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冬至公子by寻时 >

第11部分

冬至公子by寻时-第11部分

小说: 冬至公子by寻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恩。”姐姐点点头。”当初你办成男孩子,不让人看见你的长相,是怕如果王世充落败时我们会受到不必要的牵连,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也可以办会原来的样子带我逃脱。但是冬至,王世充已经死了,而且,现在的你是李大哥身边的谋臣。你所担心的事不会发生的。”

  “姐姐,你认为李世民在知道我是女孩子的时候,还会将我们保护在他的势力范围下吗?”我问姐姐,看见姐姐愣了一下。我再说”而且,现在皇上也知道了有冬至这样一个人,你认为他在知道我是女孩子的时候,不会判我一个欺君之罪?”

  “那……我们怎么办?”姐姐一脸慌乱。

  “别怕姐姐,只要我们小心点就不会有事。”我安慰着姐姐。”但是,我们最后是一定会离开的。”我看着姐姐的眼睛。

  怎样告诉姐姐,也是希望姐姐不要再对李世民有所期望。

  “恩……姐姐知道的,冬至,你放心。”姐姐笑着,姣好的面容上有一些郁郁寡欢,和无奈。

  “真难受。”我小小声的抱怨着,抬手嗅了嗅自己,就怕自己身上有什么异味。

  “公子?”拓拔寒寻问似的看着我。

  “没事。”我笑了笑。和姐姐关在房间里商量后的结果是,每月的这个时候我会去姐姐那儿,和她一起住,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至于我床上的那床被褥,姐姐已经叫寸儿抱去”销毁”掉了。

  从现在开始,我要更加的小心谨慎。我暗暗的对自己说。

  “夫君。”

  是长孙无垢的声音。我下意识的拉着拓拔寒躲在了假山后面。

  “你怎么在这儿?”

  “尉迟将军在书房已等候多时了。”

  “是吗?”

  我偷偷的从假山后面探出头,看见李世民独自一人坐在凉亭里喝酒,而长孙无垢就站在亭外。

  “公子。”

  我回过头去,看见拓拔寒一脸不认同的看着我,似乎不敢苟同我们现在所做的事。

  我凑到他的耳边低语。”我们这样可以知道很多我们想知道的事,何况大丈夫不拘小节,乖乖藏好,不要被他们发现了。”

  说完,我回过头去。不理身后的拓拔寒。

  “夫君有心事?”长孙无垢走进凉亭,坐在李世民的对面。

  “没有。”李世民看了长孙无垢一眼,又为自己的酒杯倒上酒。轻抿着。

  没有才怪!我在假山后面看着李世民。一看就知道是一夜没睡,一直坐在这里喝酒到天明的样子。

  睁着眼睛说瞎话。骗谁啊你!

  “是吗?”长孙无垢笑了笑。体贴的说。”那无垢去和尉迟将军说,你今天……”长孙无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李世民打断了。

  “不。我等一会儿就去。”李世民饮尽杯中残酒。

  “那好吧。”长孙无垢起身对李世民说。”我去叫下人给你准备准备,让你能够沐浴更衣。”缓缓的步下凉亭。长孙无垢停下叫步,头也不回的说。”很多事不是喝酒就可以解决的,凡事无论怎样的痛苦不堪,能彻底解决的办法也只有面对它而已。”

  说完,长孙无垢慢慢的走掉。看似柔弱的背挺得直直的。

  李世民坐在那里。沉默良久。突然捏碎了手中的酒杯。他将头埋进臂弯里,嘴里喃喃自语。

  我对身后的拓拔寒做了个闪人的姿势。偷偷摸摸的离开。

  走出很远后,我才开口问一直默不作声跟在我身后的拓拔寒。

  “拓拔寒,你有听见李世民最后喃喃自语在说什么吗?”

  拓拔寒看我一眼,不说话。

  “喂喂。”我停下来用扇子点了点他的胸膛。”知不知道总要说句话吧?你看我一眼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以为我有读心术。你不说话我就知道了吗?”

  “冬至。”拓拔寒开口。面无表情的对我说。

  “咦?”我,愣在那里。呆呆地看着他说。”拓拔寒,这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也。”没有像以往一样要么就叫我”公子”,要么就叫”冬至公子”。

  “……”拓拔寒继续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喂。”我再用扇子戳戳他。”你还没有告诉我李世民刚才说了什么。”

  “……”

  “……”我张着嘴看着拓拔寒丢下我一个人独自走掉。

  这人…。。怎么这样啊!?

  我独自一人气冲冲的走在回廊上。生着闷气。

  这个拓拔寒!到底谁是主子啊!啊?每次都这样丢下我一人跑掉。昨晚也是,每当真正需要他的时候他总是不见踪影。

  “小鬼!”魔掌不知从那里伸了出来,揉乱我的发。

  “呀!”我怪叫着。一边拯救自己的发一边警告那人。”尉迟敬德!住手啦!”我看到他的身后还站着李世民和长孙无忌。求救的眼神朝李世民看去。

  每次我被尉迟敬德这样欺负的时候,李世民都会站出来帮我的。

  咦?我有些愣了愣。李世民……只是站在那,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和尉迟敬德。眼神木然。

  李世民……我停了手。没有再阻止尉迟敬德对我的虐待。

  “时间不早了。父皇还等着呢。”李世民看着我冷冷的对尉迟敬德说。

  “啊?是。”连一向神经大条的尉迟敬德也察觉了李世民的不对劲。而站在李世民身边的长孙无忌也微眯着眼看着李世民。再回过头来看着我,一脸深思。

  “走吧。”李世民率先转身走掉。像是一刻也不想多待。感觉和昨晚的落荒而逃好像。

  “小鬼,下次再和你玩啊。”尉迟敬德对我说完,跟上前去。

  “……”长孙无忌抚着唇,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也转身走掉。

  “搞什么啊?阴阳怪气的。”我嘀咕着,一边将被尉迟敬德揉乱的发整理好。

  “冬至公子,去东宫的马车已准备好。”一下人对我说。

  “哦。知道了。”我挥了挥手。再看了一眼李世民走掉的方向。跟着那名下人出了府。

  “真是奇怪……”我皱眉,还是为李世民今天的表现困扰。

  “奇怪什么?”带笑的声音传来。”冬至,这子你下是不下?”

  “啊?’我回过神来看着坐在对面的李建成。这才发现自己拿着那颗棋子悬在棋盘上方很久了。

  “下。当然下了。”我点点头,很肯定的对李建成说。”我下……”我看着棋盘。不看还好,一看之后我简直想要绝倒。这……下的是什么烂棋啊我。已经输了嘛。

  “我……”我尴尬的笑着看着李建成。”这个……”

  “终于看见了?”李建成笑了笑,随即皱了皱眉。”你很不专心哦冬至。是不是二弟出了什么事?”言语见全是关怀之意。

  “啊?”我台头正眼看他,不解。

  “你好歹也是二弟的谋臣,除了为主上的事烦恼外还有其他原因吗?”李建成笑。

  “你怎么知道?难道我脸上都有写吗?”我木木的摸了摸脸。白玉面具还在啊。

  “我猜对了?”李建成笑眯了眼,很高兴。

  “恩。”我老实的点点头。

  “那……”李建成将面前的棋盘一推,一旁的下人就上前将棋子收好。”你愿意告诉我吗?也许我可以帮忙。”

  “呃……”我抠了抠脸。”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啦。”我不太好开口的说。”这几天我觉得李……呃,秦王的态度怪怪的。”

  “态度怪怪的?”李建成好奇的看我,但眼里是疑惑。不解。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怪怪的,反正态度和以前不一样。”

  “是吗?”李建成笑了笑,喝了口下人送上来的茶。”可能是因为李密的事吧。”

  “李密?”我坐直了身子。看着李建成。

  “是啊。昔日瓦岗军的统帅。”李建成笑着。”现在是我朝的慰国公。听说最近他正蠢蠢欲动呢。”

  “咦?’我看着李建成笑容满面的喝茶。

  “冬至是想说我为什么会知道吗?”李建成看见我的样子,将茶杯放在桌上。

  “呃……”我不知道怎样回答,毕竟我是李世民的人马。他这样问我是不是透过我在刺探李世民呢?

  我犹豫着,不知道怎样回话。

  “呵。”李建成笑着,撑着下巴看我。”我这个东宫会知道的事那就表示很多人也知道。当然,也包括二弟在内。所以,冬至你不用顾虑那么多。”

  “啊哈哈……建成兄,你想那里去了,我没有啊。”我打着哈哈。心里却一惊。这李建成,没有他的外表看起来那样无害,但是,一直将一切藏得很好的他为什么要让我看见呢?

  “呵。也是呢。是我多想了。”李建成看我了一会,又笑得风青云淡。似乎刚才我看见的只是我的幻觉而已。

  早早从李建成那儿回来。坐在马车上,我想着刚刚的事。发现自己太天真了。仗着自己的一点小聪明就认为看见了事物的全貌。其实不知那是别人刻意做出来让我看见的。

  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带着姐姐离开这是非之地。我暗暗下定决心。

  想到这儿。我突然不想回去秦王府,叫车夫自己回去,而我独自一人在长安大街上闲逛。


                          第二十三章



  真热闹啊。

  我在街上走着。除了有汉人外,我还看见了日本人,还有红发蓝眼的外国人。原来早在600多年前,中国就这么有魅力吸引了这么多不同国家的人到我们这里来。

  突然觉得很骄傲。我昂了昂下巴,觉得现在走路特别的趾高气昂。

  “呀,小公子,要不要进来坐呀?”好媚的声音。

  我抬头一看,不知不觉中,既走到了花街。

  呀呀!我微张着嘴看着正向我走来的女子。明明是一张好好的脸,偏偏被她涂成了墙壁。最不道德的是她还勾引我这个未成年人。

  呃,当然,从某方面来说,我刚好成熟。

  “小弟弟。”女子站在我面前呵呵的笑着。“呦,看我看傻了吗?来,让姐姐亲亲。”说完,要将我搂进怀里。

  当那张血盆大口就要和我做第一次亲密接触时,一只手从我身后伸过来捂住了我的嘴。那张嘴就亲上了那只手背。

  檀香味在顷刻间将我环绕。

  “抱歉,他是我的。”悦耳的声音从头顶穿来。我看见我面前的女子红了脸。呆呆的看着那人点了点头。之后,我被抱上了马车。

  “呼……好险。”我抚着胸口长长的吐了口气。抬眼看向我的“恩人”。李建成。

  “建成兄,这次要多谢你了,要不是你冬至我就遭殃了。”

  李建成笑着,斜坐在马车上偏着头看我。

  “对了,建成兄。你这是要去那里吗?不如让冬至下去好了。免得耽误你办正事。”我向他眨眨眼。一副你我心知肚明的表情。会来花街。不是找姑娘难道是找人?何况李建成身边连一个妾室也没有。刚开始我还以为他有什么特殊嗜好呢!

  “呵。”李建成笑着,一边擦着手。说。“我是来找你的,追上了你的马车,却只有车夫一个人。想说你不可能在花街,没想到还真找到你了。”

  “哈哈。”我笑着抓抓头,有些尴尬,总不能告诉他我是不知不觉中走到这里来的吧?“对了。建成兄,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的扇子。”他从袖里拿出我的折扇。

  “呀。原来我就将它忘在东宫了,多谢建成兄。”我接过,对他笑了笑,但心里却疑惑着,我每天都要到东宫的,难道就不能明天我去东宫的时候给我吗?

  多此一举。

  “其实。”李建成坐直了身子,看着我。“送扇只是托词而已。我事实上是想要找你。”

  咦咦?什么意思!?我有些愣愣的看着他。

  建成兄,我才说你正常啊!

  “建成兄?”我不由自主的往后面移了移,但这马车地方就这么大,能退到哪儿去?

  “冬至,你知道我是太子吧?”李建成半垂着眼,轻声的说。“身边的人也全是因为我的身份才和我往来的。我常在想,如果我不是太子了,他们是不是马上就会弃我而去?”李建成自嘲的笑了笑。“所有人都羡慕我,但谁又知道我的孤单呢?但是……”李建成抬眼,看着我。

  “冬至,你不一样,你跟那些奉承我的人不一样,你对我是真的,我看见的你是真实的。”

  “冬至……”李建成的眼无比认真的看着我,“我把你当成我的朋友……唯一的。”


                          第二十四章



  “我把你当成我的朋友,……唯一的。”

  我趴在桌上,想起李建成跟我说这话时的眼神。真诚,脆弱。

  “哎……”我叹气,将自己埋进臂弯里。

  “冬至,你又叹气了?”姐姐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发上还有水珠。她刚沐浴完。

  “姐姐。我只是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