅一起同住。后来那女子家人,上门哭闹,那女子羞愤自尽,便是死在小梅房中,小梅着了惊吓,昏迷不醒,我便请本地杏林妙手救治。”
  裘青:“惊厥昏迷,要治的好,一般医生就可做到。”
  金七:“那鲁大夫一针救醒了小梅,开下温和药剂滋养,便再也不肯露面。谁料这小梅醒虽醒了,深情却日益奇怪。她举止行动,均酷似那自尽的白姓女子。”
  越寒悄声道:“金相公遇见的事情,真是奇怪。莫非此番来,是带了那小梅姑娘求医的?”
  金七:“正是。我和内人一道,带了小梅进城,为的是遍求名医。想那太医何等身份,是一定不肯出诊到我们千里之外的。”
  越寒:“金相公真是少见的仁慈之心。但不知这小梅姑娘,如何的酷似那白姑娘?”
  金七:“小梅身世,本是机密,可是她病醒后,只知晓是我家丫头,再不记得她自己出身来历。更怪的是,小梅武将门庭,天生的不喜针指,女红刺绣一道,是看见就厌,病醒后,却常常的拈针弄线,从没学过的刺绣,也做的有模有样。我内人看了,说手法精工,甚像当初江南好手苏三娘的手艺。”
  越寒:“苏三娘手艺,是神韵为君,色泽为臣。”
  裘青:“卢小姐在时,闻说苏三娘曾来求教来着。”
  金七:“我和内人深感骇异,便再去求那鲁大夫医治。鲁大夫却再三推辞,说此病他治不了,我和内人没法,便带了小梅进城,目下居所,便是小梅宅第。她家中人都长年在边关,只几个老仆看守宅院。进城前我已有书信与樊家人,估计这消息他们已知道了。”
  越寒:“金相公为人仗义,只是想不到,救一女子,会惹出这许多的难处,费心力不说,还带累金夫人受这稀奇古怪的风霜。”
  金七叹道:“那白姓女子,说来更是稀奇古怪。她的身世,我到如今也未知端的。单一件,她音容样貌,处处酷似卢家小姐。”
  裘青:“天下如有女子似得卢小姐一分,便是她天大幸事。”
  越寒:“既然金夫人也在城里,不如我先去拜见,金相公和我家公子慢慢的谈,饭后便可径直去求那太医。毕竟病人要紧。”
  裘青:“说的甚是。你先去拜见金夫人,礼物么,要备最上等的‘四季平安’,另有安神定气的好药,也带去些。”
  金七:“内人小家村妇,却是当不起这等厚礼。”
  正文 26樊家
  樊家男子,皆在军中,其家眷也随军多年,故此石头城中宅第,只两个六十多岁的老仆张寿、刘升看守,好在宅第不大,房舍有限,樊家也没什么珍奇东西积蓄,只一些寻常粗笨家具而已,故此看管容易,张刘二人,每日只须醉饱,闲了内外查看一番,并不费什么大事。
  不料这天,忽然来了四人,内中一位少女,竟是他樊家小姐,多年前寄养乡下的小梅。另三人,便是金七、杨珠、金家仆人小刘了。二人忙着接待照应,无奈人老腿慢,诸事竟不能周全,多亏杨珠利落,小刘勤快,这才妥当。张刘二人看那小梅,脸色红润,四肢如常,根本不是病态,心下嘀咕,背后便议论,说梅小姐无有病症,一定是金家嫌人多不愿再寄养,要送还樊家,节省衣食。金家来人不少,那一定是来打秋风,索要收养小姐历年耗费的银钱了。所幸两人久经事故,心下虽不乐,口中却不说,该做的事情仍是照做不误。
  杨珠自和金七进城后,眼见小梅一日不似一日,大是焦急。小梅在桃花村,举止神情大似白葵,已是令人骇异,不料来至石头城里,又是一变,似白葵处少了些,隐约的又像极了别人,看其大概,言语行动居然大有某个男人模样。与金七商议,也只有四处求医,再无他法。进城前两人心中,都是满怀希冀,说石头城里,必然名医众多,谁料来了方知难寻。
  今日一早,金七出门求医,眼看到了午饭时辰,还是未归,樊家仆人便预备了饭菜,坐地等候,心想今日说是出门求医,必定还是无功而返,梅小姐本来无病,除了骗人钱财的江湖医师,哪个大夫也不会上门来看。正嘀咕着,忽然门外几匹马嘶,就听见小刘奔跑进来,叫道:“淮南王府裘公子的小夫人到了,娘子快来迎接!”
  张刘诧异对视,道:“淮南王府?我家从无这等尊贵客人来到,莫非有诈?”
  杨珠本在内室看着小梅发愁,忽听此话,忙出来一把拉住小刘,问道:“你说的什么?谁到了?”
  小刘汗犹未尽,口中忙着解释:“淮南王的亲弟弟裘公子的小夫人,来了。人都叫她越姑娘。娘子快去迎接。”
  杨珠听罢,命:“赶紧看茶水。”一面向镜中照了一照,即便款步出门。
  越寒非车非轿,却是乘马而来。她金山寺进香,本是一身缟素,此刻一概换去,上下都是吉祥颜色衣裳——怕见病人穿的忌讳了不便。身后女侍小瓣儿,手里一包东西,沉重非常。越寒在大门外下马,却不忙着进来,只等小刘传报已毕,杨珠迎接出来,方展笑嫣然,口称“姐姐”,深深施礼。杨珠还礼,迎入室中,小刘拿茶上来,越寒笑接了,殷殷叙话。此时张刘二人,悄在窗下,窃听其言。原来那樊家内院,封锁甚久,自小梅嫡母过世、小梅被送去桃花村金家后,多年不曾开启,小院中草木茂盛蔽日,二仆躲在窗下,恰为浓荫影蔽,室内是瞧不见的,裘府跟从之人,又都在小院外静悄悄的立着,为的怕入内院遇见女子不便。因此张刘二人得以偷听。
  越寒命小瓣儿呈上礼物:原来是四只赤金手镯,并四只金钗。越寒道:“些许俗礼,姐姐休要见笑。此是石头城里时兴的吉祥礼物,唤做‘四季平安’,逢年过节,都是女子插戴,四只钗儿,要一起戴上,四只手镯,也要戴在同一手臂才是。眼下将近年关,姐姐才来此地,人道是入乡随俗,也要应个景儿才是。”
  杨珠谢道:“妹妹费心!”命小刘收了,送入内室,即是小梅所在之处。这小刘自幼在金家长大,和小梅甚是熟悉,因此不必回避。
  张刘二人窗外听了,都想果真是王府之人,出手如此大方,黄金都肯送人,其家不知会有多富。
  再听时,只听见越寒道:“闻得樊家小姐有恙,特来看视。就请樊小姐出来一见,如何?”
  张刘二人听见越寒要见他家小姐,心下暗想:方才给这杨珠的见面礼物,已经十分贵重,我家小姐身份,比那村妇要高许多,不知这王府夫人,会有什么更加贵重的礼物送出?
  正文 27兄妹
  樊虎已经有八年没看见妹妹小梅了,他印象中小梅的样子还是那个天真活泼、爱说爱笑的小女孩子,虽然他知道她应该已经成长为美丽的少女了。妹妹一定很美丽,因为他们的母亲就很美丽。母亲害病死后不久,父亲就娶了后母,小梅不再是爱说爱笑的了,小梅很忧郁。樊家祖上就是出身行伍,随军流转各地,亲友本来就少联络,母亲过世后樊虎觉得他再没有什么亲人了,除了小梅。
  可是小梅被送去一个叫做桃花村的乡下了,还是做婢女。是继母的主意,可是父亲偏要说是祖父的命令。樊虎很气,但是他没有办法。他所在的军营,和父亲所在的距离很远,等他知道妹妹被送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拦了,紧接着又几次小小的征伐,军旅动荡,他更没有时间去把妹妹接回来。后来一想,与其跟随继母,还不如让妹妹在乡下做婢女好一些,把妹妹带在身边的话,自己是照应不了的。
  樊虎于是注意积攒钱财了,他想,只要自己立一点功劳,就可以提升一下,娶个像样的媳妇,在边邑或者随便哪个城镇安家,然后就去把妹妹接来。他没有想去石头城里安家,他想尽量离父亲和继母远些。
  樊虎的祖父是有功劳的,但是樊虎的父亲没有,所以只是一个小小的指挥,樊虎则连一个指挥都不是,他在他的营队里,仅仅是一个有祖上背景、前途或许不错的军士,因为太平年月,厮杀已经少见,所谓征伐,也只是出出队伍而已。
  他没有按照预先想的那样实现自己的计划,因为冬天的时候他接到了金七的书信。
  书信到达边关后半个月他才看见,因为那信是寄给他父亲的。
  信里的话说的很不好。
  小梅病了,很奇怪的病,金七和杨珠不得不带她四处求医,最后来到石头城。金七希望樊家有人回去看视小梅,因为这病很奇怪。
  病很奇怪,樊虎理解为很凶险。他找官长告假,凑了盘缠,火速回来了。他想,说是有病,其实未必是病,没准是有伤?给人家做婢女,朝打暮骂,应是寻常,主家不好,失手打坏了,推说有病,也是常有的事情。不禁心下埋怨父亲狠心,懊悔自己没有去接妹妹回来,边关虽苦,有兄长照料,纵然衣食不好,也不会饱受打骂。于是一路乱想,算计如若小梅果真不好,自己如何向金家报仇,如何向父亲去闹,等等,未见金家人,早已是怒火满腔。
  路途非止一日,樊虎来到石头城送子胡同自家宅院门前,只见院门大开,内外均寂寥无人,当下也不寻思,直闯入去,高声叫道:“张寿,刘升!”
  却是无人答应。
  樊虎知是这二仆年老耳聋,便大步向后走来,一路走,一路大声唤他二人。行至内院,忽见一女子闪身出现,一见他来,惊慌问道:“这位大哥,你是何人?”
  樊虎:“我乃此地主人樊虎,你又是何人?”
  那女子一听是樊虎到了,道:“我是桃花村金家人。樊大哥可是回来探看令妹小梅的么?前日寄去书信,几时收到?令尊也一同回来的么?”
  樊虎未来得及回答,这女子已经连发数问,不等他说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