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16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16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果然,只听那人沉默了一会儿,颤声道:“死了,都死了,全被那村长剁成肉泥,喂了妖怪!”

    ……先被杀了再喂妖怪,真…真是好tm凶残。

    额角默默流下一滴冷汗,施勋在心中颤道:“河洛,快,快靠诉我怎么运气,老子不想变成妖怪的粑粑!”

    这时候知道害怕了,暗叹一声,河洛道:【闭上眼睛,跟着我的话做,先将真气聚集起来,然后顺着脉络运行一小周天后再往左胸聚来】

    听着河洛的声音,施勋慢慢合上眼眸,双手拢与胸前,运着真气沿经脉缓缓而行。

    身体内好像有一股涓涓细流,一道道滑向胸口,施勋胸前突的散出一阵光亮,绕着施勋流动起来。

    隔不远坐着的人被那光亮猛的一惊,睁眼看去,却恰巧看见一太极八卦图由施勋胸口显出,猛的向外扩去。

    身体突然一轻,施勋缓缓睁开眼睛,三两下将绳子挣开扔在了地上,“河洛真有你的,一下子就好了。”

    甩了甩手腕,施勋起身向着那靠在墙边的人走去,等离得近了看到了那人惊异的表情,才奇怪的挑挑眉,问道:“你干嘛这么看我。”

    “你,你是何人?”

    “我是个道士。”得意的笑了笑,施勋蹲下身子细细打量起来这人。

    黑暗中一片模糊,五官看的也不甚清楚,但却也能看出来这估计是个岁数不大的儒雅青年,施勋看了半晌也只能模模糊糊看清个脸庞,遂又往前凑了凑。

    可施勋看不清楚却不代表人家看不清,毕竟人家有双能夜视的眼睛不是。

    打从施勋靠过来的一瞬间,那青年便清清楚楚的将施勋扫视了一番,待看到施勋那靠的甚近的黑亮双眸后,又忍不住呼吸一紧,垂下眼去。

    这两人距离挨得近,呼出的热气都扑到了对方面上,施勋皱着眉头,总觉得这人身上隐隐约约有一股略带苦涩的味道,熟悉得很。

    “你,你离这么近作何?”被施勋的气息弄得脑中混乱,那人垂着眼结结巴巴的问道。

    手抚着下巴挠了挠,施勋将头离远咧嘴笑道:“就是想看看你像不像好人。”

    “如何,我像么?”听施勋这么一说,那人有些哭笑不得。

    “还挺像。”肯定的点了点头,施勋又道:“你是干什么的?身上怎么有股怪味呢?”

    “我是个方士,你说的那怪味可能是我炼丹时用到的草药。”

    原来是草药,想了想刚刚那苦涩的味道,施勋瞬间明白了过来,以前在现代的时候为了给弟弟治病,他是什么法子都试过,这中草药也更是熬了不少,也怪不得刚刚闻到那味道时觉得有些熟悉。

    不过,没想到这人居然是个方士。

    那人见施勋神情放松下来,赶忙说道:“你是个道士,我是个方士,这说亲了也算是有些渊源的,还请你帮帮忙,将我身上的绳子解开,咱们先赶快逃出去再说。”

    施勋挠了挠头,觉得也是这么回事,刚想帮他将绳子解开,脑中却突然想到一人,于是边解边道:“你说你是方士倒叫我想起来一个人,他名叫徐福,也是个方士,也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他。”

    “这,这还真是凑巧,那位兄弟竟和我一个名字。”

    “这有什么凑巧的,这世上重名的多了,是个小二都会叫张三……”

    “等等,你叫徐福!!!”说了半天,施勋才总算是反应过来,一脸惊讶的看向青年。

    青年身上的绳子已被解了大半,此时见施勋停了动作,便自己解着剩下的绳子,好声好气的说道:“是,鄙人名徐福,字君房,就是不知你说的那位是不是也和鄙人一个字号了。”

    “不,不会,这世上只有你一个徐福。”

    这徐福是秦朝时的著名方士,博学多才,通晓医学,若说其他人叫徐福也罢,可这既是个方士而且又叫徐福的可就只此一人了。

    只是没想到,日后会为嬴政去求长生不老之术的方士徐福,竟会被他在此遇到,而且还这么狼狈。

    尴尬的摆了摆手,施勋帮着徐福解着剩下的绳子,心里乐得都要开花了,“河洛,河洛,我捡到了一个徐福!”

    【这有何开心的,不过是个方士罢了】

    顿了顿,河洛的声音突然又带了些幸灾乐祸【不过,既然你帮了他便也只能帮到底,毕竟徐福将来可是要为秦始皇寻长生不老药去的,你若是将他丢在这里,他说不定又会被捉去喂妖怪,那历史可就乱了套了】

    “这有什么的,不过是带他离开渔村罢了。”

    【我看是不易】

    忽略了河洛打击的话语,见徐福身上的绳子已全部解开,施勋笑道:“我的剑估计是落在了村长那内屋,咱们还要先回去一趟。”

    点了点头,徐福皱眉道:“这窖门厚重,怕是不好打开,你先等等,我去拿个……”

    “哪用得着那么麻烦!”

    伸手打断徐福的话语,施勋顺着那地窖的梯子向上跃去,待摸到那窖门后微微一笑,将真气汇于掌中,一拳砸上!

    只听一声轰响,那窖门已是四分五裂的飞了出去。

    徐福站在下面,嘴角抽搐的看着这俊秀青年的暴力行径,心中那本还微微荡漾的旖念,顿时烟消云散。

第20章 秦二十:上古异兽(一)() 
这窖门破开时发出的声响可不小,怕是不一会儿就要有人赶来。

    施勋抬头看了看已渐近黄昏的天色,估么着那个怪物出现的时间,也不欲与这村长多做纠缠,只想拿到剑后先将徐福送出这渔村再说。

    伸手将还在慢慢往上爬的徐福一把捞出,施勋话也不多说,拉着他就向前奔去。

    徐福一脸茫然的被施勋拉在身后,眼前的景色刷刷向后退去,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便发现自己已是到了那曾被迷晕的内屋门口。

    “你在外面等着,有人来了就喊一声。”

    耳边听得一声吩咐,徐福这还没反应过来呢,施勋已是松了他的手,大大咧咧的推门而入。

    内屋里空无一人,那案桌上的饭菜也早已没了踪影,施勋环视了一圈向着墙角走去,伸手将那放在台上的油灯揣入怀中。

    【你拿它作何?】

    “这东西不仅能让人身体发僵,还能将你困住,我还是趁早收起来的好,免得一会又中了它的招。”

    【不过是灯油作怪,这东西不好拿,你将它倒光即可】

    说的也是,这油呼啦差的东西也确实不太好拿,可惜的看了看那个造型古朴的油灯,施勋抬手将里面的灯油倒出窗外之后,便又将它放回了台上。

    绕着屋子翻了一圈,总算是在榻旁的木柜里找到了自己的铜剑,施勋将剑往腰上一别,推门而出的瞬间,却刚好瞟到徐福慌忙从地上站起的模样。

    “你在做什么?”疑惑的扫了一眼,却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皱了皱眉头,施勋问道。

    “没什么,就是站的有些累了而已。”抬眼瞅着施勋,徐福不慌不忙的拍了拍袖口上沾着的泥土,神色自若道:“找到你的剑了么?我们还是先赶快逃出去为好。”

    “恩。”点了点头,施勋不由自主的瞟了徐福两眼,突然脚步一顿,惊讶的“咦”了一声,伸手捉住了徐福就往他面前凑去。

    徐福呼吸一紧,瞪着眼睛看向施勋,“你这又是作何!”

    施勋也不答话,只是渍渍称奇的瞅着,黑亮的双眸直直对上徐福的眸子,直把徐福看的面色苍白,嘴唇抿的死紧。

    过了半晌,施勋才缓缓松开,眼中也浮起一抹调笑,“刚刚还没看清,你的眸色居然如此之浅,嘿,挺漂亮的嘛!”

    没错,这施勋在这紧张的时刻拎着人家看了半天,不是因为察觉出什么不对劲的事,而是完全被人家那异于常人的眼眸吸引了过去。

    要说这从小身俱夜视能力的人,眼睛也是与常人不同的,有的是双眸异色,而有的则是眸色浅淡,透着些异光。

    而徐福的眸色不仅浅淡异常,还带着些许的暗绿透在其中,如一块上好的碧石般光华流转。

    从没见过这样奇异的双眸,施勋自然是好奇不已,忍不住的就想多看两眼。

    被施勋的举动弄得异常尴尬,徐福红着脸低咳了一声,偏着头快步向前走去,“我的眸色自小便是如此,没什么好奇怪的,耽误了这些时间,若是有人来了可如何是好。”

    这声音里的尴尬是个人都能听出,施勋这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拉着人家乱瞅的动作还真是不太礼貌,遂抬脚向前走去,刚想拉着人家道个歉,却见大门前一阵喧哗声传来,那村长带着一帮人冲了进来,恶狠狠的看着两人。

    徐福一见此,慌忙跑到了施勋的身后,声音中都带了些指责,“你你你,你不快跑,把人招来了吧!”

    “莫慌,一堆老头子罢了。”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施勋脸色一正,抬脚弄起旁边一石块,看也不看的猛的向前踢去。

    那石块中灌满了道家真气,挟着一股劲风擦着那村长的脸颊滑过,牢牢嵌入门中。

    施勋右手持剑,风骚无比的挑了挑眉。

    看着那帮呆愣在原地的老头,自认为他们定不敢再多加阻拦,施勋刚想拉着徐福向前走去,哪知那村长竟是毫不在意的狞笑了起来,“不过是个道士罢了,杀了他!”

    卧槽,这年头村长都这么牛逼么!

    万万没想到村长竟然会是这种反应,施勋眼角抽搐的看着那帮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们,举着各种耕具冲了过来,反手扯着徐福的衣领向一边跑去。

    再一次被眼前倒退的景象吓了个够呛,徐福忍无可忍的喊了起来,“为何要跑,你不是不怕么!”

    “跟一帮老头子打架,会有心理压力的好不!”

    待跑到墙根之后,施勋二话不说的将徐福往上一抛扔出墙外,自己紧接着跳上墙头,却见徐福瑟瑟发抖的靠在墙边,而离他不远处,整个渔村的人都手拿器具,向着这边奔走而来。

    对这景象着实诧异,施勋在脑中不解道:“河洛,这渔村里的人都魔怔了不成,为什么一个个都象跟我们有深仇大恨似的。”

    【因为你发现了他们的秘密】

    “秘密?”

    还不待问个清楚,施勋便听得身后一阵吵闹,刚扭过头去,便见一把杀猪刀直冲自己面门而来,施勋双唇紧抿抽剑挡住那刀子,跳下墙将徐福护在身后。

    “怎,怎么办。”

    “呆在我后面别乱跑!”伸手扯住徐福,施勋不忍杀人,便也没将铜剑出鞘,只是聚起真气向那村民们身上挥去,想着将他们击倒便好。

    哪知一剑挥出之后,那帮村民们虽有跌倒,但不一会儿又一个个接连爬起,像是不知疼痛一般的往这边冲来。

    施勋大惊,他刚刚那剑的力道他自己清楚,虽说不会置人于死地,但是让人痛到倒地不起却是完全可以,当初在山里遇到狼群时,他也是一剑挥了出去,当场便解决了不少,怎么这帮老人们,身子竟比狼还硬朗!

    后边村长那堆人已是赶了过来,施勋边带着徐福往村外移去,边挥着剑气阻挡着村民,但这真气却也不是无穷无尽的,片刻之后施勋便已是满头大汗,手臂也隐隐变得沉重起来。

    那村长看出施勋体力不支,从地上爬起来喊道:“别让他跑了,让他跑了,我们长生的秘密就要被传出去了!”

    一听这话,那帮村民们就疯了般的向这边冲来,一圈一圈的将施勋包了起来。

    “长生!他们居然能长生!”身后徐福紧抓着施勋的衣角惊慌道。

    施勋一愣,脑中猛的闪过些什么,一手将剑鞘甩开,狠狠贯入了其中一人的胸腹。

    那人惨叫一声倒在地上,鲜血刷的一下便喷了出来,旁边人皆为一惊,吓得顿在了原地不敢再上前。

    徐福面色惨白的探出个脑袋,颤声道:“杀,杀人了!”

    “他没死!”

    面色凝重的看着那边,只见刚刚倒下那人竟缓缓由地上站了起来,伸手将插在身上的剑鞘拔了出来,胸前那血肉模糊的洞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

    一阵凉风刮过,两人满脸呆滞的看着那个满身鲜血的人咧着嘴兴奋的吼了起来,“我没死!我死不了哈哈!杀!杀了他们!!!”

    “……”

    “……”

    对于亲眼见到活死人来袭现场版的施勋来说,他再一次深刻的觉得,战国真是个神奇的时代tat!

    眼见自己身边已经被一群又一群面目狰狞的死不了村民们包围了起来,施勋无奈的将铜剑收了起来。

    “兄弟你怎么了,你不要放弃啊!”见施勋把铜剑收了起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