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14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14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所以现在秦国可以说是尽在吕不韦掌握,那赵孝成王呢?”

    【两年前便死了,现在是赵襄王在位】

    “他欲求长生,却终不得长生。”起身跳下一块山石,施勋看着前边的山路,问道:“五年,异人也死了,嬴政现在多大了?你说这么长时间了他还记得我不?”

    【他是秦始皇】

    撇了撇嘴,施勋不再多问,向着那渐渐露出边角的村庄走去。

    半个月前从墨池出来,施勋一路风餐露宿,走走停停,向着子冠所说的琅琊而去,子冠给的那包裹中除了几件衣服,一把铜剑和必要的干粮以外,真的是在找不出多余的钱财。

    没钱顾马车,没钱坐船,整个路程全是靠一双脚给走下来的,还好此时施勋体内有道家真气护体,身体硬朗了许多,要不然按他以前那小身板,三两天就要累到原地打转。

    不过这倒也怪不得子冠考虑不周,他本以为施勋用了五年去参透道德经,出来以后即便不能辟谷成仙,好歹也可以御个剑啥的。

    结果这货别说御剑了,就连用个轻功,都能因为岔气而半道上栽下来。

    好在施勋也不多抱怨,一路上看看风景,修炼修炼真气,打打野兽,过着打怪升级刷装备的充实日子,顺便还可以听河洛将这五年的历史道来。

    就这样等快到琅琊的时候,施勋体内真气充沛,不仅能徒手干掉一头熊,还可以坚持飞上一个时辰而不岔气,总算也是有点长进了。

    而对此结果,施勋表示不想修仙的太子不是好直男,他会继续努力的。

    琅琊为齐国重要城邑,三面环海,石岛相依,施勋绕着山岛而走,没有进城,直接便来到了临海的小渔村。

    “怎么办,进村么?话说这地方真的会有长生珠么,不是说长生珠跟嬴政有关么?”

    【“盖海畔有山,形如台,在琅琊,故曰琅琊台”,历史上记载琅琊台最早为越王勾践所建。嬴政一统六国后,封禅泰山,遍拜齐地八神,即天主、地主、兵主、阴主、阳主、月主、日主、四时主。】

    【而这四时主祠建于琅琊台上,故“南登琅琊”,并在此遇到了方士徐福,也可以说,秦始皇的求仙之路是从琅琊开始的】

    “所以说,这琅琊倒还真可能跟长生珠有点关系。”

    摸了摸鼻尖,施勋领着包裹向小渔村走去,“那就进吧,没钱进城,在村里讨口饭吃应该还是可以的。”

    此时已近傍晚,海天一线的景色美不胜收,施勋偏头看去,隐隐约约可见那浩荡银波之后藏着半列山岛,那山岛在海中似一条腾空的巨龙,被雾气遮掩时隐时现。

    心中有些疑惑,总觉得那龙脑袋前面像是吊着个什么,但细细看去,却又不见了踪影,估么着可能是饿的有些眼花,施勋也没在意,直接便进入了那小渔村中。

    “这村子里的人休息的也都太早了吧!”

    打从进入这渔村后便没见到在屋外走动的人,一个个都是房门紧闭早早休息了的模样,施勋绕着村子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了村口那处看起来还不错的房前,“梆梆梆”敲起了门。

    半晌过后,门里才缓缓传来了动静,“吱”的一声开了条缝,露出一个老妇人的半张脸来。

    施勋见状连忙冲着门内一笑,刚想开口却见那老妇满脸惊恐,哆哆嗦嗦的惊道:“人!人!”

    “……”人有什么不对么?

    眼见那老妇就要合门,施勋赶紧抵住门框,笑道:“那个,婆婆,我是外来的旅人,这天色已晚没地方住,您能让我借宿一宿么?”

    听到施勋开口说话,那老妇才似终于冷静下来,僵着脸打量了施勋一会后,冷冷道:“不行。”

    “唉别这样啊婆婆,我是道士,我能给你算命的!”

    死皮赖脸的抵住门框,施勋想着自己好歹也参了五年道德经,又跟道家有那么些渊源,说是个道士也不为过,而这古代人对道法什么的都挺敬畏的,便想借此一说让这老妇放自己进去。

    哪知这老妇一听施勋是个道士,眼神立马尖锐起来,“啪”的一声就将门关上了,“我们村子不欢迎道士!你还是快走吧!”

    【噗!】

    狠狠的吃了个闭门羹,施勋撇了撇嘴,转身向着另一家走去,“你笑什么,这老太太估计更年期还没过呢!”

    绕着村子走了一圈又一圈,每次敲门不是没人来开,就是一见到施勋便满脸惊恐的将门关上,有的听到施勋说自己是道士,甚至还会用憎恶的眼神看向他,弄得施勋是满头雾水,总觉得这渔村里的人都跟患了人类恐惧症似的,难不成这是一村子草泥马变得?

    眼看着天色暗了下来,施勋却还是没找到落脚的地,奇怪的是,随着天的变暗,这村子里也莫名其妙的冷了下来,不过一会儿就连那地上的水坑都结了一层薄冰。

    耳边传来阵阵海啸声,施勋挑目远望,却发现那海浪越掀越高,像是一条在海中隐没的巨龙,随着海浪的翻滚逐渐向岸边靠来,而远处那山岛却是不见了龙头,只剩龙身在雾中时隐时现。

    这下要是再察觉不出古怪就是傻子了!

    运着真气在体内环绕一圈,将那寒气驱逐出去,施勋从包裹里抽出铜剑,转身飞纵到了山岛上去,躲入了林中。

    “河洛,这村子有点奇怪。”

    【早就看出来了,这村中有长生珠的气息】

    “看出来你不告诉我,就让我在那挨家挨户的敲门啊!”再次被河洛摆了一道,施勋气的往胸口猛锤了几下。

    【莫要胡闹,注意海边】

    到底是谁在闹!被这位打也打不着,骂也骂了不过的神器君气的有些抽筋,施勋深吸了口气,注意起海边动静。

    那海边的浪花越掀越大,几乎要掀上岸来盖过渔村,不一会海浪猛的一拍,从那浪花中突然跃出一个黑影冲着渔村飞蹿而去。

    将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施勋躲在林中抱着铜剑咬牙发抖,为什么战国时期会有妖怪这个奇怪的物种,这里明明不是西游记tt﹏tt

    哆哆嗦嗦的往里靠了靠,施勋探着头向下瞅去,却见那上了岸的黑影正慢悠悠的在村里走着,虽然姿势古怪,步履缓慢,但怎么看,却也像是个人的身影。

    周身一冷,施勋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问道:“河洛,这是个什么东西?”

    【我哪里知道,天色昏暗,什么也看不清楚】

    “你没诓我吧?”

    【……当然】

    丝毫不相信这位神器君的说辞,他胡说八道的功力简直跟自己有的一拼,施勋朝天翻了个白眼,心中恐慌稍稍按下,遂探头追着那黑影细细看去。

    那黑影用着古怪的姿势一步步走到房前,月光稍稍露出,照的黑影身后流过湿漉漉的一片水迹,到了房前后,黑影停顿了片刻,便开始“梆梆”敲起门来。

    施勋一愣,想起刚刚自己敲门时村中人的反应,顿时便明白了过来,怪不得一个个都跟老鼠似的躲着,原来是有这么个怪物。

    黑影绕着村子挨家挨户的敲起门来,但无一例外的没人开门,整个村子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只剩下时断时续的敲门声传来,显得诡异非常。

    施勋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屏息观察着黑影的的动作,渐渐的却发现,那黑影的脑袋上面像是垂着个什么东西,跟刚进渔村时,见到的那个被遮掩的龙脑袋还有些相似。

    莫非这玩意是条龙?!施勋被心中所想惊到,忍不住向前挪了一下,想要看的更清一些,却不料山石松软,脚下一动,踢了半块碎石下去。

    碎石落地发出“啪”的一声,在这寂静的村中被放大了数倍。

    【……】

    “……”

    施勋身体僵硬的看着那黑影突然一抖,接着四肢着地,如一个怪物般向着山上扑来,瞬间吓得菊花一紧,玩了命的向山上跑去。

    【你跑什么!狼来的时候也不见你如此!】

    “那是狼!这tm是妖怪!!!”

    说话间,那黑影已追到身后,一手便向着施勋抓来,施勋吓得一声惨叫,手上铜剑一挥将那黑影挡开,向后一翻三两步蹦到了树上,死死扣住了树冠!

    “你,你别过来!”

    黑影在树下抬头看着,此时离得近了才发现这东西确实是个人身,只不过脸上被一团雾气挡着,额前还吊着个枯枝似的东西,闪着淡淡的白光。

    那白光时隐时现,闪得施勋有些眼晕,还没反应过来,便听树枝一晃,那黑影扒着枝干向上跃去。

    施勋低头一看,眼中刚好撞进一张大脸,那脸上密密麻麻布满了一块块红色鳞片,额头处吊着枯枝的地方还伸出了道道青筋,恐怖至极!

    “卧槽,河洛嗷嗷!!!”施勋脸色一青,尖叫着倒下树去,吓得险些哭了出来。

    【怎的这般无用】

    无奈的叹了口气,河洛由施勋胸前现出,金光一现,化为无数金色字符向那怪物铺面而去。

    黑影躲闪不过,被字符烧得痛呼出声,却还是向下勾着手,想要抓向施勋,施勋青着脸举起铜剑向上猛地一戳,将那怪物脸皮刮下一层晶亮。

    黑影吃痛的捂着脸颊,冲着施勋嗬了两声,转身朝着山下奔去。

    施勋面色惨白的向下看去,见那黑影跃进海中不见了踪影,这才长呼口气,放下心来。

    【你的道家心法都修到哪里去了】

    “又不是一两日就能修到你这种程度,再说了我又没见过妖怪,害怕也是正常。”满不在乎的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施勋见那怪物逃跑处留了一片晶亮,奇怪的上前察看。

    鼻尖嗅到一股混着海腥味的清香,淡淡的味道让人精神一震,施勋蹲下|身来,捻起那黑影留在地上的一个薄片,对着月光细细看了看,才发现这是一块火红色的鱼鳞。

    想起刚刚那怪物满脸的鳞片,施勋神色一僵,恶心的将那湿哒哒的鳞片扔到了地上。

    “河洛,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别说你没看清!”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施勋捡起掉到地上的铜剑跃下山去。

    【大概知道了,长生珠确实跟这家伙有关,你先回渔村问问看】

    此时黑夜已经过去,海面上朝阳初升,映着碧海蓝天波光粼粼的很是好看。

    在山上窜了大半夜,施勋早已一身尘土饿的胃疼,拖着身子又来到村口那老妇人的房前,施勋塌着肩一屁股坐到人家门前,再也不肯挪动半分。

    “河洛,我饿”

    【你若是勤加修炼,到了辟谷期便再不用吃喝】

    “但是我现在是要吃喝的”对于这个不用吃喝的神器彻底无奈,施勋又饿又困别无他法,只好靠在门前揽着剑打起了盹。

    半晌过后,被耳边“吱呀”声惊醒,施勋迷迷糊糊的扭过头去,却见昨日见过的那个更年期老太太正一脸讶异的看着他,好像在奇怪他怎么还在这里一样。

    施勋面上一喜,起身整了整衣襟,露出了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看向了那老妇,“婆婆,我没地方去,而且昨天一天没吃东西,实在是走不动,就在您门前睡下了。”

    燕丹的皮相长得不错,干干净净的一小青年,抿起嘴来倒也是让人心软,那老妇面色冰冷的瞅了施勋半晌,终于松了神色,让施勋进了屋。

    施勋坐在桌前狼吞虎咽的喝着热粥,看着真是饿到不行。

    那老妇叹了口气,又舀了一碗给施勋放到桌上,随后冷声道:“你要是吃饱了就快些离去,我们村子里的人都不喜欢道士的。”

    舔了舔筷子将碗放下,施勋也知道这老妇说的不假,昨天敲门时便有许多人听到他是道士后便面露厌恶,只是这渔村有个怪物在,他们应当都是希望道士来除妖的,又为何不喜呢?

    想了想施勋问道:“婆婆,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什么怪东西,我昨晚见到……”

    “胡说!”老妇一听施勋这么说,神色一变,劈手夺下施勋手中的饭碗,拉着他就往门外推,“你不要在这里妖言惑众,吃饱了就快走!”

    啪的一下被推出门外,施勋嘴角抽了抽,舔了舔唇边的饭粒,慢悠悠的向村子里晃去。

    此时天色大亮,村中人大部分都出来劳作,施勋这个外来人在村中一晃,立马便吸引了无数的视线,有的人认出他是昨夜敲门的人,又立刻一脸厌恶的狠瞪着他。

    施勋尴尬的走在路上,满脑子的疑问,“河洛,这个村子就这么不欢迎外来人口?而且昨天明明看到那个妖怪,那老太太却又说不知道。”

    过了半晌,河洛淡淡道【施勋,你看这村子里的人是否皆为年过半百的老人】

    河洛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