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111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111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也只能就此陨落了。

    元凤明显也察觉出异象,探查清楚后当即一声嘶鸣,铺展起仿若渗血的翅羽,颤抖着便要冲向道人,却被元始一把按下,毫不留情的镇在山脚。

    霎时间,元凤善恶两相变换不停,布满血污的面上滑下两道泪痕,将身下土地染得鲜红,“为何如此对待我儿,它何错之有!何错之有啊!!!”

    待到此时元凤仍不伏诛,道人的瞳底终是带上了一丝清浅的薄怒,“鲲鹏乃是阴阳极气所化,生来便该遨游世间,不受因果所束,如今却因你一己私欲惹得杀伐在身,更因你乃混沌神兽,涅槃之火护体不受天罚,这才替你承了魔相掏丹的恶果,你如今竟还是执迷不悟,意图谴罪于天!”

    “凤凰一族本为良善,却因你私欲难平,恶相丛生,自今日起涅槃重生,千年孵之!”天道降怒,自此之后,凤凰一族涅槃成卵,非千年不可孵化,直至洪荒之中,再难见凤凰身影。

    元凤闻言满心绝望,再生不出反抗之心,只得伏倒于地,发出低低哀鸣,“大道无私,但求救我嫡子,元凤甘愿伏诛。”

    “鲲鹏已替你受罚,因果已消,你既不予认罪,便速速离去吧。”话落,道人轻叹一声,“鲲鹏因你之过,受无妄之灾,这天地间亦唯有你能救它,你好自为之吧。”

    不再理会元凤,道人袍袖一挥,身影忽地消失于众人眼前,独留传音一道,淡淡响起于天际,“三日后,我在四十九重天外紫霄宫内等候诸位。”

    道人离去之后,众仙亦纷纷散去,元凤咬牙将鲲鹏托于背上,踉跄远去。

    太上老君见施勋二人立于不远处,便欲下来打个招呼,却见元始一声冷哼,似有若无的向这边瞥了一眼,拜别兄长直接转身离去。

    太上老君微微一怔,略带询问的看向二人,施勋见此只得耸了耸肩,道:“刚刚护着始麒麟,怕是把你这二弟惹恼了。”

    一听便知道发生了何事,太上老君只得轻咳一声,打着哈哈道:“三兄弟中便是他性情刚正凛然,容不下半点错去。”

    “什么刚正凛然,倒不如说是无情无欲又心眼太小,受不得半点反驳的好!”站在老君另一旁的散发男子倒是忍不住嘟囔了起来,被老君一瞥后只得不甘不愿的闭嘴,而后又略带兴味的看向两人。

    “三足金乌?先前便已听大哥提过,怎地你二人同是太阳星所出,却无半点相似之处呢?”

    微一挑眉,施勋莞尔道:“通天道友说笑,你与老君亦是一气所化,又可曾相似?”

    这散发男子虽是口无遮拦,满身狂傲无拘,然而所说所问却又无不是真情真性,听来不仅不惹人厌烦,反而在与其相交时,不由自主的轻松下来。

    而此人,便是那三清之一,太上老君的三弟通天教主了。

    “哦?你怎知我道号,莫不是我大哥与你提过?”通天闻言眼神一亮,哈哈笑起。

    施勋对上太上老君略带疑惑的双眸,心中一紧,却又若无其事的转向别处。

    原因无他,只因太上老君从未对他提及过其余二清道号,自己脱口而出,倒是有些疏忽了。

    不过三清在洪荒游历,道号总不会不为人知,自己即便知道一二亦不是什么怪事,这么想着,施勋脑中略略一转,揶揄道:“是啊,你大哥对你可是颇为上心,日日牵挂啊。”

    眼见通天又开口不知要说些什么混话,太上老君连忙拂袖一扫封了通天的口,摇头道:“若是如此,那便如你二人这般不似兄弟似道侣了。”

    施勋老脸一红,暗道我这不就是把人当道侣追着么,而后偷偷瞟了太一一眼,未发现什么端倪,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太一唇瓣紧抿,仍是满脸清冷的立在施勋身旁,但若细细看去,却可发现那白皙如玉的耳垂上竟是沾染了丝丝艳红,如霞光洒落,映着漠然如冰的眸底泛起柔和清波。

    面上仍是泛着红晕,施勋咳了咳,连忙转移话题道:“此次龙凤之战酿就无数恶果,虽是有所消除,却也不免伤及无辜。”

    好不容易解开禁言,通天当即附和道:“是啊,那鲲鹏本是九天神兽,却因其母而受此磨难,莫不令人惋惜。”

    “不过……”眼眸一转,通天不解道:“天道临走时不是说唯有元凤能救它么?可是内丹都毁了,又要如何救呢?”

    施勋闻言心中一动,抬头看向老君。

    内丹毁了也并不是全无他法,既然天道说唯有元凤能救,那必然是因为元凤有着他人所没有的东西,而那东西……

    见施勋看来,老君点头道:“因果相报,元凤掏去四不相内丹,却不愿相救,而如今若想要救鲲鹏,亦要用其内丹换掉鲲鹏那颗废丹,并以涅槃之火将其铸成凤卵令其重生。”

    “然,天道言,涅槃重生,千年孵之。”老君轻轻一叹,怅然道:“凤卵要千年方得孵化,且会忘却前尘,宛若新生,而失了那颗长生内丹,元凤定然活不到鲲鹏孵化,鲲鹏亦不会再记得此事。”

    通天讶异道:“忘却前尘,宛若新生,既然如此,元凤怎会舍丹相救,莫说自己会因此陨落,倘若日后鲲鹏将此事想起,岂不是会痛苦万分?!”

    太一立于一旁,眉头不知何时微微蹙起,不由自主看向身旁沉默不语的施勋,眼中浮出一抹自己都未曾察觉的疼惜。

    “我想,她会的。”

    施勋眼眸低垂,细密的眼睫画下一道柔和而清晰的幕帘,遮住了瞳底深处的光泽变换。

    不灭火山

    鲲鹏翅羽凋零,眉心衰败之气已无法抑制的漫延开来,元凤低泣着将一赤色内丹送入鲲鹏体内,随后周身燃起烈火,将鲲鹏整个身躯包围其中。

    鲲鹏那庞大的身躯随着烈火燃烧竟是越变越小,直至最后化为一通透圆润的火红色凤卵,落于元凤腹处,软软的贴了上去。

    元凤眼角泪滴滑落,伸长了脖颈蹭了蹭那颗凤卵,不顾急速衰败的身躯,刚欲口吐精血催这凤卵快速孵化,却在精血喷出的刹那被一突如其来的大雕吞下!

    那大雕吞下凤凰精血后浑身褐色翅羽猛然一变,竟化作一双金翅。明显察觉出这精血好处,大雕当即转身,睁着一双贪婪的眸子盯向元凤腹部那颗凤卵,在元凤还未来得及反应之时一把衔走,破空而去!

    喉中瞬间发出一声尖鸣,元凤当即展翅追上,奈何内丹离体,竟是无力与这金翅大鹏争斗,便在两人追赶至东海边缘,天边一团五行灵气突地急射而来,穿透大雕翅羽进入元凤体内!

    大雕一个不稳,口中凤卵直直跌落,消失于席卷而来的海浪之中。鲲鹏不似凤凰,变为凤卵涅槃本就十分危险,如今又掉入海中,更是生死未知,观此一幕,元凤心神俱裂,几欲就此陨落。

    奈何刚刚入体的那团灵气竟好似生了灵智,惹得元凤本源自行□□,于漫天五彩霞光之中诞出了一枚雀卵,朝着海面落去!

    便在此时,匆匆赶至的施勋恰好看到此幕,连忙放出真气将那雀卵小心接住,抬眸看向那仍在元凤身边伺机徘徊的大雕。

    “一口精血已够你修炼千年,若是贪得无厌,当心染得因果上身!”略略一观便明白了怎么回事,见那大雕露出胆寒之意展翅离去,施勋将元凤携至一处山坡,把那枚雀卵放在了元凤面前。

    元凤此时已是强弓末弩之际,数息之间几经悲欢,面上表情已几近麻木,双目含泪的看着那枚雀卵,透出绝望之感。

    太一双目微阖,清冷的面上透出淡淡的不忍,“世间万物,有因有果,种恶因则得恶果。”

    这哪里是什么因果想报,只不过是鲲鹏出世引来天道忌惮,不欲它重生才设下如此计策,而这颗雀卵,恐怕也不过是天道为了以示公平,才降下的补偿而已。

    漫不经心地看了眼天际,施勋眯了眯眼,暗道:可惜,鲲鹏这条命,他却是救定了。

    将那颗雀卵拿起,施勋漠然道:“你活不了多久了,见不到鲲鹏,亦无法护此卵于左右。”

    对上元凤隐带哀意的双眸,施勋勾唇道:“我可帮你寻得鲲鹏,亦可照顾此卵至它化形,不过,却需要你应我一事。”

    天边云霞满布,一声啼鸣之中,元凤就此陨落,施勋怀中抱着一颗硕大雀卵,略带好奇的戳了戳这看似柔软的卵壳,“你说,这卵要什么时候才能孵化?”

    “不知。”侧头看着施勋,太一顿了顿,迟疑道:“师兄,你为何……”

    “为何要揽下这等麻烦事是么?”双眼微眯,施勋轻声道:“自然,是为了你啊……”

    未曾听清施勋低语,太一刚欲询问,却眉头一紧,看向施勋抱着的那颗雀卵,“师兄,这东西,似是动了?”

    “什么?”

    还未反应过来太一所指何事,施勋怀中忽地光芒大作,五彩霞光由那雀卵中轰然爆发而出,方圆百里光华尽显,梵音唱响!

    施勋一脸懵逼的与太一对视一眼,两人一同向那光中看去。

    只见光芒过后,一头顶红冠,眼眸细长,身披五色羽毛,好似一个染了色般的雏鸟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太一清冷的面容头一次有了些许破裂,喃喃道:“这是……凤凰?不是说要千年方可孵化么?”

    掂起那嗷嗷啾鸣的雏鸟看了片刻,施勋嘴角抽搐道:“不,凤凰绝对不会长这个样子,这家伙……应该是孔雀。”

第134章 洪荒三十:鸿钧讲道() 
孔雀,五行灵气入凤体而生,出生时身披五色翎羽,带五彩神光,因由凤凰而生,故生来便有善恶两相,恶相噬人,可四十五里路把人一口吸之。

    脑内资料一闪而逝,施勋眉头微微皱了皱,面无表情地看着身前这只连眼睛都还睁不开的杂毛鸟,深刻的觉得他似乎给自己揽了个□□烦。

    如果他那所显示出来的记忆没有错的话,这只孔雀似乎有吃人的癖好……并且吃人也就算了,还能把四五十里路上的人一口吃掉?这哪里是什么恶相,分明是‘饿’相才对吧?!

    想到这,施勋不免一声叹息,凤凰二子孔宣,五色孔雀,生来噬人,他早该知道的,可惜偏偏这脑中记忆便如同一个机关般,非要触到节点时才堪堪打开。

    然而凤凰已经陨落,他又因与凤凰做了交换而不得不照顾这家伙至化形,如今他只能庆幸天地初开之际还未有人族出现,否则倘若孔雀恶相一现,恐怕就是天罚降下之时了。

    在一旁观察着施勋的神情变化,太一不由面色一凝,看向孔雀的眸中带上了一丝冷意,“师兄,这孔雀可是有何不对?”

    似乎是察觉到什么,小孔雀抖了抖身上的杂毛,细长的眼睛缓缓睁开,露出一双如玉石般翠色圆瞳,定定的看着面前两人。

    神兽皆是生来便开了灵智,并且智慧极高,孔雀出身高贵,于神兽中都是数一数二的,即便幼年状态,感官亦是相当敏锐,因此太一只是微露不喜,便被这幼年孔雀察觉到危险,这才挣扎着立起身来,意图寻求保护。

    片刻后,孔雀眼眸微转,拖着稀疏的尾羽小心翼翼的凑至施勋面前,将圆滚滚毛绒绒的肚皮窝在施勋脚踝处,而后高昂起头,发出两声细小的啾鸣。

    从太一的问话中回过神来,施勋神色复杂的看着窝在脚下的孔雀,与那圆滚滚的翠瞳相对的一瞬间,竟是生出一丝莫名的熟悉感。

    仿佛曾几何时,他的脚下也是如这般窝着一群毛绒绒的东西,瞪着那圆滚滚的眸子向他发出稚嫩的啾鸣。

    脑中微微有些恍惚,施勋不自觉的轻抚了抚孔雀眉间的软毛,感受着手下这温软细腻的触感,不由勾起了嘴唇,“元凤因天罚而陨,将你托付给我,不管怎么说,我是定会善待于你的。”

    “然而虽说如此,但有一件事你却是要牢牢记住。”笑意渐消,施勋目露严肃道:“不到万不得已,恶相绝不可显露。”

    既已答应元凤会照顾孔雀至化形,那施勋便绝不会食言,即便这小家伙的存在会引天道注目,但只要不做大恶,有自己护着天道也奈何不得。

    孔雀智慧极高,亦明白那恶相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当即啾鸣一声,抖着幼嫩的翅膀在施勋脚边磨蹭了起来。

    被孔雀这副狗腿的模样弄得好笑不已,施勋伸指点了点这小家伙的额头,“今日起,我便收你为徒,取道号——孔宣。”

    年幼的孔宣呆愣愣的望着施勋唇边笑容,半晌后,似是不好意思的将头埋进翅间,小声的“啾”了一下。

    孔雀这种神兽极好养活,生来便已辟谷,只要有足够的灵气就可自行成长,然而由于幼年状态的孔雀极易遭妖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