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物种起源 -达尔文 >

第41部分

物种起源 -达尔文-第41部分

小说: 物种起源 -达尔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蜜蜂营造蜂房的本能——我对这个问题不拟详加讨论,而只是把我所得到的结论的 纲要说一说。凡是考察过蜂集的精巧构造的人,看到它如此美妙地适应它的目的,而下 热烈地加以赞赏,他必定是一个愚钝的人。我们听到数学家说蜜蜂已实际解决了深奥的 问题,它们把蜂房造成适当的形状,来容纳最大可能容量的蜜,而在建造中则用最小限 度的贵重蜡质。曾有这样的说法,一个熟练的工人,用合适的工具和计算器,也很难造 出真正形状的蜡质蜂房来,但是一群蜜蜂却能在黑暗的蜂箱内把它造成,随便你说这是 什么本能都可以,最初一看这似乎是不可思议的,它们如何能造出所有必要的角和面, 或者甚至如何能觉察出它们是正确地被完成了。但是这难点并不像最初看来那样大;我 想,可以示明,这一切美妙的工作都是来自几种简单的本能。
    我研究这个问题实受沃特豪斯先生的引导。他阐明,蜂房的形状和邻接蜂房的存在 有密切关系;下述观点大概只能看作是他的理论的修正,让我们看看伟大的级进原理, 看看“自然”是否向我们揭露了她的工作方法。在这个简短系列的一端有土蜂,它们用 它们的旧茧来贮蜜,有时候在茧壳上添加蜡质短管,而且同样也会做出分隔的、很不规 则的圆形蜡质蜂房。在这系列的另一端则有蜜蜂的蜂房,它排列为二层:每一个蜂房, 如所周知,都是六面柱体,六边的底边倾斜地联合成三个菱形所组成的倒角锥体。这等 菱形都有一定的角度,并且在蜂窠的一面,一个蜂房的角锥形底部的三条边,正好构成 了反面的三个连接蜂房的底部。在这一系列里,处于极完全的蜜蜂蜂房和简单的土蜂蜂 房之间的,还有墨西哥蜂(Melipona domestica)的蜂房,于贝尔曾经仔细地描述过和 绘制过这种蜂房。墨西哥蜂的身体构造介于蜜蜂和土蜂之间,但与土蜂的关系比较接近; 它能营造差不多规则的蜡质蜂窠,其蜂房是圆柱形的,在那里孵化幼蜂,此外还有一些 用作贮蜜的大形蜡质蜂房。这些大形的蜂房接近球状,大小差不多相等,并且聚集成不 规则的一堆。这里可注意的要点是,这等蜂房经常被营造得很靠近,如果完全成为球状 时,蜡壁势必就要交切或穿通;但是从来不会如此,因为这种蜂会在有交切倾向的球状 蜂房之间把蜡壁造成平面的。因此,每个蜂房都是由外方的球状部分和两三个、或更多 平面构成的,这要看这个蜂房与两个、三个或更多的蜂房相连接来决定。当一个蜂房连 接其他三个蜂房时,由于它们的球形是差不多大小的,所以在这种情形下,常常而且必 然是三个平面连合成为一个角锥体;据于贝尔说,这种角锥体与蜜蜂蜂房的三边角锥形 底部十分相像。在这里,和蜜蜂蜂房一样,任何蜂房的三个平面必然成为所连接的三个 蜂房的构成部分。墨西哥蜂用这种营造方法,显然可以节省蜡,更重要的是,可以节省 劳力;因为连接蜂房之间的平面壁并不是双层的,其厚薄和外面的球状部分相同,然而 每一个平面壁却构成了二个房的一个共同部分。
    考虑到这种情形,我觉得如果墨西哥蜂在一定的彼此距离间营造它们的球状蜂房, 并且把它们造成一样大小,同时把它们对称地排列成双层,那么这构造就会像蜜蜂的蜂 桌一样地完全了。所以我写信给剑桥的米勒教授(Prof。Miller),根据他的复信我写出 了以下的叙述,这位几何学家亲切的读了它并且告诉我说,这是完全正确的。
    假定我们画若干同等大小的球,它们的球心都在二个平行层上;每一个球的球心与 同层中围绕它的六个球的球心相距等于或稍微小于半径x2,即半径x1.41421;并且与别 一平行层中连接的球的球心相距也如上;于是,如果把这双层球的每二个球的交接面都 画出来,就会形成一个双层六面柱体,这双层六面柱体互相衔接的面都是由三个菱形所 组成的角锥形底部连结而成的;这个角锥形与六面柱体的边所成的角,与经过精密测量 的蜜蜂蜂房的角完全相等。但是怀曼教授告诉我说,他曾做过许多仔细的测量,他说蜜 蜂工作的精确性曾被过分地夸大,所以不论蜂房的典型形状怎样,它的实现纵非不可能, 但也是很少见的。
    因此,我们可以稳妥地断定,如果我们能够把墨西哥蜂的不很奇异的已有本能稍微 改变一下,这种蜂便能造出像蜜蜂那样十分完善的蜂房。我们必须假定,墨西哥蜂有能 力来营造真正球状的和大小相等的蜂房;看到以下的情形,这就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了, 例如:她已经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做到这点,同时,还有许多昆虫也能够在树木上造成多 么完全的圆柱形孔穴,这分明是依据一个固定的点旋转而成的。我们必须假定,墨西哥 蜂能把蜂房排列在水平层上,正如她的圆柱形蜂房就是这样排列的。我们必须更进一步 假定,而这是最困难的一件事,当几只工蜂营造它们的球状蜂房时,她能设法正确地判 断彼此应当距离多少远;但是她已经能够判断距离了,所以她能经常使球状蜂房有某种 程度的交切;然后把交切点用完全的平面连接起来。本来并不很奇异的本能,——不比 指导鸟类造巢的本能更奇异,——经过这样的变异之后,我相信蜜蜂通过自然选择就获 得了她的难以模仿的营造能力。
    这种理论可用试验来证明。仿照特盖特迈耶那先生(Mr.Tegetmeier)的例子,我 把二个蜂巢分开,在它们中间放一块长而厚的长方形蜡板:蜜蜂随即开始在蜡板上凿掘 圆形的小凹穴;当她们向深处凿掘这些小穴时,逐渐使它们向宽处扩展,终至变成大体 具有蜂房直径的浅盆形,看起来恰像完全真正球状或者球状的一部分。下面的情形是极 有趣的:当几只蜂彼此靠近开始凿掘盆形凹穴时,她们之间的距离恰使盆形凹穴得到上 述宽度(大约相当于一个普通蜂房的宽度),并且在深度上达到这些盆形凹穴所构成的 球体直径的六分之一,这时盆形凹穴的边便交切,或彼此穿通,一遇到这种情形时,蜂 即停止往深处凿掘,并且开始在盆边之间的交切处造起平面的蜡壁,所以,每一个六面 柱体并不是像普通蜂房的情形那样,建筑在三边角锥体的直边上面,而是建造在一个平 滑盆形的扇形边上面的。
    然后我把一块薄而狭的涂有朱红色的、其边如刃的蜡片放进蜂箱里去,以代替以前 所用的长方形厚蜡板。于是蜜蜂即刻像以前一样地在蜡片的两面开始凿掘一些彼此接近 的盆形小穴。但蜡片是如此之薄,如果把盆形小穴的底掘得像上述试验的一样深,两面 便要彼此穿通了。然而蜂并不会让这种情形发生,她们到了适当时候,便停止开掘;所 以那些盆形小穴,只要被掘得深一点时,便出现了平的底,这等由剩下来而未被咬去的 一小薄片朱红色蜡所形成的平底,根据眼睛所能判断的,正好位于蜡片反面的盆形小穴 之间的想像上的交切面处。在反面的盆形小穴之间遗留下来的菱形板,大小不等,因为 这种蜡片不是自然状态的东西,所以不能精巧地完成工作。虽然如此,蜂在朱红色蜡片 的两面,还能浑圆地咬去蜡质,并使盆形加深,其工作速度必定是差不多一样的,这是 为了能够成功地在交切面处停止工作,而在盆形小穴之间留下平的面。
    考虑到薄蜡片是何等的柔软之后,我想,当蜂在蜡片的两面工作时,不会有什么困 难就能觉察到什么时候咬到适当的薄度,于是停止工作。在普通的蜂窠里,我认为蜂在 两面的工作速度,并不永远能够成功地完全相等;因为,我曾注意过一个刚开始营造的 蜂房底部上的半完成的菱形板,这个菱形板在一面稍为凹进,我想像这是因为蜂在这面 掘得太快的缘故,它的另一面则凸出,这是因为蜂在这面工作得慢了一些的缘故,在一 个显著的事例里,我把这蜂窠放口蜂箱里去,让蜂继续工作一个短时间,然后再检查蜂 房,我发现菱形板已经完成,并且已经变成完全平的了:这块蜡片是极薄的,所以绝对 不可能是从凸的一方面把蜡咬去,而做成上述的样子;我猜测这种情形大概是站在反面 的蜂,把可塑而温暖的蜡正好推压到它的中间板处,使它弯曲(我试验过,很容易做), 这样就把它弄平了。
    从朱红蜡片的试验里,我们可以看出:如果蜂必须为自己建造一堵蜡质的薄壁时, 它们便彼此站在一定距离,以同等的速度凿掘下去,并且努力做成同等大小的球状空室, 但永远不会让这些空室彼此穿通,这样,它们就可造成适当形状的蜂房。如果检查一下 正在建造的蜂案边缘,就可明显地看出蜂先在蜂巢的周围造成一堵粗糙的围墙或缘边; 并且它们就像营造每一个蜂房那样地,经常圆圆地工作着,把这围墙从两面咬去,它们 并不在同一个时间内营造任何一个蜂房的三边角锥形的整个底部,通常最先营造的是, 位于正在建造的极端边缘的一块菱形板,或者先造二块菱形板,这要看情形而定;并且, 在没有营造六面壁之前,它们绝不完成菱形板的上部的边。这些叙述的某些部分和应享 盛誉的老于贝尔所说的,有所不同,但我相信这些叙述是正确的;如果有篇幅,我将阐 明这和我的学说是一致的。
    于贝尔说,最初的第一个蜂房是从侧面相平行的蜡质小壁凿掘造出来的,就我所看 到的,这一叙述并不严格正确;最初着手的经常是一个小蜡兜;但在这里我不拟详加讨 论。我们知道,在蜂房的构造里,凿掘起着何等重要的作用;但如果设想蜂不能在适当 的位置——即沿着二个连接的球形体之间的交切面——营造粗糙的蜡壁,可能是一个极 大的错误。我有几件标本明显指出它们是能够这样做的。甚至在环绕着建造中的蜂窠周 围的粗糙边缘即蜡壁上,有时候也可观察到弯曲的情形,这弯曲所在的位置相当于未来 蜂房的菱形底面所在的位置。但在一切场合中,粗糙的蜡壁是由于咬掉两面的大部分蜡 而完成的。蜂的这种营造方法是奇妙的;它们总是把最初的粗糙墙壁,造得比最后要留 下的蜂房的极薄的壁,厚十倍乃至三十倍。我们根据下述情形将会理解它们是如何工作 的:假定建筑工人开始用水泥堆起一堵宽阔的基墙,然后开始在近地面处的两侧把水泥 同等地削去,直到中央部分形成一堵光滑而很薄的墙壁;这些建筑工人常把削去的水泥 堆在墙壁的顶上,然后再加入一些新水泥。因此,薄壁就这样不断地高上去,但上面经 常有一个厚大的顶盖。一切蜂房,无论刚开始营造的和已经完成的,上面都有这样一个 坚固的蜡盖,因此,蜂能够聚集在蜂窠上爬来爬去,而不会把薄的六面壁损坏。米勒教 授曾经亲切地为我量过,这些壁在厚度上大有不同;在近蜂窠的边缘处所作的十二次测 量表明,平均厚度为1/352英寸;菱形底片较厚些,差不多是三比二,根据二十一次的 测量,其平均厚度为1/229英寸。用上述这样特别的营造方法,可以极端经济地使用蜡, 同时还能不断地使蜂窠坚固。
    因为许多蜜蜂都聚集一起工作,最初看来,这对于理解蜂房是怎样做成的,会增加 困难;一只蜂在一个蜂房里工作一个短时间后,便到另一个蜂房里去,所以,如于贝尔 所说的,甚至当第一个蜂房开始营造时就有二十只蜂在工作,我可以用下述情形来实际 地阐明这一事实:用朱红色的熔蜡很薄地涂在一个蜂房的六面壁的边上,或者涂在一个 扩大着的蜂窠围墙的极端边缘上,必定能够看出蜂把这颜色极细腻地分布开去,——细 腻得就像画师用刷子刷的一样——有颜色的蜡从涂抹的地方被一点一点地拿去,放到周 围蜂房的扩大着的边缘上去。这种营造的工作在许多蜂之间似乎有一种平均的分配,所 有的蜂都彼此本能地站在同一比例的距离内,所有的蜂都试图凿掘相等的球形,于是, 建造起或者说留下不咬这些球形之间的交切面。它们有时会遇到困难,说起来这些例子 实在是奇异的,例如当两个蜂窠相遇于一角时,蜂是如此常常把已成的蜂房拆掉,并且 用不同的方法来重造,而重造出来的蜂窠形状常常和拆去的一样。
    蜂如果遇到一处地方,在那里可以站在适当的位置进行工作时,——例如,站在一 块木片上,这木片恰好处于向下建造的一个蜂窠的中央部分之下,那么这蜂案势必就要 被营造在这木片的上面,——在这种情形里,蜂便会筑起新的六面体的一堵壁的基部, 突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