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冬至公子by寻时 >

第7部分

冬至公子by寻时-第7部分

小说: 冬至公子by寻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对长孙无垢说。“长孙姐姐,不好意思。扫了你们的兴。”

  “说什么呢。”长孙说“有病就要看,游湖什么时候来都可以。冬至,你进船舱休息好了。”长孙无垢回头又说。“红拂,靠船吧。”

  “是。”

  我对姐姐笑了笑,让她安心。就让拓拔寒将我抱进舱里。

  “呼……”我吐了口气。躺在软榻上感觉好多了。

  “好久不见了。杨妹妹。”从外面传进长孙无垢的声音。像是在跟谁说话。

  “拓拔寒,去瞧瞧是谁?”我闭着眼说。

  “是。”拓拔寒掀帘出去。

  没一会儿,拓拔寒回来。“公子,是齐王妃。”

  “齐王妃?”我睁开眼。

  齐王。李渊的四子李元吉。后来在宣武之变中和李建成一起被李世民杀死。齐王妃,杨氏。听说她以前是长安城里有名的歌舞妓。

  不知道是不是和历史上说的一样美丽?我撑起身向外望。但什么也看不见。

  “拓拔寒,抱我出去。”我叫着拓拔寒。

  “不行。你会吐。”拓拔寒抱着胸。面无表情的说。

  “……”

  “你眼睛瞪出来也没用。”

  “……”

  “装可怜也没用。”

  “拓拔寒!”我咬牙切齿。

  “威胁还是没用。”

  “……”我瞪瞪瞪……随即像焉了的皮球一样。到底谁是主子啊?

  这时,外面隐隐传来声音。我将拓拔寒抛在一边。努力听外面在说什么。

  “……”

  “……”

  听不见!我嘟嘴。

  “长孙姐姐也有这么好的兴致来游河?不如到妹妹船上一聚………”拓拔寒面无表情的说。

  我转头看他。眼睛亮亮的。

  “多谢妹妹的盛情,但船上有一朋友晕船,我们正赶着靠岸。不如下次你我相约同游。好啊。今天就暂且放过姐姐。姐姐慢走。”

  “扑哧!”我捂着嘴,眼睛弯弯的。浑身向抽筋一样不停的抖。

  好……好好笑!他居然面无表情地转诉齐王妃和长孙无垢的话。真是太好笑了。

  “……”拓拔寒看着我。像是我敢笑出声他就会宰了我一样。

  “啊哈,啊哈哈哈哈……”实在忍不住了。我笑地眼泪都笑出来了。长孙无垢她们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在软榻上打滚的我。而拓拔寒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笑声在河面上回荡。久久不息。



                        第十五章



  “喂喂……真生气啦?不要这样小气嘛。我又不是故意的。”

  “……”

  “……好啦,是我不好是我不对,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谅小的我吧?”

  “……”

  秦王府里的人看见一个带着白玉面具的少年追在一个男人的后面。不停的逗着那面无表情的人。偏偏那人理也不理。

  “拓拔寒!”我叫着。他停下来看我一眼。

  “我道歉了哦。你不要再气了啦。真的很好笑嘛。”我想起到时的情景,笑意像泡泡一样冒了上来。

  “……”有人在看见我眼里的笑意后,脸抽搐了一下。头也不回地走掉。这一次没有再时刻停下来等我。

  “喂喂!”我傻眼。

  这男人……怎么这样小气啊!?还比我大整整十一岁咧。比我还小孩子嘛。

  “什么啊。”我坐在栏杆上,有些生闷气。

  “小鬼。”一只手不知从那里伸出来揉乱我的发。

  “谁啊。”我怪叫着。抬眼一看。是尉迟敬德和李世民。旁边还站着一位面如温玉的男子。有一双漂亮的丹凤眼。有些熟悉的样貌让我好奇的多看了几眼。

  “好久不见了。”尉迟敬德看见我好像很高兴。

  “什么好久啊?不就几天而已吗?”我瞄了眼李世民,发现他微微的笑着。

  去!又是这样的假笑。我低头把玩着扇子。

  “啊!冬至,我还没给你介绍过吧?”尉迟敬德拍拍头,对我说。“你猜他是谁?”他只着那温文的男子。

  谁?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他是谁?

  “他就是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就是那个后来上吊的家伙?我再看长孙无忌一眼。看见他正对我微笑着。

  我眯眯眼。好……好讨厌的笑啊。我看了眼一旁的李世民。原来是因为长孙无忌的笑和李世民很像的原因。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我暗自感叹……

  “冬至公子。”长孙无忌冲我笑着。“早就久闻冬至公子的大名了,但没想到你怎么年轻。”

  “过奖。”我笑着摸摸头。

  “长孙。你别看他一副乖巧的样子。他可调皮了。”尉迟敬德又想摸摸我的头。

  喂喂!还来?我正想避过尉迟敬德伸来的魔爪。

  “好了。还有正事呢。”李世民突然开口。

  “差点忘了正事。”尉迟敬德拍手。转过身来对我说。“走吧。我们的小军师。”

  “咦?我?”我指着自己的鼻子问。小军师?我吗?我吗?

  “除了你这里还有谁吗?”尉迟敬德拎着我的衣领一路拖着走。像是在拎小兔一样。

  “喂喂!”我无语。

  “好了,别闹了。敬德。”李世民把我从尉迟敬德手里抢了下来。

  呼!我吐了口气。瞪尉迟敬德一眼。再看了李世民一眼。还是那样微笑着。我打了个冷颤,别开眼,不想看见李世民那假假的笑。

  奇怪?我摸摸头。感觉错了吗?刚才觉得李世民好想是在生气。

  书房里。我斜坐在椅子上。听着长孙无忌低沉悦耳的声音。

  李靖和庞玉现在正驻守在河东,消灭敌军的残余势力。目前,秦王系派的人大多数被留在了长安。大多被安置在空闲的位子上。而得宠的都是太子建成和齐王李元吉的人。李世民明显地被排挤了。

  我叹气,这也是难免的。

  李世民长期在外征战,李渊身边都是太子和齐王的人,难免会说李世民的不是。一次两次还好,一个人两个人说也还好。但久了就让李渊信以为真,认为李世民有用兵自重之嫌。所以当李世民降了王世充。本可乘胜追击消灭残军。才会被急招回京。

  表面上看是封赏。实,却是削其兵权。

  现在的李世民得了不少赏赐,但兵权却被收回了。现在只是空有其名的闲王。可怜李世民系派的一干人马,也是不受李渊重用。全留在长安城内。

  回到长安的李世民,成了一只困虎。

  今天在大街上,齐王的人和李世民的人起了冲突。让李渊知晓后不分青红皂白就将李世民招进宫大骂一顿。办了个管教不严之罪。

  “冬至。”尉迟敬德叫我。长孙无忌和李世民也看着我。

  “恩?什么?”我摸不着头脑。

  “恩什么恩啊。问你话呢!”尉迟敬德从座位上站起来。大步走到我的面前敲了敲我的头。

  “哎。痛。”我护头。嚷嚷着。“还能怎么办?忍着呗。”

  “忍!?”尉迟敬德睁大眼,像是要一口吃了我。“别人都欺上家了我们还忍?”

  “当然要忍啊。不然凭你现在的实力可以绊倒对方吗?”

  “是不行。”尉迟敬德呆呆的说,“但我们不能让人家这样欺负啊!?你出去瞧瞧齐王他们那副小人得势的样子。”

  “敬德!”长孙无忌叫到。阻止他说出更不敬的话。

  “百忍能成精。”我把玩着扇子。邪邪的笑。“当你有了足够的能力时。就将对手一击即溃。”

  当从李世民书房里出来时,已是夕阳斜照。长孙无忌和尉迟敬德没有多停留的出了秦王府。现在是非常时期,要是被太子或齐王的人看见他两从秦王府里出去。一定又会告到李渊的面前,说李世民结党营私。

  我叹口气,觉得自己卷入了一个很大的旋涡里,却办法逃脱。

  “小小年纪叹什么气?”有些轻佻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向起。热热的呼吸喷在我耳轮上。

  “哇啊。”我捂着耳朵跳开。睁大眼看着背后的李世民。还好带了面具。看不出我脸红。

  “你脸红拉?”李世民俯下身和我对视。笑地很……妖魔!

  “没有。”我瞪他。真可恶!欺负小孩!

  “骗人。你脖子都红了。”李世民笑着。

  “……”无话可说。

  “喂!”我叫他。细细地看着他的脸上的表情。“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李世民愣了一下。还是那样笑着。但眼神在开始变冷。

  我忍不住看了看西沉的太阳。恩………太阳要下山了,妖魔鬼怪也要出来了。

  “我一直都很好奇。”李世民的眼里有深思。“为什么你会将我看得这么清楚?是我藏得不够好?”

  “……”我耸耸肩。掏掏耳。弹指。将他刚才的话弹掉。

  “恩?不说话?”李世民眯眼。眼里有异光流动。

  “没什么可说的啊。”我斜眼看他,一脸不将他放在眼里的样子。同一种方式用两次对我无效的。“反正我就是看得出来。”

  “哦?”他挑眉。“这么厉害?”

  “是啊。”我右脚打着拍子。“我饿了啦。你的话问完了吗?问完我就要去吃饭了。”

  “你饿了?”李世民看着我。

  “是啊。早饿了。”

  “那,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李世民拎着我,就像刚才尉迟敬德拎我一样。

  “喂喂!放我下来啦!喂!”


 第十六章



  树林里火光闪耀。周围安静到只有树枝燃烧时的声音。

  “好了没啊?”我吞吞口水。一脸谗相。

  “还没。”李世民的声音懒懒的。跟平时的温文形象差了很多。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好香哦。”

  被李世民这家伙莫名其妙地给带到这树林里。又是叫我捡材又是叫我升火的。他到好,往一旁的树干一靠。笑看着。好不容易把火升了起来。他就不知道跑那里去了。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只山鸡和几尾鱼。

  杀鸡剖鱼。干净利索,轻轻松松。看得我目瞪口呆。

  “好了,可以了。”李世民将烤好的鱼递给我。

  “谢谢。”我双手接过香喷喷的烤鱼。张嘴咬下去。“哇。”我吐吐舌头。“好烫!”

  “你不会慢慢吃吗?”李世民从我手中拿过烤鱼,帮我慢慢的吹凉。

  “吃吧。”

  “啊?哦。”我有些呆呆的接过鱼。一边慢慢的吃,一边偷看他。原来他是个很好的人也。像哥哥一样。

  “你在偷看我。”李世民低着头拨着火堆,头也不抬的说。

  “是啊。”我大方承认。

  他抬头看我一眼,又低下头去。

  “我突然发现你很有哥哥的样子也。”我满嘴烤鱼的说。“你一定是个好哥哥。”

  “是吗?”他笑了笑。

  这笑和以前的笑都不太一样。像是在缅怀过去一样。我想他是想到了齐王和太子他们。一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张了张嘴,又闭上。真是的!我最不会安慰人了。

  “记得小时候我们几兄弟总是要挤在一张床上睡觉。就连大热天也一样。”李世民轻笑着。笑容柔和。

  “大哥以前待我最好。我好武,天天总是动来动去的静不下来。每次闯祸爹要罚我都是大哥出来护我。小弟也很可爱,总是二哥二哥的叫着,跟在我身后。我去哪儿他就去哪儿。就连上个茅房他也要在外面等着。”

  我看着李世民,突然很可怜他。心里为他感到难受。

  “可是……”李世民眯了眯眼。“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呢?我们?好像是自从父皇登基后一切就变了。为什么……。不能像以前一样呢……”李世民看起来好沮丧,明明是笑着的,我却觉得他像是要哭一样。

  “喂……”我张了张嘴。连美味的烤鱼也失去了它的美味。

  “你是不是想安慰我?”李世民低着头问我。火光跳跃,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喂。李世民……你听我说……”我在脑子里思索着我所知道的所有安慰人的话。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只花?不不不……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也不是……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好像也不对……

  我捧着头,努力的想。

  “骗你的。”一旁插出这样一句话。

  等等,等等……我马上就想起来了。

  “我说,我骗你的。”声音大了一点。

  什么?我抬头看他。什么?说了什么?

  “我说,我。骗。你。的。”李世民的脸上又是那种坏坏的笑,好似他刚才真的是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