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 >

第2部分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第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以兜恪!
  看看那张瞬降了几度的面容,拓拨·蝶儿越感有趣,身子也越发向其靠近。
  嘶……
  看她如此,地上躺着的大汉忍不住抽了口冷气,这姑娘不要命了。
  “自重!”
  “我知道自己多重,放心,压不垮你的。”拓拨·蝶儿笑笑的说着。
  这样的话,从这样一位怎么看都是大家闺秀的人口中说出,让人倍感诧异。
  可是貌似所有人都还低估了她,如果说之前包括慕子楚在内的人只是小小楞了一下,那么当“我要你”这句话从拓拨·蝶儿口中蹦出时,所有人都忘记该如何思考了。
  “我不要。”
  嘶……
  地上的大汉又是一阵抽气,大美女送上门还不要?傻了吧。当然他们可不敢说出来。
  “至少……”拓拨·蝶儿打量了慕子楚一眼,“你的心想要我不是吗?呵呵”
  她慢慢移到慕子楚的耳边,她能明显感受到他的肌肉紧绷了几分,“你的心跳乱了哦。”拓拨·蝶儿轻声说道。
  “闪开。”按慕子楚的性格,他应该震飞她的,但正如她所说的,他的心乱了……
  “偏不。”哈哈,太可爱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他的嘴角抽了一下。
  “那你也可以倒了。”看了眼前女子一眼后,慕子楚便移开了视线。
  可他并未等到预期的声音。
  “你?”她是谁?慕子楚微微眯起双眼,盯着这个在自己眼前无法无天的女子。
  “呵呵,随便给人下药可不好,特别对美女,该有点君子风度不是吗?”
  “第一次听说有人夸自己美的。”
  “那你是觉得我不美?”
  “无聊”慕子楚站起身,他突然没兴致喝酒了。但他还未走两步,便觉天地开始摇晃,视线变得模糊,隐约间,他听见有个声音在数,“3,2,1……”
  在慕子楚倒地之前,一双纤细的手扶住了他。“怎么行走在江湖,如此轻信于人呢,唉!”
  ……
  好可怕…。店里的人都底下了头,不敢再看拓拨·蝶儿一眼。深怕得罪了她,但很可惜,他们依旧不再有机会走出这家酒楼了。
  ------题外话------
  第一部作品,小汐一定会努力给故事一个结局,无论好坏,它一定会完整。
  


☆、第二章 “晓”

  剑庄,以铸造名剑而成名江湖,剑庄的庄主更是当今的武林盟主,深受武林人士的敬仰。剑庄一向好客,随时欢迎豪杰光临,但剑庄有一处“剑葬”却是不轻易对外人开放的。
  剑葬是存放剑庄所铸兵器之所,几百年来,储存了不知多少的名器,曾几何时,只要是剑庄的朋友、天下豪杰都可以进入其中选择一柄兵器。“剑有灵,若有缘,则必现”这句话在剑葬存在之初,就被刻在了剑葬的入口。传说,二十多年前有一名震江湖的剑客携其新婚妻子入庄,那晚剑葬中无数兵器都发出了颤动声,而也在那一夜,那名剑客获得了传说中的三大神兵之一。但他也因这柄神兵惹来无数追杀,其夫妻双双被杀,尸骨无存。从此剑庄也甚少允许外人进剑葬选剑,唯恐又给江湖带来一场腥风血雨。
  如果说,白日的剑葬庄严,壮丽。那么夜间的剑葬就显得格外寒气逼人。剑庄庄规明确规定为防止剑气入体,每日酉时过后便不得进入剑葬。
  此时的剑葬,一阵微风吹过,地上的兵刃发出不同的声响,声声相应,如婴儿的泣声,如天地的呼啸,如灵魂的共鸣。而本该无人的剑葬中,借着月光可以隐约看见剑丛中站着两个人。
  “谁让你自作主张找人去的?嗯?”
  “属下只是想为主人分忧,请主上原谅。”
  “你知不知道,这样是在打草惊蛇,还好你找的都是些彻底的饭桶,他应该不会因此有太多的戒心。”
  “是,属下知道错了,请主上责罚。”
  “哼,你的命我先留着,下回再范绝不轻饶,下去把。”
  “是。”
  待那名属下走后,那被称为主上的人缓缓转过身,其脸上带着一个怪异图纹的面具。
  “邪医……你到底是不是他……我又该不该杀了你”
  “希望,你别逼我走到那一步。”
  他的声音低沉,细长,让人无法猜透面具下的到底会是一张怎样的脸。
  *****************************
  一束光线照在床头,慕子楚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也记起了发生的一切,但此刻他躺在床上一点也没有起身的意向。
  “没想到,人见人怕的邪医,也是个赖床的种。”
  “如此美女在旁,相信天下没几个男人不想呆在床上的。”慕子楚稍稍侧了下身,伸出右手,托着眼前这个胆大包天女子的下颚,引至自己面前,“你是谁?”
  “拓拨·蝶儿。但你也可以叫我‘晓’。”
  “小?”视线下移,眼前的女子此刻虽不算未着衣衫,但也只是穿着薄薄的一层内衣,该死的,实在不能算多。“是蛮小的。”慕子楚轻轻一挑眉。
  拓拨·蝶儿楞了一下,却并未如慕子楚预想的般勃然大怒,反而大笑起来。
  “但我相信,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大有大的好,小有小的巧,自然有人喜欢。不是吗?”
  该死,这女人就这么放荡?这样的话都有脸说?但更让慕子楚愤怒的是,一想到可能有过别的男人拥其入怀……。他就……
  慕子楚硬生生地将心中的愤怒压下,这样的情绪让他慌张。
  “哈哈,你嫉妒。”拓拨·蝶儿看他的眼色就猜到他想歪了,“放心,我可是很洁身自好的。”
  “迷倒一个男人,与其同床,这就是你所谓的洁身自好?”不可否认,慕子楚松了口气,他就是信她说的话,却又忍不住想反击两句。
  “我只订了一间房,我一向好客,但也不想自己睡椅子,就这么回事。”
  看似漫不经心的回答,却表达了她的真实想法。是怎样的环境可以培养出这种心性的女子。
  “喂,我回答了你的问题,你也该告诉我你是谁了吧?”
  “你不知道?”
  “呵呵,邪医?这个我当然知道,我想知道的是……。”拓拨·蝶儿意有所指的抚摸着慕子楚的脸。
  此时,慕子楚才恍然惊觉自己脸上的人皮已不知去向,“你怎么发现的。”从未有人发觉他的易容,而且他的易容是好友精心设计,如非使用特殊的药水是无法撕下的。
  “这么漂亮的一双眼,配上那副尊容太可惜了。”拓拨·蝶儿指尖在慕子楚的下眼睑扫过,“你这张脸才配得上它。”
  之前在酒楼里,慕子楚的样貌虽也算不错,但与他此刻的样貌确是两个风格,一个温文尔雅,清秀俊朗,一个英气逼人,五官清晰而立体,配上小麦色的皮肤,好似精细的雕刻作品,那双透着邪气的双眸,摄人心魂。在拓拨·蝶儿看来之前的他如果打50分,那现在绝对是满分。眼前的男人简直就是上帝遗留在人间的最佳作品。
  慕子楚当然不知道拓拨·蝶儿的想法。看着眼前的女子,这女人会是个威胁,他猛地抓住拓拨·蝶儿的手,翻身将其压在身下,“说,谁派你来的。”
  “你想知道?”拓拨·蝶儿一脸笑意,一点也不介意自己的处境。
  “你也可以不说,”慕子楚淡淡一笑,但他的眼中却透露出阵阵杀意。
  “嗯?”拓拨·蝶儿打趣地应了声。
  他停顿了一下,看着拓拨·蝶儿毫无畏惧的双眼,“你若现在不说,以后也没机会说了。”
  拓拨·蝶儿还是静静的看着他,她知道他是说真的,那越来越强的杀气让她有点毛骨悚然,但……。“哈,哈哈,哈……咳咳”
  慕子楚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他的杀气下可以笑的如此放肆的人,她就这么不当他一回事?怒气上冲,手上的力道也加重了一份,“啊,痛。”
  “你现在还能知道痛,如果你再不说,很快,你就连想痛都没机会了。”
  慕子楚冷冷地说着。
  “你知不知道,动不动就想杀人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我只知道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那你是打算娶个死人做妻子咯。”
  慕子楚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脑子是怎么长的,这种情况下还有心思想这些,“这些不牢你费心,你只要说出我敢兴趣的消息,我可以考虑不杀你。”
  “不要。”
  “嗯?”慕子楚沉下了脸。
  “你是不是会娶个死人当然和我有关,我可不想死了再做你妻子,那多没劲啊。”
  “没人说要娶你。”慕子楚快疯了,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会的。”
  拓拨·蝶儿那双玲珑的大眼中透露出无比的自信,让慕子楚都差点相信了他的话,他会的?该死的,他疯了才会娶眼前这个女人,虽然……她真的很美。惊觉自己失神的慕子楚,深吸口气,将那不该有的思绪抹去。
  呵呵,拓拨·蝶儿略做挣扎,脱离了那已经没什么力道的手掌,“好了,起来吧,我饿了,吃东西去。”慕子楚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算了,我倒要看看她能玩些什么花样。
  拓拨·蝶儿给出一个胜利的笑容,将慕子楚推到了一旁,自顾自的起身梳妆打扮了起来。
  *****************************
  “你怎么又把那张丑脸戴上了?”拓拨·蝶儿郁闷的看着慕子楚又变回了那张文弱书生的脸,看过他的真面容后,她越看这张脸皮越难看。
  丑脸?这张脸可是他那损友的得意之作,不知道那家伙要是听到了做何感想,慕子楚想着。
  “这个不关你的事。”
  “好吧。”哼,我就不信你睡觉也戴着。
  “喂,你不吃吗?这个好好吃哦。”
  看着递到自己的糖葫芦,再看看吃的正欢的拓拨·蝶儿,慕子楚选择了无视。
  “哼,不吃拉倒。”说着,拓拨·蝶儿就两串一起开工,吃了起来。
  这女人上辈子是没吃过东西嘛,这么能吃,还不多长点肉。
  “你昨天对我下的什么药?”
  “想知道?”拓拨·蝶儿很挑衅的看了慕子楚一眼。
  “不用了。”
  切,都不给个玩的机会,真没趣。显然,慕子楚看出了拓拨·蝶儿的想法,直接把她的调侃抹杀在摇篮中。
  最后还是拓拨·蝶儿自己没忍住,“好啦,好啦,给你看看。”说着,一堆细小的白粉末出现在其手中,慕子楚沾了些,放到鼻前微嗅。
  这是!?
  这种东西为什么会在她手上,她到底是谁?慕子楚沉默地看着拓拨·蝶儿得意的表情。
  “想知道配方吗?”拓拨·蝶儿挽着慕子楚的手臂说道。“我可以告诉你哦。”
  “不用。”他才不信她这么好心,而且天下没有他看不透的药,他只是一时想不通为什么已绝迹江湖近百年的洛神散会在她手中。
  不对,慕子楚盯着拓拨·蝶儿,“还有呢?”
  单单洛神散还不足以迷倒他,其中必有其它的东西。
  “呵呵,不愧是邪医。”
  “你娶我,我就把要放送你如何,这个嫁妆你满意不?”虽然她的语调随意,还摆着一张嘻嘻哈哈的笑脸,但慕子楚却看到了她眼中的那份“真”。
  这双眼不属于这个江湖,更不会属于他,太清澈了。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背景,不过女人家的还是矜持点好。”慕子楚将自己的手从她手里抽出,“天下没有我研究不出的药。”说完,便快步离去。
  呵呵,真这么有自信,这样才好玩。慕子楚,也许……你就是我存在的理由,这是我需要的。时间还很多,不急。她快步追上,这回拓拨·蝶儿只是静静的走在他的身边。
  就在两人走远没多久,一个小摊贩立马收拾东西,离开了街道。
  “靠,什么东西,小白脸。”
  


☆、第三章 药谷少主

  平南王府中,拓拨·宏狠狠的拍了下桌子,大骂道:“这个什么邪医的,太可恶了,蝶儿看上他是他的福气,还给我摆架子?”
  “有必要这么生气吗?你不是一直担心女儿的终身大事嘛,现在好了,你不用愁了。”说话的正是拓拨·宏唯一的妻子罗素,也是拓拨·蝶儿的母亲。一张素净的面孔,仿佛还是20多岁的少女,只有从她的仪态中能看出那份为人人母的稳重。不难奇怪拓拨·蝶儿是遗传谁的了。
  “好什么好,你说说,蝶儿一共也没挽过我这个父王几次,这个小子还不识时务,这…。气死我了…。我非找人把他给剁了。”
  不是吧,这也吃错,哪天女儿真把人家给吃了,他这个做岳父的还不把女婿给五马分尸了。罗素想到这,不禁一笑。
  “行了,看你这干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