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112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112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孔雀这种神兽极好养活,生来便已辟谷,只要有足够的灵气就可自行成长,然而由于幼年状态的孔雀极易遭妖兽攻击,且施勋之后又要做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更不可能分心照顾这小孔雀,因此便将那破碎的凤卵收入袖中炼化为一须弥空间,让孔宣藏于其中自行修炼。

    好在这小孔雀倒也是听话,蹭在施勋手心里撒了一会儿娇后,便乖乖蹦了进去,让施勋一时有些收不住唇边的笑容。

    将视线从施勋手心处移开,又在那唇边笑容凝视了片刻,太一淡淡移开眼眸,心中突地升起些许沉闷。

    这种情绪突如其来,亦让太一感觉十分不好,却又摸不着头脑,只得微吐口气,转过身去驱散这股盘旋的闷气。

    然而太一这副模样却让欲要朝他说话的施勋心中咯噔一响,这才记起刚刚太一朝他询问时他似乎并未理会,而他又不顾孔雀恶相收它为徒,怕不是让太一认为自己不欲他多管闲事吧?!

    太一好不容易想关心一下他,却连话都没说出就被堵了回去,心内有多郁闷可想而知,思及此,脑补过度的施勋不由满心懊恼,连忙转至太一身前道:“怎么了?可是生师兄气了?那孔雀只是承了它母亲的恶相而已,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师兄不过是不愿你担心罢了。”

    顿了顿,施勋像是下定决心般,小心翼翼牵住了太一的手,一边心跳如雷,一边故作轻松道:“师兄一会儿还要有事求你帮忙,莫要生师兄气可好。”

    莫名其妙听了这么一大段话,太一神情微怔,本欲向施勋解释清楚,却在施勋手牵上来的一刹那猛地一愣,感受着掌心那温热触感,盘旋于胸口的闷气霎时间烟消云散,竟是怎么也舍不得开口解释了。

    见太一只是愣愣的看着自己,眸中亦无反感抗拒之色,施勋心中一松,不由喜笑颜开:“不生气便好了,接下来,我们也该往昆仑去一趟了。”

    昆仑山峰高耸险峻,且积雪终年不化,由半山腰往上便再看不到其他颜色,唯于白雪茫茫连接至天际。

    相传昆仑山巅之处有一座通往四十九重天外的登天梯,无论仙妖巫神,若能由此登上四十九重天,则天道之下,再无敌手。

    然而先不说这昆仑山酷寒无比,杳无人烟,一般修士难以待得长久,便说那三清之一的元始天尊在昆仑山开辟了道场,却也是未曾寻到登天梯的半点踪影。

    因此这登天梯也不过就是众人皆知的传说罢了,昆仑山一处除了元始天尊外也再无修士踏足了。

    这也是天道为何要将祖龙封印于昆仑山底的原因,龙泉洞乃昆仑山寒冰所成,任何生灵至于此处不过片刻便会被寒冰凝固在此,直至灵力冻结,修为尽消。

    祖龙身躯乃是这世间至刚至强之物,倘若它不欲受罚,天道亦无可奈何,而龙泉洞此种功效,再加上元始封印,祖龙即便反悔也定然无法逃脱,将祖龙禁锢在此,三日后雷罚降下,虽伤不得身,元神却定是不复存在了。

    然而施勋钻的便是天道留下的这个空子,因为他要的,仅仅是祖龙一半的元神而已。

    龙泉洞内寒气四溢,飘至洞口的雪花还未落下便已直接凝结成冰,形成数朵晶状冰花,堆簇于洞口,冷艳瑰丽。

    三足金乌天生至阳,并不会为寻常冰雪所冻,然而这种寒气却连浑身裹满了真气的施勋都感到无法抑制的发冷,不得不将河图洛书调出护在周身,这才感觉稍适。

    知道此地怕是无法久留,恐对元神有所伤害,施勋脚步微顿,不由抬头向太一看去。

    明白施勋相对自己说什么,太一先行进入洞中,淡淡道:“师兄既然让我帮忙,不进洞中又如何帮忙。”

    太一话都说到这,施勋只得闭口不言跟上前去,紧挨着太一身边,让河图洛书将寒气驱散开来。

    这龙泉洞内道路不深,进入不过数米便能看到一宽阔冰面上耸立着千万根晶莹剔透的寒冰石柱,而这冰面的正中心一硕大冰柱之内,祖龙的身躯静静盘旋于此,双目闭合如同陷入休眠。

    放出真气探得祖龙元神仍然安好,施勋微松了口气,回头看向太一,然而还不待他开口,便见太一轻皱了皱眉头,颇为不赞同的看向他。

    “师兄来此,可是想要将祖龙道友救出?让我帮忙,是想借混沌钟遮掩天机,不让天道察觉?”

    见太一已知道自己所为何事,并且似乎有些不悦,施勋犹犹豫豫的点了点头,突然有些开不了口。

    他想借太一混沌钟来遮掩天机,救出祖龙,然而却并未告知太一为何如此,只因他欠了祖龙一个因果,却是平白无故的让太一担上如此大的一个罪责。

    如此思索下来,施勋突然觉得他先前的想法实在太过自私,此事绝不可拖上太一,倘若天道察觉,自己或许无事,但太一却难以逃避。

    这么想着,施勋倒吸口冷气,脱口而出道:“此事你不要管了,我来便好。”

    然而刚开了口,还未看见太一表情,施勋便知道说错话了。

    果然,听见施勋此言,太一眉头紧皱,面色逐渐冰冷下来,垂眸扫了施勋一眼,挥手将玉钟放出,笼罩在整个龙泉洞上空,遮掩了一片天机。

    施勋呆呆的看着太一动作,不由焦急道:“太一……”

    “师兄,我知道,你曾欠了祖龙一个因果。”打断了施勋话语,太一沉声道:“无论何事,只要我能做到的便定会助你,但我希望,我信师兄,师兄亦能信我。”

    “此处有元始天尊设下的禁制,混沌钟出现定会惊扰于他,怕是不久便会赶来,师兄若想要做些什么,便尽快吧。”话落,太一转身向一旁走去,做出回避姿态。

    知道自己这番话怕是真的将太一惹恼了,施勋低叹一声,满心苦涩。

    他又怎会不信太一呢,然而这一切的因果缘由却哪是轻易便说得出口的,他想向太一解释清楚,却又怕会引来天道注意,惹得几世辛苦付诸东流,因此他只能隐瞒,期许着有朝一日,他能唤起太一那数世记忆。

    而现在,他似乎已经寻到了一点蛛丝马迹……

    定了定心神,施勋将河图洛书铺展开来,缠绕至那禁锢着祖龙的冰柱上,待那金色纹路涌进祖龙身躯后,便开始着手布置阵法。

    天道奈何不得祖龙身躯,因此便只能降下雷罚灭祖龙元神,而若想要帮助祖龙逃脱天罚,唯有一种方法可行,那便是抽取祖龙一半元神,另一半则留在体内接受天罚,以瞒过天道。

    如此一来,虽说祖龙失了一半元神,却不会陨落洪荒,温养百年之后仍可恢复如初,到那时,是想拿回原身还是重塑*,便由祖龙自行考量了。

    阵法缓缓而成,看着祖龙的元神已慢慢脱体而出,施勋一边向内注入真气,一边不自觉稍稍分神向着太一那边看去。

    太一一袭白袍立于这冰雪铸就的玉林中,整个人似乎也沾染上了此处的寒意,英挺的眉峰微微蹙着,唇瓣抿着一个冷硬的线条,便连那双暗金色的眸子也映进了满地寒霜。乍一看去,不似天生炽热的金乌,反倒像是这玉林所化,寒冰雕铸出来的一般。

    果然是生气了么……

    心神微有恍惚,施勋凝眸观察着太一,却没注意到,随着祖龙元神缓缓而出,一丝若隐若现的黑雾缠绕于其中,顺着纹路的抽取悄无声息地漫延了出来。

    手下真气猛地一震,突地察觉到不对,施勋抬眼的瞬间对上了太一满是惊诧的眸子,再回过神时,那黑雾竟是忽然凝结成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施勋心口撞来!

    “师兄!”

    施勋向阵法内注入着真气,一时竟是腾不开手去对付这黑雾,眼看这黑雾即将触及之时,一丝灼热之感由胸前猛地传来,层层光华之间,一片清透玉髓由施勋胸前飞出牢牢阻挡在了那黑雾之前。

    那黑雾在接触到玉髓刹那猛地扭曲一瞬,紧接着便于这白光间消失无踪,与此同时,注意到这边情况的太一飞身挡于施勋身前,一把将那玉髓抓了个正着。

    此时阵法终成,祖龙一半元神已化入河图洛书之中,施勋连忙收阵合图,一把将太一手掌捉住,欲要翻开查看:“怎么回事?可有被伤到?此处怎会有魔气存在?!”

    太一微微一震,垂眸看着满面焦急的施勋,缓缓将五指伸展,而后猛地一紧裹住了施勋整个手掌。

    施勋愕然,还未反应过来之际,手中却突然摸到一片冰凉触感。太一抽手离开,施勋将手掌摊开来,却见那闪着莹润白光的玉髓已是躺于掌心。

    “这魔气怕是隐藏在了祖龙的元神中想要伺机而逃,却未想到会被困于此处,见我二人来到才欲借机逃出。”

    顿了顿,似是怕施勋担忧,太一又安慰道:“魔气微小,已被这玉髓上的祥瑞之气消除,不足为虑,玉髓认主,此番护了师兄消耗些灵气,师兄还是将它温养起来得好。”

    施勋仍是放不下心,兀自将太一上下检查一番,未曾发现什么伤势,这才松口气道:“这魔物果真狡猾,竟还留了一缕藏于祖龙元神,幸好未被它得逞,否则洪荒怕又是要乱套了。”

    点了点头,太一道:“禁制触动已久,元始应是快至洞口。”

    抽取元神一事万不可被人所察,施勋见太一收钟入怀,便展开图卷携两人飞身离去。

    下一秒,元始天尊的身影出现于冰面之上,却只见满目冰柱成林,唯余祖龙身躯微蜷,静静盘旋于其中,屹立不动。

    千里之外,施勋调出祖龙半个元神,将这团金黄光球注入玉髓之中。

    “我虽无法将你元神尽数救出,但这玉髓内灵气充沛,更有麒麟所留下的祥瑞之气,你在此温养百年,亦可修炼成形,脱玉而出。”

    见那光球微微一闪,而后便全无保留的涌入其中,施勋眸中带笑,轻声道:“如此,你我之间的因果,便是了结了……”

    三日后,四十九重天外紫霄宫内,众仙齐聚一堂,迎天道显像。

    片刻后,道人由宫内缓缓现出身形,垂眸扫视一周后微微点了点头,淡淡道:“诸位既已来此,应是心中有道,今日我便在此开坛讲道,解众家之惑。”

    道人开口的刹那,风止树静,飞禽落地,走兽归家,天地间仿佛都归于一片寂静,独留道人清朗之声回荡于众人耳边。

    一时间,众人无不闭目聆听,似是沉醉于此。

    施勋和太一靠坐于一起,听了不过一会儿,便开始百无聊赖的打量着周围人群,时而瞟一瞟前方坐着的三清兄弟,时而侧头观察着身边女子那纤长有力的蛇尾,少顷视线竟是缓缓模糊了起来,腾升出些许倦怠。

    道人的声音仍于耳边萦绕,身旁之人端坐如磐石,似是已陷入这玄妙之中,施勋双目微阖,脑袋轻轻一歪,靠在了身旁温热结实的臂膀上,只觉这场景熟悉无比,仿佛于很久之前已上演过数遍。

    “这鸿钧讲道还是那么难懂啊……”

    耳边隐约传来一声轻叹,感受到肩颈处突如其来的重量,太一仍是端坐如初,只微微垂眸,停驻在了那白皙俊秀的面庞上。

    稍稍挺起肩膀好让这人睡得更舒适些,太一眸色微闪,悄悄移动手掌,覆在了那不知何时放于他膝间的手上。

    “……那三大种族因仇欲,争夺洪荒源气不合,才让魔钻了空子,而量劫的形成便是如此,仙佛神也好、魔妖也罢。大家都在争夺资源,吸取宇宙能量,倘若大家按盘古开天之后所设定规则办事,则能量基本平衡;若是以一己私欲进行干涉,便会惹魔气横生,而魔要成长,肯定要吸收元气能量,仙者长生不死,亦要与其争夺,于是宇宙元气能量越来越不平衡,便会引发劫难,这便是无量量劫……”

    视线向下扫去,道人微微一顿,眸中闪过些许无奈,而后袍袖一挥,将众人从这玄妙之境唤回,结束了此次讲道。

    “无量量劫,即是让一切重归混沌,无人可逆转,只有得道圣人方可寸活。”

    施勋刚刚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便听到这么一句,顿时睁着一双睡眼朦胧的眸子,抬头向前方看去。

    此时恰巧回头的通天对上这么一双眸子,不由面色古怪的凑至太上老君身边,小声道:“师兄,是我看错了么,帝俊道友好像在睡觉,这讲道有这么无聊么?”

    太上老君嘴角一抽,面不改色,“闭嘴!”

    元始天尊:“……”

    道人话落,此时盘于施勋身边的蛇尾女子开口道:“我等修行许久,却皆未能触到成圣之法,可否请天道为我等指点迷津。”

    众仙回过神来,纷纷拱手求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