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115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115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巫族?”太一不解道:“巫族为会何不远万里跑到这东海之处寻找鲲鹏,还想要夺其内丹?”

    摇摇头,施勋沉思道:“而且,巫族族地深居内陆,他们又是如何得知鲲鹏在东海出现的?”

    巫族前来寻找鲲鹏,并且是有目的性的想要挖其内丹,究竟只是与他们之前掠夺其它妖物内丹那般,只是看上了鲲鹏的功力,想要夺其内丹修炼,还是说……他们知道了鲲鹏体内的那颗妖丹,曾经是属于元凤的。

    心中不知为何生出几分不安来,施勋暗暗想道:不管如何,也不能再放任鲲鹏居于这东海之地了。

    鲲鹏经脉受损,无法运转真气,只能靠着吞噬龙族来蕴养身体,但若是任由他这么吃下去,即便整个东海的龙族都被他吃光了,真气无法进入内丹运转,那受损的经脉也修复不了十分之一。

    况且此处已有巫族出现,以巫族的性格,一次抢夺不成定然不会善罢甘休,鲲鹏如今伤势严重,若与巫族再次撞见,怕是不能再轻易逃脱了。

    这颗凤凰内丹可是一早便被他定下了,哪里轮得着巫族觊觎。

    若有所思的看着被捆缚于两人身边,正满脸警惕打量着自己的鲲鹏,施勋眼眸一转,突地嘿嘿一笑,凑到了鲲鹏面前。

    鲲鹏被施勋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到,乌黑双瞳霎时一缩,本是毫无情绪的面上控制不住的显露出一丝紧张,色厉内茬道:“怎么,莫非你们当真是一伙儿的?!”

    “一伙儿的?”挑了挑眉,施勋笑眯眯道:“怎么可能,他们是巫,我们是妖,你不知道么?巫妖可是向来势不两立的啊!”

    “妖?”面带犹疑的看着施勋,鲲鹏不信道:“你是妖兽所化?”

    “不错,我乃是太阳星中三足金乌所化,若是细细说来,跟你也还算是有些渊源。”眨了眨眼,施勋面不改色,一本正经的忽悠道:“我跟你母亲关系很好,我是受她所托前来寻你的。”

    鲲鹏微微一怔,猛地抬头道:“我的……母亲?”

    点了点头,施勋轻叹了口气,唏嘘道:“当时你跌落海中,亦由此而生,怕是将此前之事尽数遗忘,你乃是九天灵兽,但你可知九天灵兽又岂会是随随便便就可出生于这世间?而你之所以生来便有此种神通,不过是因为你的母亲,乃是先天三大混沌神兽之一的元凤……”

    见鲲鹏神情已不自觉有所放松,施勋唇瓣微勾,将龙凤一战的来龙去脉与鲲鹏讲了个清楚,只说自己受元凤所托前来寻他,却半点也不提与元凤之间的交易。

    如今东海已不安全,施勋早便起了将鲲鹏带走的心思,然而鲲鹏心思警惕,又性情桀骜,两人先前一番争斗恐怕已在这家伙心中埋下恶感,倘若不用些方法,恐怕还真无法轻易让鲲鹏跟他离开。

    鲲鹏既已出世,日后也定是会想方法弄清楚自己的身世,倒不如先由他提前告知,好让这鲲鹏对他多些信任,反正除他之外,也无人知道他曾与凤凰之间的交易。

    至于鲲鹏体内的那颗不死丹,他既然答应了凤凰照顾其子,想要取丹自然也不能伤到鲲鹏,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

    掌心浮光微起,顺着施勋的指引没入鲲鹏体内。眼见鲲鹏眉头一皱又要挣扎,施勋连忙伸手止住鲲鹏动作,喝道:“不要乱动,这是在为你修复经脉。”

    施勋本就是准圣修为,又直接动用元神修复鲲鹏经脉,自然见效很快,不过片刻,鲲鹏那几处未被封锁的经脉已逐渐有了真气溢出。

    微微松了口气,鲲鹏抿了抿嘴唇,哑声道:“谢了。”

    知道鲲鹏已是戒心渐消,顿了顿,施勋低声道:“鲲鹏,此处已经不安全了,跟我们离开吧。”

    耳边未传来应答,施勋抬头,见鲲鹏眸中仍是不信,只得无奈的摇摇头,认真道:“我既然答应了你母亲会照顾你,便定不会对你放任自流,你这经脉若是再不医治,长此以往,你母亲给你的这颗内丹怕就是要废了。”

    “巫族已经知道了你在此处,他们既然觊觎你的内丹,定还会再度来此,到时你一身伤痛,还不是要任由他们摆布,而且……”

    “元凤陨落前五行之气入体产下了一枚雀卵,落地化为五彩孔雀。”缓缓站起身来,施勋不疾不徐道:“这小家伙天天在族中不好好修炼,我二人亦无法常伴于身侧教导,你若是回去了,这小家伙也算是有兄长教导了。”

    半晌,鲲鹏总算是垂着脑袋,轻轻应了一声。

    眸中笑意渐涌,总算解决了一桩心事,施勋解开鲲鹏身上的束缚,拉着他站起身来,回过头,冲着太一不着痕迹的扬了扬眉毛。

    眸底划过一丝清浅的笑意,太一走过去拂落施勋肩侧不甚染上的岩灰,又垂眸看了不言不语的鲲鹏一眼,这才开口道:“既然找到了那便走吧,在此处耽搁了不少时日,紫霄宫内应是要开坛讲道了。”

    “是么,这么快?我都差点要忘记了。”拍了拍脑袋,施勋连忙道:“那是要快些了,这听道的人越来越多,前两次去的稍晚了一些,差点连门都进不了,这次可是要早早过去了。”

    鸿钧讲道已有两次,若是他脑中记忆不错,此次讲道过后,洪荒内便有了圣人出现,而这第三次讲道,怕也是跟成圣之基息息相关。

    上次讲道时鸿钧已隐隐透露出一星半点,这修真之人都不傻,这回讲道怕真都是要争破了脑袋也要进得殿内了。

    “正好,这回将孔宣也一同带去,省的他整日只顾玩闹,不肯修炼,对了,也不知道羲和去哪了,可别错过了此次讲道。”

    此次东海之行若不是羲和发现及时,他们怕是不知要何年何月才能寻到鲲鹏,到那时,也不知是这东海的龙族先被吃了个干净,还是鲲鹏体内的不死丹提前化为乌有,思及此,施勋不由生出几分庆幸:“此次倒真是多亏羲和通知,回去可要好好谢谢她了。”

    微微一顿,想到那双对着施勋时满是倾慕的眼眸,太一眸色稍暗,轻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羲和也是有心了。”

第138章 洪荒三四:道坛三开() 
巫族族地

    一巨大古木盘踞于整个山崖,垂落下的枝桠如一颗颗新生的树木,将山间裸|露出的地面层层分割开来,如陆上岛屿般坐落于山隙之间。

    而在那古木之上,一团红似赤火,状如黄囊的巫族趴伏在枝桠中,其背上生长的四只巨大羽翼轻轻扇动着,安然之中却又带着无法隐藏的戾气。

    “你是说,鲲鹏从东海离开了?”巫族抬起身子,露出藏于腹部的面庞,然而那面庞上竟是光滑如镜,如一张被人遗落了五官的异兽画像,耳目口鼻皆未着色。

    这巫族没有嘴巴,腹部却是震动不止,发出浑厚冷厉的声音,随着他的问话,那围于古木之旁的大巫纷纷抖索着肩膀畏缩的跪至其下方,似是极为惧怕这面无五官的巫族。

    “那,那鲲鹏身形巨大,及不好对付,第一次被它逃脱后,我们本打算修养一阵后再将它诱出,可谁知我等还未有行动,便有两个妖族来到东海将其带走。”

    “对对,也不知那两个妖族说了些什么,那鲲鹏竟是毫无反抗的便跟他们走了!”

    大巫们七嘴八舌的嚷嚷着,这巫族微微起身,漫不经心道:“鲲鹏离开东海,他身上那颗内丹可就更不好得到了。”

    微微一顿,这巫族话音一转,呵斥道:“鲲鹏被两只妖族带走了,那你们呢,既然看见了,为何不阻止那两个妖族?!”

    听出这巫族话中怒意,大巫们面面相觑片刻,其中一大巫俯身上前,颤声道:“帝,帝江祖巫,不是我等不上前阻止,而是那两名妖族,我等战不过啊。”

    “哦?”这被唤作帝江的巫族双翅一抖,冷声道:“还未战,便言战不过?”

    “不,不是如此。”微微一抖,那大巫连忙道:“不是我等不战,而是那两只妖族乃是三足金乌所化,他们身上带着混沌钟,那可是我巫门一脉的克星啊!”

    “什么!”这大巫话音刚落,本还安然盘踞于古木上的帝江瞬间直立而起,由树上俯冲下来的瞬间化出身形,抬手扼住那名大巫喉咙,一张没有五官的面上都仿佛现出浓浓的惊诧之意。

    “此话当真?!你看到了混沌钟?!混沌钟在三足金乌手上?!”

    那大巫被扼的面色发红,却丝毫不敢反抗,沙哑着嗓音道:“当真,当真!我亲眼所见,那妖族捉拿鲲鹏时祭出了混沌钟,他还说自己乃是太阳星中三足金乌所化……”

    “三足金乌所化,果然,错不了了,当初龙凤一战时,便曾有巫族看到混沌钟出世,果然,哈哈哈,果然是落到了妖族手里。”

    “不过,三足金乌……”似是想到了什么,挥手将那大巫扔于一旁,帝江腹间发出一声冷笑,转过身朝那趴伏在地的大巫吩咐道:“去,将玄冥祖巫叫过来,告诉他,我有事情要问他……”

    ……

    东海至施勋二人所居之地的路程并不算远,然而由于顾忌着鲲鹏的伤势,施勋一路上不得不缓下脚步时不时为鲲鹏修补经脉,因此三人还是废了不少时日才回到族中。

    自龙凤一战过后,洪荒内众修者相互结识,亦时不时便要游历走动一番,相携讨论道法,三十三重天外大大小小的洞府纷纷开辟出来,当真是热闹非凡。

    当初从元凤手中接下了抚养孔宣一任,为了避免这小家伙整日跟着自己和太一东奔西跑,施勋便干脆也在三十三重天外一处灵气充沛的汤谷之内开辟了洞府,带着羲和孔宣一同居于此处,又借着自己妖帝的名号收复了不少修为不错的妖族,好在两人出门游历之时亦能有人护着族中平安。

    而随着这几百年的发展,族中前来投奔的妖兽日渐增多,倒也是有了几分前世妖族那般繁荣的模样。

    这汤谷离施勋二人所出太阳星甚近,不仅灵气充沛,更有不少先天灵树生长于此。汤谷尽头便生长着一颗硕大的金色扶桑,这扶桑日日受太阳星所照,枝繁叶茂,粗壮的根系深埋于汤池水中,□□出水面的部分则被施勋设了阵法,开辟为修炼的洞府。

    眼前已逐渐现出扶桑金色树冠,施勋轻呼口气,唇边不自觉划出一抹笑意。

    这地方对他而言熟悉无比,无论前世还是今世,此处都是他与太一所居之地,是他们一同开辟出来的洞府。

    脚尖轻点落于扶桑树冠之上,施勋四处打量了一下,还未来得及对身旁跟着的鲲鹏嘱咐一声,突地眼前一阵黑影袭来,重重砸入施勋怀中!

    下一刻,施勋脚下猛地一挫,险些从那高愈百米的树冠上跌落下来。

    “师父,你们总算回来啦!”

    腰间被太一紧紧揽着,施勋惊魂未定的看着怀中尾翼大开,正兴奋啾鸣的五彩孔雀,马上要脱手而出的金光瞬间散去,化作一股柔和的力道,轻抚了抚孔雀额上的绒毛。

    这小家伙最近修为见长啊,不过半月未见,速度竟是已经快到了自己都未能察觉的地步。

    小孔雀受此抚慰,本就因看见施勋回来而兴奋的情绪顿时更加高涨起来,直接幻化做一副少年模样,一张堪称艳丽的面庞上挂着夺目无比的笑容,口中发出一声长鸣便要向着施勋胸口蹭去。

    然而还未等孔雀靠上前来,搂于施勋腰间的双手猛地一扯,将其扯离了小孔雀的拥抱范围,紧接着太一手臂微动,不着痕迹的将施勋揽至身旁,顺便把站于一旁的鲲鹏推上前来。

    “孔宣,不得胡闹。”伸指点住小孔雀还要向前凑的脑袋,太一本就清冷的音色中含了几分不易察觉的严厉。

    孔宣微微一抖,只得后退半步,略带不解的抿了抿唇,而后朝着一旁看去。

    若有所思的看了太一一眼,鲲鹏转过头看向那因被太一抵住额头而无法上前,此时正一脸委屈看过来的小孔雀,在对上那略带好奇的双眼时,眸中不自觉划过一丝紧张。

    喉间稍稍有些干涩,鲲鹏舔了舔唇瓣,开口道:“你是……孔宣?”

    一脸茫然的点了点头,孔宣吸了吸鼻子,再度看向施勋:“师父,你终于回来啦,你们这次去哪里了?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

    看着孔宣那副略带不满的模样,施勋好笑道:“你太过顽皮,又不好好修炼,师父没有办法,只好去给你寻个师兄回来,好教导你。”

    说着,施勋抬眼看向鲲鹏。

    鲲鹏唇瓣微动,视线却未曾从孔宣面上移开,半晌后试探着抬手抚了抚孔宣头顶,见孔宣并没有拒绝,终是唇角一松,泛起笑意,“我叫鲲鹏。”

    知道鲲鹏这就算是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