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116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116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说着,施勋抬眼看向鲲鹏。

    鲲鹏唇瓣微动,视线却未曾从孔宣面上移开,半晌后试探着抬手抚了抚孔宣头顶,见孔宣并没有拒绝,终是唇角一松,泛起笑意,“我叫鲲鹏。”

    知道鲲鹏这就算是默认了自己的身份,施勋心情很好的凑上前来,伸指弹了弹孔宣额头,笑眯眯道:“最近有没有好好修炼啊,羲和呢,她可在族中?鸿钧道祖三开道坛,师父准备带你们一同前去听讲,收拾收拾,我们即刻启程。”

    唇角一撇,孔宣显然是不太乐意去的,施勋话音刚落他便立刻抱住身旁鲲鹏手臂,唇边挤出两个讨好的酒窝,“师父,羲和师叔也不知去哪了,我还是留在族中等她吧,反正鸿钧道祖讲的那么高深我也听不懂,更何况现在还有师兄留在族中教导我,我会好好修炼的,你就别带着我去了吧。”

    似笑非笑的看着孔宣那副耍赖皮的模样,施勋心中简直是颇为无奈。

    孔宣如今已基本脱离了孔雀的幼年期,却是变得愈加顽皮了起来,不喜修炼不说,还整日幻化做一副少年模样在族中胡作非为,惹得众妖兽总是跑到自己这里来打小报告。

    摇了摇头,施勋想着不去也好,既然现在有了鲲鹏到来,而且看这小家伙似乎对自己这突然多出来的师兄也不怎么排斥,鲲鹏战力修为较之普通妖兽要高深得多,倒不如就让这小家伙留在族中受鲲鹏教导,省的带去紫霄宫后不听道也就罢了,还要许多惹出麻烦来。

    正好如今鲲鹏伤势未愈,也能顺势留在族中好好休养一番。

    略有僵硬的牵住身旁环抱着自己手臂的孔宣,鲲鹏微垂下眼眸,低声道:“我愿意留在族中,教导孔宣。”

    点了点头,施勋道:“此处灵气充沛,亦可加快修复你的经脉,对了,孔宣,你羲和师叔回来后让她尽快赶去紫霄宫,此次讲道会对她大有益处。”

    “好的好的,师父你就放心吧。”

    看着孔宣拍着胸脯连连保证,施勋忍不住又点了点孔宣额头,这才笑着转身看向太一,“既如此,那我们便先行过去吧。”

    道坛开启的时间已是近在咫尺,施勋这边与太一刚离开族中,四十九重天外,一阵浑厚钟声骤然而起,穿破层层云雾,下一刻,鸿钧声音徐徐传来,回荡于整个洪荒世界。

    “百年已至,四十九重天外紫霄宫内,道坛三开,此次讲道,凡有准圣修为者,可先行入殿!”

第139章 洪荒三五:鸿蒙紫气() 
没料到道坛开启的时间竟这么快,待施勋与太一二人赶至紫霄宫门口时,这紫霄宫早已是里三层外三层的被修者们围了起来,连个门缝都透不出来。

    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从未有过的盛况,施勋放出元神向殿内探去,却只见大殿之中颇为空旷,仅有寥寥数十人在殿中,其中太上老君几人盘坐于殿内的蒲团上,其余修者则是三三两两站于一旁,眼神却是不住的向那些已被人占据的蒲团扫去。

    微挑了挑眉,施勋慢吞吞的收回元神,这才拍了拍围在最外面的一个修者,疑道:“这位道友,殿内空旷,为何不进殿听讲,非要围于这殿外啊?”

    施勋这张脸在洪荒中还算是有些辨识度,那名修者转过头来,与施勋打了个照面后便连连拱手,笑道:“原来是帝俊道友,道友难道不知么,道祖言准圣修为者方可入殿,我等修为不足,却是没有那个资格入殿得道祖指点,只能围在殿外,以期能聆得几声道音罢了。”

    鸿钧道祖话中竟还暗含有这等意思?如此看来,此番讲道怕是要定夺圣位了,联想到刚刚在殿内看到的几个蒲团,施勋心中已隐隐有了猜测。

    施勋与太一皆早已是准圣修为,因此很轻易便入得殿内,而这两人一入殿,却是吸引了殿内绝大多数修者的注意,毕竟施勋处于准圣修为时日甚久,其修为之高众人皆是有目共睹,如今道祖三讲怕是要定夺圣位,而那与圣位息息相关的蒲团却皆已被人占下,施勋究竟会如何反应,倒是不得不让人注意了。

    将众人的反应一一收入眼底,施勋抬眸向那坐于蒲团上的六人看去。

    坐于首位的三人果然是三清兄弟,见施勋看来,通天还煞有其事的打了个招呼,身子却屹然不动,平日里笑嘻嘻的眸中透漏出几分警惕来。

    果然,看来这蒲团当真就是成圣之位了,怪不得通天会如此紧张,估计是怕自己借着修为比他高欲要抢占其蒲团。

    微微一笑,视线移到其后的三人身上,施勋突地眉头一皱,略有不解的看向那最后的两个蒲团。

    老君,元始,通天,女娲,不错,依他脑中模糊的印象,这四人日后确是成圣,而坐于其后的那个面带笑意的红衫青年他亦是识得,此人名唤红云,乃天地间第一朵红云得道,性情温和,于洪荒中交友甚广,自己与他也是有几分交情的,却是不记得他是否成圣,至于另一人……

    看着那端坐于末尾蒲团之上面色青白,满眼阴翳的男子,施勋不自觉半眯起眼眸,莫说是脑中那零碎的记忆,便说自他游历洪荒以来,都未曾见过此人,洪荒之中但凡有准圣修为的修者他应当都是略有印象,除非此人是近日方才修成准圣,否则断不可能半点不识。

    可若是近日方才晋升,以这殿内修者的修为,他又怎能安然端坐于蒲团之上?

    还不等施勋思考个所以然来,钟声又响,殿门轰然而闭,施勋猛地抬起头来,看着已然出现于殿内的鸿钧,眉头更是紧皱。

    不对,不对,这情形……为何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师兄。”这殿内蒲团一事太一亦是有所察觉,此时见施勋目光紧盯那最后一个蒲团久久不曾移开,太一眸色稍暗,上前一步垂首至施勋耳边,“师兄可是想要那蒲团?”

    听出太一话中含义,施勋惊醒过来,连忙道:“道祖已至,莫要轻举妄动,至于那蒲团,没了这东西,你我二人还修不得圣位不成?”

    确如施勋所言,他未曾如其他人那般对这蒲团看得如此重要,毕竟成圣一事机缘至关重要,而这强夺来的机缘莫说自己能否用上,便是用上了那其中所沾染的因果也是一桩麻烦事。

    而他之所以如此在意那蒲团上所坐之人,只是因为,这与他记忆中所发生的一切,似乎有所不同。

    可他的记忆又是那般残缺不全,到底是哪里不对他亦无法确认。

    目光略有茫然看向太一,在注意到太一眼底暗含的担忧后,施勋总算稍稍回过神来,安抚般拍了拍太一肩膀,两人一同在原地盘坐了下来。

    施勋未曾上前争夺蒲团之位,鸿钧道祖又已现身,其他人便也只得歇了心思,规规矩矩的盘坐于殿内,而后目光如炬的看向坐上,皆想知道鸿钧会对那蒲团上落座的人有何反应。

    然而鸿钧却只是略略一扫,视线连一丝停顿也无便收了回去,紧接着眼眸半垂,淡然之声回响于大殿,“距离上次讲道已是相隔百年有余,这百年间,我命尔等于洪荒游历修行,尔等想必也颇有收获,如今洪荒内,修为至高者皆为准圣,却要明白天道之下,圣人存之。”

    鸿钧话已说的明白,众人皆是屏息以待,只等他说出成圣关键所在,却未料到鸿钧突地话锋一转,淡淡道:“此次讲道过后,我便会以身合入天道,此后再难于洪荒现身,所以……”

    眼眸微睁,鸿钧唇边含了一抹笑意,往日漠然无情的双眸在这一刻徒然染上了些许不明的情绪。

    “你……可要好好听啊……”

    这一声低叹回响于耳边,施勋惊诧之间抬首望去,四目相对间,只觉道人眸中忧色一闪而逝,快得如同幻影。

    话落,不理殿上众人是何反应,鸿钧阖眸端坐,开口间,天道万物之理由此而出。

    众修者还来不及反应鸿钧刚刚那以身合道的消息,便已被代入这玄妙境界中去,无暇顾及其他。

    施勋却是在那一对视间无端端惊出了一身冷汗,脑中的迷雾在那一刹那仿佛散去了许多,下一刻,施勋瞬间转过头去盯向了坐于末尾蒲团,面色青白的男子。

    怪不得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这一众准圣修为中唯独此人元神微弱,近似于无,此等元神却能在这一众修者中脱颖而出,独占蒲团,当是奇怪不已。

    却原来,这人根本不似一般修者,他哪里是元神微弱,怕是连元神都不见得有吧,此人,非是仙妖,而是巫!

    一个巫族竟也想来此混得圣位?!

    这数百年巫妖之间本就摩擦不断,以巫族人那自大暴戾的性子,本就有十二祖巫坐镇,再添一位圣人可还了得?

    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施勋缓缓阖眸,暗道:此时还不是时候,待得鸿钧道祖讲完,不管你让不让座,老子也定会将你一脚从那圣位上踹下来!

    道法之中时光易逝,待到鸿钧音落之时,洪荒之中已是又过去了数百年。此次讲道时间较之前两回长了不少,众人从那玄妙境界中回过神后,纷纷发现这修为竟是又上一层,几乎已至准圣顶端,隐隐有了突破之势。

    施勋本就是准圣顶点,此番醒来修为上涨了不说,便连元神亦凝固了不少,几欲成实,在这番催动之中,施勋甚至隐隐已经感受到了更高一层的天道法则,似乎只要他愿意,只要一个契机便可脱离自身,修得圣体。

    眸色微动,压□□内那股蠢蠢欲动的力量,施勋心下不解,什么时候,成圣竟是如此容易的一件事了?

    这么想着,施勋侧头向太一问道:“如何,修为可有上涨?”

    点了点头,太一道:“修为已至,却是少了些东西。”

    少了些东西?这少的自然是那可以成圣的东西,未得天道允许,不可轻易成圣,只是为何,自己却并无这种感觉,难不成与他脱离天道有关?

    施勋仍兀自思量之时,探查完众人修为之后,鸿钧似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挥袖间,五道相互纠缠的紫气由掌心腾升而起,这紫气出现的瞬间,殿内所有人皆是元神一震,仿若跨越时间,重返鸿蒙!

    “此乃大道之所化鸿蒙紫气,其中所含天道法则乃是成圣之基,如若参透,自可成圣。”

    见众人目光已是齐齐盯了过来,鸿钧缓缓站起身来,将那五道紫气置于殿上的几个蒲团前方,一双眸子看向那蒲团上所坐之人,在扫过那最后一人时微微一顿,这才收回视线,开口道:“鸿蒙紫气乃是成圣机缘,而这机缘之所得则藏于殿上蒲团之中,此蒲团,乃是天道所定之圣位。”

    不理会殿上众人懊恼之色,鸿钧继续道:“太上,元始,通天,你三人乃盘古元神一气所化,有成圣机缘,我今日便在此收你三人为亲传弟子,赐鸿蒙紫气。”

    话落,三道鸿蒙紫气飞向三清,随后隐没于其体内,三清跪伏于地,口称:“师父。”

    点了点头,鸿钧复又看向其后所坐的女娲,道:“女娲,你身负造化万物生灵之重任,我收你为亲传弟子,赐鸿蒙紫气,待你功德加身,自可成圣。”

    鸿钧一语相当于是告知了女娲成圣机缘之所在,此之后,女娲捏土造人,洪荒之内有了人类出现,而女娲亦被封为万宗之灵,大地之母。

    至此,五道鸿蒙紫气已去四道,捏着手中仅剩的一道鸿蒙紫气,鸿钧将目光方向了那剩余的两个蒲团之上。

    殿上有六个蒲团,而鸿蒙紫气却只有五道,显然有一人是无法得到紫气的,然而此等情形却是令众人着实不解,若是这紫气仅有五人可得,那剩余的最后一个蒲团,又是为何而摆?

    圣位不少,成圣的机缘却少了一个,也就是说,那坐上圣位的最后一人是不被鸿钧所承认的一人,不被鸿钧所承认,可是圣位……却是天道所定……

    莫非鸿钧这是在……欺瞒天道?!

    脑中猛地一炸,施勋连连甩头想要摆脱这荒谬无比的想法,鸿钧本就代表了天道,又为何要欺瞒天道,这,这说不通啊。

    看了片刻,鸿钧终是将手中那最后一缕鸿蒙紫气朝着红云投去,而后回身坐定,道:“你二人机缘不定,日后各有造化,我便不收为弟子了,这最后一道鸿蒙紫气我便给了需要它之人,至于你……”

    目光扫向那坐于最后一蒲团上的男子,鸿钧漠然道:“此物于修者有益,对你来说却无甚用处,如何得圣你可自去追寻。”

    一回过神便听到了鸿钧这么番话,施勋瞬间乐不可支,这下可好,都不用他上脚踹了,道祖直接一巴掌把这巫族给糊下圣位了,要不要这么给力啊。

    听鸿钧此言,那男子面色瞬间阴沉下来,一双本就满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