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冬至公子by寻时 >

第10部分

冬至公子by寻时-第10部分

小说: 冬至公子by寻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回皇上,我就是冬至。”我不敢看李渊的脸。原来真的是很有压力呢!我暗想,果然很有皇帝的威严。

  “朕还以为应是一个成年男子呢,毕竟能下赢那盘棋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李渊说。

  棋?什么棋?我抬头看向李渊,好奇的想。只看见一旁的李建成露出恍然的神情。

  “父皇,您真为皇儿的杂事……”

  “什么杂事。”李渊挥挥手,“只不过是在”鬼节“当天帮你找了一个对手罢了,以后朕就不怕与你对弈总是输了。”李渊哈哈大笑。脸上有小孩子的得意。将刚才他给我的距离感拉进了一点。让他看起来像一个有威严的普通中年人。

  “冬至。”李渊笑眯眯的叫我。

  “是。”

  “你知道为什么朕要叫你进宫吗?”

  “冬至不知。”我回答。看见站在李世民身后的长孙无忌朝我皱了皱眉。我想他是在说我在跟李渊说话的时候,没有自称“草民”之类的吧?

  可是。我暗自里皱鼻,叫我这样说话会很辛苦的,才不要!反正我是小孩子应该没关系的吧?再说李渊也不像是那么小气的皇帝啊?

  “是这样的。”李渊对我们解释。“你们都知道建成对围棋很着迷,再过不久就是他的生辰,朕就在想要送建成什么呢?突然想到建成一直在感叹没有对手,就乘”鬼节“那天在市集上设了个局。就这样帮建成找到个一棋友。”李渊哈哈大笑,像是很为自己得意的样子。

  “所以,冬至,你可以后可要和建成好好相处哦。”李渊对我说。

  “啊?”我不知道怎样回答他。看了眼站在他身后的李世民一眼。只见他笑得不动声色。脸上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情绪。

  “怎么?”李渊瞄了眼自己身后的李世民,淡淡的说,“世民,朕向你讨个人,你不会不给吧?”

  “世民不敢。”李世民弯身,头也不敢抬的说。“冬至得到父皇的赏识是冬至的荣幸,世民也为冬至感到高兴。既然父皇这样说,就按父皇的意思办好了。”

  怎么会这样!?我看着在李渊面前头也不敢抬的李世民。心里有一股愤怒。不知是为自己,还是为他。

  “父皇。”李建成开口说。“您大可不用将冬至赐于我。只需每日让冬至到我府中既可。”

  “也好。”李渊点点头,看向李建成时又是笑笑的,和面对李世民时的态度完全不同。

  “谢父皇。”李建成说。

  接下来的事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只是一直不停的看着李世民。看着他在他父皇面前那样笑着,拘谨不自然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在面对他的父亲。

  让我为他感到好悲哀。

  为什么李渊要这样对李世民啊?我恍惚着带着这个疑问跟李世民回到王府。

  马车停在秦王府,李世民笑着起身。

  我一把抓住他。他回过头来看着我,笑。“冬至?”

  “你……”我开口,发现自己的嗓子异常的沙哑。“你不要这样笑了。”

  “什么?”他笑。“我这样有什么不好吗?”

  “你……”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要是想哭的话就哭好了。”

  “什么?哭?”李世民失笑。“我为什么要哭?”

  “王爷?”外面的仆人叫了一声。奇怪为什么王爷还不下车。

  我和李世民对视着,没有理外面的叫唤。

  “李世民。”我不好意思看他,拉着他的衣袍。瞥眼看着别处,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你这样看得我好难受。所以……你要是想要对我说什么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

  “……”他安静着,没有说话。

  “喂喂!这是我安慰人的极限了哦。”我回头,来不及抬头就被他抱住。

  “喂!你干嘛?”我有些无措。

  他抱着我,没有说话。

  我安静下来。发现李世民在微微的发抖。不会是啊哭吧?我抠了抠嘴角。有些不好意思。

  我没见过男孩子哭啊……怎么办?我不会安慰人的……

  “你啊……”李世民的声音在我头上响起,异常沙哑。“你啊……”

  “什么?你说太小声了,我听不清也。”我抬头想看他。但这时他却突然放开我。走下马车。

  只剩我一个人坐在上面。身上,还有李世民身上的檀香。

  久久不散。


 第二十一章



  从那天起,我很少看见李世民。每次远远的看见他,都下意识的避开。为什么呢?可能是有些尴尬吧?

  “哎。”我叹气,为自己的胆小。

  “你在烦恼什么吗?”温柔的声音。

  “恩?”我抬头,是李建成。

  我现在东宫陪他下棋。

  “没有啊。”我无精打采的回答。几天的接触让我知道李建成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也很亲切,是个很好的太子。只是外人知道更多的是李世民,而他的才智被掩掉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喜欢这样的他。但是,一想到不久不知后会发生的事心里不知是什么感觉。

  我不觉得是谁对谁错。也不认为谁不够好。但是历史的进程却偏偏走到了那一步。而知道会发生一切的我根本就什么也做不了。只是在站一旁看着。

  早知是这样,我宁愿自己从头到尾也不要认识李建成。这样,我可以心安一些,可以在以后面对的时候坦然一些。

  但是,一切已太迟。我被推到了这个舞台上,除非一方落败,不然永远不能落下帷幕。

  现在的我,一点也不再为我知晓以后会发生什么而感到沾沾自喜了。因为知道一切,却又什么也不能做,不敢做,做不了的感觉是这样的难受。

  我被琐在那里,不得不看着他们在我面前做出了断。

  “你很心不在焉。”李建成笑,拈起一子,放下。

  “没有啊。”我还是懒洋洋的样子和他对弈。随手胡乱放了一子在棋盘上。

  “……”李建成看了我一眼。将棋盘一推。“不下了。”

  “咦?”我看着他。“为什么?”

  “因为你不专心啊。”李建成喝了口茶。脸上还是笑笑的,没有一点不高兴的样子。

  “那……不下了?”我看着他。询问。

  “恩,不下了。”

  “好吧,那我走了。”我收好棋子,快步的走出凉亭。

  “冬至。”李建成叫住我。我回头看着还坐在亭里一动不动的他。

  “你陪我四处走走吧。”李建成笑着对我说。脸上还是无害的笑,但眼里是不容拒绝。

  “……好吧。”我看着他的眼睛说。

  你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能拒绝吗?

  和李建成坐着马车刚出了皇城,就见他叫人停车。我疑惑的看着他。只见他笑了笑说。“我们步行。”

  那笑有些像李世民。邪邪的。

  喂喂。从这里走到大街上可是有很长一段路的,你不怕累我还嫌路长呢!

  但是太子殿下有兴致,我这个小小人也只有陪着了。

  没想到着一走就走到了跃马桥上。我微喘着气跟在李建成后面。

  “我说太……”

  “嘘……”李建成转过身将食指放在唇上,示意我禁声,然后笑着对我说。“叫我建成,冬至。”

  “啊?”不太好吧?

  李建成走到我的面前俯身看我,“建成。”

  “恩……建……”我张张嘴,有些叫不出口。

  “建成。”李建成看着我说。

  “建成……兄。”我加了个字。

  李建成笑,站直了身子。“走吧,陪我去别处看看。”

  “啊?哦。”我有些沮丧的底着头跟在李建成后面磨蹭着。

  还要逛啊?不要了吧。

  咦?我挺直了背。好像有有在看我。我看向一边。

  街对面停了一辆马车,车帘半掀。我看见里面的人正笑着看我。但眼里满是冰霜。

  李世民。我动了动嘴,没有叫出声。

  他为什么这样看我?我……做错了什么吗?是不是因为我和李建成在一起?

  我心里涌起一股心虚的感觉。好像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可是,李渊叫我陪李建成下棋的事,他不是也赞成了吗?为什么生气?我不懂。

  “冬至?”李建成叫我。

  “哦。”我应了一声,跟了上去。背上一直跟着那股视线。

  “我回来了……”

  “公子。”是拓拔寒。

  “恩……”

  “公子要用膳吗?”

  “不用了,我在外面吃过了。拓拔寒你下去歇着吧。”

  “是。”

  拓拔寒转身离开,我一身酸软地推开门。房里一片黑暗。

  这李建成真能逛,一直逛到天黑尽了才放人。我笑着要了摇头,关上房门。

  不知道是怎么了。我的肚子有点痛。我摸了摸肚子,正想躺到床上。

  “哇!”我跳了起来。指着坐在我床边的李世民。“妖魔!你干嘛啊!想吓死人啊!?”

  这李世民,连灯也不点的坐在我床边,不知道在这里待了多久了。

  “回来了?”李世民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开心吗?恩?”

  “喂!我推推他。”我现在很累也。你有话明天说好不好?“

  天!肚子越来越痛了。不会是吃坏了东西了吧?

  李世民看着我。不动不语。

  “喂。”我又想推他,我肚子痛得没什么耐性。脾气也不好。

  李世民一把抓住我的手,紧紧的。

  “好痛,李世民,你干嘛!?”我眯了眯眼,这样的他让我害怕,突然意识到他是个男人。

  “呀!”我叫了一声。被他拉进怀里。“李世民!”

  “冬至……”他的声音在我的耳边,沉沉的,像是在隐忍。“冬至……”

  “……”我不敢动,也不敢说话,怕自己的一个小小的举动就引起他的压制。

  “冬至……”他叫着我,一声又一声。

  拓拔寒!我在心里叫着。你死那去了!?

  “冬至……”李世民还是那样叫着。“你为什么……”

  没有说完这句话的李世民突然丢下我大步走了出去。步伐急促得像是背后有鬼在追一样。

  “得救了……”我喃喃自语,擦了把冷汗,这李世民,今天吃错药了!?

  “好痛哦……拓拔寒……”我小小声叫着,卷缩在床上昏睡过去。
                        第二十二章



  “哇啊啊啊啊!”清晨,尖叫声从我的房间传出。

  “公子!”破门而入的拓拔寒脸上有一点点紧张。

  “不要过来。”我吼向站在我床边,差一点就掀开幔帐的拓拔寒。

  呼!还好。我在心里呼了口气,差一点点……

  “我没事拓拔寒。”我坐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只是……只是做了一个恶梦。拓拔寒,你去叫我姐姐来。”

  拓拔寒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转身离开了。

  “我的天……好险……”我瘫坐在床上,看着床上的点点红。

  怪不得昨天肚子痛死了,原来……

  我抚了下额,有一种头痛的感觉。

  “冬至。”

  是姐姐的声音,我抬头,隔着幔帐可怜兮兮的叫。”姐姐……”

  “怎么了冬至?”姐姐掀开幔帐,关切的坐在床边,抚着我的发。”做恶梦了吗?不怕不怕呵,有姐姐在,姐姐保护你。”

  “姐姐……”我刚想开口,就看见屋里除了姐姐外,还有拓拔寒,寸儿,以及那两个保护姐姐的昆仑奴。

  “你们都出去。走远一点。”我对他们说。”都出去,寸儿,你去守着门口。不许任何人靠近。”我记得拓拔寒的武功很好。上次和长孙无垢游河发生的事我还记得。

  门关上了。屋里就只剩了我和姐姐。

  “冬至,他们都出去了。”姐姐对我说。”你要跟姐姐说什么?说吧?”

  “姐姐。”我有些不好启齿。只好掀开棉被。微红着脸。”你看。”

  “啊。”姐姐的表情从最初的一点惊讶变成好笑,”冬至,这证明你长大了,是个大人了。”姐姐笑眯眯的。

  我知道……这些知识我比你知道好不好啊……我有些无力的看着姐姐。

  “姐姐……我是想问,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我一想到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一些女生所特有的特征也会一一显现出来。到时,我该怎么办?

  “冬至。”姐姐皱皱眉,”我一直就想跟你说这件事了,你还要办成男孩子吗?”

  "姐姐。”我说。”我现在这样也很好,而且,你不是知道我为什么办成男生不是?”

  “恩。”姐姐点点头。”当初你办成男孩子,不让人看见你的长相,是怕如果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