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 >

第1部分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第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大家
━━━━━━━━━━━━━━━━━━━━━━━━━━━━━━━━━ 
=
书名: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
内容介绍:
前生,她是王牌杀手--晓,冷酷无情是她的生存之道,直到遇见了他。但原来一切都是一场噩梦,那个男人,她永生永世都无法忘记,更无法原谅。一切本该随着她的死而结束的,但为什么?是我忘记喝孟婆汤吗?还是老天觉得还没玩够?哈哈哈,这一世,我不会再为别人而活,这一世我要过的精精彩彩,一切随心。
  邪医?这个男人好像很好玩,第一眼见到他,拓拨·蝶儿就明白也许她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平南王府的郡主?这个女人为什么非要缠着他,他这一生都活在仇恨中,复仇是他活着的意义,他和她之间,不会有结果。
  但当朝廷和江湖这两个平行世界开始倾斜。。。。。。故事也拉开了序幕。
  【精彩片段一】
  看着那张瞬降了几度的面容,拓拨·蝶儿越感有趣,身子也越发向其靠近。
  嘶。。。。。。
  看她如此,地上躺着的大汉忍不住抽了口冷气,这姑娘不要命了。
  “自重!”
  “我知道自己多重,放心,压不垮你的。”拓拨·蝶儿笑笑的说着。
  这样的话,从这样一位怎么看都是大家闺秀的人口中说出,让人倍感诧异。
  可是貌似所有人都还低估了她,如果说之前包括慕子楚在内的人只是小小楞了一下,那么当“我要你”这句话从拓拨·蝶儿口中蹦出时,所有人都忘记该如何思考了。
  “我不要。”
  嘶。。。。。。
  地上的大汉又是一阵抽气,大美女送上门还不要?傻了吧。当然他们可不敢说出来。
  “至少。。。。。。”拓拨·蝶儿打量了慕子楚一眼,“你的心想要我不是吗?呵呵”

  【精彩片段二】
  “楚。。。。。。”话还未说出口,一声野兽般的怒吼从慕子楚喉尖传出,未待拓拨·蝶儿做出任何反应,就已经被慕子楚压在了身下。
  拓拨·蝶儿知道楚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不过他的样子真的让她觉得有些可怕,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下一刻,慕子楚已经对上了她的唇,一阵啃咬,吮吸。
  拓拨·蝶儿一吃疼,血腥味瞬间弥漫了整个口腔,嘴唇破了。
  但慕子楚好似毫无所觉,相反,从拓拨·蝶儿口中流淌出的鲜血吃进他的嘴里,更加刺激了他的欲望。
  “嘶!”唯一掩身的肚兜也应声而碎成了破布。
  “楚!”拓拨·蝶儿一声惊呼,刚想用手遮掩,慕子楚猛地将她的手架在了透顶,脸就已经埋在了她的胸前,他的动作很粗鲁,弄的蝶儿很痛,但她没有挣扎,她怕她的反击会伤到他。
  他一路亲吻向下,舌尖划过皮肤引起她的一阵娇呼,这更是刺激了慕子楚的兽性,拓拨·蝶儿只听到一声野兽般的低吼传出,然后毫无预计的一个刺穿。痛!
  拓拨·蝶儿感觉就像整个人被撕裂了,她强忍着疼痛,接受着慕子楚一次又一次彻底的贯穿。
  渐渐地,疼痛退去,她也开始沉沦在欲望的海洋里。
  夜很静,他们的热情却燃烧了整个夜色。
  “他妈的,大半夜的。哪个禽兽啊。”
  “混蛋!”
  “哦弥陀佛!善哉!善哉!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此夜,群雄注定无眠!


  【精彩片段三】
  “老天!你给我听好了!”
  “我,拓拨·蝶儿!不是晓,而是拓拨·蝶儿!不准慕子楚死!”
  “如果你让他死了,那么即使你是天,我也会把你拉入凡尘。体会一下何为红尘!”拓拨·蝶儿嘶吼着,好似将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了与天的对战中。
  她已经死过一次了。那即使老天也不再有资格安排她的人生。她认定了慕子楚,那么在她的人生里,慕子楚就决不许比她早死。
  刹那间,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一道闪电毫无征兆地闪过,直直地劈中了离拓拨·蝶儿不远的古树。
  拓拨·蝶儿就静静地站在那,冷冷地看着烧焦的古树,串起的火焰,热量与谷中的寒流相碰撞,在空气中幻化出了一团诡异的光圈。
  拓拨·蝶儿冷冷地看着,“我要慕子楚活着,这是你欠我的。”
  一阵狂风呼来,伴随着呜呜声。好似老天对她的应答。
  拓拨·蝶儿抬头看着天空,灰色的乌云还在不断聚集,汇成了层层黑云。
  轰隆!轰隆!

  【小汐的话】
  本人简介无能,还望海涵。大家看了就知道了 ̄欢迎跳入拓拨·蝶儿和慕子楚的故事世界!


☆、第一章 我不嫌弃你

  夜已深,白日繁华的街道此刻也静静的蜷缩在黑夜的怀抱,为新一天的到来储蓄能量。但此刻平南王府的书房却是灯火通明。拓拨·宏手托额头,叹了口气说道:“乖女儿,你到底怎么想的,皇上已经和我提过很多次了,你也该考虑下自己的婚姻大事了。”看着坐在一旁喝口小茶、吃吃糕点,却没有想理睬他意向的拓拨·蝶儿,他再次哀叹一声。有哪家皇族子女的婚姻大事有像他那样有商有量的,他这个女儿还完全无动于衷,是他太宠她了?
  “我该走了,父亲大人。”坐在一旁的拓拨·蝶儿满足的吞下最后一块血糯米糕,悠悠开口说道。
  “走?我才刚说道婚事,你就要回房?不行,这回你必须给个答复。”这像什么话,拓拨·宏气呼呼的盯着这个他从来舍不得骂的独女。
  “我是说离开王府。”拓拨·蝶儿终于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正视着自己的父亲。
  “……”沉默在房中蔓延,拓拨·宏一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你是说?不行,绝对不行,我不准。”不安在拓拨·宏心中滋长。
  8年前,他好不容易找回了女儿。他还记得那是一个阴沉沉的上午,那天突然出现在府门口的蝶儿,一身白衣,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四周的空气都好似因为她的存在而变得格外宁静。他一眼就确定她是他的孩子,那个刚出生就失踪了的孩子。那年她10岁,她那酷似其爱妻的面容,那个手背上的蝴蝶胎记,都说明着她是他的女儿。虽然她一直不肯提及她失踪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但他与妻子都选择了沉默,有什么比女儿回到自己身边还重要的呢,有些秘密他不想查的太清楚,或者说他也根本无从查起。
  “父亲,你知道的,我的决定从来都不会改变。”
  从她坚定的眼神中拓拨·宏看到了她决心,也渐渐感到无力。
  “如果是因为婚事,那不急,可以推迟,不用离家这么严重啊。”
  “不是的,我真的有些厌了,我想去江湖走走了。”
  “江湖?”拓拨·宏以为自己听错了。是,他这个女儿是和很多人家女孩子有些不同,好吧,是完全不同。脑袋绝顶聪明不说,还观察入微,有着男子都不如的判断力,处事果断。如果身为男儿身一定是将才。但江湖?太扯了。
  “如果是在王府呆久了也无所谓,父亲我给你安排,去江南一代散散心,你看如何?你不是每年都会出游几次的嘛。”
  “父亲!”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你看看有哪家人家的女子有你这般自由,即使是寻常百姓的孩子,我敢保证都没像你这样的,你还想怎样!”拓拨·宏越说越急,越说越气,手一甩,袖口带到书桌上的茶杯,眼看摔个粉碎是免不了的了。但只见白影一扫而过,杯子已完好无损的回到书桌上,甚至未曾洒出一滴半滴茶水。
  “你!”拓拨·宏盯着桌上的茶杯,那不是幻觉,但……怎么会,他惊愕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一时没了声音。
  “父亲,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拓拨·蝶儿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拉着她父亲的手摇啊摇的。
  每当女儿使出这招对付自己时,拓拨·宏就毫无招架之力。算了,想他堂堂镇南王,这一生也就栽在两个女人手里,还是两个有着酷似相貌的女人。他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是改变不了的,可还是舍不得啊。
  “每个月回家一次。”
  拓拨·蝶儿翻了翻白眼,这点时间能跑多远啊。
  “一年一次。”
  这下拓拨·宏胡子都飞起来了。
  “你个不孝女,最少半年一次。”
  “就一年一次,2个月一封家书。”
  ……
  “成交。”看着父亲咬牙切齿的表情,拓拨·蝶儿会心一笑。
  江湖,到底变成什么样的了呢。希望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拓拨·蝶儿在母亲的再三叮咛下,终于花了三天的时间,踏出了王府的大门,开始了她一段新的人生。
  *****************************
  三月,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太平镇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但来福酒楼作为本镇唯一的一家大型酒楼,此时却鸦雀无声。
  追根究底,都源于门口站着的一位白衣女子。
  “姑娘,是打尖还是住店?”好美的姑娘啊,小二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算是见过够多美女的了,但没一个能比上眼前这位的。从穿着上看,也必是非富即贵。
  “一壶酒,几道小菜。”边说边往角落的一处空桌走去。
  这人不就是离家已有一个月余的拓拨·蝶儿嘛。
  店小二不曾想到其人长的美,声音也如此的柔和空灵,一时忘了答话,愣在了一旁,还是掌柜走上来招呼拓拨·蝶儿入座。
  对此,她只是笑了笑,习惯了。
  渐渐的四周的人也察觉到自己的失礼,不再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酒楼也慢慢的回复日常的喧闹,但还是有人时不时的往拓拨·蝶儿处瞟上两眼,仿佛看上一眼能多吃上两口饭似的。
  拓拨·蝶儿静静的吃着眼前的菜,喝着杯中的烈酒。不要说这酒还真不错,虽香气浓郁,但回味却十分甘甜。在这样的小镇能有这样的酒到是蛮让她意外的。
  不过就是有些无趣了,这一个月都没遇到什么有趣的事。
  可能是听到了她的心声,“准备好了吗?待会儿只要他一进来,大家就一起上。”
  “绝对不能给他施毒的机会。”
  ……
  他们要对付谁?毒!难道说……
  就在拓拨·蝶儿思索的时候。
  “客观,是打尖还是住店?”今天是吹的什么风,来的不是美女,就是帅哥。这位客观长的其实不算特别出众,只能算是比较俊朗,只是那双眼…。让人无法移开眼,是了,邪!那双眼…。店小二不自觉的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那双眼让他有点害怕。
  “只要酒,最好的酒。”
  “好嘞! ̄”
  四周异常的安静,拓拨·蝶儿看见那伙人互对了下眼色,看来是要行动了。难道他就是…。长得真不错。
  “上。”刷的一声,一群人从桌下抽出长刀。但……
  咚,嗙……
  那5,6人刚站起来就莫名的倒在了地上。不知是谁第一个尖叫了起来,一时间酒楼乱成了一团,所有人都纷纷向外逃。
  “你……”倒地的一名大汉看着淡然而坐的男子,“为什么…。何时?”
  “看到你们的时候。”
  “为……”
  “想知道我怎么知道的?”男子一挑眉,抛下一句,“我不知道。”
  “哈,哈哈……”一声清脆的笑声将四周冰冷的空气冲散,所有人都看向了她。
  慕子楚看向角落里的白衣女子,其实一到门口,他就注意到她了,虽然由于角度问题,没有见到她正脸,但他相信她长的一定不差,不过美的女人他见得多了,他感兴趣的是:为什么她没跑。
  “小二,我的酒呢?”
  “啊,马……马上就来。”小二逃似的跑去拿酒。
  “我这有酒,一起如何?”
  四目相对,慕子楚看着她,就这样看着她走到他面前,手里端着一壶酒,就这样坐在了他的对面。一切显得那么的自然,好似就该如此。
  拓拨·蝶儿缓缓倒了一杯酒,递了过去,见对方没接,一挑眉,哑然一下:“我不嫌弃你的。”
  嫌弃?生平第一次有人敢对他用这两个字,慕子楚越过面前的酒杯,拿过女子手里的酒壶,一饮而尽。
  “你不怕我下毒?”有趣,拓拨·蝶儿心想。边说边无奈的把酒杯中的酒也喝了。
  “毒我?”慕子楚挑了挑眉毛,说道:“我很期待。”接着转头对小二离去的方向喊道,“酒!”
  在他回过头来时,一张不带一丝修饰,写着我对你有兴趣的脸,已经近在几尺,就连其心跳声也清晰可辨,“你离我远点。”
  看看那张瞬降了几度的面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