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103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103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麒麟瞬间哑语,稍稍停顿了一下后,说:“没,没有啊,我只是怕你二人不小心……”

    “没有?哼,没有你会如此劝我不要与她相见?”眸中厉色更甚,祖龙近乎质问道:“她脾气不好,我就好不成?!说,是不是跟她有关!”

    麒麟眸中懊恼之色一闪即逝,然就是那一瞬间,却被祖龙牢牢捉住。

    “果然是她!”祖龙紧蹙的眉峰挤出一道血色凹痕,竟是呵呵笑了起来,“涅槃之火,呵,我早就该想到的。”

    “凤凰一族,元凤,既然龙凤相争许久,那便该想办法让这争斗,停一停了。”英俊的面上笼着一丝挥之不去的阴森,祖龙似是怒到极点,却又带着隐隐的兴奋感,而那轻描淡写的口气便与这裂谷一般,如深渊骇人。

    “元凤来便好,不来,我定要去凤族寻她一寻!”唇边咧开一抹满是恶意的笑容,祖龙漆黑的双眸对上麒麟,那瞬间竟让他有些不自觉的颤抖。

    “祖龙,你听我说……”麒麟刚想说些什么,耳尖却微微一动,而后猛地扭过头,看到了据二人不远处静静站着的施勋。

    那瞬间麒麟的表情竟是带着前所未有的锐利,施勋微微一怔,而后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冲着麒麟摆了摆手。

    “麒麟,你随我同去。”祖龙淡淡道。

    始麒麟闻言身子一抖,由施勋那边转开眼眸,无奈笑道:“我去做什么,元凤向来不太喜欢见到我……”

    祖龙微眯眼眸,嗤之以鼻道:“懦弱!”

    似乎不是第一次被祖龙这般嘲讽,面色泛白的低下头去,始麒麟双唇紧抿,眸色暗淡不清。

    “既然麒麟道友不想去,那带上我可好?”笑眯眯的凑上前去,施勋道:“好歹那具潭边龙尸也是我发现的,我跟去看看,说不定能察看出些什么。”

    说完,施勋又冲着麒麟眨眼示意了一下,比着口型道:“放心,我定会劝阻他的。”

    麒麟双眸微颤,面色苍白的勾了勾双唇。

    祖龙眼眸转向施勋,沉默片刻,咧唇道:“也好,你跟着前去,将你所见全部说出,也好让元凤那家伙再无辩驳!”

    说完,祖龙向麒麟那方瞥去一眼,流露出一股似是恨铁不成钢般的情绪,却在转瞬收回,而后扭头摆尾,快速向上游去。

    施勋转身看向麒麟,沉吟道:“凤族前来东海,我心中总有些不好的预感,麒麟道友你说那元凤,真的会与此事有关么。”

    麒麟低垂的眼眸透着股疲惫,像是精疲力竭,却又勉力道:“只希望此番,元凤没有前来。”

    施勋摇了摇头,而后轻叹口气,伸展着双翅,追随着祖龙离开的方向游去。

第125章 洪荒二一:龙凤争端() 
施勋随祖龙破开海面的那一刹眼前便被漫漫火海所覆盖,东海海面宽阔无比,此时触目所及之地却皆燃着熊熊烈火,海面波澜四起,掀起的浪潮一层高过一层,却未曾将那火焰浇熄分毫,火焰毫无缝隙的燃烧在海水之上,一时间这湛蓝海面竟被那烈火照的通透泛红,诡异而瑰丽。

    数十只凤凰于空中盘旋,看着潜伏于海水中无法探出头来的龙族,发出嘲笑般的长鸣。

    “涅槃之火,元凤!”祖龙眸中煞气四溢,见状猛一摆尾,旋身翻入海中,须臾,一阵强烈至极的波动由海底传出,紧接着海水瞬间下降数尺,形成深不见底的硕大漩涡,将那覆盖在海面上的火焰尽数卷入!

    而就在那火焰只星半点都不遗存之时,漩涡猛然一收,紧接着数道冲天水柱于海面急射而出,朝着空中那数十只凤凰直击而去!

    便在此时,狂风席卷而来,将那水柱齐齐压下,一只浑身金红的凤凰从空中缓缓落下,张开的尾翅间划出星火点点,尖锐的鸟喙一开一合,便是锐利刺耳的鸣叫。

    “我还以为若是不将这东海的水烧尽,你便会永远缩在里面呢,祖龙。”

    施勋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只艳丽到险些闪瞎自己二十四尅钛合金鸟眼的凤凰,瞬间觉得自己这身金光闪闪的羽毛好像也不怎么刺眼了。

    “我还未曾去寻你,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龙角由海中探出,祖龙身形竟是在这短短几瞬便又涨大数尺,如一座海中孤岛般,顶着倾泻的海水对上了空中停立的元凤。

    祖龙仅是一个半身便已大了元凤几丈开外,那铺天盖地得威压更是将四周盘旋的凤族逼得几乎飞不起身子,只能一个个低低掠在海面之上,与海水中潜着的众龙族大眼瞪小眼。

    元凤也不愧是三大先天神兽之一,不仅丝毫不受这压力的影响,甚至还颇为悠闲的理了理翅上的羽毛,轻声笑了起来:“我送上门来,是,我是送上门来了。”

    声音突然尖利起来,元凤尾后星火猛涨,几乎是声嘶力竭道:“我是将我族中这数具冤魂,送上门来讨债了!”

    话落,一块被烧得焦黑的凤凰骨从空中坠落,堪堪停在距海面半米之处,进入了所有龙族眼中。

    霎时间,凤凰一族群情激奋,几乎想要下海去与这帮恶龙搏斗一番。

    祖龙沉默看着海面上那块凤凰骨,半晌,沉声道:“一块不辨真身的焦骨,便想抵得过我龙族数条性命?”

    “不辨真身的焦骨?哼,休得胡言乱语!”以为祖龙不过是想与此事撇清干系,元凤冷笑道:“这是我族中凤凰涅槃失败后才会留下的凤凰骨,这块骨头,就在据你东海不远之处寻到,而那地方,满是你龙族的腥臭味!”

    “哦,是么?”听得元凤言语,再联想到那日突然出现在族中的两具发狂龙尸,祖龙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轻咧着唇缝,嗬嗬低笑了起来,“这么说来,一切便清楚的很了。”

    音还未落,祖龙由海中整个飞出,硕大的龙尾掀起滔天巨浪,扫飞数只低盘的凤凰后朝着元凤狠狠砸去!

    “你凤凰一族向来喜与我族争斗,我往日不过是看在同源所出的份上不欲与你计较,如今你却得寸进尺,想借着这块焦骨发难,你可知那凤凰在化为焦骨前,究竟杀了我多少龙族!”

    这先天三大神兽一出生洪荒便自动划分了领域,龙掌海,凤掌天,本应是各自修炼毫无干戈,却因洪荒灵气不均而常生争斗,龙凤两族见面就掐,基本已是习以为常之事,但若说道死伤,应是从未有过,毕竟从祖龙的只言片语中不难推断出,他刚开始,还并未将族人之死联系到凤凰的身上。

    祖龙脾气暴戾,却也不是不明事理,没在第一时间想到凤凰,那便是之前还没有龙族是被凤凰所杀,而后来……唇瓣微抿,施勋突然想到,似乎是他的发现与麒麟的步步推断,才让祖龙逐渐相信,是元凤杀了那些龙族。

    若是这么一想,事情便有些令人毛骨悚然了。

    祖龙向来桀骜不驯,元凤又高傲急躁,始麒麟在这三者之间最是性情温和,应是周旋于两族之间劝解争端才对,但如今麒麟的情况却有些不对,而且,这元凤与麒麟之间,似是也发生了些什么……

    施勋这边还未思考出头绪,那边因着祖龙突然发难而怒火中烧的元凤已是展翅一鸣,按耐不住的要冲向祖龙。

    龙凤两族争斗许久都没什么死伤,这段时间却突然大量死亡,即便那龙尸身上被凤凰灼伤的痕迹确凿无疑,但此事却必有蹊跷。

    这么想着,施勋当即高喝一声,挥出真气拦住了元凤的攻势,“道友且慢,凤凰之死,或许并非龙族所为!”

    这真气来势突然,元凤毫无防备的受这么一击,身形猛地一震,攻势便不由自主的缓了下来。

    便在此时,施勋连忙拍翅飞上前去,正对上了元凤那张艳光四射的鸟脸。

    元凤本是被那来历不明的真气阻的心中恼火,此时看着眼前这团金灿灿的东西却不由一愣,而后看了看施勋身后未有动作的祖龙,这才微微抬起脖颈,傲气凌然道:“三足金乌?为何会与这恶龙混作一处?”

    “身有所伤,借此地修行,顺便,前来调查龙族死尸一事。”

    元凤闻言一怔,细长的眼眸透出一股诧异,“此话何意?”

    细细观察着元凤面上神情,施勋继续道:“前些日子我与师弟路过一水潭,偶遭一死去龙尸袭击,待制服那龙尸过后,却发现它身上,有被涅槃之火灼伤的痕迹。”

    听出施勋意有所指,元凤怒道:“一派胡言,且不说死去龙尸如何袭击你二人,我凤凰一族涅槃之火一生唯燃一次,断不可能用来与龙族争斗,除非……”

    似是想到什么,元凤看着那块海上焦骨,咬牙道:“除非它到了生死关头,不得不涅槃,但这几日族中并没有新生凤凰出现,一定,一定是被这些恶龙所伤,涅槃失败!”

    果然!这与他先前分析没错,凤凰是不可能用涅槃之火来与龙争斗,而在发现元凤神情并无异样之后,施勋几乎已经可以肯定,那龙尸一事与元凤并无干系。

    那么如此一来,麒麟先前所述便不由得令人疑虑了。

    “我族中近日已现三具龙尸,具具身上皆有你凤凰一族留下的痕迹。”祖龙语气阴沉道:“此事,这金乌与麒麟,皆可证明。”

    施勋稍稍回过神来,刚欲应和,却见元凤神情徒然一滞,紧接着透出一股似是带着尴尬的厌恶感,不屑道:“那家伙不回去照顾他那丑儿子,来东海做什么,况且,以他那懦弱的性子,还不是你说什么便是什么?”

    话落,元凤又转头看向施勋,颇有些咄咄逼人的气势,“怎么,三足金乌,你也要和这恶龙混作一起,替他们遮掩?!”

    祖龙眸中隐带怒意,喉中如闷着道滚雷,沉沉道:“元凤,你莫要欺人太甚,这龙尸一事容不得你狡辩!”

    明显察觉到元凤提起麒麟时的态度颇为不对,施勋正欲开口询问,却见不远处海浪翻滚,现出麒麟匆忙的身影来。

    麒麟一路直朝三人所立处奔来,待到快接近时却又顿了步伐,似是有些畏惧元凤般,紧紧靠挨在了祖龙身边,滚圆的眼睛稍稍抬起,轻声道:“我,我可以证明,那三具龙尸身上,确实有凤凰的痕迹。”

    麒麟一出现,施勋的目光便不由自主的追随了过去,与此同时,一同看向麒麟的还有那数十只低盘于海面的凤凰。

    “真的是麒麟,他不回族里来东海做什么?”

    “估计是不想回去吧,他那族中还有什么,除了那丑儿子,哼。”

    凤凰们的声音并不算小,最起码施勋是听得清清楚楚,但当施勋看向麒麟时,却只见他眼神平静的从那堆窃窃私语的凤凰处移开,与施勋对视片刻,而后扯开了抹略显无奈的笑容,低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元凤,先前一事我已不与你计较,但此次,你确实做的有点过分了些。”麒麟始终不敢抬头看向元凤,露出一番怯懦的样子,但出口的话语却又是坚定无比。

    顿时,原本只是小声私语的凤凰们瞬间激动了起来。

    “他怎么敢说,明明就是他那丑儿子错!”

    “对,生的丑陋也就罢了,心思还如此恶心,他之前对着首领时不都是不敢提起的么?”

    “呵,该是有了龙族撑腰吧。”

    便到此时,麒麟仍是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温温和和的劝道:“龙凤两族争斗许久,此次事态却着实严重,不管怎样,掏人内丹此等恶习是该改改了。”

    施勋一愣,想到老子似乎也曾提到过凤凰有掏丹之习,于此同时,一念头突然浮现于施勋脑海,令他神智一清,顿如拨云现日。

    他突然意识到,这死去龙凤的内丹大抵是全都失去了踪影。

    龙尸的内丹被活生生掏出,一只开始涅槃的凤凰总不可能还有这般力量,同理,既然龙族的内丹都被取了,又怎还会有能力使凤凰涅槃失败,唯一的解释,便是它们的内丹被他人取出。

    龙族内丹被取必死无疑,凤凰的内丹被取,涅槃自然也就不可能成功。而凤凰涅槃后便化为灰烬,除了一块凤凰骨之外一概不剩,内丹是否在涅槃前便被取走亦无人知晓。

    于是,便只剩了一具被掏空内丹的龙尸,将矛头直指凤凰一族。

    如此一来,便正应了他先前所想,定是有什么东西,引起龙凤争斗后又掏出了它们的内丹,并且,嫁祸给了这两族,毕竟龙凤之间争斗许久,发生死伤也在所难免不是?

    而那诡异黑雾,或许在之前便已进入龙族体内,这才另其神智失常,与凤凰厮杀,更甚是在死后回到族中,一是为了引起骚乱,二则是使祖龙注意到,凤凰的痕迹。

    那黑雾,或者说是控制那黑雾的东西才是龙凤之死的罪魁祸首,至于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