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 >

第4部分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第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想念”,慕子楚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可以,必须到此为止,深吸一口气,便打算转身离去。
  “喂,看了人家这么久,就这么走了?”都站这么久了,小闷包一个。
  “有事?”慕子楚淡然的看着拓拨·蝶儿,好似她打扰到他了。
  ……拓拨·蝶儿一阵胸闷,这人怎么就这么变扭,坦白点会死啊。
  “没什么,就是好奇药谷的少主为什么便装邪医,你能告诉我吗?”
  “你!”拓拨·蝶儿从他得眼中看出了危险的信号,不过她并不担心。
  “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
  她到底知道多少?慕子楚不想承认,这个怪丫头真的很奇妙,看似对什么都不上心,但总能说出别人不知道,看出别人看不透的东西,所有的秘密到她面前,好似都能自行解开。虽然时常被她的摸不着头脑的回答弄得哭笑不得,却又不自觉的相信。自己是怎么了,何时他尽变得如此轻信别人了,只是那个别人是“她”,让他放下了戒心?
  拓拨·蝶儿见他不语,便说道,“药庄,药谷,庄内人的武功貌似都不错。”
  拓拨·蝶儿的轻轻一语,让慕子楚豁然开朗,同时感到震惊,琐碎的信息是不少,但敢单凭这些性息就进行这种大胆猜测的人,天下绝对找不出几个,如果再让她呆在自己身边,是不是有一天她就会发现自己的秘密?就会……
  拓拨·蝶儿无视他得凝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想玩什么?”
  “玩?哈,哈,哈。”慕子楚笑着说,“你这么能猜,你猜啊!”
  这人……
  “哈哈,哈。”看着拓拨·蝶儿吃瘪的表情,他倍感有趣。
  “你应该多笑。”边说,拓拨·蝶儿还伸出手,轻抚了下他得脸,“你笑起来很好看。”
  可惜,该死的面具。为什么他总是带着它。她好喜欢他自己的那张脸。
  感觉到她的触碰,慕子楚的笑容僵在了嘴角,他甩开她的手,“麻烦自重,而且你觉得好看的是这张脸吧?”他身子向前微倾,挑起拓拨·蝶儿的下颚,凑近她,充满邪意的一笑。
  同样在笑,但她不爱他现在的笑容,传不到双眼的笑容,太冰冷,太伤感,这样的笑容,不适合他。拓拨·蝶儿没有说话,就静静的看着他。
  他不喜欢她的眼神,好似在为他难过,这些他一点也不需要。“在这不要乱跑,我会让下人给你安排房间。”说完,不带一丝留恋的,甩手而去。
  忽然,他又转过身来,对着拓拨·蝶儿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这里是江湖,不是你该呆的地方,平南王府的”郡主“大人!”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在你自认为我不知道的时候,天下对你的传闻数不甚数,你竟敢不掩面,也不改名的出入江湖,如此没危机感的人,我倒是第一次见。”
  “那你还不是把我这个没危机感的带在了身边?你放不下我,不是吗?”拓拨·蝶儿一眨不眨的看着慕子楚,两人就这样对视着,仿佛忘却了周围的一切,慕子楚忽然回过神来,然后背向拓拨·蝶儿,“你如果妨碍到我的话,我不介意把你抹去的,你最好明白。”说完便大步离开。
  “是吗?”拓拨·蝶儿低声轻诺,眼泪在眼眶中打滚,他知道他听得见,只是没有回答。她看着他的背影,知道看不见为止。
  笨蛋,恐怕早在很早之前就发现了我的身份了吧,如果怕麻烦早就可以甩开我,又何必带着我。你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去,让你将心封的如此厚实。
  拓拨·蝶儿感到心很痛,这一世第一次感到如此痛,只为心疼他。
  其实,拓拨·蝶儿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莫名的对他产生兴趣,莫名的缠着他,莫名的心疼他,莫名的喜欢他,也许……不止是喜欢那么简单。
  “你和楚哥哥什么关系。”
  思绪被一声斥问打断,一转身,是之前看见的那名女子,“你说慕子楚?”
  白惜霞此刻终于看清这女子的容貌了,看着她,她竟然一时忘了回答。天下竟然有如此美的女人,她自认天下应该鲜少有比她美的人,但此刻,她却有一种自惭形愧的感觉,这是人类能有的样貌嘛?
  “姑娘,姑娘?”虽然这种情况见多了,但还真没有一位美女看自己看的呆掉的经历,拓拨·蝶儿不觉好笑。
  “啊!你说什么?”
  “我说你口中的楚哥哥是慕子楚吗?”
  “对。”
  “哦,我和他没什么关系。”
  听她这么一说,刚要松口气的白惜霞,却因下一句话,彻底石化了。
  “但我喜欢他,早晚,我会让他娶我的。”
  ……
  “你,你…。”她,她…。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这么不知羞耻,这么坦然的说出这番话。白惜霞一阵气急,即使像白惜霞这样的江湖儿女都无法如此坦然的承认对一个人的喜欢,何况她……应该不是江湖人吧。
  从她身上,白惜霞完全看不出会武功的迹象,倒是充满了大家闺秀的书香气。
  不可以,你不可以喜欢他。愣了很久,白惜霞终于想起自己该说些什么。但却无法说出口。在这个女人面前,仿佛突然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你也喜欢慕子楚吧!”从眼前女子的神态中,拓拨·蝶儿猜出了个大概。
  “我…。那个……我。”白惜霞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看着眼前女子的眼睛,不自觉的镇定了下来,“是的,我喜欢楚哥哥。”
  “那,我们公平竞争吧,我叫拓拨·蝶儿。”
  “啊,我叫白惜霞。”
  白惜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房间,她脑中只有那个叫拓拨·蝶儿的女人说的话,她该讨厌她的,她要抢她的楚哥哥,但……就是无法去讨厌。
  这,是所谓的人格魅力?白惜霞悲哀的想着。
  ------题外话------
  三更!
  


☆、第五章 一辈子的朋友

  拓拨·蝶儿在白惜霞走后,也被下人引至了客房,不过她只是稍微休息了会儿,便去收集情报了。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药庄是药谷的产业,差不多是近7,8年发展出来的,为药谷提供经济支持。之前见到的白惜霞是药谷谷主白寒衣唯一的孙女,其双亲在其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谷内的人对她一直是疼爱有加。白寒衣对她更是呵护备至,不过可能是考虑到无法将全谷的重担交到她手上,在10多年前,白寒衣收了白子仇做其关门弟子,并让其做了药谷的接班人。没人知道白子仇原先姓什么,叫什么,为什么会突然被谷主收去做了弟子。十多年下来,白寒衣对其视如己出,也是疼爱有加,好似自己的亲孙子。谷内的人也直接称他为少主。
  这些是拓拨·蝶儿暂时能查到的所有,可以说没人知道白子仇在成为药谷少主之前的一切。他就好似一个迷,让她越来越有兴趣去解了。
  不过目前她最感兴趣的倒不是白子仇的过去,而是……
  他是慕子楚,还是白子仇?白子仇是不是慕子楚?或者他谁都不是,那他又是谁?
  一下午的时间,让拓拨·蝶儿思考了很多,一遍又一遍地整理自从她遇到慕子楚之后的点滴。
  邪医的名字天下皆知,从他对药的运用,他必定是邪医没错。那么他就一定是慕子楚。而从刚才那位韩叔的言行看,他显然和慕子楚很熟,样子可以易容,但相互间的情感是模仿不了的。那他应该也的确就是白子仇。
  药谷少主?邪医?这两个身份在名声,地位上的确相差胜远,但在本质上两者并无太大的差别。只是谁会想到他们尽然是同一个人呢。
  这个结论的得出只是让拓拨·蝶儿掉入了更大的谜团,有谁会从小就带人皮面具?他一定是从小带,不然他不用特意换好面具再进庄。原因只有一个,谷内的人只认得那张脸。
  思绪飞速旋转,拓拨·蝶儿非常有种把他抓过来严加拷问一番的冲动,这人怎么可以活的这么累,让她光猜测各种可能都觉得累,但他却能在角色间自由切换。为什么要掩去那张脸,她不相信是为了少点纠缠,虽然估计如果他真以真面目示人,惹来的蝴蝶绝不比飞在她身边的苍蝇少。拓拨·蝶儿不觉暗笑。
  咚咚咚,“拓拨姑娘,晚膳的时间到了。”
  “嗯,我知道了,过会儿就去。”算了,一时半会儿看来是想不透了,太容易就没有乐趣了。呵呵,慕子楚,我对你真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来到大厅,见到只有白惜霞和韩叔在坐,拓拨·蝶儿蝶儿略感疑惑。
  韩岩看少小姐和蝶儿姑娘都不自主的张望着,不禁调侃的说道,“少主说他有事,就不和大家一起用膳了。”
  白惜霞一听,顿时感到十分失望,难得有机会见到楚哥哥的,还不能一起吃饭,太让人失望了。
  拓拨·蝶儿则慧心一笑,那个人这是在和她保持距离吗?
  韩岩看着两女的反应,不知道为什么较于他看着长大的少小姐,他就是觉得这个叫蝶儿的姑娘更适合少主,虽然少小姐也很不错。但和少主在一起,就有些过于孩子气了。反而是蝶儿姑娘的气质和少主很配呢!
  “大家快动筷吧,菜凉了不好。”韩岩示意大家用膳。
  “嗯。”拓拨·蝶儿回应道。
  “拓拨姑娘,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鄙庄的少小结,白……”未待韩岩说完。
  “韩叔叔,我们见过了。”白惜霞打断了他的话,对拓拨·蝶儿说道,“不知今天的菜色,拓拨姑娘还满意?”
  “嗯,我很喜欢。”
  “那就多吃点,过会儿不知拓拨姑娘有没有兴趣一起去街上逛逛,这边不时会有从西域运来的香料。”白惜霞试探性地建议道。
  “好呀,正好我也想买点东西。”唉,没想到她也有要面对情敌的一天。
  “那就这么说定了。”白惜霞看着拓拨·蝶儿,薇薇一笑。
  眼见两女要一同出去,总觉不妥的韩岩立马提议,“我找几个下人陪着去吧。”
  “不用了,韩叔叔,你害怕有人敢来欺负我们吗?”白惜霞略显俏皮的对韩岩眨了眨眼。
  “这……”虽然小姐鲜少离开药谷,但她身上藏的宝贝可不少,要欺负她?有点难度……韩岩略微想了想,说道,“那你们多当心。”
  一顿晚膳在还算和平的气氛下结束了。饭后,韩岩接着去处理少主交代的事情,而拓拨·蝶儿与白惜霞在稍作休息后就出了药庄。
  *****************************
  白惜霞和拓拨·蝶儿走在街上,四周到处都显露出繁华的景象,不愧是在江南一带享有盛名的周庄。但显然两人都个怀心事,一点也没有融入周围人的喜悦中。
  虹儿跟在后头,看了看拓拨·蝶儿,她至今都不能相信尽然有人比小姐更美,虽然感觉她应该为人不坏,但虹儿决定自己要讨厌她,这完全出于护主心态,她有预感,少主会被抢走。
  “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白惜霞首先打破了沉默。
  拓拨·蝶儿了然地回答道,“嗯,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吧。”
  “好,那就前面的一品轩吧。”说完,她转头对虹儿说道,“你自己四处逛逛吧,不要跟着了。”
  “可是,小姐……”
  “就这么决定了,两个时辰后,我们在西陵桥碰头吧。”
  “是,遵命。”虹儿无奈,走之前她还看了拓拨·蝶儿一眼。
  “我们走吧。”白惜霞率先向一品轩走去,拓拨·蝶儿好笑的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这丫头,其实人蛮好的,也许我们会成为好朋友吧。拓拨·蝶儿很早就看出,白惜霞不是个有心机的人,她就如她的姓氏,好似一张白纸。
  坐在一品轩的雅阁里,看着白惜霞纠结的表情,拓拨·蝶儿率先开口,“有什么就说吧。”
  “我……”白惜霞深吸了一口气,“我不会让你抢走他的。”
  “我不需要抢,”拓拨·蝶儿说道,“他本来就属于我。”
  “你凭什么这么说,”白惜霞猛地站了起来,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自信满满的女子。
  “凭我的直觉。”
  ……
  “哈,哈哈,你知道吗?我也有直觉,我相信楚哥哥是我的,他才不会喜欢你。”
  “哦?”拓拨·蝶儿直直的看着白惜霞。
  白惜霞被她看的难受,有点小心慌,“当然。”她用力的说道。
  “那我们比试一下如何。看看你口中的楚哥哥到底喜欢谁。”
  “怎么比?”白惜霞有点不确定,不,不会的,她需要有信心,她和楚哥哥相处了10年,整整10年!
  “你应该听过,如果一个人真的爱你,你就可以轻易的挑起他的喜、怒、哀、乐。”
  “是又如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