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13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13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的珍卷啊,我的孤本啊,我的阵法啊!!!”子冠红着一双眼睛站了起来,恨恨的看着施勋,突然一把扑了上来就要扒施勋的衣服。

    “你将经书还我,我不给你了!”

    这可不行,给了的哪还有要回去的道理,见状施勋连忙一脚将子冠踢开,揣着那木简一溜烟窜出门外。

    “啊,对了,谢谢你啊!”整了整凌乱的衣襟,施勋探头进门笑着道了声谢,转身就跑。

    子冠五体投地的趴在地上,迎风流鼻血!

    路上正好看到前来的道家弟子,施勋心情很好的冲着他们摆了摆手,说了一声“拜拜”

    一众道家弟子风中凌乱的站在通往自家师叔房门的道路上,眼看着那在赵行宫见过的少年衣衫不整,惊慌失措的向外跑着,瞬间炸开了锅!

    “那不是在赵国见过的少年么!!!”

    “他怎会从师叔房内跑出!!!”

    “还衣衫凌乱,步履惊慌,面颊羞红!!!”

    “……”

    “师叔又饥渴了!!!!!”

第16章 秦十六:参天悟道() 
【如何?】

    “看不懂,明明刚才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就变成天书了?”

    颠来倒去的看着那破旧的残卷,施勋各种无奈,回来的时候还生怕它又发出光波,把自己这小破屋也吞噬的一干二净。

    哪知小心翼翼的打开后,这木简就又变回了原来残破的样子,连原来隐隐约约能看懂的文字,也全变得晦涩难懂,如同天书。

    “当当当”拍着那木简,施勋用指尖摩擦着那墨色字体,无奈道:“怎么办,你能看懂么?”

    【这老头弄得东西向来晦涩,让人想看也看不懂】有些心虚的嘟囔了一声,河洛第一次没有说施勋笨蛋。

    “哈,原来你也看不懂,还找什么理由!”闻言施勋得意一笑,反手就将那木简扔在了案上。

    “这子冠,给我一本看不懂的天书有什么用,要不一会儿还给他去,这东西毁了他那么多经卷,怪可怜的。”

    【不能还!不能还!】

    “河洛?你怎么回事的,第一次见你这么慌张。”

    第一次见河洛慌张的样子,施勋顿感新奇,自从穿越以来这神器无不是高高在上,一副万事皆逃不出我手的感觉,简直臭屁的可以。

    结果今日一见到《道德经》,不仅参不透里面的东西,还总怕被人夺走一般护着,简直像是换了个神器一样。

    【若不是为你我又怎会如此!此书乃太上老君所著,三千大道变化皆衍于此,若是参透了此书,不仅对你日后任务有助,你还可以参透天地,自此悟道。】

    “这么牛!!!”闻言施勋不由一喜。

    这男人嘛,自小就喜欢什么天啊地啊,仙啊神啊的,施勋当然也不例外,这会儿一听自己也能有机会一参天地之道,顿时兴奋的不能自己。

    【那是自然】

    “这么说,我要是参透了就能像小说里那样,御剑飞行,还能修炼成仙?!”

    【若是你悟道已久自是可以。】

    “那我也可以用它去救我老弟?!”兴奋的握着木简,施勋激动道。

    【道法相通,医治也不无可能,不过若是你自己随意实行……】

    “行了行了,我明白了,你别说了。”明白了河洛话里的意思,施勋有些失望的抿了抿唇,就算是知道了可以救治,他也不敢随意拿自己弟弟的性命开玩笑。

    叹了口气,河洛又道【关键是,你能看懂此书么?】

    听河洛这么说,施勋挠了挠头发,信心满满的拍拍胸膛,“当然看不懂,不过这既然是天书,那就应该不是用肉眼去看的?”

    说着,施勋一手拎起那竹简往脑门上猛的一拍,喝道:“进!”

    【……】

    “诶,怎么不管用”

    【当然不管用,就算是天书也没你这么看的】

    有些无奈于施勋那乱七八槽的想法,河洛细细想了想,突然惊道【施勋,那子冠可是说让你将这书卷的内容记入心中?】

    “是啊,要不然……”

    【快,将这书卷贴到胸口,就贴到那纹路处!】匆匆打断施勋的话,河洛喜道。

    “你还说我,这和我那法子有什么不同,不过一个是脑,一个是心。”唠唠叨叨的将那书卷立起,施勋捏着一端往自己的心口戳去,还应景的“呃!”了一声。

    “看,都说了没用了。”

    过了半晌也没啥动静,施勋哼了一声,刚想把书卷拿下,却觉得胸口处猛然一紧,如被人牢牢擒住一般,压迫的喘不过气来!

    “不,不对!河洛!!!”

    胸口处突然变得滚烫无比,如坠九天烈火般烧的人心口炙疼,连带着那书卷都似燃了般泛起火光!

    这下连河洛都感到了那烫意,急道【施勋!将书放下!!!】

    “啊啊啊啊啊啊!!!!”

    丝毫听不见河洛的呼喊,施勋猛然爆出一声大吼,目眦尽裂的瞪向远方,眼中突的映出千万玄然金光,跨过数条星河直奔天地尽头!

    霎时间,天崩地裂,万丈玄光由天而降,千万道光束从云中破出,齐齐向墨池聚来,那玄光大作钻入施勋心口,竟逼的河洛不得不现出原身,由施勋心口旋转着钻出。

    这声响震撼了整片天地,战国的天霎那间变为绚丽金黄,沉甸甸的压在各国上空,照亮一片千古历史轨道!

    秦国咸阳

    “师兄!”

    嬴政被殿外大作的金光瞬间惊起,手中各色琉璃珠跌落在地,狂奔而出。待到殿外,却刚好和匆匆赶来的吕不韦撞到了一起。

    “政儿,那可是姬丹?!”

    “我不知道!”

    一把将吕不韦推开,嬴政披着外袍揪住了殿外侍卫,“快去叫人查看,这金光是从何处而发!”

    墨池,子冠一脸绝望的扶着门框,*的倒在了地上,“这小祖宗,让他记入心中又不是让他直接以心读卷,就不该听道祖的话把书给他,呜呜呜,怎么办!”

    丝毫感受不到外面的情况,施勋只是痛的满地打滚,头跟小鸡啄米似的在地上磕着,眼前尽是一片混沌,偶有一丝灵光闪过,却怎么也寻求不得。

    此时那插在胸口的书卷早已化为无数旋转着的字符,牢牢将施勋包裹在里面,河洛被挡在字符外面心急如焚,那字符越转越快,竟已看不清被裹在其中的施勋!

    看着那不停旋转的字符,河洛忽而心中一闪,转身散开卷轴,化为金字融入到那字符中去。

    就在河洛融进去的瞬间,那字符竟然停止了旋转,化为一道金色屏障猛然张开,由小屋向外扩散,将整个墨池囊括其中。

    施勋身体悬空的被字符围绕其中,耳边隐隐约约传来阵阵浑厚男声,细听过去,却又不知其意。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此乃天道,天去其一,是谓一线生机。”

    “天道无常,因果轮回,五行阴苦,以佛止道。”

    时间过得极其漫长,天地混沌,鸿蒙初开,瞬息之间,沧海出,桑田现,远处隆隆作响,亿万年无量量劫由此而生。

    眼前似是有了光亮,混沌渐渐散开,一团金光破云开雾般挣扎着跳出,倏尔又变为两团,相互缠绕,嬉戏不已。

    画面猛的一转,变为一个巨大血色法阵猛然压下,将那金光拍散!

    施勋满脑混乱,伸着手想去抓那金光,却又怎么也靠近不得。

    “啊啊啊!!!”脑中猛的一炸,施勋泪流满面的睁开眼睛,恢复了清醒。

    天间金光尽收,那围在墨池外面的屏障缓缓而收,最后停在了小屋外面。

    身体一晃,施勋晕晕乎乎的向外迈了一步,脑门在柱上猛劲一磕,晕头转向的又跌坐在了地上。

    施勋伸手摸了摸胸口,发现那书卷早已不见了踪影,而自己身边却是围了无数道字符,如星斗般变幻无穷。

    施勋此时脑中尽是些乱七八槽的东西,看也看不懂,悟也悟不透,但隐约却又好像明白了什么,就好像一个未开化的孩童突然被点了灵智一般,融进了这天地道法。

    擦了擦流了满脸的鼻涕眼泪,施勋伸手向那字符拂去,那字符一接触到施勋便自动向他靠拢,聚成一太极阴阳八卦图向他胸前印去。

    而此时,施勋胸前那本是杂乱无章的纹路,却开始缓缓聚拢,变成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太极八卦图,那八卦图中央,上古星象一闪而逝,化为两点阴阳,分居两侧,融成天地混沌。

    待到一切都恢复如初,施勋吸了吸鼻子,拍了拍胸口道:“河洛,河洛你还在么?”

    【自然在,施勋,你刚刚都看到了些什么,为何流泪?】

    “我,我不知道,就是莫名其妙的难受,这边疼的不行。”伸手指了指心口,施勋想了想刚才那莫名其妙的金团子,心中又是一阵抽搐。

    【算了,先不说这些,这道德真经果然玄妙,我竟恢复了法身,施勋,你快看看你现在能飞么?】看施勋的情况,估计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河洛说道。

    施勋吸着鼻涕从地上爬起,似模似样的掐了个法决,喝道:“飞!”

    无甚动静……

    “啪”的一声坐在地上,施勋痛哭流涕,“老子,老子他妈痛的死去活来,光给你长本事了!”

    【这,你刚悟道不久,也是我心急了,你别哭,你此时已悟道,虽不能御剑飞天,但体内却已有了道家真气,你将体内真气饶体几周再试试看。】

    “行吧。”听了河洛的劝,施勋也不哭了,抽泣着盘坐在原地,规整着脑中记忆,待按着记忆将体内那小小的真气运行了几周之后,也确实觉得,这身体一下子轻松了几分。

    起身蹦了两下,施勋使力往上一跃,竟一下勾住了房梁。

    【如何,你现在可不比那些高手刺客们差上多少,还是好好修行吧】

    喜滋滋的裂开了嘴,施勋一跃而下,冲着方案戳起了洞,嘿,有真气的感觉真好,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被人揍了!

    这边还喜笑颜开呢,那边门“啪”的一开,子冠哭丧着脸冲了进来。

    施勋惊愕的看着一下子老了好几岁的子冠,愣的结巴了起来,“你,你是子冠?”

    “我tm让你呆三年!你一呆给我呆五年,时间全给你弄乱了!”

    “五,五年,没有啊,只是一天而已……”

    话语在被子冠拖到湖边时戛然而止,施勋一脸茫然的看着水中倒映出的俊秀男儿,呆呆的问道:“这是谁?”

    “你!燕丹!!”

    我,闻言施勋又趴在湖边看了看,这倒映在湖水里的男子面庞俊秀,眼眸清亮,眉若刀锋,倒真是个美男子。

    施勋嘿嘿笑起,不自觉的抚着下巴欣赏起自己的俊脸,哟,帅小伙,你谁啊。

    “行了你,你快,快给我离开墨池,离开即墨!”气急败坏的揪起施勋,子冠伸手往施勋怀里塞了个包裹,扯着他往墨池大门走去。

    施勋满头雾水的搂着包裹,被子冠推出了大门,“诶,不对,赵王……”

    “早死了!”

    “渐离呢,我还没和他道别……”

    “一年前就去燕国了!!”

    “那,那我去哪,回燕么?”

    “回个屁!你出了即墨向南走,去琅琊!!!”

    “去那干嘛?旅游?!”

    “旅游个屁!那有你所寻之物,你快走!!!”

    “所寻之物?”

    施勋一惊,推开子冠,转头朝着山下奔去,“所寻之物便是长生珠,但长生珠不是还没出来么,对,嬴政呢,嬴政怎么样了!河洛!”

    【先去琅琊再说,异人死了,嬴政已经即位了】

    “纳尼!!!!”

    后面被施勋推开的子冠跑到山前,看着施勋跌跌撞撞的向山下跑去,气急败坏道:“剑呢!我给你的包裹里有剑,你干嘛不御剑!!!”

    “我不会!”

    施勋带笑的声音远远传来,子冠一口气没喘上来,噎在了嗓子眼里,支支吾吾的抖着手,冲着施勋离去的方向比了个中指,“你的道德经,都tlwxs520 ……》

第17章 秦十七:古怪渔村() 
【公元前249年,吕不韦被秦任为相国,同年,秦国集结兵马灭东周君,周朝至此灭亡。】

    【公元前247年,秦庄襄王即位三年而死,嬴政为新一任储君即秦国王位,由相国吕不韦把持朝政。

    魏信陵君魏无忌见秦国动荡,趁机率赵、魏、韩、楚、燕五国联军攻秦,秦将蒙骜战败而逃,联军攻至函谷关,使秦军不敢出关。】

    “所以现在秦国可以说是尽在吕不韦掌握,那赵孝成王呢?”

    【两年前便死了,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