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 >

第27部分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第2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里刚才至少有两个人。那他们现在去哪了呢?
  这里应该还有路。
  她仔细的搜了一遍。终于发现有一盏油灯好像有被动过的痕迹。转动灯头,果然!
  又是一处密道。
  白惜霞稍作犹豫,就走了进去。
  比起之前那段路,这段显然短了很多。走了一路,她走的很小心,生怕被人发现。
  尽头了!
  要不要打开……
  算了,死就死!
  一咬牙,她毅然的按动了按钮,石门应声而开。
  她紧紧的握着手里的匕首。
  是竹林!
  她走出一看,这里没有人,如果没有猜错,这里应该是剑庄外西面的竹林。
  庄内竟然有条密道直接通往外面的竹林?白惜霞这回终于感觉出剑庄的不一般了。
  先回去吧。这里应该查不出什么。看来是需要联系下蝶儿,看看她有什么想法。
  如果此刻慕子楚在这的话,他就会发现这里就是当初他被蒙面人打伤的地方。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那人能溜得那么快了。
  白惜霞从密道回到剑庄时,算算时间,庄主夫人也快醒了。
  她稍稍打量了下自己,决定先回房换件衣服。真是的,鞋子都有些湿了,还沾了好多泥土,脏死了。
  等她换了身行头,再去夫人房间时,正好夫人也醒了,正由别的丫鬟伺候梳洗。
  “我来。”她接过另一个丫鬟手中的毛巾,递给夫人。“夫人,奴婢来晚了。”
  “没事。过来帮我梳头吧。”她将擦过的毛巾递给伺候在旁另一个丫鬟。
  庄主夫人脾气就是好。
  “是。”她微微一欠身,行了一个标准的礼。
  那是?她忽然看到夫人床下有一双鞋,刚刚站立的角度没看见,但这会儿正好能看到个鞋头。是泥土……
  “晓霞?”
  “啊!”白惜霞立马走到梳妆台前,帮庄主夫人梳起头来。
  那些泥土?真有这么巧吗?
  白惜霞感觉自己好像抓到了一根线,只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帮庄主夫人梳装完毕,在去厨房询问晚膳情况的途中,正巧遇到了今天负责在庄主夫人门口待命的小S,白惜霞灵机一动,“娇兰!”
  “晓霞?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想问问今天午睡时夫人睡的好吗?我看今早夫人气色不是很好。”
  “你和小蝶都好细心,难怪小蝶离开的时候推荐你来做夫人的贴身丫鬟。”小蝶是药谷小姐白惜霞假扮的消息,在庄内除了几名管事的外,下人是不知道的。
  “哪里。我们都是丫鬟的命,多为主子想想才有好日子过呀。”白惜霞虚心的一笑。
  “你还没告诉我……”
  “哈哈,说叉了,应该还不用吧,今天夫人睡的可沉了。我中途因为听到了什么声音,结果看到夫人窗帘睡着,被子还盖得很好。”
  “哦,好的。谢谢你,娇兰。”听了她的话,白惜霞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不客气,到是什么时候能拿到点松花糕,记得给我留点哦。”娇兰俏皮的说。
  “你个馋鬼。”白惜霞笑骂道。
  “你懂得丫。王大妈做的糕点是庄里最好吃的,你和王大妈关系那么好。呵呵。”
  “行了,行了,下回帮你拿点。”
  “你最好了。”
  “啊!”
  “哈哈,哈哈…”
  “你个死丫头,要吓死我老太婆呀。”说话的是一个稍微有点肥胖的大妈,脸上的皮肤由于长年接触油火而显得有些干裂,头发也有着不和其年龄的苍白。她就是之前娇兰提到的王大妈,她对人总是板着一张脸,时间久了大家都觉得她不好相处。但其实她只是性格比较冷淡,不太会与人相处。
  瞧瞧她看到白惜霞的开心样就知道,她为人其实很好。
  “呵呵,我来替夫人看看晚膳弄的怎么样了!”
  啪!
  “哇,痛诶!”
  白惜霞委屈的摸摸自己的手,还不忘把一个圣女果塞到了嘴里。
  “你个贪吃鬼。”
  “反正这么多,吃点也无所谓嘛。呵呵。”
  “真拿你没办法。行了,你向夫人汇报去吧,晚膳弄的差不多了,半个时辰后就可以招大家用膳了。”
  “哦,好滴。”说完,白惜霞就准备回去复命了。
  “啊,回来。这个顺便拿给夫人。”
  “这个是?”
  “夫人爱喝的。”
  “哦。”顺手接过,“好冰。”白惜霞呼叫。
  “是莲藕羹。夫人天热就爱喝这个。她最怕热了。”
  ……“夫人……很怕热吗?”白惜霞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是呀!”王大妈随口回道。
  “怎么了?”
  “哦,没什么,只是说看来我以后要多注意下。这天不是开始热了吗?”
  “呵呵,这才对,做下人的就是要……”
  “王大妈,我想起我还有事,先走了。”白惜霞闪地飞快。
  还好跑的快,王大妈就是爱念叨她,要是不快闪,说不定耳朵里要多长多少老茧了。
  晚上,待夫人入睡后,白惜霞回房换了身衣,走到前院的一处隐蔽角落,发现四周没有人,便一个跃起,翻出了高墙。
  白惜霞来到街上,抬头一看,确认地方没有错,就进去了。
  “客观,您是?”
  “找人,天字4号房的王公子。”
  “哦,您是药姑娘吧。王公子吩咐过,您来的话随时可以进他房间。”
  “这边请。”
  “有劳。”
  “王公子今天一早就急急的外出了。您在这等一下吧。”
  “好,我知道了。你去忙吧。不要让人来打扰。”
  白惜霞递出些碎银子,作为赏银。
  “谢谢,谢谢。”小二拿了钱,很开心地走了。
  那家伙跑哪去了?还说有事可以来找他商量那。
  这边就是南宫·凌目前待的地方,由于拓拨·蝶儿和慕子楚都有事离开了剑庄,留下白惜霞这个没有什么处世经验的人在那,慕子楚实在有些不放心,就让大闲人一个的南宫·凌留下照应。说是作为借给他变形丝的收的点报酬。
  可是天知道,南宫·凌可是巴不得留下,陪着惜霞,当然,他表面上还是假装不乐意,那演技,着实还让拓拨·蝶儿夸赞了一番。
  白惜霞等了很久,还是不见南宫·凌回来。
  “真是的!”
  都亥时过了大半,子时眼看也快到了。
  “谁!”南宫·凌回到房门口,就感到有人在里面,难道?
  一掌打开房门,借势冲向目标,“惜霞!”看清来人,他立马一个收力,但还是险些一掌打在了白惜霞的胸口。
  被突来的动静吓的忘了反应的白惜霞,过了一会儿才定下心神。“你有病啊!你以为是谁?不是你让我来这找你的吗?这么大惊小怪干嘛!”一口气说了一串,她才给自己倒了杯水,喘了口气。
  “你没事吧?”南宫·凌也觉得是自己反应过度了,但如果不是……他又怎么会……像是想到了些什么,他面色一沉。
  “没事。”定下心后,白惜霞觉得是自己也是有些反应过度。“你怎么了?”
  明显感到南宫·凌今天有些不同的白惜霞,不确定地问道。
  南宫·凌看着惜霞,他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事情,让他怎么开口?
  终于感到不对劲的白惜霞,颤颤地问道,“发生什么了?”
  南宫·凌看着她,依旧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不愿看到她伤心的眼神。
  难道,想到那点可能的白惜霞,不确定地说道,“楚哥哥……。出事了?”告诉我不是,一定要告诉我不是……。告诉我啊!
  可惜老天像是没有听到她心里的呐喊。
  “嗯!”
  天暗了!白惜霞感到天在转,周围的一切都在转,“他……。他怎么了!”
  “他跳下了山崖!”深吸一口气,南宫·凌用他最平静的声音,说出了他不愿承认的一件事。
  ……。那就是说……死了!
  泪水从她脸上滑落,白惜霞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她看着南宫·凌,张了张嘴,可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南宫·凌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紧紧抱住她不断颤抖的身体。
  “告诉我为什么?”惜霞用连自己都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询问。
  “他最近在调查一个人,不过好像是被对方发现了,三日前,我接到消息,赶到冰玄山。
  附近发现了他与别人打斗的痕迹,从四周残留的剑痕来看,对方有三个人的身手不下于我。悬崖边我还发现了吐出的黑血,恐怕子楚是在甚重重伤的情况下,选择了跳下悬崖。”
  “但他也可能是逃脱了呀!”白惜霞像是看穿了他话里的破绽,很激动地说道。
  “有人看到他们上的山,那边没有别的路。下来的人中,没有他。”
  唯一的希望,瞬间破灭了。
  “蝶儿……”白惜霞用颤抖地声音问道,“她知道了吗?”她不知道,当蝶儿知道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
  “我还没派人去告诉她。”南宫·凌痛苦地说道,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那个人,他看见过她看慕子楚的眼神,那里面好似有着无数的星星在闪烁,他不知道,他是否有勇气告诉她。
  那该死的家伙,怎么能……
  白惜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剑庄,她甚至不知道还有没有回去的必要。可在南宫·凌劝她回药谷的时候,她果断的拒绝了。心中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她必须呆在剑庄。至于为什么,她想,她很快就会知道的。
  


☆、第四十一章 跳崖

  “奴才,叩见王爷。”
  “公公,有理了。”
  “今日杂家奉皇上之命,接蝶彩公主入宫,不知?”
  “小女很快就来了,公公请坐。”
  “来人,给王公公上茶。”
  “谢王爷。”
  “去请郡主出来吧。”拓拨·宏对下人吩咐道。
  “王爷,郡主殿下现在已经是公主了。”
  “呵呵,那是。不过对本王来说,本王的女儿还是本王的女儿,这个还望公公体谅。”拓拨·宏一脸歉意地说道。
  妹的,本王的女儿要去和亲,勉强带个名头,一个屁太监也敢叫我女儿公主?本王的女儿就是郡主!
  拓拨·宏在心里暗骂,他对女儿去和亲这回事,还是有些芥蒂。
  “是是是,王爷说的是。”切,给本公公摆谱。
  “父王。”此时,拓拨·蝶儿一身素衣,来到了大厅。
  啊!
  “公公,公公?”
  拓拨·宏看着完全石化的王公公,心里真是无限自豪,哈哈,我生的女儿就是不一样吧!靓死你们!哼哼!
  ……这个公公也……口水……
  拓拨·蝶儿淡然地看了眼王公公,不在意地走到了她拓拨·宏的身边。
  “王公公!”拓拨·宏有些看不下去了,虽然女儿完全不介意,但一个破太监也敢盯着他女儿看这么久?找死啊!
  “啊?”王公公看到脸色有点发青的拓拨王爷,发觉自己有些失礼地他,不好意思的欠了欠身。“这个,公……郡主殿下,我们现在起身?”
  “有烦王公公在外稍等,本郡主还有话要和父王说。”拓拨·蝶儿说完,就没有再看王公公一眼,反而自顾自地坐了下来。
  “额……那杂家在外面候着。”王公公很讨喜地对着拓拨·蝶儿说着,不过拓拨·蝶儿显然没有要理他的意思。
  待其出去后,拓拨·宏很畅快地笑着,“女儿,你真给为父长脸,你没看到那王公公,明明贴了冷屁股,可是还很开心的样子。太搞笑了,哈哈,哈哈。”
  拓拨·蝶儿白了他一眼,“父王,麻烦你用词斯文点……”
  “那有什么关系,这边又没有外人。”拓拨·宏毫不介意地说道。
  “你想好从哪入手了吗?”突然,拓拨·宏一脸严肃地问道。
  “还没。”拓拨·蝶儿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放心好了,我会有办法的。”知道又要被念叨,她先给出颗定心丸。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当你有了完全的应变能力时,也就有了完美的计划。
  有时候,太过刻意的去追求些什么,反而会错过很多。正是因为她从来都不会去刻意追求,一切在她看来才显得那么清晰。
  如果不是因为慕子楚,她应该更愿意做这个时空的一个看客吧。观察着一切,缺不参与其中。
  “哎!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拓拨·宏无奈地说道。
  一切都没有变,他这个女儿还是有着让人无奈的淡然,漠视。
  但一切真的没有变吗?如果……
  拓拨·宏看着自己唯一的女儿,欲言又止。
  拓拨·蝶儿不是没有看到她父王的表情,但她装作没有看见。“我走了之后,你和额娘也多注意一下。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嗯,你自己多注意点。”
  拓拨·蝶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