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104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104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奂!

    那黑雾,或者说是控制那黑雾的东西才是龙凤之死的罪魁祸首,至于是谁,施勋虽说心中已有所思,却也不敢妄加推测。

    毕竟有什么原因,能让天地间唯一的一只瑞兽,做出此等事来?

    但不管怎么说,掏取龙丹一事却绝非元凤所为,施勋本以为元凤听麒麟此言会更是愤怒,便抬头朝那处看去,却没想到元凤只是阴沉着面庞,冷声道:“此事不是我做的,自那之后,我未曾再掏过任何生灵内丹。”

    麒麟微怔,正欲在说些什么,却见元凤扭头向祖龙道:“我未曾见过那三具龙尸,你也莫想借此与我族人之死脱清干系,此事便先按下,我会回族中好好调查一番,但若是再生事端……”

    尾翅间火焰猛然转为青黑,元凤面庞霎时间透出一股狰狞之色,声音亦由清凉尖锐,转为阴森沉厚,“龙凤之战,不日即至!”

    这是……凤凰恶相?!

    先天四大元素于演变中化为三大神兽,然说是三个,可实际上,凤凰生来便是雌雄同体,这在一般凤族来说也不过是可本源□□而已,但放在元凤身上,却是多了善恶两相。

    平日为善,内心暴怒,恶相便会出现,也怪不得元凤战力没有祖龙高却也敢来如此叫板,只因恶相一出,便是横扫之力。

    元凤化出恶相,便连周围的凤凰一族都忍不住打起寒颤,施勋心中也不禁一阵恶寒涌起,便连忙扭过头去。

    而就在这不经意间的一扭,施勋却突然瞥见,麒麟那一直平静无波的眸子内像是有了些变化。

    初看时似是淡淡的恐惧,但那恐惧之后,则是一抹带着极深恨意的暴戾之气。

    施勋动作缓慢地眨了眨眼,心中竟隐隐升起几分不敢置信的可笑感,天地间唯一的一只祥瑞之兽竟然染上了戾气,你敢信?!

    但是不信也不成了,毕竟他的视力好到可以令大部分鸟类羞愧,而既然他没有看错,那接下来他也就需要弄清楚一些事情了,比如说,麒麟的儿子与凤凰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敢确信,等他调查清楚这件事,这龙凤之死的缘由与那黑雾的来历便会迎刃而解了。

第126章 洪荒二二:麒麟之子() 
“麒麟道友,麒麟道友还请稍等一下,我有一事想要询问。”

    一路紧随麒麟身后回到海中,眼见麒麟身形加快,进入龙族族地后更是转眼便要离去,施勋连忙大声唤了两句,闪身拦在了麒麟面前。

    然而这一次,始麒麟却不像以往般那样面带笑意,和善等待,而是不耐的停下了步子,看向施勋的眼神甚至蕴着几分敌意,语气淡漠道:“帝俊道友,有些事情,不该问便不要问了。”

    施勋心下了然,始麒麟只怕是发现了自己对他的注意,产生警惕了。

    但即便如此,依着麒麟往常那般隐忍性格,也不该将这敌意表达的如此明显,莫非是受到凤凰恶相影响,控制不住心绪,还是说……发生了什么事,让麒麟已经没有时间在忍下去了?

    唇瓣微微一撇,施勋呵呵笑道:“麒麟道友说的是,但该问的总是要问吧,道友先前不是说我那同伴在后方休息,这好些时辰过去,也不知她是否醒来,还想请麒麟道友指下路可好?”

    神色不辨的与施勋对视片刻,麒麟突地温温一笑,说:“我倒是险些忘了此事,但今日我实在是有所不便,无法亲自带道友前去,不若改日……”

    “无妨无妨,麒麟道友只要指下路,我自己前去就可。”麒麟不去却正中他下怀,毕竟他要问的事情,还是避开麒麟方好。

    凤凰一族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让施勋连个开口的机会都没有,祖龙在元凤走后又不知道跑去哪里发泄他那被逼出来的满腔战意,其余龙族则是满脸冷漠,处于一问三不知状态,施勋这憋了一肚子的问题,也总不能去询问麒麟,正在焦灼之时却突然想起龙族内还有个对凤凰似是颇为了解的羲和,便打算去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

    麒麟估计是忙着前去找祖龙,听施勋此言也不再与他过多纠缠,草草指明方向后便飞身离去。

    施勋顺着麒麟指得路途抵达一礁洞前,还未进入便听得内里一声震耳欲聋得惊呼传出,即便是还未见到羲和,也能够猜出这母金乌八成是没什么大碍,并且,听起来像是刚醒不久。

    本来还担心羲和会受不住海中压力而略有虚弱,现在看来却是不用了,好笑的摇了摇头,施勋抬脚迈了进去,刚好对上正一脸惊恐看过来的羲和,随即便抬起手来,轻松的打了个招呼。

    施勋这边轻松无比,羲和看他却只觉是天崩地裂之间终于出现了个能扛得,当即抽泣一声,泪流满面的扑了过来:“呜呜呜,终于有救了,吓死我了!”

    面色尴尬的将羲和拖离自己胸口,施勋简直是没眼看这个啥啥都能吓死的废柴金乌,看她哭哭嚷嚷,只觉耳边聒噪无比,连忙出声道:“你再如此下去,可要将那恶龙招来了。”

    此一招甚是管用,羲和立马双唇紧闭,这才反应过来般向着四周看了看,惊慌道:“这里是哪里,我还在那恶龙族中么?”

    见施勋点了点头,羲和又观他还是这么一副鸟样,顿时双眼微瞪,满脸惊恐:“你,你也被它抓过来了?!”

    眼看羲和目露绝望,泪珠再度涌出,施勋低叹一声,只得将自己为何在此的来龙去脉通通讲了一遍,这才让羲和心绪微微平复,小声抽噎了起来。

    如此一番下来,施勋那堆堵在心口的疑问也不由得落了下去,耐着性子等羲和抽噎完后,方问道:“你那日在湖边出了何事?可是祖龙将你掳走的?”

    羲和好不容易冷静了一些,闻此又忍不住撇下嘴唇,委屈道:“我,我没有看清,我那日在湖边喝水,感觉到身边有些动静,回过头时却只看到一只浑身漆黑的东西晃过,然后,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浑身漆黑?你确定没有看错?”眉头微微皱起,施勋追问道。

    点了点头,羲和嘟囔道:“当然没有,我虽然修为不行,但眼力还是可以的……”

    好吧其他先不说,最起码这句话施勋还是信得,毕竟身为一只金乌,那堪比望远镜的视力还是很让人自豪的。

    只不过,羲和说是浑身漆黑的东西,难道竟不是麒麟将羲和掳走的么?心下奇怪,施勋一时思索不出什么结果,便暂且将此事按压在后,想着先将他此行最重要的问题解决了再说。

    这么想着,施勋缓缓开口道:“此事再另说,我还有一事问你,你可曾听说过,凤凰恶相?”

    “当然听说过。”像是终于被问到兴趣所在,羲和眼神晶亮,“凤凰乃是雌雄同体,其首领元凤更是生有善恶两相,平日为善,暴怒为恶,恶相一出,即有横扫之力,然而虽说如此,但凤凰恶相甚少出现,倘若没有四不相一事,怕是到现在都不会有人知道凤凰竟还有两相之分……”

    “等等。”终于抓住了一个关键性词语,施勋心中一喜,迅速道:“你说的四不相,可是始麒麟之子?”

    “是啊,听说四不相乃是麒麟感天地造化而生,却生来古怪,似龙非龙、似凤非凤、似麒非麒、似龟非龟,而且性情阴郁,全然不似麒麟温和,当初此事闹得轰轰烈烈,都说始麒麟生出这么个家伙是笑话一场,你难道没听说过么?”

    施勋心道他当时正忙着万里寻夫,哪里还有空去打听麒麟生孩子的事情。

    然而施勋还未出声,便听羲和微微一叹,念道:“可惜啊,可惜。”

    眉头微挑,施勋奇道:“可惜什么?”

    羲和摇头道:“可惜当我知道此事的时候,四不相早就死透了,我连这异兽长什么模样都还没见过呐。”

    心中瞬间震颤不止,知道事情的关键八成就在此处了,施勋立马道:“死了?!怎么回事,快说与我听!”

    似是被施勋这般急切的模样吓到,羲和怔愣片刻,这才意识到什么,颤声道:“怎,怎么,你不会又想要做些什么吧?!”

    见羲和又露出那副胆小怕事的模样,施勋唇角微勾,嘻嘻笑道,“让你说你就说,不说我可就把你独自扔在这里了。”

    “又是这样。”眼角瞬间湿润,羲和咬了咬唇,哆哆嗦嗦道:“这事我打听了好久才知道的,她们都说不能让元凤听到的……”

    “我也只是好奇而已,又不会跑到元凤面前讲。”出言安抚了一下,见羲和像是松了口气,施勋又急忙催促着她讲出后面事情。

    如此又过了片刻,施勋才总算弄清了这件事情的大致经过。

    而此事若要用一句话概括出来,那只能说是一个颜控酿成的惨剧。

    原来,四不相因天生相貌古怪,故而贪恋貌美艳丽之物,而麒麟又只这一独子,因此对它颇为宠爱,几乎是有求必应,为他收集了不少美丽之物。

    可谁知一日元凤前来寻找麒麟,却被四不相撞见,而这天下间若说道貌美艳丽,怕是没什么比得过凤凰一族,于是接下来的事情便可想而知,四不相恋上凤凰形貌,便整日央求麒麟带它前去凤族,追随在元凤身边,而元凤身为一族首领,修为高深,颜值又高,自然看不上四不相这种长相奇怪的家伙,甚至,还颇有厌恶。

    元凤脾气向来高傲急躁,这一天两天还好,次数多了,她便忍不住出言讥讽,警告了麒麟之后,又动手将四不相打出了凤族。

    经此一事,凤凰一族满是奚落,麒麟自然不会再带四不相前去,此事本来到此便可以结束,可谁知,这四不相却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竟不知用什么方法偷了颗凤凰蛋出来,因此惹怒元凤,被活生生掏出了内丹。

    施勋静默片刻,忍不住问道:“那时始麒麟身在何处?”

    “听说当时始麒麟是在场的。”羲和想了想道:“但那时,元凤已被逼出了穷凶极恶之相,若不是祖龙及时赶到,怕是连始麒麟都难逃一死,也是从那次开始,凤凰善恶两相之说才逐渐为人所知。”

    羲和道:“凤凰恶相一出,无人胆敢言语,元凤恢复神智后也对此事闭口不谈,始麒麟本来是想与元凤理论的,但凤族上下皆指责四不相,言是它行事不轨,这才逼出了凤凰恶相,得了恶果,而且此事又的确是因四不相偷凤凰蛋而起,如此一来,事情便也不了了之了。”

    “自那之后,四不相再未出现过,始麒麟亦不再提及,妖兽内丹被掏,是不可能复原的,因此大家猜测,四不相估计是……死去了。”羲和唏嘘道。

    施勋默默听着羲和言语,不知怎地便想到那一日偶然遇见麒麟为那小金龙疗伤之时,麒麟曾对他说过自己生有一子,心中忍不住有些酸涩。

    施勋想着他终于知道麒麟眼中的戾气是从何而来了,麒麟那日只说是被关在了族中养伤,其他只字未提,却原来……若是如此,即便是天生瑞兽,恐怕也不能做到毫无怨恨的吧。

    施勋又想到自己这几世以来所经历的一切,当他看到自己至亲之人死于眼下时,也未能做到心绪平复,不生怨恨。

    但即便如此,却也不能任由麒麟如此下去,毕竟龙凤一战,便是生灵涂炭。

    四不相死去已久,麒麟却能忍下痛楚,步步设计,暗中为营,引起龙凤争斗从而借着祖龙的手来报复元凤,此等心性,令人钦佩之余却也不免心生恶寒。

    他已知晓这龙凤之死必和麒麟有关,然而那黑雾来历却仍是没有头绪,不过既然此二者相连紧凑,那想必也能从麒麟身上寻到线索。

    然而始麒麟现在已对他生出了防备之心,恐怕还是先按兵不动,多加观察几日才好。

    想着自己也能趁此时机吸取灵气,好早日恢复修为,深吸口气,施勋转头看向羲和,吩咐道:“龙族灵气充沛,这几日你便先在此修行,待到时机成熟,我便带你离开这里。”

第127章 洪荒二三:黑雾源头() 
既然知道了此事与始麒麟有关,那么麒麟呆在祖龙身边也必是有所图谋,于是接下来的时日里,施勋便干脆呆在了羲和此处,一边修复元神,一边暗中观察着龙族动势。

    如此数日过后,就在施勋元神恢复得已经差不多的时候,自那日与凤族对持后便失去了踪影的祖龙终于回到了族中,于此同时一起被祖龙带回来的,还有一个听起来糟糕透顶的消息。

    “祖龙道友是说,在靠近东海之处,又发现了两具龙尸?并且这两具龙尸旁还有一只正在涅槃的凤凰?!”听了祖龙的描述,施勋顿时瞪大了眼眸,不可置信道。

    祖龙此时满眼的戾气还未褪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