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 >

第5部分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第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应该听过,如果一个人真的爱你,你就可以轻易的挑起他的喜、怒、哀、乐。”
  “是又如何?”白惜霞不解。
  “我们就比谁有本事成为拨动他”情“弦的人。”
  白惜霞的潜意识告诉她不要比,这不会是一个好主意。
  见她有些犹豫,拓拨·蝶儿又说道,“如果你连牵动一个你喜欢的人情绪都做不到,你如何能说:他爱的是你。”
  “还是……你怕输?”拓拨·蝶儿淡淡地表达着自己的看法。
  “谁说的,比就比。”
  上钩了!拓拨·蝶儿暗笑。
  “正好三日后,正逢楚哥哥的诞辰,我们就以那天为限。”白惜霞一股脑地把这些都说了出来,说完还能清晰的听到那骤然狂跳的心跳声。
  “那就一言为定。请!”拓拨·蝶儿端起桌上的茶杯说道。
  “好。”白惜霞也端起了茶杯,与拓拨·蝶儿对视,不自觉得,两个人都笑了。是啊!这样的比试恐怕很有可能被载入史书呢,真亏了她们敢比。
  “你。”看着拓拨·蝶儿,白惜霞顿了顿。
  “我们做朋友吧。”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哈,哈哈……你这人真有趣。”白惜霞笑地有点喘不过气。
  “你不也是?”拓拨·蝶儿不客气地回评了一句。
  “喂,你?好像不太一样了?”白惜霞看着拓拨·蝶儿,不太确定地说着。
  此刻拓拨·蝶儿的笑容有着让一切黯然失色的绚丽。虽然之前那优雅脱俗的笑容也美的非凡尘之物,可此刻的却更让人感到亲近。
  “你是我的朋友。”拓拨·蝶儿看着白惜霞,真诚地说道。
  感动,是白惜霞唯一的感觉。一直生活在谷里的她,至今也没几个朋友,能交到这样一个朋友,反而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有言在先,无论比试结果如何,我们都还是朋友,一辈子的朋友!”拓拨·蝶儿特别强调了下,是一辈子。
  “嗯!一辈子的朋友!”
  两人相视而笑。
  “呵呵,你输了不会哭鼻子吧?因为我一定会赢哦!”拓拨·蝶儿靠近白惜霞俏皮地眨了下眼睛。
  ……“一边去,我会输?才怪!哼!”白惜霞算是发现了,自己新交的朋友哪里是仙子啊,明明就是个小魔女嘛,这不?已经开始打击她了。失误了……
  


☆、第六章 比谁更腹黑?

  慕子楚刚与韩岩讨论完事,在回房的途中,途径拓拨·蝶儿暂住的别院,不知不觉就走了进去。
  此时已逢子夜,看着依旧灯火通明的房间,他皱了皱眉,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刚伸出手想敲门,想了想,还是算了。
  此时,门唰地一声打开了。
  慕子楚一愣,淡淡地说道,“很晚了!”然后打算转身离去。
  怎么每次都这样!慕子楚有些自恼。有种小辫子被捉住的感觉。
  “今天月色很美,陪我走走?”拓拨·蝶儿说完就一把拉上慕子楚往花园走去。
  慕子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抗议,被她拉着,就缓缓地走了起来。一路上,拓拨·蝶儿一句话也没有说,慕子楚也是如此。只是静静地走着。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人的一生,最渴望的莫过于一个能与自己牵着手,散散步的人,不是吗?
  拓拨·蝶儿看着天上的繁星,拉着慕子楚的手紧了紧。嘴角洋溢着一种幸福的微笑。
  似明白她的心思般,慕子楚看着她的侧脸,嘴角也有了一丝的弧度。
  多久了?多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慕子楚自问。
  是的!自从……
  慕子楚猛然抽出了自己的手,拓拨·蝶儿刹然地看着空空的掌心,其中明明还存留着一丝温度……
  “有什么就说吧。”又是那种语调,没有一丝温度。
  拓拨·蝶儿不在意地一笑,这个人以为她没看见嘛?明明感到了幸福,为什么要隔绝它;明明已经开始在乎,为什么非要故作冷漠。
  难道他不知道,他的那些冷漠,无情,对她丝毫不起作用吗?对他,她已经了解的够多了,也许更胜他对他自己的了解。
  这个男人,真是变扭的可爱。
  哈哈,拓拨·蝶儿暗自偷笑。
  “没事,就不能找你走走吗?”
  “不行。”
  “你知不知道,你的话很伤人?”
  “不想听,你可以不用找我。”
  唉!
  拓拨·蝶儿拉过慕子楚的手,“那就有事好了,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再次抽出自己的手,慕子楚问道,“什么。”
  “你喜欢白惜霞吗?”拓拨·蝶儿直接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问题。
  ……怎么扯到了那个丫头?她是不是听到了什么,误会了什么?慕子楚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喜欢。”
  这样就可以结束了吧!慕子楚故意忽略心中的那一阵痛。
  以后他应该就能摆脱她的“纠缠”了吧。
  以后……
  “哦。”拓拨·蝶儿不在意的反映让慕子楚一挑眉,就这样?
  “那你喜欢我吗?”
  慕子楚决定一次性让她死心,“不……”
  未待其说完,拓拨·蝶儿吻上了他的唇。
  慕子楚脑中瞬间一片空白,唯一能感到的只有那份柔软,唇上传来的越发浓烈的甜美,触动了他所有的神经。“该死。”
  慕子楚将拓拨·蝶儿扯进怀里,唇印在她的唇上,吮吸着,不断加深着这个吻……
  *****************************
  “没通知拓拨姑娘来用早膳吗?”慕子楚向下人询问道。
  这个丫头不是现在才开始觉得不好意思吧。
  昨天她好像还放话说有她喜欢自己是自己的福气来着。什么两世的心还他这颗石头心,自己赚到了。虽然他有些跟不上她那怪异的思路,不过、想到她昨晚红着双颊,不知所措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想把她再次拉入怀里。
  少主在想什么呢……韩岩坐在一旁,看着问话问道一半就开始走神的少主,一阵疑惑。
  “回少主,拓拨姑娘说她有点事先出去了,不用等她早膳,可能中午也不回来。”下人回答道。
  “嗯,知道了,下去吧。”
  她搞什么?
  “对了,楚哥哥,下午陪我出去走走吧。”看出苗头不对的白惜霞,急忙说道。不知道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蝶儿那家伙又干了什么,不行,她一定要抢回主动权,白惜霞想着。
  “让韩叔陪你去吧,下午我还有点事。”
  “不嘛,就要你陪,就一会儿,嗯?”
  ……怎么惜霞这丫头怪怪的?
  “嗯,好吧。”
  “楚哥哥最好了。”白惜霞开心地一笑。
  人是骗出去了,接下来就看……正在努力扒饭的韩叔,感到一道视线射来,一阵寒意起。
  呵呵,就看你的了,韩叔。
  *****************************
  “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说话的正是陪着白惜霞瞎逛了一天的慕子楚。
  “啊,可是我还想再逛逛。对了!听说前面有位阿婆做的年糕超好吃,我们去吃吃看吧。”开玩笑,这么快回去,也不知道虹儿那丫头得手了没有。
  “你今天怎么没有带着虹儿?”始终觉得不对劲的慕子楚问道。
  “她……她说有点不舒服,我就没让她跟来。”
  “快走把,听说买的人很多的。”白惜霞心虚地拉着慕子楚就走,深怕在说几句就要露馅了。
  慕子楚虽然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不过想想这丫头也干不了什么,也就无所谓了。要是蝶儿那家伙……呵呵,那就不好说了。
  不过,这回倒是他预计错了。
  酉时十分,白惜霞和慕子楚才回到了药庄。正好看到虹儿鬼鬼祟祟躲了起来,白惜霞看出她楚哥哥面色有异,急忙抢问道,“身体好些了吗?”
  “啊,好多了,刚刚去厨房拿了些吃的。那个,不小心把手绢掉了,正……正在找。”
  “嗯,那我们先走了,你也快去休息吧。”
  “是,小姐。”
  “楚哥哥,我们走吧。”白惜霞用她觉得最正常不过的笑容,勾着慕子楚就想离开。
  不过慕子楚没有动。
  “怎么了?”
  看着白惜霞心虚的笑容,慕子楚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就在白惜霞被看的,不知所措的时候,慕子楚走到了虹儿面前。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其提起。
  “啊!”
  “楚哥哥!”白惜霞跑过去,试图让慕子楚把手放下。
  “咳,咳咳,少……少主。”虹儿紧紧抓着慕子楚的手,挣扎着。
  “过来!”慕子楚呵道。
  一道金光闪过,就见一个金色挪动的东西,趴在了慕子楚的手背上。
  “你以为藏起来了蛊王,我会不发现?”
  “楚哥哥,你放开虹儿,她要喘不过气了!”白惜霞急了。
  慕子楚冷冷地看着白惜霞,“你在玩什么?”
  “我……”
  “你先把虹儿放下来。求你了!”此刻虹儿已经面色发青,无力挣扎了。
  慕子楚冷眼看了白惜霞一眼,手松开了虹儿。
  白惜霞迅速地接住了她,没让她倒在地上。
  “说吧。”
  “我……我只是看你那么宝贝那只蛊,想拿来玩玩嘛。”白惜霞委屈地说道。
  “哼!”
  “我说过,乱闯我的药房,无论谁都是死!”慕子楚面无表情地说道。
  “把虹儿交给韩叔,他会处理。”
  “不要!”
  “是我让虹儿去的,不关她的事,你要处罚就处罚我!”白惜霞死死地盯着慕子楚,她不能让虹儿因为她而去死。
  “小……小姐。”虹儿听着白惜霞的话,感到无比温暖。
  “少主,小姐只是看你陪这些蛊的时间比陪她的时间还多,才会……”
  慕子楚看着在他面前地两个人,转身离去。
  看着他离开,刚松了口气的两个人,就听到。
  “再让我看到你们中的任何一个出现在我药房20尺以内,你们就都给我回药谷。”
  听到慕子楚的话,白惜霞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小姐,少主还是很在乎你的。”
  “呵呵,也不看看我是谁。”白惜霞自信地一笑。
  从来没有人能违反了楚哥哥的命令而活下来的,他的私人药房是药庄的禁区,在药谷也是如此。但今天他能破例放过虹儿,就说明在他心目中,她白惜霞绝对有着很高的地位。
  呵呵,蝶儿,我看你怎么赢我。
  白惜霞开心地笑着,虽然这回的计划出了点意外,差点害了虹儿,让她很过意不去,不过事实证明,楚哥哥一定是喜欢她的。
  晚上,当拓拨·蝶儿看到黑这个脸的某人,以及十分挑衅地给了她一眼,然后又有些怕怕地白惜霞的时候,她就什么都明白了。
  不错嘛,下手蛮快的。拓拨·蝶儿以眼神向白惜霞传递了下消息。
  那是!白惜霞沾沾自喜起来。
  就在两个人互相眉来眼去的时候,殊不知这一切都看在了某人的眼里。
  敢拿我做赌注?我倒要看看你们打算怎么玩,我一定奉陪到底,让你们永生难忘!
  ……拓拨姑娘,少小姐……原谅我吧。韩岩惭愧地低着头。
  我也是迫于无奈。
  其实,在虹儿身上探到蛊王的味道的时候,慕子楚就猜到韩叔肯定参与了此事。知道蛊王在哪的也就韩叔了,如果不是他泄密,以惜霞的能力根本找不到。所以事发后,慕子楚立马找到了韩叔,韩叔也就很没骨气地全盘托出了。
  看着毫不知情,还暗自打算给少主下套的少小姐和拓拨姑娘,韩岩真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她们。
  不过少主也太不好了,竟然装傻,果然邪恶!呵呵,还蛮对得起邪医这称号的。
  韩岩忍着笑意,看着打算扮猪吃老虎的慕子楚,真是各种感叹啊!
  两位姑娘,你们自求多福咯!
  ------题外话------
  笔记本电脑就是不靠谱…更新一个servicepack还失败,还原设备搞了1个多钟头,吓死我了…。还好没有耽误更新!
  


☆、第七章 夜游青楼

  “对了,吃完晚膳,我们出去逛逛吧。”拓拨·蝶儿提议道。
  “我和楚哥哥今天逛了一天了,晚上就不去了,要不我让几个下人陪你去吧。”呵呵,想拐走楚哥哥,门都没有!
  “这样啊。”看了看慕子楚和笑的很贼的白惜霞,拓拨·蝶儿故作遗憾地叹了口气,“好吧,那我一个人去了。”略微有些迟疑,她又说道,“听说,江南的杏花阁是出了名的好,本来还想邀请你们一起去的,现在么……”,拓拨·蝶儿说道,“只好我自己去了。”
  “杏花阁?”白惜霞觉得这名字还蛮耳熟的。
  她一时反应不过来,不代表慕子楚也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