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 >

第28部分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第2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嗯,你自己多注意点。”
  拓拨·蝶儿放心地一笑,其实,就算她这冲动的父王真的卷入了什么,她相信她那精明的额娘也能让一切恢复平静。
  有时候,她真觉得很不解,是什么让这样两个人在一起。以她额娘的心性怎么就看上了父王?不过也蛮好玩的,不知道父王到死会不会发现额娘的秘密呢?值得期待呢!
  “好了,我就不和额娘告别了。我很快会回来的。”说完,拓拨·蝶儿不待拓拨·宏的回应,就率先打开了门,“公公,我们走吧。”
  久等多时的王贵自然是飞快地答应,“郡主请。”
  平南王府门口,“你不打算告诉她吗?”罗素站在丈夫旁边,轻声问道。她看着街道的尽头,正好看到隐去的轿子。
  “告诉她能如何?”
  “也许她就不用进宫了。”那个理由已经不在了。
  “你觉得她会吗?”
  “不会。”罗素肯定地回道。
  “那说与不说有什么差别。”
  罗素看着沉默下来的拓拨·宏。这个冲动的男人,终于学会思考了。罗素不觉一阵感慨,她都要开始吃起自己女儿的醋了。
  “我们进去吧。”说完,拓拨·宏就头也不回的进去了。
  看着丈夫的背影,罗素叹了口气。
  你不说她就真的不知道了吗?
  想到已经交到女儿手中的势力,她不觉得有什么会是蝶儿不知道的。但为什么她一点反应也没有,她到底在想些什么?难道,罗素惊觉,不会的。她安慰着自己,这个女儿绝对不会做傻事的。
  然后,事实真是如此吗?
  “公公,让轿子往西北的乐子街去一下。”
  “公主,您要去那干什么,那边都是些……卑贱的人。”乐子街就是个平民窟,算是京城光鲜亮丽外表下的一个阴暗面。王贵自然不愿去那里。
  “去就行了。”拓拨·蝶儿淡淡地说道。虽然很平静的一句话,却给人一种不得不服从的压力。
  虽然不愿意,王贵也只好指挥下人改方向。
  这个蝶彩公主……不一般。
  这是王贵对她下的结论。以往每次见到郡主都是被她的外表所吸引,但一直没有机会说上一句话,但就是这回短暂的接触,让他这个老谋深算的公公瞬间就感到了她的不一般。
  轿子越走越偏,甚至到了连贫民都鲜少出没的地方。
  “停下吧。”
  拓拨·蝶儿下了轿,看了看四周。不错,就这边吧。
  “公主?您这……”王公公不确定地问了声,但还没问完,他只觉得眼见公主的样子开始模糊,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同一时间,那些陪行的轿夫,护卫也咚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拓拨·蝶儿冷冷地看了一眼四周。跃身而去。
  ***************************************
  风吹着,冰玄崖边的风一向很大,即使暖如夏季,这里的风也冷的刺骨。
  拓拨·蝶儿一身白衣,站在了崖边。
  “是这里吗?”她自言自语地说道,忘着山下长年缠绕的云雾,根本看不到谷底。
  “咻咻。”拓拨·蝶儿吹了声口哨,过了一会儿,远远的在西方出现了一个黑点。黑点慢慢放大。
  拓拨·蝶儿看了一眼,竟然毫不犹豫地就跳下了悬崖……
  瞬间冰冷的寒气直击她的脸颊,吹的有些疼。
  垂直降落让她很快就降至了山谷的半山腰。
  此山地势特意,竟然自成循环,与外界完全相隔。越往下越是能感到刺骨的寒气。
  也由于这个寒气,让山壁上竟附上了层薄薄的冰沙,更有些地方结上了层冰,以她飞落的速度,要想瞬间抓住旁边的石壁完全不可能。石壁……太滑了。
  那他又怎么可能抓的住!
  ……就在拓拨·蝶儿接近地面的时候,一只大雕从侧面飞过,托起她的身体。缓缓降落在地上。
  拓拨·蝶儿摸了摸它,“乖!”
  大雕用自己的头在她身上蹭了两下,讨喜的叫了两声。
  说来也奇怪,前世的她虽然很讨动物喜欢。但是却没有这世那么夸张。很小的时候她就能感觉到动物的情感,好像能够明白它们的渴望。和动物在一起的时候,她觉得很开心。
  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在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接触着陌生的人,让她找不到自己的存在。
  直到她养了‘小白’(小白是只白色的老虎,可是十分凶猛的。帅气的不得了。),之后还有袋子(飞鼠)、小貂(闪电貂)还有…。
  她开始找到了自己的归属。至少两世为人,那些动物让她找到了熟悉感。
  所以她和很多动物交了朋友。眼前的‘露露’就是其中之一。
  有多久,自己没有去看看它们了?自己好像还没有把它们介绍给楚。烈应该会很开心的。
  拓拨·蝶儿想着想着,一滴眼泪滑落脸颊。
  嗷呜,露露似乎感觉到主人的悲伤,蹭了蹭她。
  楚,我会找到你的!
  


☆、第四十二章 被雷劈了!

  没有,没有血迹,没有尸体……这是好的兆头嘛?
  拓拨·蝶儿不知道。她只是飞快地在谷内不停的穿梭,将精神力提到最好,不放过一丝可能的地方,但还是没有。
  “慕…子…楚…!”
  “你…在…哪…!”
  拓拨·蝶儿找着找了,失去了所有的冷静,她开始害怕。害怕慕子楚真的死了,害怕她真的找不到他了,害怕……他还活着的感觉,只是她的错觉。
  自她接到月灵的消息至今,两天的时间,她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她知道父王也同样得到了消息,但他害怕她伤心而没有告诉她。
  而她,明明得到了消息,却装作不知道。为什么?她自己有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她是怕吗?怕得到了又失去?
  不!不是的。她有种感觉,他还活着。隐约间,她总能感觉到他的心跳,他的恨。他相信他一定还活着。
  “老天!你给我听好了!”
  “我,拓拨·蝶儿!不是晓,而是拓拨·蝶儿!不准慕子楚死!”
  “如果你让他死了,那么即使你是天,我也会把你拉入凡尘。体会一下何为红尘!”拓拨·蝶儿嘶吼着,好似将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了与天的对战中。
  她已经死过一次了。那即使老天也不再有资格安排她的人生。她认定了慕子楚,那么在她的人生里,慕子楚就决不许比她早死。
  刹那间,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一道闪电毫无征兆地闪过,直直地劈中了离拓拨·蝶儿不远的古树。
  拓拨·蝶儿就静静地站在那,冷冷地看着烧焦的古树,串起的火焰,热量与谷中的寒流相碰撞,在空气中幻化出了一团诡异的光圈。
  拓拨·蝶儿冷冷地看着,“我要慕子楚活着,这是你欠我的。”
  一阵狂风呼来,伴随着呜呜声。好似老天对她的应答。
  拓拨·蝶儿抬头看着天空,灰色的乌云还在不断聚集,汇成了层层黑云。
  轰隆!轰隆!
  数道雷电同时劈下,拓拨·蝶儿没有动,她只是冷眼看着。
  “啊!”
  一道雷电直直的击在了她的身上,在那一刻,拓拨·蝶儿甚至没来得及感受电流带来的麻乱,就直接感到体内的细胞瞬间全部爆裂,然后,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胡乱劈下的雷电把整个山谷搞得野火肆意,拓拨·蝶儿就倒在那。
  久久,她缓缓转醒,起身查看了自己一番,没事……
  她不明白,在那一刻,她真的以为自己会死,可是她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她没有感谢上天,因为正是这个上天玩弄了她的人生。也正是这个上天劈的她。谁会去感谢一个劈了自己的人,就因为他没劈死自己?
  她冷眼看天,“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但是我的意思,你应该很明白了!给我记住!”
  拓拨·蝶儿没有再留恋,坐上露露,飞离了山谷。
  “蝶……蝶……儿”在一个隐秘昏暗的山洞中,一双彤彤有神的眼睛,正看着睡在他草堆上的两个人,其中一个口中还不停的呼喊着一个名字。
  看来,刚才的那个丫头应该就是这家伙念叨个不停的什么慕子楚?
  一丝微光照入了洞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个骨瘦如柴的老人,他的旁边躺着两个人,但洞内太暗了,看不见脸。
  呵呵,感情老头子我现在是老天了?刚才老夫我是不是应该出去好好接受下那小丫头的膜拜呢。好歹要不是老夫我,那丫头的爱人可是死定了。
  老人坏心的想着。
  不过显然他没有想过,要是让拓拨·蝶儿知道她嘶吼了半天,有个老头子明明听见了,却不把慕子楚还给她……
  多半他也该去见阎王爷了。
  不过,这一切也都是后话了,飞出山谷的拓拨·蝶儿是不会知道的了。
  离谷后,拓拨·蝶儿回到了乐子街,倒了一地的公公,侍卫还睡得正香,显然她之前下的药量够足。
  拓拨·蝶儿从袖口中拿出一个长笛,吹了一声,但奇怪的是,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
  但此时,倒在地上的众人开始转醒。
  “咦!怎么……。感觉这脖子……”睡的有点扭到脖子的王贵,刚想说些什么,突然他发现所有人都是这个症状,这下他可慌了。“公主殿下,这,这是怎么了?”
  “您,您没事吧。”
  “没事。”
  “我们入宫吧。”
  “啊!这……怎么已经这个时辰了,我们这是?”
  拓拨·蝶儿看着他,“公公,你是聪明人。”说完,她就自行坐到了轿子里。
  那个眼神……好可怕!
  王贵觉得自己不能呼吸,好像喘一口气,他就会被杀死。
  就在此刻,前世的那个杀手之王,终于展现了她的冷酷,无情。
  慕子楚的失踪,让她彻底爆发了。从这刻起,她会不择手段地去调查那些人,无论是和子楚失踪有关的人,还是和当年追杀他父母有关的人,她一个!一个也不会放过。
  这个世界,欢迎她的到来吧!从这刻起,她不再是一个看客,她会参与其中,让一切随着她而转动!
  ***************************************
  “来人!”
  “属下在。”
  “蝶彩公主还没有消息吗?王公公人呢!”
  “回陛下,王府的人都说几个时辰前公主的软轿就已经出发了。这个……为什么还没到,属下还未打听到。”
  “饭桶!”啪!当今陛下拓拨·轩辕怒拍龙椅,“你们都是怎么办事的?”
  “在京城都能把公主给弄丢了?朕留着你们何用!”
  “来人!”
  “属下在!”
  “给朕把他……”
  “陛下!”负责搜查的官员一阵惊呼,眼看其小命就不保了。
  “宣王进建。”
  嗯?怎么这个时候回来?拓拨·轩辕略感疑惑。
  “宣。”
  本该被拖下去的官员,也因此逃过了一劫。
  “参见陛下!”急急忙忙冲进御书房的正是拓拨·允冲。
  “平身。”
  “皇弟怎么这个时候来找朕?”
  “听说蝶儿失踪了?此事当真。”
  拓拨·轩辕未急着回答,示意了下服侍的太监,屏退了众人。
  所有人都出去后,他才说道,“嗯!两个时辰前失去了踪迹。不知道?”
  “陛下放心,蝶儿很懂事,她会知轻重的。”
  一句话,彻底点出了拓拨·轩辕的怀疑。原本就不太好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哼!”
  “希望如此,如此大事怎可儿戏。朕已经许诺契丹王,将蝶彩公主下嫁其为儿媳,这个脸,我们王朝丢不起。”
  “陛下放心,相信五哥也是知道分寸的。”
  “哼,希望如此!”
  宣王看皇帝的脸色越来越不好,就知道他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需要的,就是,“如果真找不到公主,陛下打算如何?”
  “……”
  “那恐怕只好让小公主去了,哎!”拓拨·轩辕真的有些不舍他最疼爱的女儿啊!想到这可能他就越发觉得拓拨·宏可恶,明明自己举荐,临阵怎么又反悔了!在他心里,看来是已经认定是拓拨·宏搞得鬼,不然在天子脚下怎么一队人说没就没了?
  看出陛下的不舍,宣王略微犹豫地说,“让小女去吧。”宣王表情显得十分痛苦,但却有些舍生取义的味道。
  “皇弟!”拓拨·轩辕感到十分意外。
  “陛下,不必多说,公主金躯,怎能下嫁去契丹这种地方。还是让小女去吧。”
  “那……”拓拨·轩辕显得十分犹豫。
  皇帝就是皇帝。拓拨·允冲暗自冷笑,等我掌握了契丹的兵权……到时候。哼,哼。
  “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